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零五章 黄雀在后

第八百零五章 黄雀在后

  大楚的战旗,随着邓艾冲上岸滩,头一次插在了河北的土地上。

  那一面赤色的皇旗,高高飘扬在北岸的上空,大大的鼓舞了三军将士的斗志。

  “杀~~”山呼海啸的呐喊杀,压倒了滔滔水声。

  成百上千的楚军勇士们,争先恐后的从船头上跳下,挥舞着手中的兵器,不顾一切的向前冲杀。

  不少的楚军将士,甚至在船还没有冲上河滩时,就急切的跳下船去,涉水向前冲锋。

  沿岸一线里许的河滩上,只不多时间,近七千的楚军就已冲上河滩,铺天盖地的向着北面腹地辗压而去。

  邓艾并没有第一时间冲在最前线,他驻马河边,指挥着后面的更多士卒上岸,并召呼士卒结阵,以防汉军的反扑。

  而在岸边百余步外,关兴正驻马横刀,以一种讽刺的表情,冷视着冲涌上岸的楚军。

  “哼,颜贼,今日叫你见识见识我关兴的厉害吧。”关兴冷哼一声,蓦的将长刀一抬。

  军阵中,一面黑色的大旗陡然树起,按照顺时针的方向,疯狂的摇动起来。

  那是信号,动手的信号。

  河滩东北侧,关索清楚的看到了那摇动的大旗,看到了二兄给他发出的信号。

  此时,关索早已是按抑不住战意,巴不得即刻发挥他积蓄已久的怒火,巴不得狂杀楚人,以为他的妹妹和长兄报仇,为他关家重振雄风。

  “弟兄们,随本将杀出去,杀光入侵我河北的敌寇~~”关索扬刀一声长啸,纵马奔驰而出。

  三千列阵已久的汉骑,轰然而出,掀起漫天的狂尘,沿着河滩一线向西杀来。

  奔腾未久,数不清的楚军身影,已是出现在了眼前。

  此刻的楚军只有半数登岸,结阵尚未完毕,河滩一线的形势尚处混乱之中,这个时候,正是登岸军防御最薄弱的时候。

  “二哥选在此时发动攻击,当真是深得兵法之妙,不愧是我二哥啊。”关索心中赞佩,斗意暴涨之下,奔腾更疾。

  三千铁骑,如一巨大的长矛,沿着河滩一线,飞射向楚军的侧翼。

  漫天的尘埃和滚滚的铁蹄,很快引起了邓艾的注意,他举目一扫,立时发现了突袭而来的汉骑。

  “怪不得敌人能这么轻易放我上岸,果然有埋伏。”邓艾眉头一凝,精神顿时凝重起来。

  他却并没有乱了方寸,当即喝令将士们不得慌张,命右翼迅速结阵,以迎敌骑兵。

  邓艾虽有兵略,但眼下登岸未久,就算他有三头六臂,也无法那么快就结好军阵,右翼军阵未及结成时,关索率领的汉骑已如风而至。

  “杀,给本将杀尽楚狗!”关索疯叫声中,手舞长刀当先撞入了楚军之阵。

  三千汉骑呼啸而至,狠狠的撞入了楚阵,只片刻间,就凭着强大的冲击力,将楚军的右翼撞散。

  关索长刀狂舞,关家刀法尽情的施展开来,刀锋所向,一个又一个楚军将士死在他刀下。

  邓艾见右翼将溃,剑眉一皱,急是拍马舞枪,率千余兵马向右翼奔去,试图堵向破损的缺口。

  而此时,正面百步外,关兴的脸上,已掠起了狰狞的冷笑。

  “全军出击,把楚贼赶下黄河去!”关兴扬刀一呼,纵马而出。

  七千列阵已久的汉军步兵,呼喊而出,如汹汹的虎狼,从正面向着楚军扑去。

  须臾间,楚军已如潮水般撞击。

  惨叫声,人仰马翻声,兵器的碰撞声,转眼响成一片。

  飞溅的火星,与赤色的鲜血,在河滩上空飞扬。

  方自结阵的数千楚军,和汹汹冲至的汉军,很快就厮杀在了一团。

  滚滚的鲜血尽染河滩,就连近岸一线的河水,也为鲜血所染着。

  右翼被突破,楚军士气已动,而正面冲来的汉军步兵,又借着俯冲的地势,诸般不利之下,楚军正面阵地也很快陷入被动,眼看着就要瓦解。

  邓艾在乱军中拼杀已极,枪下已不知刺死了多少敌卒,却依然无法阻止着这落败之势。

  虽处不利,邓艾却毫无惧意,反而是越杀越勇,斗志愈盛。

  因为邓艾相信,战无不胜的大楚皇帝,绝不会让他打一场失败之仗,他的义父,必有奇策扳回眼前的劣势。

  正是凭着对颜良的深信不疑,邓艾全无退意,只拼死的搏杀。

  南岸处,颜良驻马河滩,目光穿越滚滚黄河,隐约已看到了己军的不利局势。

  颜良的脸上却无半点惊之色,反而,他的嘴角扬起一丝冷笑。

  “丞相,一切正如你所料。”颜良笑叹道。

  庞统微微一笑,捋着胡须道:“算算着这时间,骠骑将军差不多也该到了。”

