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八十四章 英 雄

第七百八十四章 英 雄

  (一直停电到现在,这章晚了点,大家见谅哈)

  万余楚军从后杀到,如虎狼一般抄了秦军的后路。

  前路被封,后路又被截,两面夹击之下,秦军已陷入了绝境之中。

  吕玲绮率领着楚军精锐的骑兵,如利刃一般刺入了秦军阵形,她手舞方天画戟,如疯了一般狂斩着那些顽抗的敌贼。

  曹操目下已将精锐的御林军,统统都调往了前方冲击,后队兵马的战斗力远不及前军,且其中还杂夹着不少家眷之流。

  楚军的铁骑如虎入羊群一般,轻易便摧垮了秦军的抵抗,将万余后军撕成了了数截,来回的辗杀。

  与此同时,围裹上来的文丑军,亦追随于铁骑之后,刀锋无情的斩向任何残存的敌人,刀锋所同,不留一命。

  后阵为摧残,前阵处,许褚为文丑所阻,迟迟冲不开缺口,只这不多时间里,秦军已是陷入了将要崩溃的绝境之中。

  狂杀中,吕玲绮那血丝密布的双眼,寻得了曹操所在。

  在那百余虎豹骑的誓死环护下,曹操正用那深陷的眼睛,黯然绝望的凝视着周围的败局,眼睁睁的看着他残存的部下,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。

  吕玲绮复仇的怒火,此刻已燃为狂烈,她不顾一切的催兵冲杀,恨不得即刻亲手的斩下曹操的人头。

  而此刻的曹操,已彻彻底底的陷入了绝望中。

  环视着四面围裹而上,奋不顾身的楚军将士,曹操知道,这些楚兵们皆抢着想割下他的人头,用作向他们的大楚皇帝颜良,邀得万户封侯的巨功。

  残存的秦军士卒,楚军连绵不绝,一波接一波,如巨浪般的冲击下,已如大海中的渺小舟船,无情的被巨浪所吞噬将尽。

  曹操知道,他的突围计划彻底失败了,最后一线希望也已破灭。

  此刻,他所面临的已不是突围与否,而是生死的关头。

  继续顽抗下去,他曹操和残存的万余秦军,将统统的死在楚军的围杀中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  而且,自己还有可能为那吕布余孽所杀,死了都要去下边被吕布所嘲笑。

  倘若选择放弃抵抗,束手就擒呢?

  曹操的脑海之中,曾有那么一瞬间,闪过了这个念头。

  但下一个瞬间,曹操便想起了刘琮、孙权、刘璋这一个个投颜良者的下场。

  这些人,无一不是受尽了颜良残暴的折磨,受尽了屈辱,都仍难逃一死。

  曹操很清楚,倘若自己选择投降,以颜良的残暴,终究不会轻易饶过他。

  那样的话,他不仅依然要死,而且还会在死之前,受尽生不如死的折磨,背负着极端屈辱死去。

  “不,我曹操绝不能死在姓吕的手上,更不能为颜良所擒,绝不成!”

  曹操的内心中,一个声音在愤慨的吼叫。

  蓦然间,曹操拔出了手中的倚天剑。

  那寒光流转的剑锋,照亮了曹操那黯然绝望着的脸。

  看着手听剑锋,曹操的脑海中,不禁回想起了这么多年来,他与颜良交手那些惨痛的经历。

  白马城,他有机会把颜良扼杀。

  汝南,他错过了杀死颜良的绝佳良机。

  南阳一役,还是轻敌,让他葬送了灭掉颜良的机密。

  还有汉中、洛阳、长安……

  那一次次失败,让他一步步的为颜良,为那些曾经不值一提的河北匹夫,逼迫到如此生死之境。

  蓦然间,曹操恍悟了。

  他明白了自己为何会败,因为他和那些所有颜良手下败将一样,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:

  蔑视!

  蔑视颜良的出身,蔑视他的能力,蔑视他的所作所为,蔑视他不断的成功。

  正是这些蔑视,令他们始终不愿把颜良,视作是对等的敌人,总以一种身份上的优越感来对付颜良。

  而正是这种优越感,使他屡屡产生轻敌之心,一次次的败给颜良,最终沦落到今天这般地步。

  董卓算什么是,袁绍算什么,孙策算什么,刘备又算什么,原来,颜良才是这乱世之中,最强大的存在。。

  曹操觉悟了,那绝望的脸上,不禁流露出一丝苦笑。

  那苦笑中,充满了懊悔,充满了遗憾,更有一种对自己的讥讽。

  “曹孟德啊曹孟德,你妄称天下英雄,唯有你与刘备,其实,真正的英雄只有一个,只有一个啊——”

  曹操仰天长叹,手中的倚天剑,已是缓缓的抬起。

  鲜血在飞溅,秦军如被剥落的果壳,一层层的倒在血泊中。

  吕玲绮手纵着方天画戟,已杀至了二十余步外,只差二十余步,她就将突破最后的防线,亲手斩下曹操的首级。

  “颜良,孟德今日才知,你才是真正的英雄啊,哈哈~~”

