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九十二章 又来送死

第七百九十二章 又来送死

  “陛下,西平郡有什么军情吗?”身旁法正疑道。

  “自己看吧。”颜良将情报随手给了法正。

  法正接过看了几眼,眉头也暗暗一皱:“没想到啊,西羌人竟然会主动来攻。”

  那一封情报中的内容,正是称西羌酋首彻里吉,率七万羌兵越过西平郡边境,一路向着金城郡杀奔而来。

  羌人自汉以来,分为了两部分,一部分内迁至汉朝边境,与当地汉人进行杂居,另一部分羌族人则依旧生活在河西一带,名义上归附汉朝,却时而寇边。

  情报中的这个彻里吉,实际上是羌族中最大一部烧当羌的酋首,近些年来,彻里吉接连吞并了几个较大的羌族部落,声势剧增,号称拥兵十万。

  这彻里吉势力增大后,便学着汉朝的样子,自封为西羌国王,还封了丞相与大将军,雄踞于河西。

  不过这彻里吉实力虽强,这些年倒也没有敢入侵凉州,却不想在这个时候,会忽然率七万羌兵,杀入了西平郡。

  那西平郡金城西面一郡,该郡乃是汉朝专为防备羌人所设,当年董卓就是从此郡以讨伐羌人叛乱而起家。

  颜良此番的伐秦,主要目的在于灭了曹丕,故并未对西平郡用兵,以免和羌人发生不必要的冲突。

  在颜良的计划中,他将在灭了曹丕之后,再以迅雷之势出兵西羌,扫平羌胡,绝了凉州边患。

  但让颜良意外的是,颜良没有去找那彻里吉的麻烦,这彻里吉竟然主动找上了门来。

  “西羌人在这个时候入侵,看样子分明是冲着我们来的啊。”法正有些惊讶。

  颜良却冷哼一声:“这无非是曹丕这小子在垂死挣扎,用利益诱动了这班羌胡,想要拖延我们向姑臧进军。”

  法正猛然醒悟,点头道:“陛下言之甚是,若非曹丕引诱,羌人焉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,突然发兵入侵。”

  “咱们连匈奴都能灭了,何惧羌人,陛下,老臣请率一军往西平,定将那彻里吉生擒,献于陛下。”黄忠慨然请战。

  羌胡虽不足为惧,但熟知历史的颜良,却知这彻里吉此番倾国而来,却并非以往的羌人叛乱那么容易对付。

  沉吟片刻,颜良扬鞭道:“羌胡来者不善,不可轻视,朕决定亲自率军前往西平一趟。”

  颜良决意已下,当即传下圣旨,命文丑、徐庶率军两万,退驻于令吾城,暂时不向姑臧城进军。

  颜良自己,则亲率八万步骑,改道向西,前去迎击西羌军。

  楚军浩浩荡荡西进,沿途所过,那些原属于秦国的诸县官吏,无不望风而降。

  几天后,颜良几乎兵不血刃,便进抵了西平郡的治所西都城。

  此时,斥候发回情报,彻里吉已率大军攻破了西面重镇临羌城,七万大军正向着西都城蜂拥而来。

  不到两天时间,彻里吉的七万羌兵,便是来势汹汹的进至了西都城以西十里,对西都城形成了正面的进攻态势。

  羌人下寨已毕,那彻里吉便发下战书,奉劝颜良赶紧撤出陇西,否则他大军辗压而来,将让颜良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彻里吉的这一道战书,自然是令楚国诸将都愤慨之极,众将纷纷请战,要灭了羌人,宰了那嚣张的酋首彻里吉。

  颜良却并未被激怒,下令诸军按兵不动,自己则率百余精骑出城,前去察看西羌军情。

  这日黄昏,颜良一行纵马如飞,抄小路来到了羌军东面的小山坡上,驻马远观敌情。

  极目远望时,追随的诸将,无不暗自吃了一惊。

  却见山坡之下,那七万羌人并未似寻常伐木建营,而是以铁车首尾相连,结成寨墙,车上遍排兵器,如似城池一般,七万羌人就居于这铁连围成的城池之中。

  再看那些铁车,多以铁叶裹钉,内中装载粮草军器,或以骆驼驾车,或以骡马驾车,看起来与寻常的战车又颇为不同。

  “羌人摆的这是什么阵势?”老将张任奇道。

  颜良嘴角微扬,闪过一抹冷笑,似乎对羌人的阵势,早有所料一般。

  他却并未明言,只将目光转向了法正,“孝直,你乃关陇人士,与西羌相近,羌胡这是什么情况,你应该清楚吧。”

  法正也是面露奇色,足足惊奇了半晌,神色才渐渐平伏。

  他沉吟片刻,说道:“臣在扶风之时,听闻西平之外的羌胡中,有一支叫作铁车兵的兵马,甚是厉害,据闻当年董卓也曾败于这铁车兵之手,臣想眼前这支兵马,必定就是传闻中的铁车兵了。”

