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八十七章 两个贱人

第七百八十七章 两个贱人

  姜维和邓艾,曾经的历史上,两个斗得你死我活的宿敌,今日,颜良却让他们结成了义兄弟,这该是件多么有趣的事。

  今日,颜良再一次用戏虐的手段,嘲讽了历史。

  于是,姜维和邓艾两员年轻的小将,便在这血腥的战场上,结案焚香,义结金兰。

  杀曹操,破冀城,收贤才,今日的颜良可谓是大获丰收。

  不过,一场巨大的胜利,并未令颜良就此松懈下来,他很清楚,曹操虽死,但却还有一个阴谋狡诈的曹丕余孽,需要扫平。

  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,颜良可不想在西北这片复杂的地面上,留下什么久除不尽的隐患。

  根据这般战略,颜良遂于冀城休整三日,三日后,提十万大军继续向凉州进军。

  因是秦国主力已灭,曹丕兵势微弱,颜良便只率十万大军征凉州,余下十万大军先行班师东归,准备为将来的攻伐刘备作休整。

  当颜良攻破冀城的当天,一骑细作便飞奔往姑臧城,将冀城失陷,曹操自杀的消息,报向了曹丕。

  太子府,大堂中,一片的死寂。

  吴质、杨阜、韦康等人,皆是满脸的震惊,仿佛不敢相信这残酷的事实。

  上首处,全副披甲的曹丕,亦是满脸的震骇,双眸中瞬间盈满了热泪。

  “父皇啊~~”蓦然间,一声嚎陶的哭嚎声,打破了这大堂中的沉寂气氛。

  曹丕瞬间泪如雨下,那看似虚弱的身体晃了几晃,险些就要晕倒过去。

  “太子殿下!”身旁的吴质惊叫一声,赶紧上前将曹丕扶住。

  “父皇啊,都是儿臣不好,儿臣若非坠马昏迷,便能率凉州铁骑去援冀城,那样的话,冀城只怕也不会这么快被攻破,父皇你也不用……父皇啊,儿臣对不起你啊……”

  曹丕哭得是声嘶力竭,伤心自责到了极点。

  左右吴质等人,见得曹丕这般伤感的样子,皆是暗暗垂首,为之动容。

  杨阜那肃立在那里,只眉头暗皱,对于曹丕这哭嚎之状,似乎是充满了某种不信任。

  蓦然间,曹丕突然拔剑,竟是作势便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。

  左右臣子们大惊,急是一拥而上,将曹丕的剑夺了下来。

  曹丕哭叫道:“你们放开我,让我自杀向父皇谢罪,你对不起父皇啊,我该死~~”

  吴质只好边扶住他,边劝慰道:“殿下休要自责,殿下之所以坠马,还不是为了去救冀城操劳过度所致,陛下之事根本不关殿下的责任,要怪,也得怪那颜贼相逼太甚,逼死了陛下。”

  “此言甚是,害死陛下的乃是颜贼,太子殿下当振作精神,统领我等为陛下复仇雪恨才是,岂能有此轻生之念,殿下若果真有个三长两短,岂对得起陛下在天之灵,又怎对得起大秦黎民百姓。”朱铄也从旁劝慰。

  经过两个亲信之臣的劝慰,曹丕激动的自杀之意,这才渐渐的平息了下去,他的脸上,愤慨之色愈重。

  “该死的颜贼,竟然逼死父皇,我曹丕发誓,必亲手斩下颜贼人头,为我父皇报仇雪恨。”曹丕咬牙切齿,愤恨难当。

  大堂中,众文武也皆愤慨不已,皆大发着誓愿,要杀颜良为曹操报仇。

  看着这一片的愤慨,杨阜脸上的狐疑渐消,对曹丕的所言所行,渐是信以为真。

  沉吟片刻,杨阜拱手道:“陛下被害,我大秦国群龙无首,焉能同心破敌复仇,臣以为,殿下当务之急,乃是尽快继位为帝,方才能号令大秦军民,共同抗敌保国,为先帝报仇雪恨。”

  听得杨阜此言,曹丕的眼眸中,瞬时间闪过一丝狂喜,但那狂喜只一闪而逝,曹丕很快就变得犹豫起来。

  “父皇方逝,大仇未报,我怎能就想着身登帝位呢。”曹丕叹息道。

  吴质却忙道:“殿下身为太子,既是先帝指定的储君,如今先帝故去,殿下继位乃天经地义之事,殿下更有何疑。”

  “殿下若不继位,则大秦军民群龙无首,人心必然土崩瓦解,那个时候,别说为先帝报仇,就是能否抵挡住颜贼的入侵,也是个未知之数。请殿下为大秦社稷,黎民百姓设想,即刻继皇帝位吧。”朱铄也劝道。

  这时,殿下韦康等群臣,纷纷的跪伏下来,群起劝曹丕继位为帝。

  曹丕干坐在那里,满脸的为难,满脸的无辜之状,好似群臣的劝进,乃是把他往火炕里推,令他背上不忠不孝之名一般。

  “父仇未报,我焉能称帝呀。”曹丕为难道。

  吴质正色道:“臣等为大秦社稷设想,请殿下继位为帝,殿下若是不应允,臣等便长跪不起。”

  “殿下若不继位,臣等便长跪不起!”

