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八十八章 穷酸的皇帝

第七百八十八章 穷酸的皇帝

  姑臧城,皇宫大殿。

  曹丕身着龙袍,高坐于龙座上,一副威然肃穆。

  凉州乃偏僻之地,其繁华程度远不出中原,就连冀城也比不上,这草创的皇宫大殿,显得比较寒酸。

  曹丕却一点没觉得寒酸,相反,他坐在那里还感到很舒服。

  “启禀陛下,南面急报,颜良已亲率十余万大军进入凉州,榆中、金城、枝阳三县失守,楚军已越过黄河,一路向武威郡而来。”

  曹丕神色微微一变,此时的他,才从皇帝的风光中回过神来,重新面对残酷的事实。

  事实是,他这个大秦新皇帝,手中能够调动的兵马,仅仅有三万凉州骑兵,而他的敌人颜良,却正率帅着十万大军杀奔而来。

  更要命的是,颜良手下良将如云,而他这个大秦皇帝麾下,可用之才却少到可怜。

  似吴质、朱铄等人,治政出谋方面还行,若论上阵杀敌,只怕连四流武将都算不上。

  至于韦康等凉州土著,虽然不乏勇猛之士,但真正能带兵打仗的,同样也没几个。

  曹丕忽然间意识到,自己这个大秦皇帝,竟然有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。

  “贼军来势汹汹,尔等可有何应敌之策?”曹丕把目光扫向了群臣。

  众臣们马上都低下了头来,不敢正视曹丕,个个是束手无策。

  曹丕的眼中,不禁闪过失望之色。

  一片沉默之中,有一人却出班道:“启禀陛下,臣有一策,或可击败贼军。”

  曹丕举目一扫,却见进言那人,正是杨阜。

  “杨爱卿有何良策,速速道来。”曹丕精神一下子振作了起来。

  杨阜便道:“从金城往姑臧五百里大道,没有一条河流,楚军的粮草运输,只能靠人力运送,而楚军十余万大军,其粮草供给运粮的难度必是十分巨大,楚军越是望北,其粮道也就会拉得越长,臣以为,我军何不从这一方面来下手。”

  “杨爱卿的意思是?”曹丕的精神愈加振奋。

  “臣的意思是,我军可将兵马退至苍松一线,以逸待劳,据守不战。同时却派轻骑四出,利用我们的骑兵优势,不断的袭据楚军粮道,臣以为不消一月,楚军必会因粮草不济,不战而退。”

  杨阜一席话,点醒了曹丕,令他豁然开朗。

  “杨爱卿所言极是,很好,就照你的计策去办。”曹丕没有多犹豫,当即准了杨阜计策。

  兴奋了片刻后,曹丕却又忧虑道:“杨爱卿的计策虽妙,但朕麾下尚缺可用的良将,这却让朕有些头疼。”

  这时,杨阜淡淡一笑:“陛下莫忧,臣向陛下保举一员良将,此人身长九尺,使六十八斤大刀,能开两石铁胎弓,暗藏三个流星锤,百发百中,有万夫不当之勇。”

  曹丕神色大振,急问杨阜推举之人是谁。

  杨阜未言,韦康却抢先道:“杨大人所推举之人,莫非是陇西王双不成?”

  “正是此人。”杨阜点头笑道:“这个王双目下官职为偏将军,镇守西平郡防范羌人,臣当年巡查西平时,曾亲眼见识此人的武艺,更见识过他平定羌人叛乱的用兵能力,臣以为,这王双是员可堪一用的将才。”

