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零九章 揭你的伤疤

第八百零九章 揭你的伤疤

  站在城头的关羽,耳听着城前敌使的叫战,赤红的脸愈加阴沉。

  如果是在多少年前,关羽巴不得能单打独斗,除了颜良这祸患,尽洗前耻。

  现在,关羽却不敢。

  赤兔马和青龙刀尽为颜良所得,失去了这两样斗将的利器,关羽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,他更清楚,夺得神驹和宝刀的颜良,如虎添翼,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。

  可是,敌人猖狂的叫战,我关羽若不敢应接,威名何在!

  关羽眉头暗凝,一时不知如何反击。

  “颜良狗贼算什么东西,也配和我父帅单打独斗?回去告诉你家主子,他没有这个资格!”关兴抢先放声大喝,显然他是看穿了关羽的难处。

  关羽暗松了口气,微微点头,暗赞关兴回应的漂亮。

  城前处,楚使却又高声喝道:“我家天子说了,关羽若不敢单打独斗,就趁早开城献降,若不然,城破之时,我家天子必会像对待关索那小崽子一样,把关羽一并阉了。”

  此言一出,城上汉军无不骇然变色。

  关羽的一张脸,更是霎时间几乎涨暴,他立刻怒喝道:“放箭,给本将射死这狗东西~~”

  号令下,城上弓弩手慌忙放箭。

  城下楚使似乎早有所料,话刚出口拨马便走,只将城上如雨而下的箭矢留在了身后。

  眼睁睁的看着敌使扬长而去,关羽恨得咬牙切齿,拳头重重的捶在了城墙上。

  此时,同样愤慨的关兴忽然间看出,关羽的极怒,似乎并不只是因为敌人的出言不逊,更像是被戳中了痛处一般。

  “父帅,莫非三弟他真的……”关兴心头一惊,狐终的望向了关羽。

  关羽沉默不语,鼻息粗重,咬牙欲重。

  他虽未回答,但这般表情,却意味着默认了关兴的猜测。

  关兴脸色骇然而变,他万没有想到,自己的弟弟,竟真的被颜良给阉割了。

  “颜贼竟这般心狠手辣,实在欺人太甚,父帅,儿请率军出城,与那颜贼决一死战!”愤恨的关兴情绪失控,冲动的要出城一战。

  关羽拳头也紧握,那般表情,似乎有答应关兴所请的冲动。

  关索被阉割的消息,关羽一直都保密着,就怕透露出去为将士们知道,不但会令将士惊恐,更会让他颜面受损。

  但关羽却没想到,颜良竟会当着三军将士的面,公然将他这“卑鄙”的手段道出,揭了自己的伤疤,损了自己的颜面。

  本就易怒的关羽,此刻心中是怒焰滔滔,冲动的魔鬼正袭据他的理智。

  “骠骑将军,此乃颜贼的激将法,以将军之睿智,岂能中了那颜贼的奸计。”这时候,陈群忙是站出来,拱手劝谏。

  一句“将军之睿智”,总算给了关羽台阶下。

  关羽咽了口唾沫,强压下滚滚怒气,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颜贼这雕虫小技,岂能逃过本将的法眼,不用你提醒,本将自也不会上他的当。”

  关羽当即便下令,全军严守城池,不得出战,但遇楚军来袭,只需以强弓硬弩射之便是。

  关羽气到肺要炸掉时,颜良却胯坐着曾经属于关羽的赤兔上,昂首看关羽的笑话。

  “看来关羽是铁了心要当缩头乌龟,大军暂且归营吧。”

  颜良嘲讽关羽,炫耀武力之目的已经达到,便即下令全军撤兵。

  归营后,颜良召诸谋士共议破城之计。

  “汉军加固了黎阳城墙,明显是为了防备我军破城炮,听闻关羽还在城内墙根一线挖了深垫,多半是为了防我军挖地道,敌军准备这般充分,想用强攻的手段攻破敌城,只怕是不易。”法正表示了忧虑。

  庞统感叹道:“此必诸葛孔明之计,他的意图很明显,就是想让我军钝兵于坚城之下,久攻不克,不得不退却,到那时刘备便能以逸待劳,趁机南攻。”

  两位重臣谋士,似乎一时都无计可施。

  众臣议论纷纷时,却唯有贾诩沉默不语。

  颜良将目光转向了贾诩,向他询求意见。

  贾诩沉吟片刻,说道:“据臣所闻,刘备在黎阳城中所屯之粮,足支半年,这是否意味着,无论黎阳城有多么坚固,关羽所能坚守的极限,也只不过是半年而已。”

  颜良心头微微一震,未等贾诩言尽,他已经听明白了意思。

  “文和,你的是意思,莫非是叫朕打一场持久战,一直围到关羽粮尽不成。”颜良问道。

  贾诩淡淡道:“刘备经营河北多年,我大军欲灭刘汉,非一朝一昔可以完成,臣以为,用半年的时间拿下黎阳重镇,打开通往邺城的大门,值了。”

  颜良不语,陷入了沉思。

  熟知历史的他,不禁想起了历史上的诸般战例。

  当年袁绍灭公孙瓒,兵围易京,赤壁之战中,周瑜取江陵城,司马懿围襄平,平辽东,哪一场战役不是围城半年一年,方才能够功成。

  破城速战,自然是上之上策,但并非每一场战争都能如此完美,某些时候,旷日持久的消耗战,自也难以避免。

  “文和说得对,刘备是朕最后的大敌,这大耳贼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,他以为能用黎阳城耗光朕的耐心,那朕就偏偏要陪他耗下去,看看谁最先抓狂!”

