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八十九章 你有胆追吗

第七百八十九章 你有胆追吗

  楚军,终于撤了!

  “杨爱卿,你的计策成功了,楚军被朕逼退了。”曹丕兴奋到极点,声音都有些沙哑。

  自称帝的喜悦没多久,曹丕就一直深陷于忧虑担心之中。

  他担心自己没有那个能力,以一州之力挡住颜良,那几乎无敌于天下的兵锋。

  多少次梦中,曹丕都梦到自己失败后,为颜良折磨至死的惨烈场景,这让他整日都处于提心吊胆中,害怕有朝一日,梦境会成真。

  但是现在,楚军退兵了,他所有的担心都不存在了。

  “楚军退兵了,那咱们正好趁势追击,大破颜贼,一举将陇西收复,如果有可能的话,把关中也一并收复就更好了。”朱铄兴奋道。

  “楚军虽退,但我军还当以稳妥为重,不可擅自追击才是。”杨阜很是冷静。

  朱铄却道:“颜良今日退却,迟早有一天会卷土再来,我军只有夺取陇西,甚至是夺还关中,将颜良赶出潼关以东,唯有如此,才是真正的稳妥。”

  杨阜沉默了下来,虽未赞同,但也没有反对朱铄的进言。

  曹丕头脑一热,当即就准备下令给王双,命他大军追击,痛击楚军。

  这时,杨阜忙又道:“颜贼素来狡猾,他此番撤军也许只是诱敌之计,臣以为,在未确认楚军的确是撤兵之前,不宜盲目发动追击,以免中了颜贼的计策。”

  曹丕心头一震,满脑子的热血,立时冷静了下来。

  沉吟半刻,曹丕道:“杨爱卿言之有理,朕岂能轻易中了颜贼的计策,传旨给王双,命他严密监视楚军动向,随时向朕汇报,朕要探明虚实之后,再做定度。”

  曹丕不傻,这些年来他们曹家吃了颜良多少亏,被颜良耍了多少回,这些教训他岂能忘记,如今他自不会轻易就中招。

  当下,曹丕便传下旨意,命王双率一万五千铁骑,尾随于楚军之后,徐徐跟进作监视。

  曹丕本人则御驾亲征,亲率一万五千骑兵于后,准备随时支援王双。

  数天的时间里,楚军从令居退至了允街,从允街又退至了枝阳,诸军撤退之时,将沿途的丁口,统统都迁往了陇西。

  楚军迁民的举动,使得曹丕开始确信,颜良这的确是打算撤军,否则把当地百姓迁走后,留下大片无人区,使楚军无法就地取粮,征用丁夫,岂非自找麻烦。

  未几后,王双亲自星夜赶到了令居城,面见曹丕,并为曹丕带来了一道更令曹丕兴奋的消息。

  王双从零星抓获的掉队楚卒那里盘问到,颜良之所以撤兵,一方面是因为粮道被扰严重,后勤眼不上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关东传来消息,刘备正大举集结兵马想要趁机南下入侵中原。

  正是这两方面的原因,迫使颜良决定暂时放弃全灭秦国,撤兵东归中原先去对付刘备。

  “陛下,颜贼粮草不济,中原又有危,不得已之下撤兵已无疑,臣请陛下允臣率军出击,趁其军心不稳,一举将颜贼击破,收复陇西。”

  王双热血沸腾,慷慨不已的向曹丕请战。

  曹丕眉眉深凝,眼眸中闪烁着兴奋之色,一副跃跃欲战之势。

  “陛下,此乃天赐的良机,这次机会若是错过,容颜贼从容撤回陇西,那时我们再想进攻,只怕就不易了。”朱铄也急迫的劝战。

  曹丕将目光望向了杨阜,那眼神似在询问杨阜的意见。

  毕竟,此时秦国中,唯有杨阜最有智谋,曹丕也只有看他的意思,才敢做这个决定。

  一直沉默的杨阜,深吸了一几口气,缓缓道:“既是诸般情报如此,臣以为,可以一战。”

  此言一出,曹丕脸上残存的那点狐疑,瞬间烟销云散,所剩下的唯有猎猎的杀机。

  “子全,朕命你率前军铁骑,肆机向贼军发动进攻,务必要为朕大破贼军,收复陇西。”曹丕拍着王双的全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王双一拱手,慨然道:“臣蒙陛下厚恩,此役必倾尽所能,杀得那颜贼片甲不留,收复陇西,将陛下迎还旧都。”

  对于王双的表态,曹丕深为满意,遂叫王双即刻起程,去往前军去指挥这场追击战。

  王双慨然领旨,大步流星出帐而去。

  看着王双离去的背影,曹丕眉宇间渐渐泛起丝丝冷笑,口中喃喃道:“颜贼啊颜贼,朕可不是朕的父亲曹操可比,这一次,朕就让你尝尝败于朕手下,会是什么滋味,嘿嘿~~”

