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九十七章 颤抖吧,曹丕

第七百九十七章 颤抖吧,曹丕

  战旗飞舞,刀戟森森。

  姑臧城南处,无数的楚军黑压压如铺天盖地的乌云一般,屹立于敌城之前。

  颜良坐胯着赤兔马,手扶着倚天剑,昂首藐视着姑臧城头,身旁的周仓着为他抱着青龙宝刀。

  天色渐亮,颜良马鞭轻轻一扬,战鼓声旋即响起。

  前军处,一个个庞大的军阵缓缓裂开,骡马拖着一辆辆巨大的破城炮,向着阵前移去。

  两百余门破城炮,齐集于南门一线,此地,将是楚军的主攻方向。

  城头上,几千秦军已经是战战兢兢,慌成了一团,就连负责指挥的吴质,也是额头直滚冷汗,满脸的畏惧之意。

  此时,匆匆的脚步声响起,身披重甲的曹丕,慌慌张张的爬上了城头。

  皇帝的到来,并没有激起秦军的斗志,曹丕那份慌张的情绪,甚至还更加打击了他的士卒。

  曹丕探头向城外一望,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  几百步外,那密密麻麻的人头,那反射着寒光的刀戟森林,逼眼而入,如刀子一般深深刺刮着曹丕脆弱的神经。

  曹丕脚下一软,身子向后跌去,险些就没站稳。

  朱铄紧上前几步,紧忙将曹丕扶住,低声道:“陛下千万要稳住,将士们都在看着陛下呢。”

  秦军士气低落已极,曹丕若是再被楚军声势吓倒,当场跌倒于地,那秦军的军心将加速瓦解,这一战将更加没有悬念。

  曹丕一语被朱铄点醒,他深吸了一口气,勉强的挺直腰板,强撑出几分气势来。

  曹丕来到城头,拔剑在手,厉声道:“大秦的将士们,为了你们的妻儿,为了大秦的社稷,为了你们的尊严,给朕死守城头,绝不许后退一步!”

  “死守城头,绝不后退!”朱铄挥舞着拳头,以响应曹丕。

  只可惜,想象中山呼海啸般的吼叫声,并没有出现,响应曹丕的,不过是几声零零散散,底气不足的慷慨而已。

  曹操的心里边,更加的虚了。

  则在这时,城前一线,楚军的破城炮已经就位,每一辆破城炮上,都已经填上了巨大的石弹。

  颜良冷视敌城,扬鞭一喝:“擂鼓,三通鼓罢,给朕轰平敌城!”

  旨意传下,震天动地的战鼓声,如雷鸣般轰响而起。

  曹丕的心跳开始随着鼓战声加剧,他知道,当三通鼓敲过时,他将面临的是这世界上最恐怖的攻击。

  那漫天轰落的石雨,如同末日般的恐怖情景,曹丕此生都难以忘却。

  这一刻,曹丕残存的意志,立时就瓦解了。

  “朱爱卿,你和吴爱卿且在此间抗敌,朕去给你们再调些兵马。”曹丕颤声说着,转身就欲下城而去。

  朱铄大惊,急心将曹丕拉住:“陛下,大敌当前,陛下若是离城而去,将士们军心何在!”

  曹丕神色一变,一瞬间似乎为朱铄说动。

  城外处,二通鼓已经响尽,三通鼓已经响声,按照惯例,三通鼓落,便将是攻击的开始。

  曹丕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刚刚恢复的丁点斗志,转眼就给那高亢的鼓点声所击碎。

  “放开朕,朕知道该怎么做,用不着你教!”

  曹丕奋力的挣脱朱铄的束缚,三步并作两步,匆匆忙忙的逃下了城头。

  朱铄看着曹丕离去的身影,跌足长叹,左右的那些秦军士卒,眼见自家皇帝临阵而逃,无不惊慌失措,人心动荡。

  便在此时,城外,楚军的三通鼓已敲罢,鼓声骤然而止。

  紧接着,天崩地裂之声随之而起,两百余门破城炮同时发动,数不清的巨石腾空而起,如陨落的流星雨一般,向着姑臧城头呼啸而至。

  轰轰轰!