  颜良决心已下,决毅与刘备打一场持久战。

  当天会商后,颜良便传下旨意,将黎阳城全面围困,不许一兵一卒,一车粮草运入城内。

  于是,颜良便留十万大军围城,另外十万大军,则于黎阳城北一线安营,以抵拒刘备从安阳方向的南援。

  当颜良兵围黎阳的同时,又下旨给青州的甘宁,以及河东的张辽徐,命他们加紧进攻汉国两翼,不给刘备任何喘息的时机。

  同时,颜良又命凌统率万余水军,从海上袭据刘备的沿海诸郡,让刘备昼夜不得安宁。

  当颜良决心围死黎阳时,一骑先行出城的信使,已带着陈群的密报,赶往了五十里外的安阳城。

  安阳城中,刘备正在设下小宴,庆祝刚刚收到的一个好消息。

  孙乾从辽东传来消息,他出使高句丽大获成功,高句丽王延忧已应刘备之请,率四万兵马进攻辽东郡,攻击楚国辽东军团后翼。

  此时的吕蒙正率军渡过辽东,向昌黎郡进发,闻知高句丽出兵入侵后,不得不率军回师,前去对付高句丽人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幽州一线的威胁已大减,刘备可以集中全力来对付南面的楚军主力。

  “丞相这一计,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幽州之患,当真是妙极啊,来,朕敬丞相一杯。”欣慰的刘备,将酒杯高高举起。

  “陛下过奖了,臣只是略施小计而已。”诸葛亮也面露得意,将酒一饮而尽。

  几巡酒过,酒宴的气氛愈佳。

  此时的刘备精气焕发,已经在兴致勃勃的谈论着,颜良久攻黎阳不下,黯然退兵时他如何穷追不舍,大获全胜的畅想。

  正谈论高兴时,侍卫匆匆而入,将一道密报奉于了刘备。

  刘备看过那道密报后,一脸的笑容顿收,怒从心起,忍不住禁是猛一拍案。

  原本热闹的气氛,瞬间鸦雀无声。

  诸葛亮见状,忙向诸臣摇了摇羽扇,诸臣赶紧识趣的告退。

  大堂中,很快就空无一人。

  这时,诸葛亮才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陛下这么生气,莫非是黎阳方面出了什么事吗?”

  “还不是云长,他又败给了颜贼了。”刘备没好气道。

  诸葛亮微微一怔,疑道:“陛下已令云长坚守黎阳不战,云长又如何能败于颜贼?”

  刘备摇着头,恨恨道:“朕是命他坚守不战,可是云长他见着颜良渡河,竟是违背朕的旨意,自以为是的派兵出战,结果却中了颜良计策,致使损兵折将。”

  抱怨之时,刘备将那密报,往案几上一扔。

  诸葛亮将密报捡起,细看了半晌,方才明白了其中原诿。

  “颜贼狡猾多端,云长屡次吃亏,怎的还会再上当呢,唉~~”诸葛亮虽未明着指责关羽,但言语中也暗藏抱怨。

  刘备气呼呼道:“朕就知道,云长太过自负,总喜欢擅作主张,朕早该想到这一点,当初就不该派他去守黎阳。”

  “事已至此,陛下唯有派人持旨急往黎阳,严令云长不得出战,唯有如此,方可亡羊补牢。”诸葛亮开导道。

  “也只有如此了。”刘备无奈一叹,当即亲笔写下一道旨意,派人星夜发往黎阳。

  旨意写罢时,刘备的情绪稍稍平伏,而这时,诸葛亮却又连连叹气,显然得有些忧虑。

  刘备岂看不出来,便问诸葛亮还有何忧。

  诸葛亮犹豫了一下,却道:“臣确实有些顾虑,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  “丞相但说无妨。”刘备好奇心更起。

  诸葛亮便压低声音,语气凝重道:“云长若能守住黎阳,那他便是此番抗敌保国的首功,将来论功行赏,陛下恐怕只有拔云长为大将军不可。可是以云长那倨傲自负的性情,臣只怕到时云长身为大将军,手握大汉全国之兵时,会有些难制啊。”

  此言一出,刘备的眼眸中,顿时闪过一丝隐忧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