  曹丕听得自己国中,竟然还有这般厉害的角色,自然是大为兴奋,当即便下旨,将那王双召来姑臧相见。

  于是,曹丕便用杨阜之计,放弃了南面大片城镇,将万多的凉州骑兵,尽皆龟缩在了姑臧附近,利用险要的地形构筑防线。

  同时,曹丕又以王双、吴质等为将,以轻骑出击,前去袭扰楚军粮道。

  杨阜的这一条计策,确实给楚军造成了不小的麻烦。

  颜良大军渡过黄河后,失去了水上运输的能力,上百万斛的粮草,只能通过陆上进行运输。

  凉州的地形又是东向西,逐渐的升高,这无疑又提升了运输的难度。

  十余万人的粮草,单只以人力和畜力来运输,颜良为此征调的民夫和骡马,就有万人之多。

  粮草运输的负担在日益加重,而随着楚军向北的推进,粮道所受的敌骑袭扰,也是越发的严重。

  凉州一带的地形,本就适合骑兵奔驰,从金城往南四五百里的路上,曹丕的凉州轻骑可以从任何一地,任何时间对大道上的粮队发动攻击。

  为了保护这些粮队,楚军不得不抽调大批军力,沿途的护送粮队,如此一来,前线的兵力不但减弱,后勤方面的负担也跟着加重。

  而且,如此作法,收效却甚微。

  因为秦军的轻骑队,以千人为一队,共有十余队的轻骑军进行袭营,而在旷野上想要抵挡千人骑兵的进攻,步兵的数量至少要达到了四千人左右的配置。

  况且,纯以四千步兵,未必还能挡得住骑兵机动性极强的进攻,稍有不慎,损失的不仅仅只是粮队,就连护粮的军队也要搭上。

  步兵护粮不行,颜良便只能动用骑兵。

  此番征秦,颜良总计调动了约两万多的骑兵,这个数量仅比曹丕的三万铁骑少了一万,如果再配合上步兵的话,原本击败秦军不在话下。

  但若将骑兵调出运粮,前线的步兵缺乏足够的骑兵保护,同样又会遭到曹丕主力的威胁。

  种种不利之下,经过半个多月的时间,颜良的大军仅向前推进了两百余里,抵达了金城郡最北端的令居城。

  过了这令居城再往北,便将进行到武威郡境内,途经两百多里的荒无人烟的地区,才会进至姑臧一线。

  而那两百里的无人区,没有城池可供驻防,楚军的粮队一旦经过那里,必将遭到更大的威胁。

  令居城,御帐中的气氛有点肃然。

  颜良听着周仓关于近期粮队损失情况的报告,脸色阴沉如铁,眉宇中浮现着不爽的神色。

  颜良不得不承认,他有些小瞧了曹丕的能力,或者说,他是小瞧了曹丕麾下谋士的能力,这条近似于无赖的骚扰战术,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。

  “秦国的谋士不是都在冀城一役死绝了么,谁还会给曹丕想出这么条计策来。”颜良冷冷问道。

  法正道:“臣以为,为曹丕出谋划策的,可能是杨阜。”

  杨阜么,怪不得了。

  经法正这么一提醒,颜良忽然间想起了此人。

  这个人的名声虽不及郭嘉、荀攸等人出名,但曾经的历史中,此人却设计将马超杀得大败,彻底的退出了陇西,灰溜溜的逃往了汉中投奔张鲁。

  “杨阜此人,确有几分谋略,曹操倒是对他这个不孝的儿子很好啊,临死之前还给他留了一个可用的智囊。”颜良讽刺道。

  赞许归赞许,这并不意味着颜良就把曹丕放在了眼里。

  当年以曹操之雄略,拥有郭嘉、刘晔这等顶级谋士,都为颜良所灭,曹丕加上一个二流的杨阜,又岂能难倒颜良。

  “曹丕玩起了无赖战术,尔等就给朕想一条计策破了他吧。”颜良用命令的语气,向众谋士们下了命令。

  法正和徐庶等几位谋士,尽皆凝眉沉思了起来。

  片刻后,徐庶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捋须说道:“陛下,臣以为曹丕的意图,无非是想扰断我粮道,逼得我们粮草不济,被迫不战而退,既是如此,那我们何不来个将计就计呢。”

  将计就计?

  颜良看着徐庶那诡笑的表情,便知这位绝顶谋士,必有妙计,遂问他怎么个将计就计。

  徐庶便不紧不慢,将自己的计策道来。

  计策言罢,法正也点头道:“臣以为,徐中丞的计策可行。”

  法正也赞同了,颜良更有何疑,遂拍案道:“好吧,就这么办吧,曹丕想耍无赖,朕就让他连哭都哭不出来。”

  ……

  姑臧城南三十里,苍松城。

  御帐中,曹丕负手立于地图前,与众臣们商议着眼下的形势。

  杨阜立于一旁,向曹丕汇报着近来的战况。

  经过半月的骑兵袭扰,以王双为首的秦军骑兵,发动了多次成功的偷袭,烧毁楚军粮车达五百余辆之多,同时歼灭了近万余护粮军。

  虎威将军王双,更在前日的袭扰战中,不但烧了百车粮草,而且还击败了三千多人的楚军护粮军,斩敌达两千之众。

  耳听着一道道捷报,曹丕不住的微微点头,眉宇间渐渐扬起得意的表情。

  汇报完毕,曹丕欣然道:“杨爱卿啊,你给朕举荐的这个王双,确实是一员良将。来人啊,传朕旨意,升王双为平南将军,进封亭侯。”

  王双从一偏将,半月间升至平南将军,这提拔的速度实谓惊人。

  曹丕也是难得碰上这般良将,如今正是用人之际,他也是想通过提拔王双,来激励鼓舞诸将。

  “陛下赏罚分明,臣等佩服。”杨阜拱手恭维。

  曹丕微微而笑,面露傲然自恃之状。

  正这时,斥候飞奔入帐,“启禀陛下,王将军从令居城一线发回急报,楚军前锋文丑已率军撤出令居城,根据各路轻骑所报,楚军似乎有大举南撤的迹象。”

  听得这道情报,曹丕原本就得意的脸上,霎时间更是涌现激动的喜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