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零四章 跳梁小崽

第八百零四章 跳梁小崽

  东方发白,天色将明未明。

  白马津一线的楚军,借着未明的天色,便开始忙碌了起来。

  上百艘的战船已拉起了帆,成百上千的士卒,正有条不稳的登船,一场渡河之战即将展开。

  南岸白马津楚军的动向,无时无刻不在汉国细作的监视之下,楚军这边一有动作,马上便有装作是渔夫的细作,将情报送往了北岸。

  北岸的巡骑,迅速的将飞马前往数里外的黎阳城,遂去报知关羽。

  此时的关羽,已如往常那般起了个一大早,准备巡视城防,这个时候,斥候将紧急的送情送到。

  “颜良大军未集结完毕,竟然就急着要渡河么,渡河的贼军有多少?”关羽惊奇的问道。

  “禀将军,白马津现有楚军约七万,正在渡河的楚军大概有两万余众。”斥候答道。

  关羽的神色微微一动,眼眸中浮现出某种深意,似乎脑海里想到了什么。

  此时,关兴和关索二将,也闻讯赶了来,还有随军为谋的侍中陈群。

  关兴一进门便兴奋道:“父帅,听闻颜贼大军未集就想强渡黄河,此正是我们趁势出击,半渡而击之的大好机会呀。”

  “儿请率一军出城,必将登岸之敌统统歼灭。”关索也激动的请战。

  关羽的那赤红的脸上,杀机渐聚。

  “骠骑将军,陛下给我们的旨意,乃是坚守黎阳城,勿与楚军交战,下官以为我军不当出战。”陈群却表示了反对。

  关羽眉头微微一凝,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悦。

  关羽知道,刘备对他几年前在徐州的表现很是不满,一直都记怀于心,如今虽令他镇守黎阳,但心下却总不放心,所以才会派了陈群来“辅佐”于他。

  陈群名为辅于他,实际上,却有监督他关羽的意思。

  未等关羽开口,关兴便道:“楚贼若是二十万大军齐渡黄河,我们自当坚守不战,但眼下颜贼想凭七万兵马就渡过黄河,我军岂能不抓住此机会,重创敌贼,振奋我大汉军心士气。”

  “少将军话有虽有理,可是,陛下的旨意不可不遵呀。”陈群也不与关兴争辩,直接搬出圣旨来压他。

  这时,关索接口道:“有道是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授,父帅既统帅黎阳之军,就有见机行事的权力,如今若是错过败敌的好机会,陛下怪罪下来,反倒是父帅的不是了。”

  陈群不想关羽的两个儿子,不仅血气方刚,而且是伶牙利齿,几句大道理竟把自己给呛了回去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陈群还欲相劝,关羽却摆手道:“陈侍中不必多言了,颜贼大军未集就敢渡河,分明是有恃无恐,不把本将放在眼里,本将若不给他点教训,我三军将士的士气,岂非不战自挫。”

  关羽此言一出,陈群就知道,这位大汉朝第一将,这是铁了心要出战了。

  陈群更知道,关羽向来是那种目空一切之人,他既做了决定,除非刘备亲自下旨阻止,否则任何人都没有能力劝阻。

  陈群只得闭了嘴,心中暗自叹惜。

  关羽当即便下了军令,命关兴率七千步军,关索率三千骑兵出城,直奔黄河北岸,但见楚军半渡之时,便发兵击之。

  两个关家小将领命,兴奋的率军出城,直奔数里外的河岸而去。

  天光放晓,白马津处,两万多前锋将士尽数上船,余的数万将士也集结在岸边,等着下一轮乘船渡河。

  因是北岸可供登陆的滩头有限,并不足以容纳七万大军同时渡河,故楚军只能分数批渡河。

  邓艾所率的这两万中军,所担当的正是夺取滩头阵地,掩护后续大军渡河的重任。

  将士已集,颜良策马来到栈桥,亲自为邓艾打气。

  “父皇,儿臣此去必当倾尽全力,只是我军一次能登岸的兵力有限,儿臣只恐汉军会半渡阻击。”邓艾虽兴奋于作先锋出战,但对能否登岸成功,却有些忧虑。

  毕竟,一次渡河之军只有两万,汉军哪怕只派出五千兵马,也将对他造成极大的阻碍。

  庞统却笑道:“小将军尽管渡河便是,陛下自有安排。”

  听庞统那口气,似乎颜良还另有布局。

  而颜良也笑而不语,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。

  邓艾这下心里边就有底了,遂是告退而去,直上战船。

  登上战船的邓艾,扬枪向北一指,高喝一声:“开船,全军出动~~”

  号令传下,数百艘运输船徐徐离岸,在晨晖的照耀下,浩浩荡荡的向着北岸驶去。

  颜良昂首远望,目送着一艘艘战船远去。

  船队驶至河心时,庞统拱手道:“陛下,时间差不多了,可以给骠骑将军发信号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颜良微微点头,抬手示意。