  群臣纷纷附合,一个个慷慨正色的跪在那里,一副要跪到海枯石烂的刚决之状。

  看着群臣长跪不起,曹丕为难之余,又面露疼惜之状,似乎在疼惜群臣们的膝盖一般。

  半晌之后,曹丕摇头一声长叹,幽幽道:“尔等如此相逼,我实是于心不忍,罢了,我继承大秦帝位还不成吗。”

  曹丕终于松口答应,吴质等人顿时大喜,大堂之中,一片的欢欣鼓舞。

  曹丕已然答应,吴质等人便当堂议起继位之事。

  本来称帝这种事,至少也得有月余时间作准备,但眼下是非常时期,曹丕当然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做面子上的准备。

  于是,经过一番的热议,曹丕便叫在姑臧城南草筑一坛,三日后就仓促登位。

  大事已定,群臣这才告退,曹丕带着一张不情不愿的伤感之脸,一路叹息着还往了内宫。

  步入寝宫,郭嬛早早的就候在了门口,眉色间还透露着些许喜色,那般样子,显然已是知道群臣劝进之事。

  曹丕按捺住激动心情,携着郭嬛一同入内,将婢女们尽皆屏退。

  宫门关上,堂中只余下了他二人。

  郭嬛当即盈盈一拜,轻声笑道:“臣妾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。”

  一句“陛下”,直把曹丕听得浑身发痒,酥爽之意浸到了骨子里边,说不出的舒服。

  曹丕得意之极,差一点就要放声大笑出来。

  转眼间,曹丕却又想到自己的父亲曹操方逝,自己就算因能继承帝位而高兴,也不该表露出太过得意之状。

  于是,曹丕便强抑下狂喜之情,只叹道:“父皇驾崩,冀城失陷,我也是当此危难之际继位,有什么好值得贺喜的。”

  曹丕嘴上虽这么说,但眼眸中闪烁出来的那得意之色,却是难以掩饰。

  郭嬛扶着曹丕坐下,笑盈盈的宽慰道:“陛下才华绝世,如今终于能身登大宝,统帅大秦军民,尽情的一展所长,今虽处危难之际,但越是这个时候,才越能显出陛下的神武雄略呀。”

  “神武雄略”四字,听得曹丕心中为之一热,一股昂然之意油然而生,他下意识的坐正了些,仿佛觉得自己的身形,正在变得伟岸起来。

  “爱妃说得倒也有理,朕若在此危难之机,率大秦军民击退颜贼的入侵,那朕的功业岂非超越了先帝,神武雄略四字,朕倒未必当不起。”

  曹丕越发的自信,言语中已不由自主的自称起了“朕”,尽管他还没有登帝位。

  而此时的曹丕,更有自信不要要从曹操的身影中走出,还要超越曹操的功业。

  “以陛下的空前绝后的才华,超越先帝必不在话下。”郭嬛趁势附合恭维。

  曹丕越发的得意,满脸的春风得意,不禁放声大笑起来。

  ……

  榆中。

  大楚的旗帜,高高的飘扬在城头上空,颜良坐胯着赤兔马,率领着他一望无边的大军,浩浩荡荡的步入了城门。

  凉州共有敦煌、酒泉、西海、张掖、武威、金城、西平七郡。其中,武威郡乃凉州刺史部所在,而金城郡,则位于凉州最南部,与南安郡相接。

  颜良的得胜之师,自冀城而发,长驱直入扫平南安郡,径直北上金城郡治所榆中城。

  榆中城的秦军闻知楚军杀奔而来,提前一天就弃城北逃,颜良不费一兵一卒,便拿下了这座金城郡治所,打开了进入凉州的门户。

  根据法正为颜良拟定的策略,拿下榆中后,全军休整几日,接着便长驱北上,直取曹丕老巢姑臧城。

  颜良步入城门,登上城头俯视榆中城的景致。

  正这时,斥候飞奔上城,将来细作发自于姑臧的最新情报,呈了上来。

  看过那竹纸所书情报,颜良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凉笑。

  “他老子才刚死几天,他就这么急急忙忙的继位称帝,曹丕这小子还真是迫不及待呀。”讽刺时,颜良将那情报示于了左右众臣。

  情报上内容很简单,只说曹丕数日前于姑臧城称帝,尊奉曹操为武皇帝,并立自己的太子妃郭嬛为皇后。

  “曹丕不过是一只会玩弄权术之徒而已,就算称帝也不足为虑,他只是在加速求死而已。”法正不屑道。

  颜良冷笑一声,将那情报掷入风中,高声道:“传朕旨意,明日大军北上,给朕扫平残敌,活捉曹丕和郭嬛这两个贱人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