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章 曹丕完蛋,刘备还远吗

第八百章 曹丕完蛋,刘备还远吗

  活活烤死!?

  曹丕骇然变色,以为逃过一死的他,万没有想到,颜良竟然要用更残酷的手段杀了他。

  “陛下,陛下不是答应不杀我的吗,怎能食言?”曹丕惊问道。

  颜良冷冷道:“朕什么时候说不杀你了,朕只是答应不宰了你,朕可是信守了承诺的。”

  曹丕这下就傻眼了,此时他才意识到,自己是被颜良给戏耍了,颜良一早就已经决心要杀了他,至于怎么个杀法,只是手段而已。

  “你这手段,也太——”曹丕惊愤难当,那“卑鄙”二字,却不敢出口。

  “你想说朕的手段太卑鄙吧。”颜良冷笑一声,“如果朕没记错,你可是先害死了自己的亲弟弟,又对自己的父亲见死不救,若论卑鄙无耻,这世上恐怕还没人能与你相比,朕之所为与你相比,算得了什么呢。”

  曹丕身形剧震,自己往昔所做的那诸般种种,灭绝人伦之事,如闪电般从眼前浮现。

  一股羞愧之意,油然而生。

  “我没有,我所作的一切,都是为了国家大局!”曹丕歇厮底里的大叫,极力的否认自己的所作所为。

  颜良站了起来,以鄙夷厌恶心的眼神,冷冷的注视着曹丕。

  “你这种人朕见得多了,平日里道貌岸然,假仁假义,张口闭口都是国家大局,大义慷慨,暗地里却干着卑鄙龌龊,无羞无耻的行径,朕征伐天下,杀的就是你这种伪君子。”

  颜良的怒斥,无情的将曹丕的那身羊皮揭开,将藏在下面的恶狼之身,昭示于阳光之下。

  此时的曹丕,被戳中了痛楚,揭穿了真面目,就如同被扒光了衣服一般,羞到无地自容。

  “你胡说八道,你休要污蔑我,我曹丕是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天下黎民百姓……”恼羞成怒的曹丕,反而如疯狗一般大叫起来。

  “又是为了天下黎民百姓,你们这些伪君子,总喜欢把黎民百姓挂在嘴上,朕可从来没看到,你们为黎民百姓做了什么。”

  曹丕被讽刺得无言以应,一时满脸憋红,不知如何以应。

  颜良却已厌恶心曹丕那张丑恶的嘴脸,摆手喝道:“来人啊,把这个伪善的家伙,给朕拖出去吧,朕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。”

  左右亲军汹汹上前,几下便将光屁股的曹丕提起,拖着往外而去。

  这时的曹丕,才猛然意识到,自己将要受尽折磨而死,那满腔的愤怒烟销云散,余下的只有恐惧。

  “陛下饶命啊,臣错了,臣不该顶撞陛下,臣是伪君子,臣是……”

  颜良对曹丕恶心的求充耳不闻,只无动于衷的看着曹丕被拖走,只在殿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印。

  曹丕被带走,大殿上,这才安静了下来。

  “你们这些伪君子能为黎民百姓做什么,还是朕这个暴君做点实事吧。”

  颜良不屑一笑,当即传下旨意,免去凉州所属西平、金城、武威三郡一年的赋税。

  凉州之地本就贫瘠,这三郡的百姓不但受灭秦之战的殃及,更曾受到西羌军的荼毒,考虑到这些,颜良才决定免去此三郡一年的赋税,好让当地百姓休养生息。

  旨意传下,颜良转过身来时,郭嬛已是怔在了原地,那般表情,仿佛仍沉浸在震撼之中。

  郭嬛是为颜良的残忍所震撼,更为颜良对曹丕那般直白的讽刺所震撼。

  她万万也想不到,传说中那个残暴无情的楚国皇帝颜良,竟然是这么一个光明磊落,敢作敢为的人物。

  “这样的男人,才是真正的英雄啊。”郭嬛的心里,隐隐的感慨着,眼眸中的祟敬之情愈重。

  颜良却已将她搂入怀中,冷笑着问道:“朕已决定杀了你的丈夫,你做何感想,想为他去殉葬吗?”

  一听“殉葬”二字,郭嬛花容惊变,以为颜良享用过她后,竟生了杀意。

  扑嗵!