  果然是铁车兵。

  听得法正所言,颜良确信了自己的猜测。

  颜良依稀记得,曾经的历史中,诸葛亮率蜀军北伐时,魏国就曾向西羌借兵,那时的西羌国主就叫彻里吉,所派出的兵马正是铁车兵。

  “孝直可有破这铁车兵之策吗?”颜良问道。

  法正眉头暗凝,深思半晌,叹道:“臣观羌人这铁车甚是坚固,无论我军以骑兵还是步兵,恐都无法突破这铁车之壁,臣一时片刻难以想出破敌之策。”

  就连足智多谋的法正,此时也难有破敌之计。

  熟知历史的颜良,心中却早已有了想法,嘴角暗暗的掠起一丝诡异。

  “张公义、朱休穆何在何在?”颜良高喝一声。

  “臣在。”张任和朱桓齐声以应。

  颜良马鞭一指敌营,令道:“朕各给你们一万兵马,明日待敌军埋锅造饭之时,分两路向敌营发起突击,但凡攻击受挫,即刻撤兵,不得恋战。”

  “臣遵旨。”二将慨然领命。

  张任和朱桓虽接了旨意,但心下里却有些不爽,因为他们听得天子那话,仿佛料定他们必会攻击受挫似的。

  二将领命而去,私下里便商议,明日突击,定要一举杀败羌人,以给天子一个意外的惊喜。

  次日午前,将士们饱餐一顿后,张任和朱桓便各率一万兵马出城,向着羌营疾驰而去。

  此时的羌营中,羌王彻里吉,正与他的丞相雅丹、大将军越吉,以及秦国的使臣杨阜在帐中饮酒。

  “杨使,本王已起倾国之兵,击败颜良之后,你家皇帝会履行承诺吧?”彻里吉笑问道。

  杨阜正色道:“大王放心,我朝天子乃一国之君,自是一言九鼎,只要大王能助我主击退颜贼,我家天子定信守承诺,将西平一郡,以及陇西郡西部割于大王。”

  原来,当日杨阜向曹丕所献之计,正是借西羌之兵以破楚军。

  西羌与凉州相邻,杨阜见到彻里吉后,便宣称颜良残暴,素来仇恨他们这些胡夷,当年曾在河东残忍的灭了南匈奴五部,今若吞并了大秦后,必会对羌人痛下杀手。

  杨阜一番煽动之下,很快就激起了彻里吉对颜良的忌惮,同时杨阜又献上大量的财宝,并许以割地,以巨利相诱。

  诸此种种,那彻里吉经过一番的权衡考量,才决定起倾国之兵,前来进攻颜良,为曹丕解围。

  今听得杨阜再次承诺,彻里吉心中满意,不禁哈哈笑道:“本王当然相信秦帝的信用,你放心吧,本王大军东进,定将那颜良彻底的赶出陇西。”

  “颜贼甚是狡滑,其麾下也皆是精兵猛将,大王还当不可轻视才是。”杨阜提醒道。

  彻里吉冷笑一声,颇不以为然。

  那丞相雅丹却笑道:“杨使多虑了,我西羌铁车兵坚不可摧,别说击败那颜贼,就算我家大王想扫平你们汉人的天下,也不在话下。”

  见得这西羌君臣这般自傲,杨阜眉头微微一皱,心中暗生忧虑。

  正当这时,忽听帐外喊杀之声大作,似有无数的兵马突然间杀到。

  帐外一名羌兵急入,拱手道:“禀大王,营外忽有数万楚兵突袭。”

  杨阜一听楚兵杀到,神经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  彻里吉却一点不慌,只摆手道:“传令给越吉大将军,命令速率铁车兵据敌,休得叫楚军逼近。”

  号令传下,彻里吉又向杨阜一笑:“杨使既是对本王的铁车兵有所怀疑,不妨就随本王一直出帐,亲眼看看本王雄兵的厉害吧。”

  说着,彻里吉便放下美酒,出营纵马,率着一班人马,悠闲的前往那营壁一线观战。

  杨阜也好奇这彻里吉,何来的那般自信,便也随行前去观战。

  但见南北两翼,数万楚军步骑,正如潮水般狂涌而至,却为羌军的铁车挡在外面冲突不入。

  车阵的中央处,万弩齐发,数不清的箭雨铺天盖地而去,只将冲涌而上的楚军射得人仰马翻。

  只几轮的齐射下,楚军便死伤惨重。

  而这时,那越吉一声令下,羌兵从中央处放出无数铁车,如铁甲洪流般涌出,向着楚军辗压而上。

  面对着这般坚不可摧,天衣无缝的铁车阵,楚军无论是步军还是骑兵,都找不到突破口,只能被羌兵的铁车驱赶着一路撤退。

  只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,原来来势汹汹的楚军,便被羌人轻易的击败。

  那彻里吉看着自家兵马显示,微微捋须,满脸的得意之色。

  观战片刻后,杨阜所有的狐疑都烟销云散,心中暗自惊喜:“怪不得这个彻里吉如此狂妄,原来的他的铁车兵竟这般了得,这一回楚军可算遇上克星了,我看那颜贼还如何嚣张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