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九十八章 夫妻同生共死

第七百九十八章 夫妻同生共死

  (本月最后一天了,求月票啊,都尉拜谢)

  曹丕瘫坐在地上,语无伦次的喃喃自语着,就像是一个被吓坏了的小孩子一般。

  郭嬛见得他这副样子,秀眉不禁暗凝,想要上前劝慰,却又害怕惹恼了曹丕,再度被他扇耳光。

  喊杀声越来越近,皇宫中已是一片混乱。

  正南面处,楚军已是杀进了宫,涌入宫中的楚军,无不是杀红了眼,见着活人就是一刀。

  那些宫人们早就吓破了胆,也顾不得曹丕这个皇帝,纷纷作鸟兽散,各自逃命去了。

  郭嬛娇容惊慌,只得移近曹丕,颤声道:“陛下,楚军马上就要冲进来了,咱们该怎么啊。”

  曹丕身形一震,无尽的惧色涌过心头,一时也是手足无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蓦然间,曹丕拔出了腰间佩剑,那明晃晃的剑锋朝向了郭嬛,眼眸中迸涌出浓烈的杀意。

  郭嬛吓了一跳,急是后撤几步,惊道:“陛下,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你是朕的皇后,朕岂忍心让你落入颜贼之手,任由那颜贼蹂躏羞辱。”曹丕手举着剑,一步步的逼向郭嬛。

  曹丕的意图已再明显不过,他这是想杀了郭嬛,免得他为颜良所占有。

  郭嬛吓得花容失色,连连后退,口中哀求道:“陛下,你我夫妻一场,陛下岂能不顾及旧日恩情,你真的下得了手吗?”

  “嬛儿啊,朕当然不忍心了,可是朕这也是为了你好,朕更不忍心让你受折磨羞辱之苦啊。”曹丕苦着脸叹道,手中长剑已高高举起。

  相隔一步,曹丕一咬牙闭眼,手中长剑狠狠的斩下。

  郭嬛尖叫一声,急是闪身往旁一避,堪堪的躲过了这一剑。

  曹丕没有劈中郭嬛,长剑却将屏风劈成两半。

  眼见一见不中,曹丕奋然回剑,又是一剑狠狠的刺向郭嬛。

  郭嬛反应倒也机敏,小步子一挪,又是躲过了致命一击。

  两剑不中,曹丕这下就怒了,骂道:“贱人,你不是发誓要跟朕同生共死吗,难道如今你却贪生怕死,甘愿为那颜贼所辱不成?”

  “陛下……”郭嬛声嘶哽咽,满脸急迫,却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
  正所谓蝼蚁尚且偷生,又何况是乱世中的一个弱女子,郭嬛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妇,如何说能甘愿受死。

  曹丕却不依不饶,一边追着郭嬛狂砍,一连口中如泼妇一般喋喋不休的骂个没完。

  郭嬛也被逼迫得怒了,泣声叫道:“臣妾确愿与陛下同生共死,陛下若有勇气自刎,臣妾必当追随而去。”

  郭嬛这一问却把曹丕给问住了,他停在了那里,举着剑气喘吁吁,脸色是一阵红来一阵白,不知该如何回敬郭嬛所言。

  “怎么,难道陛下只狠心杀臣妾,却没有勇气自裁吗?”郭嬛娇喘着反问。

  曹丕脸色一红,一股子悲壮之意油然而生,举剑便向自己的脖子抹去,口中叫道:“朕乃大秦之君,岂会惧一死!”

  那长剑,眼看着就要抹到脖子上时,曹丕的心底却蓦的升起一股恐惧。

  那种对死亡的深深恐惧,瞬间让他全身僵硬,已架到脖子上的剑锋,再也无法前进分毫。

  和所有的普通人一样,曹丕畏惧了。

  看着僵直的曹丕,郭嬛冷声讽道:“怎么,陛下你对自己还是下不去手吧,那陛下你凭什么又要臣妾去殉国。”

  郭嬛这一讽不要紧,曹丕是恼羞成怒,怒骂道:“贱人,你敢讽刺朕,朕就是要先杀了你不可!”

  喝骂声中,曹丕提起一口气,再度疯了似的向郭嬛杀去。

  就在曹丕如一个泼妇一般,追着自己的妻子狂砍时,却浑然不觉,那喊杀声已逼至了外面。

  咔嚓!

  殿门轰然破碎,楚将李严纵马提刀直入大殿,身后的楚军将士,如潮水般汹涌的灌入殿中。

  曹丕长剑举在半空,再也落不下来,他身形剧震,颤巍巍的回过了头来。

  当曹丕看到那一双双凶残的楚军时,整个人浑身一颤,手中的长剑“铛啷”落地,所有的怒意都在一瞬间瓦解。

  郭嬛见着楚军,却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,长吐了一口气,赶紧移步远离曹丕。

  “亡国在即,却还有闲情追杀自己的皇后,曹丕啊,你真是丢尽了你父曹操的颜面。”李严俯视着曹丕,冷笑着讽刺。

  说着,李严一挥鞭,暗示左右士卒将他拿下。

  那一声讽刺,仿佛激起了曹丕残存的尊严,他瞬间从惊恐中苏醒,急是将地上的剑又捡了起来。

  “尔等不要过来,再进前一步,朕就自尽于此。”曹丕把剑架在了自己脖子上,厉声威胁着他的敌人。

  那些正欲围上前的楚军士卒,下意识的就停下了前进的脚步。

  李严却冷哼一声:“我家天子有令,若你真有胆量敢自杀,天子他倒是佩服你,会给你个公侯之礼葬了,想自杀,尽管好了,给本将上。”

