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零三章 冤家路窄

第八百零三章 冤家路窄

  所有的目光,都集中在了那慷慨请战之人的身上。

  刘备俯视下去,却见那出班请战者,正是他大汉朝的骠骑将军关羽。

  关羽身为汉国第一武将,有他请动请战去守黎阳,刘备本该欣慰才是,事实上,刘备的心中确实也兴奋了一小下,当场就想准允关羽所请。

  话到嘴边时,刘备却眉头微微一皱,有些犹豫了。

  因为,刘备想起了往昔关羽的种种败绩。

  当年刘备对关羽何其之信任,令他镇守徐州要地,谁想关羽却令他大失所望,接连的败于颜良之手,损兵失地。

  刘备多少次曾埋怨,倘若关羽能守住徐州,中原的大门就不会被颜良捅开,自己怕也不至于落到今日这般退守河北的地步。

  考虑到关羽的“斑斑劣迹”,刘备便有些犹豫,在权衡着该不该把这重担交在关羽的肩上。

  阶下处,关羽见得刘备似有犹豫,赤色的脸上不禁掠起几分不悦。

  他便高声道:“臣与颜贼有不共戴天之仇,此仇不报,臣难消心头之恨。今次臣愿以性命担保,必为陛下坚守住黎阳,城在人在,城亡人亡。”

  关羽这番慷慨陈词,竟是在拿他的性命立下军令状,誓保黎阳不失。

  关羽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刘备便想若再不答应,岂非要寒了关羽之心。

  转念又想,以颜良的实力,放眼楚国上下,也只有关羽才有此能力,更对他刘备有着绝对的忠诚。

  沉吟半晌,刘备欣然道:“有云长出马,朕还有什么可担忧的,这黎阳重镇,朕就交给云长你了。”

  关羽大喜,拱手拜道:“多谢陛下信任,臣必不负陛下所望,有臣在,那颜贼休想越黎阳半步。”

  刘备遂是当场下旨,命关羽率精兵三万,急赴黎阳增防。

  这时,诸葛亮又道:“颜良以二十万大军攻黎阳,黄河沿岸千里岸滩,处处可渡,我们想要把颜贼断绝于黄河以南,却是不太现实。”

  刘备微微点头,同意诸葛亮的看法。

  诸葛亮遂又摇扇道:“所以臣以为,陛下可以骠骑将军守黎阳,依靠坚城吸引颜良大军围城,待期师老城下时,陛下再以主力南下急攻,里应外合,必可大破颜贼。”

  诸葛亮之计,刘备是深以为然。

  楚国兵精将广,光颜良的中路军就有二十余万,而他刘备在分兵两翼后,所能用于正面对抗颜良的兵马,也不过十万左右。

  如此悬殊的兵力差别,刘备若正面与颜良决定,必然非是对手,诸葛亮的以逸待劳,内外夹击之计,也是他击败颜良的唯一计策。

  念及于此,刘备便叫关羽先行赴黎阳驻守,刘备自己随后则率七万余军南下,与黎阳城遥相呼应。

  刘备知此役关乎于汉国存亡,此一次也是猛将尽出,大将如曹仁、太史慈、张绣、徐晃、韩猛、陈到等众将倾巢而出,就连一向镇守邺城的诸葛亮,此役也要随军为谋。

  却说当天朝议结束,关羽径直还府,准备收拾行装出征。

  归往府中,关羽将两个儿子关兴和关索召集前来,向他们道明了出征之事。

  次子关兴当即道:“儿愿随父帅前往黎阳,儿要亲手杀了那颜贼,为被颜贼所害的大哥和小妹报仇。”

  “颜贼与咱们关家有不共戴天之仇,儿也愿随父出征,杀贼报仇。”三子关索,亦慨然请战。

  这两个关家子弟当然不会知道,他们的大哥关平,乃是为自己的父亲亲手射杀,而他们的妹妹关凤也并没有死,而是被他们的父亲抛弃在了徐州,如今已沦为颜良的姬妾。

  这种有辱自己威名的事情,关羽当然不会告诉儿子事实,关羽只告诉了关兴和关索,他们的大哥和小妹,乃是在徐州之战中,为颜良所杀,叮嘱他们时刻不忘报此大仇。

  当初徐州之战时,关兴和关索均作为人质,留居在邺城,自然不会知道徐州之战的真相。

  尽管他们也曾听说过一些传闻,但他们凭着对父亲关羽的极度崇拜,压根就不相信那些传闻,只毫无怀疑的相信父亲所说,关平和关凤乃是被颜良害死。

  便是因此,这两个关家小将,便对颜良恨得是咬牙切齿,日夜所思都是为死去的兄妹报仇。

  如今机会就在眼前,他们岂会放过。

  “很好,你们的大哥和你们的妹妹,若在天有灵,看到尔等记挂着他们的血仇,想来他们也会欣慰了。”

