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八十三章 气数已尽

第七百八十三章 气数已尽

  血流成河!

  曹操在付出了五千人的代价后,终于冲出了这一片伏兵乱刃,前方的地势渐渐开阔,两翼冲出的伏兵数量,也在不断的减少。

  似乎,已然冲出重围。

  曹操紧绷的神经,终于松缓了不少,回头看看被甩在后面的追兵,曹操嘴角不禁掠起一丝庆幸的笑意。

  但左右的将士,却是胆战心惊,负伤者不计其数,一个个士气低落,仍是觉浸在惊恐中。

  “哈哈——”蓦然间,曹操放声大笑起来,笑得是何等的肆意。

  左右诸臣皆是茫然不解,暗想这般损兵折将,灰溜溜的逃到这里,可谓惨烈之极,到了这般地步,怎的天子还有心情大笑。

  “陛下因何而笑?”刘晔不解的问道。

  曹操捋着短须,冷笑道:“朕只笑那颜贼自大,终是百密一疏,麾下空有二十余万雄兵,却仍让朕成功的逃了出来。”

  话音方落,大道正面,蓦的闪现出刺眼的光芒。

  那突然而起,耀如白昼的光芒,直刺得曹操和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,下意识的便放慢了步伐。

  当曹操好容易适应过来,抬头眯眼向前望去时,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,满脸的讽意,瞬息是冰解。

  但正前方处,一道巨大的楚军铁阵,巍巍如山一般挡在了正前边。

  那铺天盖地般的旗帜,几乎将整个大道正面都封死,森林的刀戟,在高举的火把映照下,反射着慑人的寒光。

  那一面“文”字的大旗,傲然飞舞,文丑勒马横枪,巍然而立。

  三万楚军,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长城,挡住了秦军西逃的道路。

  曹操惊呆了,刘晔惊呆了,残存的一万多秦军,统统都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原来,方才狭道上的箭雨,那冲涌而出的伏兵,仅仅只前戏而意,文丑率领的三万步骑,才楚军伏击的正戏。

  曹操的眉头深凝,眼眸中闪烁着绝望,惊慌的他,已没有信心去冲开眼前这道铁壁。

  而他身后,刚刚经历了死里逃生的秦军残兵,更是战栗发抖,士气低落到了极点。

  “难道,朕今日真要葬身于此不成?”曹操悲愤不已,仰天长叹。

  左右秦国文武,无不黯然失色。

  此时,许褚却拨马上前,沉声道:“陛下莫忧,臣率御林军决死一冲,必拼死冲开一道缺口,陛下跟随在后,咱们必须杀出一条生路来。”

  关键时刻,许褚和他的御林军铤身而出。

  此时此刻,他只有许褚最精锐的那五千人,才有能力决死一战,但这五千人一出动,也就意味着曹操和众大臣的家眷,将得不到有力的保护。

  “事到如今,也没有别的办法,陛下,只有搏一下了。”刘晔却毫不犹豫的劝道。

  曹操没有犹豫多久,很快重重的点头:“仲康朕的身家性命,我大秦的江山社稷,就全靠你了。”

  许褚并没承诺什么,只微微点头,便勒马直奔队向前,召呼着他的御林军,向前集结。

  五千精锐的御林军,片刻间便集结完毕。

  许褚大刀向前狠狠划出,暴喝道:“大秦的将士们,现在是你们为天子牺牲的时候,随老子杀出一条路来——”

  长啸声中,许褚那铁塔般的躯,纵马而出。

  天崩地裂的巨响中,五千御林铁卫军,呐喊着追随着许褚向前冲出。

  曹操和余下的人马紧随其后,跟随在御林军之后,向着挡路的楚军军阵杀去。

  横枪立马的文丑,眉头都没皱一下,面对着如困兽犹斗般杀来的敌人,依旧面无表情。

  当敌骑冲至百步时,文丑大枪一指,厉喝一声:“弓弩手,给本将往死时射!”

  嗖嗖嗖!