  方自停下脚步的楚军士卒,立时就汹汹上前。

  “你们别过来,你们敢过来,朕真的就自杀了。”曹丕连连后退,冲着楚军大呼小叫,却唬不住人家前进的脚步。

  曹丕原想自己好歹是个皇帝,这些楚军士卒们会当他是奇货可居,多少会顾忌一点,谁想人家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,管你要死要活。

  眼看敌人逼近,曹丕已知到了最后的关头,他双手握紧剑柄,作势就要抹将下去。

  只是,生死一瞬,那锋利的剑锋,却始终没有抹动一下。

  曹丕就那么神色尴尬,眼睁睁的看着虎熊的敌人,一步步的逼近上前。

  一名士卒一把夺过了曹丕手中长剑,别一名士卒紧接一脚踹在他的膝盖上,曹丕痛叫一声便跪倒在地。

  “天子说得没错,你果然没有勇气自裁。”李严满眼不屑,下令将曹丕绑起。

  士卒们一起动手,几下便将吃痛的曹丕五花大绑。

  处置完曹丕,李严的目光落在了郭嬛身上。

  此时的郭嬛,倒是比曹丕要平静许多,只静静的站在那里,表情淡然自若。

  “亡国之女,还敢装什么淡定,来呀,将她一同绑起,等候天子发落。”李严又是一喝。

  士卒们一涌而上,又将装淡定的郭嬛绑了起来。

  这秦国的皇帝皇后二人,便被绑在了大殿中的柱子上,尊严丧失已尽。

  殿外处,喊杀之声已经在渐渐的减弱,城中残存的秦军,很快被斩杀殆尽,整个姑臧城,已尽在楚军掌控之中。

  这个时候,颜良才坐胯赤兔马,在虎卫军的环护下,昂首步入了城中。

  穿越尸横遍地的街道,颜良直往皇城而去,尚在半道时,他便收到李严所报,称已生擒了曹丕和他的皇后郭嬛。

  “陛下,玲绮请陛下将这个曹丕交给我处置。”吕玲绮一听姓曹的,两眼就喷火。

  颜良冷笑道:“放心吧,朕不会留曹丕狗命,会让你出尽最后一口恶气。”

  曹丕是曹家最后一人,杀了曹丕,吕玲绮才算完成复仇的使命。

  安抚过吕玲绮,颜良策马昂首,直往皇宫。

  步入大殿,颜良一眼便看到了被绑的曹丕夫妇。

  “小子,你父曹操都不是朕的对手,就凭你,也敢跟朕作对,真是自不量力。”颜良巴掌拍着曹丕的脸,肆意的嘲讽。

  曹丕心中羞恼,却不敢反抗,只垂首任由颜良侮辱。

  讽刺过曹丕,颜良从走到郭嬛的跟前,他的目光肆意的在那张绝色惊慌的娇容上审视着。

  曾经的历史上,就是眼前这个女人,竟然盖过了洛阳甄宓,赢得了曹丕的宠爱。

  今日颜良亲眼一见,这姓郭女的相貌,虽不及甄那般绝色,但从里到外却都透着一股子狐媚之色,怪不得能把曹丕迷倒。

  颜良伸出手指来,将郭嬛的下巴端起,如同在审视一件商品一般,审视着她的脸蛋。

  郭嬛面以羞红,眼眸紧闭,不敢正视颜良的目光。

  旁边被赖的曹丕,眼见颜良这般“轻薄”自己的皇后,心中恨意如火,脸更是涨得通红,却不敢有所发作。

  “果然是个绝色美人,曹丕小儿的艳福,当真是不浅呢。”颜良在郭嬛的脸上摸了几摸,大笑着扬长而去。

  当颜良坐在那高高在上的龙座时,笑声骤起,他那刀削似的脸上,已是一片肃厉冷峻。

  如刃的目光,直射曹丕,颜良厉喝一声:“来人来,把曹丕押上殿来。”

  左右虎士得令,忙将曹丕从柱上解下,将他拖到了殿前。

  曹丕还想要装几分硬气,原本不想伏跪,但当他看到颜良那冷如刀剑的目光时,脚下却是一软,不自觉的就跪了下来。

  “事到如今,强装硬气只有自讨苦吃,不如服软请降,说不定还能保住一条性命……”

  想想孙权等人的下场,曹丕心中胆寒不已,唯恐自己步了孙权等人的后尘。

  曹丕脑子里这么一寻思,当场就准备开口求降。

  只是他话未开口时,颜良已喝道:“把曹丕的裤子扒了,给朕先打三十军棍再说。”

  正准备求降的曹丕,没想到颜良一上来就要对自己用刑,不禁吓得大惊失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