  “不是该到了,是已经到了。”颜良马鞭扬起,摇指北岸西向。

  庞统举目看去,果见对岸战场的西面,尘雾冲天而起,似乎一道沙暴,正自西向东,向着战场这里狂卷而至。

  “文骠骑不愧是我大楚第一骑将,果真是其行如风。”庞统感慨道。

  颜良抱臂胸前,昂首远望着对岸,冷笑道:“咱们就笑看子勤和士载,如何给关羽的小崽子们上课吧。”

  锋利的目光,越过茫茫黄河,直抵北岸。

  西面处,文丑斜拖长枪,纵马如风。

  文丑的身后,五千神行骑奔腾不休,正挟着猎猎的杀意,凶如猛般向着战场冲去。

  颜良早已料定,关羽会按捺不住复仇之心,想趁着自己大军未集就强渡黄河之际,出兵击败自己于河滩。

  阻击渡河,无非以强弓硬弩硬挡,获是诱渡河之军部分登岸,趁军阵未整时突袭冲击。

  颜良料想关羽和他的小崽子们,颇有些军谋武略,必然会选择后者,因为只有那样,才能给他的楚军造成更大的杀伤。

  故此,颜良遂用庞统之计,在大军佯从白马津时,事先却早命文丑趁夜,从上游偷渡黄河,渐着河岸一路东驰,为的就是在汉军发动伏击时,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如今看来,战事的发势,均在庞统的设计之中。

  文丑和他的五千神行骑,奔行如风,转眼就已经杀近战场,直奔汉军的后翼。

  这个时候,正傲然狂杀的关兴,瞥在无数的楚军从身后杀来,不禁是大惊失色。

  “怎么回事,哪里又来的楚军骑兵?”关兴惊骇万分。

  正战场上风的汉军士卒们,眼看着后路被抄,无不骇然变色,高昂的士气,转眼就跌落至了谷底。

  而正处于苦战状态的楚军将士们,眼见已军援兵,似神兵天降一般,从敌人背后杀无,则无不惊喜万分。

  血战中的邓艾,眼见此一幕,更是狂喜之极。

  “父皇果然有奇兵!”邓艾兴奋之极,扬枪高呼:“将士们,陛下的援兵到了,随本将全力以战,杀退敌寇——”

  长啸声中,邓艾抖擞精神,愈战愈烈,银枪过处,尸横遍地。

  “杀退敌寇~~”

  楚军将士们也是士气大振,不惜性命的奋力反扑,将士气衰落敌人,杀得是鬼哭狼嚎。

  胜负之势,已逆!

  此时的关兴,已是又惊又恨。

  他万万也没有想到,自己料定天衣无缝的布局,竟然早就在颜良的掌握之中。

  原想着为关家重振威名,却不想,方自上战场,就中了颜良的计,落得个如此狼狈的败局。

  可恨啊!

  关兴恨恨难平,心中是万般的不甘,但他却知败局已定,再顽抗下去,他和他的部下就有可能被楚军全歼于河滩一线。

  “撤退,全军望黎阳城撤退!”关兴舞刀大叫,拨马转身便逃。

  七千楚军就此崩溃,丢盔弃甲的望风而逃。

  文丑的铁骑,和邓艾的步军,趁势两面夹攻,辗压围杀,杀得汉军是惨烈无比。

  关兴第一时间发现了楚军铁骑,当先而撤,而他的三弟关索,却还在率领着骑兵一路向着楚军中军冲杀。

  当关索惊觉他的二哥被杀退,楚军的骑兵杀到时,他已是冲入了楚军腹地,收止不及。

  “快撤,中计了,全军快撤~~”关索斗志顿无,拨马欲逃。

  此时,文丑所率的神行骑,已经放弃了对关兴军的追击,绕往东面堵住了关索的退路。

  因为颜良事先有过交待,战役若是碰上了汉军动用骑兵,则以杀伤其骑兵为主,故是文丑才会将关索作为绞杀的目标。

  眼见楚军步军和骑兵,四面围杀而至,关索和他的三千轻骑,已是抽身不及,被重重敌人围裹而上。

  惨叫声此起彼伏,原本汹汹的汉骑,一个个被斩落于马下。

  关索被杀得是心惊胆战,早就没了关家子弟的雄风,只拼死冲杀,希图杀出一条血路。

  而这时,越来越多的楚军离船登岸,将围阵越裹越密,死伤大半的汉军,根本无法冲出重围。

  乱军中,文丑舞枪如风,如斩败絮一般斩落阻挡的汉骑,势不可挡,一杆大枪直向关索冲杀而来。

  “楚贼,本将就让你见识见识关家刀法的厉害!”避无可避的关索,抖擞精神,纵刀如电,迎击而上。

  吭~~

  猎猎的金属嗡鸣中,枪与刀如电相撞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