  三千支利箭,腾空而起,如飞蝗般向着秦军倾泻而出。

  人仰马翻,惨叫之声骤起,密集的箭雨下,两百多秦军转眼被射倒在地。

  许褚却反将膀子赤下,挥舞着大刀,拨马着扑来的箭雨,狂吼着催督大军疾冲。

  临阵不过三发,三轮箭雨扫过,许褚在付出了近七百人的性命后,终于是冲至了楚军阵前。

  “弓弩手退后,枪戟士,迎敌!”文丑面色沉静,高声一喝。

  号令传下,战鼓声迅速的变换鼓点。

  三千弓弩手即刻后退,两万多的枪戟士,将指向苍穹的枪戟压下,密密麻麻的长锋,形成了一处狰狞的死亡森林。

  轰轰~~

  两军瞬息间相撞,相接之处,鲜血如倒升瀑布一般,飞上了半空。

  惨烈的叫声中,成百的秦军被穿成了肉串,前排的楚军中,亦有许多人被撞得肢飞断折,形如肉泥。

  三万人的楚军铁阵,在秦军的冲击下,竟是被深深的撼动。

  中央处,前排的枪戟手被辗撞无数,后排的士兵在秦军的冲击下,不断的后退,整个阵形竟有被从中撕开一道口子的危险。

  乱军中,许褚狂舞着大刀,疯了似的斩杀着阻挡着他的敌人,如绞肉机一般翻滚向前,率领着秦军一点点的将楚军撕开。

  而那五千秦军御林,也抱着必死的决死,不惜性命的向着,将那一道血路不断的向前推进。

  曹操则率领着余下残兵,追随于后,突进向前。

  曾经纵横天下的曹家军,在这面临覆没的绝境下,竟是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。

  远看着这般情形,文丑终于被激怒了,脸庞已扭曲不成人形,无尽的愤色喷涌而出。

  “他娘的,今天若是容你们走脱了,老子还有面目去见陛下!”

  文丑怒吼一声,大枪一招,“所有人都随本将杀上去,就是用命填也要把缺口给老子堵上。”

  暴啸声中,文丑纵马舞枪,向着许褚所在杀去,数千亲军也呐喊着追随而上。

  随着文丑和最精锐的楚军杀到,秦军的冲击速度,终于被减缓下来。

  数不清的楚军,前赴后继的扑上前去,一名同袍倒下了,另一人就踏着战友的尸体,毫不犹豫的补上去。

  他们在坚定的执行着文丑的命令,用自己的性命,拼死的堵截前冲的敌人。

  前进不得,就连铁血的许褚,挣扎的脸上,也不禁流露出了一丝绝望。

  血雾中,他蓦的看到了文丑。

  “若能杀了文丑,敌军必溃,陛下就能冲出重围了吧。”

  一个念头闪过,许褚陡然杀意如狂,疯了似的杀开血路,一路舞刀直奔文丑而去。

  拥有绝顶武艺的许褚,又岂是楚军士卒可挡,他一路杀来无人能挡,数不清的楚军士卒被他辗杀。

  眼见己军将士被肆意残杀,文丑怒了,大喝一声:“给老子让给,此贼由本将亲手斩杀!”

  喝声传下,阻挡于前的楚军,如浪而开。

  文丑纵马挺枪,如闪电一般射去,直向许褚扑将而去。

  哐~~

  激鸣声震于耳,飞溅的火星盖过了燃烧的火把。

  文丑和许褚,两员当世的绝顶武将,转眼间便激战在一团。

  一个刀舞如风,一个枪影如虹,只得杀流光四溅,天昏地暗。

  文丑的大枪正大雄堂,招式沉稳,而许褚的战刀却猛如狂风暴雨,仿佛急于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。

  绝顶高手之间的交手,没有千招之战,又岂能就见分晓。

  文丑坐拥三万大军,占尽优势,自然不急着片刻间决出胜负,面对着许褚的狂攻,只沉稳的应对,不落下风。

  许褚刚不同,他还担负着为曹操杀出一条血路的重任,他深知自己越是跟文丑纠缠得久,曹操就越有危险。

  急于取胜的许褚,不惜气力的狂攻,但可惜文丑却非是易与之辈,沉稳的枪锋,滴水不露的将许褚的攻势一一画解。

  转眼间,二人已交手百招。

  这百招之间,许褚与文丑不分胜负,但乱军中的秦军,却是陷入了困境。

  秦军御林军的冲势,已彻底的被挡下,越来越多的楚军,正从两翼围裹而来,把撞入阵中的秦军不断的压缩。

  曹操身在大队中,挥舞着倚天剑,喝斥着他的残兵,拼死的抵抗,不断的向前推进。

  只是,兵力与士气上的劣,却使得曹操的任何努力,都显得那么徒劳无功。

  士卒在一个接一个倒下,那些失去了护卫的家眷,更是如脆弱的稻草,被楚军的狂风肆意摧折。

  蓦然回首,曹操见得自己的那一群姬妾,已尽死在了乱军中。

  曹操心如刀绞,悲愤到咬牙切齿,但到了这个时候,自己的性命都将不保,又何来顾及于那些姬妾的性命。

  “陛下,看这情况,咱们只怕是冲不出去了。”身上中箭的刘晔,惊声叫道。

  “那朕该如何是好?”曹操沉声问道。

  “不如啊~~”

  刘晔欲待开口时,冷不防一支利箭破空而来,正中他的胸口。

  刘晔眼珠斗睁,胸口鲜血喷涌,晃了一晃,便是栽倒马下。

  曹操麾下最后一员谋士,就这么死在了乱军之中。

  “子扬——”

  曹操惊叫一声,想要去抓刘晔时,刘晔已坠落于马,转眼便被踩踏成了一团血肉模糊。

  就在曹操还来不及悲愤时,但见东面方向,滚滚的狂尘扑天盖地而来,数不清的楚国骑兵卷涌而至。

  纵马当先处,吕玲绮手提方天画戟,身披红色的披风,如流火一般飞射而至。

  吕玲绮那张娇艳的俏脸上,此刻已尽为冷绝的杀意所据。

  日夜所思的时刻,终于到了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