  破崩之声,冲天而起,整个大地都仿佛在抖动。

  沿城的一线,城楼崩毁,石屑横飞,漫天的尘雾遮天蔽日。

  惊恐的秦军一个个蜷缩在女墙之下,试图躲过那漫天的石雨,只可惜,脆弱的女墙,又岂能挡得住那巨大的石弹冲击。

  女墙在巨石冲击下,就如同脆弱的玻璃墙一般,轻易的被撞毁,而躲避其下的秦军士卒,则被轰落的巨石,无情的撞为肉泥。

  秦军的惨叫声,此起彼伏,却被淹没在那天崩地裂的滔天巨响之中。

  颜良昂首远望,就那么冷冷的注视着这场压倒性的轰城。

  半个时辰后,地狱般的轰击终于结束,轰响声渐息,漫天的尘雾也渐渐落下。

  尘埃落定,姑臧城呈现出了新的面目。

  这一座坚固程度,远逊于洛阳和长安的城池,此刻已如一个遍体鳞伤之人一般,虚弱无力的躺在那里残喘着。

  沿城一线,已是体无完肤,没有一块完整的城墙存在,城门东西两翼,各有一处大块的坍塌区,其余破损处,更是不计其数。

  城头上,残存的秦军已是惊魂丧胆,死者不计其数,伤者不是断腿就是断胳膊,惨不忍睹。

  这一支最后的秦军,深深的体会了一次地狱般的攻击。

  城外楚军将士们,则是热血沸腾,杀意狂燃,紧握兵器的手已是咯咯作响,已迫不及待的想要上阵杀敌。

  颜良眼眸杀气聚至顶点,扬鞭一指敌城,惊雷般的声音高喝一声:“全军攻城,给朕扫平姑臧,杀光敌寇!”

  “杀——”破天的吼声,激荡而起。

  隆隆的战鼓之音,再度扬起,一面面猎猎的战旗,如霞光一般张扬出阵。

  黄忠、朱桓、李严、张任等诸员宿将,各率本部兵马,倾巢而出,宽大的阵地上,数万楚军将士如潮水般向着破损不堪的敌城涌去。

  当城上的秦军,刚刚从炮击的惊魂中苏醒时,方才抬起头,抖去脸上的灰烬时,便惊恐的看到,密密麻麻的楚军,已涌上了城头。

  肝胆俱裂!

  残存的秦军,他们的斗军顷刻崩溃,根本不敢稍有抵抗,掉头就向城下逃去。

  “天子有令,不许退后一步,都给我顶住~~”

  负伤的吴质舞刀大叫,连斩数名逃兵,却扼制不住军士的溃败。

  吴质正惊怒吼叫声,眼前骤然间被一俱铁塔般的身躯挡住,吴质抬头惊望,却见一员须发皆白的老将,已横刀站在了破损的女墙上。

  那老将,正是楚国中最善攻坚的老将黄忠。

  “顽抗天威之贼,受命吧!”黄忠一声暴喝,手中长刀自上而下斩落。

  吴质惨叫一声,诺大的身躯被黄忠斜着劈成了两段,当场毙命。

  黄忠的身后,数不清的楚军冲涌上城头,刀枪无情的屠向那些溃逃的敌卒。

  西面一线,楚军全面突破。

  而在东面一线,李严也已指挥着他的勇士,将大楚的旗帜,高高的插在了姑臧的城头。

  秦将朱铄见状,急是率百余亲军堵上来,试图将李严驱赶下城头。

  李严却猿臂舞动如风,长刀所向,尽情的斩杀挡路的敌人,几番狂杀已将秦军杀散。

  那朱铄眼见李严如此威不可挡,胆战心惊之下,便不敢再战,掉头便向城内逃去。

  李严岂容他逃脱,几步长前,足下奋力一蹬,飞身而起,手中长刀横扫而去。

  朱铄猛听身后风声起,还来不及回刀相挡时,李严的刀锋已如电而至。

  噗!

  一声闷响,鲜血飞溅中,朱铄的人头已飞落下了城头。

  落地的李严一脚将那断头的尸体踢飞,舞刀向前,继续向城内杀去。

  当南门一线的楚军,全线突破时,其余三门的楚军也同时发动了进攻。

  士气崩溃的秦军,兵力微弱,要将没将,要斗志没斗志,焉能抵挡八万楚军的狂攻。

  须臾间,姑臧各门便被全线突破,成千上万的楚军涌入城中,四面八方的向着城中央皇宫涌去。

  此刻的曹丕,已是一路逃回了皇宫。

  当楚军破城炮第一轮攻击发动时,曹丕就被那恐怖之极的攻击,深深的所震撼。

  那一刻,曹丕几如失去了理智一般,不顾一切的向着皇宫逃来,只想逃得越远越好,只怕被某一颗石弹轰为粉碎。

  精神接近崩溃的曹丕,一路奔回宫中,路上连头盔也不知遗落在那里,一直奔回了自己的寝宫。

  此时,郭嬛还在宫中踱步,焦虑不安的等着这场防守战的消息。

  郭嬛听得炮声震天,料知楚军必是以破城炮轰城,正想派人去打探一下城头的消息,人还没有派出,曹丕却已惶恐的奔入了殿中。

  “陛下不在城头督战,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郭嬛惊问道,说着就上前相扶。

  曹丕却一把将郭嬛推开,猛扑至案几边,端起上面的水壶,大口大口的就猛灌下去。

  水入喉中,曹丕干哑的喉咙,总算是稍稍舒缓下来,他失控的情绪,也渐渐的冷静了一些。

  这个时候,炮击声早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震天的喊杀声,而且,那四面八方的喊杀声还正向着他的皇宫这里逼近。

  曹丕的脸色已是一片铁青,手中的水壶脱手而落,他整个人更如虚脱一般,坐倒在了龙座上。

  “完了,大秦完了,曹家完了,朕完了,一切都已经完了啊~~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