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九十五章 犯朕者,杀!

第七百九十五章 犯朕者,杀!

  姜维枪如闪电,疾刺而出,直取杨阜面门。

  杨阜横枪向上一拨,试图挡开姜维袭来的快枪。

  哐~~

  金属嗡鸣声中,杨阜手中之枪竟被震将开来,姜维的银枪只稍稍偏离几分,冲着杨阜的肩膀刺去。

  杨阜心下大惊,却不想这年纪轻轻的小将,枪法上的力道,竟是这般的刚猛。

  情急之下,杨阜只能本能的一侧身形,希图避开这一击。

  只是,姜维枪锋来势太快,杨阜还是晚了一步。

  噗!

  锋利的枪刃,瞬间刺破了杨阜的甲胄,力道未消的锋刃,将杨阜的立时刺破。

  杨阜痛哼一声,精神顿为一滞。

  就在杨阜神思恍惚的一瞬,姜维枪锋一收,枪柄反身荡出。

  这一两招快如闪电,杨阜根本来不及反应时,沉重的枪杆已得重的拍在了他的背上。

  杨阜惨叫一声,口喷着鲜血被震下马去。

  落地的杨阜,双手撑地,挣扎着还想爬起来,姜维却已策马提枪挡在了眼前。

  手起枪落,滴血的枪锋,竟生生的将杨阜撑地的手掌刺穿,狠狠的钉在了泥地上。

  “啊~~”

  杨阜发出一声惨烈无比的嚎声,刚刚撑起的身形,重重的又趴在了地上,身形因剧痛而颤抖扭曲到极点。

  姜维冷眼俯视着杨阜,犹如盯着一头被抓的猎物,眼眸之中闪烁着兴奋的血色。

  这是他自归顺颜良以来,所生擒的第一个敌国显要,姜维想自己总算立得大功,也算回报了颜良对他的器重了。

  姜维这边生擒了杨阜,几十步外,邓艾已与彻里吉打马照面。

  彻里吉好歹乃西羌国主,半生厮杀,也算是血火里杀出来的一方霸主,武艺上自是远胜于杨阜。

  但见彻里吉目睁如珠,粗壮的手臂青筋爆涨,手中一柄硕大的狼牙棒,舞得是虎虎生风,威势赫人。

  初一交手,彻里吉便倾尽全力,试图在几招内取了邓艾性命,好抓紧时间逃跑。

  邓艾却不慌不急,手中一杆银枪舞得沉稳如山,平平稳稳的挡下了彻里吉一连十招的疯狂攻击。

  十招一过,彻里吉已是惊于眼前这楚将,年轻纪纪的样子,武艺竟这般了得。

  “这小崽子就这般厉害,那传说的中颜良,岂不更是……”

  彻里吉心思震撼,已深为中原武将的实力所震动,他已不敢相信传说中的颜良,会是何等的武艺超绝,不可战胜的存在。

  彻里吉精神一受挫,狼牙棒上的力道渐渐便减弱了下来,十招一过,威势远不如先前。

  邓艾却是抖擞精神,枪式愈来愈快,枪上的力道也在骤增,数招一过,已是完全占据了上风,将彻里吉压迫得应接不及,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  枪影重重,如电如风,狂风暴雨般的枪式,疯狂的扑向彻里吉。

  狂攻中,蓦的听见一声惨烈的嚎声,却见邓艾的银枪,已是深深的刺入了彻里吉的右臂腋处。

  邓艾喉头一滚,暴喝声中,银枪猛的向上挑去。

  枪刃过处,彻里吉右臂竟是生生被削断,那血淋淋的断臂忽的飞上了半空。

  “啊——”彻里吉痛不欲生,整个人瞬间几乎昏死过去。

  邓艾却于马上飞起一脚,狠狠的踢在了彻里吉胸上,直将这羌酋踢得飞落马下,重重的跌落在几丈之外。

  邓艾横枪勒马,傲然喝道:“将这虏首绑起来,给本将献于天子请功。”

  一众亲军汹涌扑上,转眼便将血淋淋的彻里吉绑了个结实。

  彻里吉和杨阜相继被俘,残存的羌兵已是群龙无首,陷入了完全崩溃的境地。

  两支楚军四面围堵,后续的数万楚军也相继追击,只将羌兵杀得天昏地暗,鬼哭狼嚎。

  夜幕时分,这场激烈的围杀战,终于接近收尾。

  七万羌兵之中,有近四万被当场击杀,其余三万余羌兵丧失斗志,就地伏首请降。

  “陛下这破铁车兵的计策,当真是妙极,臣等佩服之致啊。”御帐中,法正也拱手赞叹。

  颜良却笑而不语。

  其实他这破铁车兵的计策,不过是借鉴演义中诸葛亮破铁车兵的手段而已。

  “陛下,此役我军还俘虏了三万多羌兵,不知该如何处置,请陛下定度。”文丑拱手请示。

  颜良毫无犹豫,拂袖道:“这还用问吗,这些胡虏敢犯我大楚,就是自寻死路,给朕统统斩首,一个活口都不许留。”

  当年颜良坑杀南匈奴五部,今日他的对外政策依然不会变,但凡有将来威胁到大楚的外部势力,颜良都要在有生之年将之铲除。

  帐中诸将无不愤慨羌人的放侵,对于颜良的决定,自然是万般的拥护。

  这时,颜良又喝一声:“文子勤何在?”