  郭嬛不及多想,忙是跪伏于地,万般惊慌道:“臣妾既为亡国之女,承蒙陛下错爱,幸得君露,臣妾感激不尽,只想今后一生一世服侍陛下,岂敢有他念。”

  颜良只不过是吓一下郭嬛,一个女人而已,只要她有姿色,颜良又何屑于多养一张嘴。

  “只要你尽心竭力的伺候朕,朕自会保你荣华富贵,衣食无忧。”颜良大度的说道。

  郭嬛这才暗松了口气,忙是匍匐上前,将颜良的双腿抱住,娇滴滴说道:“臣妾多谢陛下,臣妾定当尽心竭力的伺候陛下。”

  颜良俯视着这跪伏于前的美人,不禁放声哈哈大笑起来,那肆意的狂笑声,在这空荡的大殿中回荡。

  姑臧城已平,接下来所剩的,就只是收尾工作。

  颜良令诸路大军先归洛阳,他自己则逗留于姑臧,并未急着归东都。

  逗留于姑臧的时间里,颜良派出使者四出,前去招降张掖、敦煌、酒泉等凉州其余诸郡。

  这几郡闻知都城已陷,曹丕已被俘的消息后,自不敢再顽抗大楚天威,纷纷的上表归顺于大楚。

  为了杜绝凉州的割据传统,颜良虽接受了诸郡的归降,却对诸郡人事做了大规模的调整,连着更换了数名郡守,新任的郡守均非凉州本地人氏。

  若放在从前,若有人要把这些土皇帝们从凉州调走,必会遭至他们群起反抗,但现在面对颜良的天威大势,这些地方郡守们虽有不愿,却也只有乖乖的服从,不然就要面临颜良的大军征伐。

  人事重新布署后,颜良又委任李严为凉州刺史,命他率两万兵马,镇抚新得的这个边州。

  当然,逗留在姑臧的这些天,颜良除了处置正事外,当然也没有忘记享受胜利者应该享用的快活。

  这些天来,颜良几乎是夜夜笙歌,肆意的享用郭嬛,把这个狐媚女人身上所有的诱人之处,统统都开发了出来。

  而当颜良享用郭嬛时,曹丕却被扒光了衣服,吊在姑臧城头,经受着烈日炙烤的折磨。

  此时正当盛夏,西北之地也是烈日炎炎,一连几天的暴晒,再加上滴水不进,曹丕已是被晒到脱皮,浑身上下都如同龟纹一般开裂。

  几天后,曹丕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,这家位大秦国的皇帝,被活活的晒死在了城头。

  颜良得知曹丕已死后,便下令将曹丕五马分尸,将除了脑袋之外的肢块,统统都送往凉州诸郡悬示,以震慑那些不臣。

  而曹丕的人头,则被颜良下旨送往洛阳悬挂,以向东都的臣民,显示他们伟大皇帝西伐秦国的丰功伟绩。

  诸事完排已毕,颜良这才率领着数万雄兵,浩浩荡荡的从凉州班师还朝。

  秦国覆没,曹氏父子身死的消息,很快就传往了河北,数日之间,整个河北三州的军民都听到了这个震撼的消息。

  谁也不曾料到,以曹操之雄,以关中之固,竟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就这样覆没了。

  颜良的神威,楚军的锐不可挡,已是深深的震惊了汉国人心。

  方今天下,诸雄已灭,唯余下了楚汉二国,今日颜良灭了秦国,那么下一步把兵锋引入汉国,已是在所难免。

  汉国上下,一时人心浮动,三州之人皆为楚国不久将发动的进攻,而感到深深的担忧。

  邺城,皇宫。

  金銮大殿中,气氛是一片的不安,群臣叽叽喳喳,都在议论着秦国覆灭之事。

  “天子驾到~~”宦官唱声响起。

  群臣赶忙闭嘴,肃然而列,大殿之中,一时鸦雀无声。

  片刻后,身着龙袍的刘备,带着一带肃然的表情,缓缓的步入了殿中。

  群臣山呼万岁,刘备端坐龙座,享受着群臣的朝拜。

  君臣之礼罢,刘备俯视群臣,沉声道:“秦国覆灭,曹丕被杀的消息,尔等想必都已经听说了吧,你们都有何看法。”

  群臣一片默然,皆低头不语,显然,秦国覆没的消息,给了他们很大的震动。

  刘备看着沉默的群臣,面露不满之色。

  这时,诸葛亮却淡淡道:“秦国灭亡乃是意料之中的事,没什么好惊讶的,颜良吞并了秦国,毫无疑问,下一步必然是想染指我大汉。”

  诸葛亮那口气,仿佛对楚国将来的进攻,根本就不屑一顾。

  “那依丞相之见,朕当如何对抗颜贼的进犯。”刘备问道。

  “臣以为,我们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调集民力,加快修筑黄河防线,只要黄河防线固若金汤,楚国不足为惧也。”诸葛亮淡淡答道。

  刘备微微点头,深以为诸葛亮之言为然,那原本阴沉的脸庞,渐渐也浮现豪情与自信。

  刘备的目光延伸向了远方,恍惚之间,一种慷慨之情油然而生,

  他仿佛感觉到,自己正肩负着某种正义的使命,要充当这救世之主。

  而那颜良,则是乱世中的魔王,注定要为自己这个正义的化身所消灭。

  沉默半晌,刘备毅然道:“天下仁人志士,已尽为颜贼所害,朕为了天下苍生,为了大汉的社稷,自当挑起这上苍赐给朕的重担,统帅大汉军民,与那颜贼决一死战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