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八十二章 给朕截杀曹操

第七百八十二章 给朕截杀曹操

  仇人相遇,分外眼红!

  两道铁骑相撞而至,那两柄明晃晃的战刀,似电光一般呼啸而至。

  吭~~

  火星四溅中,金属的烈鸣声震动四野,直震得左右军兵耳膜刺痛难当。

  倾尽全力的夏侯渊和黄忠,二人刀锋相撞的瞬间,身形均是微微一震,虎口更是隐隐发麻。

  二人均是一提气,不敢稍有迟滞,拨马反身,战至一团。

  黑夜中,但见星火四溅,刀光流转,层层叠叠的光影将二人包裹其中,二人的身影已模糊不清。

  那乱流的刀气,竟是将周遭地面扫刮出道道沟痕,任何战团两丈范围的士卒,无论敌我,均被削成血肉模糊。

 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高手对决。

  黄忠是越战越勇,手中刀式如长河一般,绵绵不绝的荡出。

  夏侯渊却是招式愈微,那满腔的复仇之火,都被黄忠一刀刀的猛攻,渐渐的砍灭。

  转眼之间,三十余招已过,夏侯渊已是大汗淋漓,气喘难平。

  此时的老将黄忠,却气息如常,招式的刚猛非但不见削弱,反而是越发的霸道凌厉。

  五虎上将之一的黄忠,拥有着当世绝顶的武艺,其实力本就在一流水准的夏侯渊之上。

  然夏侯渊正当壮年,黄忠却已须发皆白,此消彼涨,倘若两人真的交手,黄忠就算要胜夏侯渊,至少也得数百招之后。

  但当年定军山一役,黄忠把夏侯渊砍成重伤,使夏侯渊足足躺了半年才能重上战场。

  夏侯渊虽身体康复,但那场沉重的伤势,却让夏侯渊无论体力,还是力量,都比当年大打了折扣,他的武艺也从一流的上游,大跌到了一流中游。

  正是这武艺的退步,使得今日的这场交手,才战了三十愈合,夏侯渊便是败相已露。

  左右处,五六万的楚军辗杀而来,摧枯拉朽一般屠杀着残存的秦,近一万的秦军,转眼间已被杀得七零八落,死伤几近。

  眼看着自己的部下,一个个倒在血泊中,眼看着大秦的旗帜,无情的被楚军践踏,夏侯渊的斗志与精神,也在一点点的被摧毁。

  精神上的低落,再加上气力的不济,夏侯渊的招式越发迟滞,已是为黄忠上尽了上风。

  五十招一过,夏侯渊已是破绽百出。

  他情知再战下去,自己必死无疑,便想拖延楚军的任务已经完成,自己也该是撤退去与曹操会合的时候了。

  念及于此,夏侯渊斗志全无,强攻几刀,拨马跳出战团便跑。

  黄忠似乎早料到夏侯渊有逃跑之心,就在夏侯渊转身而逃之时,长刀已挂于马鞍,一张铁胎硬弓已擎在了手中。

  开弓似弯月,箭出如流星。

 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嗡鸣声,黄忠指间那一支利箭,破空而出,如电光一般扑向夏侯渊。

  箭响时,夏侯渊便惊觉背后有箭袭来,他没有想到的是,黄忠反应如此之快,自己还没逃出十步之遥时,就已经冷箭袭来。

  夏侯渊不及多想,急是往马上俯去,希图能躲过这背后袭来之箭。

  只可惜,发射之人不是寻常之辈,而是弓神黄忠。

  那一箭来势快如闪电,根本避无所避,夏侯渊身形才刚刚俯下一点,利箭已破风而至。

  噗!

  一箭,正中夏侯渊的左背。

  那一箭利道刚猛之极,瞬间就射穿了夏侯渊的铠甲,未消的力道穿透了夏侯渊的左胸,竟从前面透出。

  “啊~~”夏侯渊痛叫一声,手中的战刀拿捏不住,脱手而落。

  剧痛之下,夏侯渊身形猛晃,竟险些从马上坠落下来。

  而就在这眨眼间,黄忠扔了弓箭,纵马舞刀从后追了上来,暴啸声中,手中的战刀已扇扫而出。

  凛烈之极的一刀,快过闪电,直奔夏侯渊的后颈而来。

  夏侯渊从剧痛中苏醒过来时,那令人窒息的刀气,已如潮水般卷涌而来,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。

  精神与伤痛的迟滞下,夏侯渊已根本来不及躲避,他只能微微转头,爆突的双眼,眼睁睁的看着那寒刃逼向自己。

  某个瞬间,黄忠那巍巍身形,从夏侯渊的身边抹过。

  那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随着黄忠一骑向前飞去,摔落在了地上。

  身后处,夏侯渊那无头的尸体,晃了几晃,便即栽倒于马下。

  黄忠勒住战马,俯视着地面那血腥的人头,苍老的脸上,不禁浮现出一份释然的痛快。

  定军山一役,侥幸让夏侯渊逃得一命,今日,夏侯渊终究还是没能逃过黄忠致命的一刀。

  曹家最后一员上将,就此为颜良的五虎上将,老将黄忠所斩。

  不多时间,颜良也策马而来。

  黄忠将夏侯渊的人头往上一献,兴奋笑道:“陛下,夏侯渊的人头,老臣给陛下斩下了。”

  “好啊,汉升果然是老当益壮,威名不减当年啊。”颜良欣慰之极,对黄忠是大加的赞赏。

  旁边法正笑道:“陛下,眼下冀城必已是空城一座,不若拨一军去拿下冀城,陛下自率大军,前往城西去阻截曹操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喝道:“邓士载何在?”