  ……

  三天后,黄河北岸。

  颜良驻马远望,南岸隔河相对的,便是金城县所在。

  河滩处,大批大批的楚军士卒,正井然有序的登上筏子,渡河前往南岸金城县。

  大军渡过黄河,滔滔河水便将隔绝南北之路,楚军也将彻底的脱离秦军轻骑的骚扰。

  “半渡而击之,秦军若是追击,此时就是绝佳的时机呀。”颜良兴叹道。

  旁边的徐庶却道:“臣只怕那王双不肯前来追击,若是如此,那我军的撤退就成了白费力气。”

  伪退的计策虽是徐庶所献,但见王双连日没有追击,徐庶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计策。

  颜良却冷笑一声,断然道:“元直你放心吧,那个王双他一定会来追击的。”

  颜良那肯定的语气,仿佛对王双的性格,简直了如指掌一般。

  或者说,熟知历史的颜良,对王双的确是了如指掌。

  此人历史上曾为曹真推荐,连杀诸葛亮数将,重创过蜀军,确为曹军中难得的猛将。

  但这员猛将的缺点,却在于有勇无谋,历史上也正是中了诸葛亮的诱敌之计,为伏兵所杀。

  颜良深信,放着大好的杀敌机会在前,以王双的秉性,绝不可能错过这好机会。

  况且,曹丕要在保住他西北的一亩三分地,也必须夺取陇西,那么,趁势追击颜良的退兵,便将是他夺回陇西的唯一机会。

  诸此种种,令颜良断定,王双必会追击不可。

  徐庶却是眉头暗皱,作为出此计策之人,徐庶自己有些不太自信,反是天子却如此的肯定,这自令徐庶对颜良的那份自信怀有新奇。

  正这时,胡车儿飞奔而来,拱手道:“启禀陛下,北面斥候来报,正有大批的秦军骑兵,向着渡头这边杀奔而来。”

  秦军,果然来了!

  徐庶身形一震,惊奇的目光望向颜良:“王双果然中计前来,陛下真乃料事如神啊。”

  颜良却一派淡然,只冷笑道:“传旨下去,叫渡头的将士们速速渡河,这戏要给王双演逼真一点。”

  旨意传下,渡头拥挤的几万将士,很快就拥挤起来,开始有些混乱的向船筏争抢而去。

  而朱桓则奉命,率五千余兵马,仓促的结阵准备迎敌。

  整个河滩的形势,显得一时紧张不已,楚军似乎正处于崩溃的边缘。

  颜良却驻马原地,不动声色的远望着北面大道,仿佛根没有将眼前的不利势放在眼中一般。

  鹰目远望,但见北面方向,漫天的尘埃滚滚如滔,正如黑云一般铺天盖地的袭卷而至。

  此时正当夏时,根本不会有沙暴,能形成如此声势者,除了庞大的骑兵团之外,还能有什么。

  颜良刀锋似的目光延伸至远方,渐渐的,那黑漆漆幽灵般的身影,映入了他的眼帘。

  五里外,王双正策马狂奔。

  他的身后,一万五千名西凉铁骑,正汹汹如虎狼一般向前狂冲。

  王又举目远望,但见滔滔黄河就在眼前,数不清的楚军正在河滩上拥挤,而一座旗帜不整的军阵,则挡在了大道正前方,似是想要堵住他的前冲之路。

  一切的迹象都在表面,正在渡河的楚军,全然没有防备到自己率军杀至,此刻正处于仓促应战的不利状态。

  见得这般情形,王双的嘴角般,不禁掠起一丝不屑的冷笑。

  “这就是传说中的颜良吗,我看也不过如此,倘若先帝早点用我,又何致于为颜良所害。”

  今日,正是我王双扬名天下之时!

  王双的脑海中,已经开始勾勒起来,他杀到楚军片甲留,天下人皆为他王双之名震动的情形。

  越想越兴奋,王双拍马疾行,大叫道:“西凉的勇士们,给本将冲啊,杀光楚贼——”

  暴喝声中,一万五千名秦军铁骑,汹汹如野兽一般,咆哮着狂奔而至。

  面对着这般汹涌的狂冲之势,朱桓所率领的那五千名步军,确实受到了震动,众将士的心中都产生了恐怖之意,皆没有信心在仓促之下,挡住敌骑的一冲。

  而河滩上失去秩序的士卒,更是心下惶惶,皆迫不及待的想要抢渡到对岸去。

  楚军越是这般彷徨,秦军冲击的决心,就越是坚决。

  须臾间,秦军已在里许之外。

  这样一个速度,秦军铁骑用不了片刻是,就将汹涌的冲至。

  形势,对于楚军来说,已是千钧一发。

  而这时,颜良依旧一脸从容,只扬鞭淡淡道:“发信号给姜维和邓艾吧,如此大好良机,也该是让他们年轻一辈崭露头角的时候了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