  “臣在。”文丑赶紧出列。

  颜良摆手令道:“朕予你两万步骑,明早便起程西进,出西平郡扫平羌胡之地,凡过车轮以上的男羌人,统统给朕斩杀,其余都抓回来。”

  “臣领旨。”一听到出塞杀胡,文丑是兴奋难抑。

  这时,法正却又笑道:“以往陛下对胡虏,都是杀到一个不剩下,如今却怎的还要留有活口?”

  “留着活口,朕还有用处。”颜良冷笑一声,令道:“传朕之旨,凡从羌人部落抓回的羌胡,统统都罚为奴隶,把他们发配到西北,给朕去修筑驰道。”

  作为大楚皇帝,颜良所要做的,不仅仅是统一天下,他更要做超越秦皇汉武,古往今来无人能够超越,最伟大的皇帝。

  灭曹操和刘备,统一天下,只是颜良宏伟之业的一部分,他的目光早已瞄向了西域,那片更广阔的土地。

  将来欲对西域用兵,最重要的就是粮草的后勤补给,那么仿照秦始皇,修筑方便车马行走的专用驰道,就是一件极为必要之事。

  欲在西北这种苦寒的地方修路,劳夫的死伤是在所难免,颜良当然不愿意让自己的百姓去因修路而死,那么,这些死伤无所谓的羌胡,自然就成了最好的劳动力。

  法正明白了颜良的意图,不禁再生敬意,拱手叹道:“陛下的眼光博远,当真是非臣等所及呀。”

  颜良也不谦逊,只坦然的接受法正的恭维赞叹。

  片刻后,帐帘掀起,邓艾和姜维两员小将入帐参见,还带着两个血淋淋的俘虏前来。

  那两名俘虏,正是曹丕的谋主杨阜,还有西羌国主彻里吉。

  “见了我家天子,还不下跪。”邓艾厉声喝道。

  那彻里吉垂首不语,杨阜则是脸色铁青,愤愤的盯着颜良,二人均没有伏首。

  邓艾飞起两脚,分别踢在了二人的膝盖上。

  彻里吉腿一软,“扑嗵”便跪在了地上,跪地的他也没有反抗,只闷闷不乐的低着头。

  那杨阜却觉尊严受损,拼命的想要站起来,却给邓艾轻松的按住,任凭他如何挣扎,也休想直起腰来。

  挣扎半晌,本就有伤的杨阜,气力又遭大损,只得无奈的作罢。

  颜良的目最先扫向了杨阜,冷冷道:“杨阜,曹操已死,你辅佐曹丕为虎作猖,你可知罪!”

  杨阜瞪着颜良,喘着气厉声道:“颜良,你这残暴不仁之徒,你有什么资格辱没我家天子。”

  面对杨阜的慷慨激愤,颜良只冷笑了一声,眉宇间尽是讽刺之色。

  “曹丕这小子,长安城把曹植抛给敌人,接着又谗言陷害曹彰,如今又借故逃到凉州,对曹操见死不救,这样一个阴险狠毒,灭绝人伦的家伙,朕骂的就是他。”

  颜良用讽刺的言语,揭穿了曹丕的直面目。

  杨阜神色一震,眼眸中瞬间闪过动摇之色,仿佛颜良的话,一下子令他恍然大悟一般。

  杨阜是个聪明人,曹丕的所作所为,只要他用心细细一想,自然能看破其中端倪,识破曹丕的真面目。

  此前时,杨阜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些,只是他一直不愿意接受而已。

  却不想,今身为俘虏时,会为颜良再揭起这伤疤。

  沉顿了片刻,杨阜却神色愈加肃厉,毅然道:“我主乃忠孝之君,颜良,你休得再污蔑我主。”

  在残酷的事实面前,杨阜宁愿选择继续欺骗自己,也不愿意承认自己跟了一个阴毒的小子之主。

  颜良的眼眸中,杀机在迅速的凝聚。

  如果是放在十几年前,对于杨阜这样的二流谋士,颜良也许会十分的渴求,就算杨阜如此冒犯,他也会用各种手段,想办法将他收为己用。

  但是现在,颜良大势已成,麾下英才无数,又何惜杨阜这么一个不识抬举的二流谋士。

  敢犯我颜良者,岂能让你有好下场。

  颜良眉头一凝,摆手喝道:“既然你这么执迷不悟,铁了心给那个小人做忠臣,那朕就成全你的愚忠,来人啊,将他推出去斩了,再把他的人头送去给曹丕。”

  号令一出,杨阜顿时心头一震。

  他原以为,以自己在大秦国中的身份,颜良多少会花点心思来劝降他,以此来收取人心。

  但杨阜却万没有想到,自己的慷慨非但没有赢得颜良的尊重,反而是招来了速杀之祸。

  而就在杨阜还在纠结是否该放下颜面,开口求降时,左右虎卫亲军,已经毫不犹豫的将杨阜拖了出去。

  解决了杨阜,颜良如刃的目光,已是转向了彻里吉。

  有杨阜的前车之鉴,彻里吉心中早生畏惧,当即就想出口求降。

  但就在彻里吉还未出口时,颜良已不耐烦的喝道:“这个羌酋朕看着就恶心,还不快把他推出去,给朕五马分尸之后,丢出去喂了野狗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