  “儿臣在。”邓艾纵马舞枪,上前来见。

  颜良马扬一指冀城,令道:“朕予你五千兵马,速去将冀城给朕拿下。”

  此番西征,就如同马谡一样,颜良也令邓艾随军,为的是历练他们,给他们建功立业的机会。

  如今冀城就在眼前,以邓艾的能力和五千兵力,足以拿下一座空虚之城,颜良此令,等于让邓艾坐收大功。

  “儿臣遵令。”邓艾兴奋一应,当即率领着五千兵马,杀奔冀城而去。

  邓艾这边兵向冀城,颜良却率领着主力大军,绕过冀城,向西狂奔前去。

  夜色深深,十五里外的大道上,曹操正率领着他的两万残存之军,借着夜色的掩护,向着南安郡的方向疾奔。

  大军的最中央处,乃是曹操和诸大臣的家眷,由许褚所率的五千虎卫亲军护送,其余一万五千兵马,则环护前后。

  这一支拖儿带女的队伍,怀着惶惶不安之中,不敢稍有迟滞,只不停的狂奔。

  曹操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东面,他似乎隐隐能听到,冀城东面传来震天的喊杀声,他知道,那是夏侯渊正率领着一万死士,用性为他牵制吸引敌人。

  此一役,也许他和夏侯渊将再无相见之时。

  曹操眉头一皱,隐隐有些不忍,但他却没有丝毫犹豫,手中的马鞭反而挥得越猛。

  不知不觉中,大军已奔了七里多,冀城已远远被抛在了后头,前方仍不见楚军的踪迹。

  “莫非,颜贼当真是没有在此间设防不成?”曹操的心里,产生了一丝侥幸。

  这时,刘晔却策马近前,叫道:“陛下,前方大道两旁树林渐密,道路也开始变狭,楚军极有可能在那里设防,还当小心才是。”

  刘晔的话醒警了曹操,他猛然意识到,自己这么多年来,之所以屡败给颜良,就是因为屡犯轻敌的错误。

  今天若再犯同样的错误,他曹操就只是再经历一场失败,而是将陨命在此。

  念及于此,曹操精神顿时又紧绷起来,高声喝道:“传朕旨意,不管发生了任何事,全军都不许停下来,只管给朕往前冲。”

  斥候远去,将曹操的朕意一层层的传达下去,两万秦军的神经,很快就紧绷了起来。

  前方处,道路果然越来越狭窄,大道左右两翼的树林也愈加密集。

  熟知兵法的曹操自然清楚,这种地形,乃是最容易设伏之地。

  曹操的心已提到嗓子眼,心中抱着仅存的一丝侥幸,期盼着颜良头脑一糊涂,竟真的没有在这里设伏。

  就在曹操祈祷之时,蓦听两翼树林中,炮声轰然而响。

  紧接着,千鸟振翅的嗡鸣声骤起,夜色中,数不清的流光从树林中射出,四面八方的扑向疾行的秦军。

  伏兵,发动!

  “箭袭,避箭~~”大军之中,声警之中惊起。

  奔行中的秦军,皆不敢停留,赶将忙手盾护在头顶。

  许褚则抢先一步,与十命名虎豹骑的武士,将大盾高举在曹操上空,形成了一片铁壁。

  箭如雨下,飞蝗而至。

  惨中声此起彼伏,尽管秦军有所防备,但密集的箭雨,仍是穿过盾牌的缝隙,无情的射中那些惶恐的秦兵。

  “啊~~”

  “救我~~”

  “我中箭了,谁还救救我啊!”

  哀号求救声响成一片,但那些幸存的秦卒,却无人去理会负伤倒地者,咬着牙将伤者抛下,继续顶着箭雨疾行。

  一轮狂风暴雨的箭雨倾袭过后,战鼓声冲天而起,树林之中火光涌现,数不清的楚军将士,如下山的猛虎一般,从林中冲出,一头扎向了秦军长蛇阵。

  刀锋枪刃,无情的斩向逃跑的敌人,转眼之间,便有成百上千的秦军,倒在血泊之中。

  “停下来就是死,全军给朕前进——”曹操声嘶力竭的大叫。

  秦军的队伍长蛇阵继续前进,外围那些不断倒下的士卒,便如同是蛇蜕下的陈皮,被无情的丢在身后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