  看着慷慨请战的两个儿子,关羽甚感欣慰,复仇的怒火也在胸中熊熊的燃烧。

  关兴和关索二人,亦是热血沸腾,满脸的复仇之火。

  忽然间,关羽站了起来,拍着了两个儿子的肩头,傲然道:“我们父亲三子今次便并肩作战,亲手杀了颜贼,为你们死去的兄长和妹妹报仇,为大汉朝,为陛下,为了天下黎民,除掉颜贼这个祸害。”

  “为天下黎民,杀颜贼!”关兴和关索,二人慨然响应。

  关家父子三人,热血涌动,一副慷慨正义之势。

  次日,关羽便告别了刘备,率领着三万汉国步骑精锐,以关兴和关索为左右先锋,星夜兼程的赶往了黎阳。

  当关羽赶赴黎阳未久,颜良便统帅着二十万大军,自洛阳东出虎牢,浩浩荡荡的前赶赴东郡而去。

  几天后,颜良所率的七万中军,先期的抵达了黎阳城对岸的白马。

  此时,诸将所统帅的十三万中外别军,尚在从各地赶来集结的路上,预计还需要四五天的时间,才能集起二十万大军。

  故地重回,颜良策马岸边,远望着黄河北岸,心中是感慨良多。

  那滔滔黄河的对岸,就是他的家乡河北了。

  当年,颜良这个河北武夫,正是在这白马城外,躲过了关羽致命一刀,从这里走上了称霸天下的帝王之路。

  锦衣还乡,乃是多少帝王荣耀的梦想,颜良当然也想以帝王至尊身份,荣光无限的杀回河北老家去。

  而颜良的国中,许攸、文丑、张辽等臣子,亦多为河北人氏,他们和颜良怀有同样的梦想,均想有朝一日,能杀回家乡去。

  现在,离梦想实现只有一步之遥了。

  “当年在这白马城外,关羽疯了似的冲过来,想要刺杀于朕,他那前三万还真是了得,朕差点就没扛过去吧。”颜良马鞭遥着,笑着感叹往昔。

  庞统笑道:“臣想那关羽每次想起白马失手之事,一定会恨到牙根发痒吧。”

  颜良哈哈大笑,笑声中充满了讽刺。

  一骑飞奔而至,直抵御前,前来者,正是义子邓艾。

  “启禀父皇,北岸细作传回消息,刘备已向黎阳城增加了三万精兵,领兵者正是关羽。”邓艾拱手奏报。

  又是关羽么,这还真是冤家路窄。

  “除了关羽,还有何人为将?”颜良问道。

  “据细作回报,关羽此番前来,还带了他的两个儿子关兴和关索。”

  颜良不得不承认,关羽虽是他的大敌,但这厮却养了一群厉害的儿子,关兴和关索二人,历史上均是蜀汉后期的重要武将,而已死的关平,还有被颜良纳为姬妾的关凤,也都是武艺不凡之辈。

  颜良冷笑一声,“关羽损了一儿一女还嫌不够,这次又带来两个儿子送死,他这是铁了心,全家老小一波流的给刘备殉葬呢。”

  “除了关羽之外,刘备方面有何动向?”旁边的庞统问道。

  邓艾道:“刘备数日次也率七万兵马离了邺城,只是他却驻军于黎阳以北五十里的安阳,不知做何打算。”

  听得这话,颜良目光转向了庞统,询求他的分析。

  庞统捋着胡须,不紧不慢道:“刘备这多半是担心兵少,正面决战不是我军对手,所以才想以关羽据守黎阳为诱饵,诱使我军围城,待我军师老城下后,再里应外合夹击我军,臣想这多半是诸葛孔明之计。”

  诸葛亮,又是诸葛亮么,一个关羽,一个诸葛亮,这真是两个讨厌的家伙呢。

  颜良眼眸中,冷绝的杀意在闪烁。

  沉吟片刻,颜良扬鞭道:“传朕旨意,明日起大军渡河,进攻黎阳。”

  庞统一听此言,神色微微一怔。

  邓艾忙道:“父皇,我军尚有十余万大军未集结完毕,若就以七万兵马强渡黄河,恐会遭到关羽阻击。”

  颜良嘴角扬起一抹诡笑,笑而不语。

  本是狐疑的庞统,这时却忽然醒悟,笑道:“如果臣所猜没错的话,陛下现在强渡黄河,就是想诱使关羽主动出击吧”

  “知朕者,非丞相莫属也。”颜良哈哈一笑,默认了庞统的猜测。

  颜良若集齐二十万大军再渡河,到时关羽见楚军势大,必然不敢有半点举动,只会龟缩在城中固守。

  但若现在他以七万兵马强渡,那以关羽的性格,见得颜良并兵马没有足够多时,多半就会想趁机出击,图谋小胜。

  颜良之意,正是要诱使关羽出击,才会从中用计。

  邓艾虽有谋略,但毕竟还年轻,不似庞统这般,很快就体会到了颜良的用意。

  庞统解释了一番后,邓艾却才恍然大悟,明白了自家父皇的深意,不禁面露敬叹。

  “士载,明日你就率两万步骑北渡黄河,给朕第一个登上河北的土地吧。”颜良扬鞭直指北岸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都尉这几天要回趟老家,近期只能保证两更,望大家见谅了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