  身后胡车儿会意,当即策马飞奔而去。

  颜良的目光穿越滔滔黄河,投向对岸,口中冷冷道:“关羽,咱们从白马起的新仇旧恨,也该是到了一并清算的时候了。”

  ……

  北岸处,关氏兄弟率领的一万步骑,已经抵达了河岸一线。

  兄弟二人并没急于亮出兵马,而是将兵马列阵于一里外,二人策马率数十骑,直抵岸滩观敌。

  驻马远望,却见南岸白马津方向,数百艘大小船只已经驶出,排开绵延数里的阵势,向着正北方向的北岸浩浩荡荡而来。

  观敌片刻,关兴激动道:“看这阵势,楚贼最多不过两万,三弟,你我杀敌报国的时候到了。”

  “我等的就是这一天,二哥,咱们把兵马都调到河滩上来吧,待敌船逼近,以强弓硬弩射之,看他还怎么上岸。”关索也兴奋万分。

  关兴却摇头道:“强弓硬弩虽能阻敌登岸,但楚军若是受挫,定然会知难而过,我们只能给敌人造成微小杀伤而已,不足以重创敌贼。”

  “那依二哥之见,我们该怎么?”关索问道。

  关兴沉思片刻,冷笑道:“咱们这么办,我率步军列阵于岸边,佯作阻敌之势,待敌逼近时,却故作不敌,稍稍后退,放敌人登岸。待其立足未稳时,三弟你率骑兵从侧翼突然杀来,咱们两相夹击,必可将登岸之敌,尽数歼灭在岸滩。”

  关索一听,不禁大为兴奋,赞道:“二哥此计当真是妙,好,就这么办吧,咱们兄弟联手,狠狠的挫一挫那颜贼的锐气,让他知道咱们关家人的厉害。”

  兄弟二人一番谋话,慷慨豪言一番,旋即分兵而去。

  当下关索便率三千骑兵,稍稍后撤,伏于滩头东北侧。

  关兴则自率七千步军,列阵于河滩,作出一副誓死阻击,不容楚军登岸的态势。

  此刻,楚军的数百艘船只,已是驶抵了河心处。

  此时正植秋末,黄河水位已大减,而黎阳一带虽为渡口,但却水势却远较长江湍急。

  楚军的大型战船不利于在这位的水域作战,故渡河的几百艘船只,多为经过改装的小型战船。

  邓艾立于船头,手扶着船帮,远望着岸边形势,那列阵的河滩的汉军之阵,清清楚楚的映入了他的眼帘。

  “这定是场恶战呐。”邓艾剑眉一凝,高声喝道:“擂鼓,全军杀上岸去。”

  咚咚咚~~

  震天的战鼓声响起,盖过了滔滔的水声,鼓声激励下,数百艘船只加速向对岸驰去。

  转眼间,船队已逼近岸边近两百步。

  此时,河岸上的汉军阵中,战鼓也紧随而起,关兴一声令下,千余支利箭呼啸而出,铺天盖地的向着船上的楚军袭来。

  “举盾,避箭!”邓艾一声高喝。

  左右亲军,迅速的将大盾举起,护在了邓艾的跟前。

  同时一刻,各船上的楚军战士们,纷纷将手中的木盾举起,身躯尽量的蹲下去,以躲避袭来之箭。

  噗噗噗!

  箭如雨下,惨叫之声骤起。

  尽管大部分的楚军,以手盾挡下了敌箭,但还是有不少箭矢,穿越缝隙射中了楚军士卒。

  顶过几轮的弩箭攻击,楚军的船队已驶入百余步的距离,这个距离,已是弓射的最佳时机。

  果然,头顶上的嗡鸣声骤增,汉军弓弩齐发,近三千支箭矢,如飞蝗般密集的射来。

  此等疯狂的射击下,楚军的死伤也随之倍增。

  河浪滔滔,船摇不止,头顶箭如雨下,楚军尚未登岸就已经遇到了极大的阻力。

  汉军的阻击之猛烈,已是超乎了邓艾的想象。

  “退后者,斩无赦,给本将杀上岸去!”邓艾顶着箭雨,放声高喝。

  付出了近七百余人的死伤后,楚军的船队,终于逼近了岸边。

  这个时候,关兴的嘴角,却掠起了一抹冷笑,旋即扬刀喝道:“传令下去,全军后退,且放楚贼上岸。”

  鸣金声响起,七千汉军作不敌之状,匆匆忙忙的后退,从河滩上退了下去。

  汉军一退,楚军的压力骤减,将士们都能抬起头来,一时士气大增。

  邓艾却反而心生狐疑,暗想汉军明明占据着优势,却为何要好端端的上出滩头,他隐约便觉得,这其中必然有诈。

  只是,心怀狐疑的邓艾,却没有下令停止登岸,依旧催督大军向前。

  船行飞快,转眼几冲上了河滩。

  “父皇,儿臣相信你。”邓艾一咬牙,手提银枪,当先跳上了岸滩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