  曹操放声大笑,那大笑声中,竟仿佛迸射着一种释然的意味。

  仿佛,这一刻,他竟是解脱了一般。

  曹操缓缓闭上了眼睛,放声大笑着,手腕轻轻用力向内一抹。

  那削铁如泥的倚天剑,瞬间便削断了他的脖子,那滚滚的热血,如泉水一般喷涌而出。

  鲜血飞溅中,曹操身形晃了一晃,旋即栽倒在了马下。

  大秦国的皇帝曹操,就此举剑自刎。

  左右的秦军大惊失色,急是围奔上前,试图救下曹操,但却还是晚了一步。

  落地的曹操,身形抽搐了几下,已然是断了气。

  曹操一死,秦军残存的斗志,转眼间土崩瓦解,原本顽抗的虎豹骑,很快就被楚军冲破。

  吕玲绮纵马舞戟,终于撕破了秦军,杀至了曹操跟前。

  她手中的长戟早已握紧,打算一戟斩下曹操的人头,却不想,曹操竟是先一步自刎身亡。

  眼见曹操已死,吕玲绮自是大为痛快,但只差一步,没能手刃仇人,又令她大感遗憾。

  未能发泄一空的复仇之火,此刻,便将统统的发泄在残存的秦军身上。

  “天子有令,杀尽残敌,一个不剩下——”吕玲绮舞戟高喝。

  楚军将士如狼似虎,狂扑而上,将崩溃的秦军无情的斩杀,只杀得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

  前军处,许褚正在与文丑血战。

  气势不济的他,无意中往回一瞟,却惊见曹操的身影已不见,整个后军已土崩瓦解,楚军的铁骑狂流,已从后辗杀而至。

  许褚并不知道曹操已自杀身亡,但后军的崩溃,却使他意识到,曹操多半已是凶多吉少。

  霎时间,许褚的精神崩溃了。

  无尽的怒火,无尽的悲愤,无尽的绝望,瞬间就填满了许褚的胸膛。

  “啊~~”许褚的鼻腔中,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啸声。

  接着,许褚便如疯了一般,疯狂的攻向文丑。

  因悲愤而暴走的许褚,一时间战斗力陡增,狂刀如电,如暴雨一般卷向文丑。

  文丑感觉到了压力,气息随之加重起来,手中长枪招式如风,步步沉稳的应击。

  许褚这边尚在狂战时,吕玲绮已挥斥着大军,将残存的万余秦军,辗杀几近。

  而这时,天色渐明,东面大道上尘烟再起,颜良已率领着得胜之军,浩浩荡荡的赶了来。

  踏着遍地的血沼,颜良来到了阻击战场。

  吕玲绮手提着曹操的人头,来到颜良的驾前,兴奋的向颜良道:“陛下,曹贼人头在此!”

  包括颜良在内,左右诸将看到曹操人头时,心中无不有一种释然的痛快。

  那个自己作对了这么多年,曾几度将自己逼入绝境的枭雄,而今而时,终于人头落地了。

  又一员大敌除掉,颜良的心中,何能不痛快。

  “曹贼的人头,乃是玲绮你亲自斩下的吗?”颜良问道。

  吕玲绮面露几分遗憾:“玲绮当然想亲手斩下曹贼的人头,不过可惜晚了一步,给这老贼拔剑自刎了。”

  说着,吕玲绮便将曹操自刎之剑,献给了颜良。

  颜良接过那柄血染的剑,看着杯柄上所刻的“倚天”二字,方知此剑就是传闻中那柄削铁如泥的宝剑。

  曹操就是用这柄自己的佩服,解决了自己的性命。

  此刻,颜良对曹操的恨意,不觉也随着曹操自杀,变得淡了。

  颜良甚至对曹操,还暗有几分肃然起敬。

  想想刘琮、孙权、刘璋,那么多的手下败将,无一不丑态百出的匍匐在自己的脚下,不惜尊严的向自己求降。

  而今,这曹操面对着失败,却毅然选择了自刎。

  这份勇气,确实令颜良由衷的佩服。

  “天下英雄,唯曹孟德与朕尔。”颜良感慨一声,摆手道:“曹操敢于自杀,倒也让人佩服,传朕之旨,将他的人头送回国内宣示后,以公侯之礼葬了吧。”

  颜良佩服之人不多,曹操算是一个,这也是他难得决定给这个手下失败者,一个体面的收场。

  传下旨手,颜良手抚着那柄倚天剑,冷冷道:“曹操,你不会寂寞很久的,朕用不了多久,必用此剑也斩下刘备的人头,将大耳贼送到下边去陪你。”

  说着,颜良将那柄倚天宝剑收入鞘中,悬挂在了自己的腰间。

  坐胯赤兔马,手提青龙刀,腰悬倚天剑,颜良的巍巍之势,令左右的楚国将士为之肃然,不敢迎视。

  他抬首回望,那一轮通红如血的朝日,正将万丈金光照在他傲然的脸上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