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一十章 龙 尿

第八百一十章 龙 尿

  关羽,的确难制。

  放眼大汉国上下,敢违抗他刘备旨意者,只怕也只有关羽一人。

  倘若将来有那么一天,位高权重,桀骜难驯的关羽,真的到了为所欲为的地步,又当如何是好?

  刘备的心头,蓦的掠过一丝寒意。

  “臣也是为了大汉社稷设想,方才有此顾虑,不过云长追随陛下多年,他应该对陛下是忠心耿耿的吧。”

  诸葛亮这话,明着是说关羽对刘备忠心,言外之意,倒不如说是在质疑关羽的忠心。

  刘备原本就踌躇的心思,这下便更加的动摇了起来。

  刘备站起了身,踱步于堂中,陷入了犹豫不决。

  沉思半后,刘备沉声道:“朕想另派一将,前去替换云长镇守黎阳,丞相觉得谁更合适?”

  诸葛亮嘴角微微斜扬,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得意。

  旋即,诸葛亮羽扇敲打着额头,故作深思熟虑之状。

  想了片刻,诸葛亮道:“臣以为,除了云长之外,唯有曹子孝是最合适的人选。”

  曹仁的用兵能力,刘备是再清楚不过,再加上曹氏覆灭,曹仁已视颜良为死敌,刘备更不用担心曹仁的忠诚。

  诸葛亮的这个人选,可以说正中刘备下怀。

  权衡了片刻后,刘备痛下决心,遂道:“好吧,朕明日就下旨,命曹子孝往黎阳去替还云长。”

  “陛下英明。”诸葛亮拱手而赞。

  一夜忧虑,次日天色一亮,刘备便将曹仁召来,向他表明了重用之意。

  颜良逼得曹操自杀,又尽灭曹氏一族,曹仁得知这个噩耗,对颜良早已是恨得咬牙切齿。

  如今刘备要重用他,让他去守黎阳对抗曹仁,报仇心切的曹仁,自然是巴不得如此。

  当场,曹仁便大表决心,声称将誓死守住黎阳,绝不令颜贼入侵大汉的图谋得逞。

  刘备对曹仁大加赞慰了一番,便将事先拟下的圣旨交给他,打发曹仁即刻起程,赶往黎阳而去。

  就在曹仁起身告辞,刚准备走出大堂时,陈到却匆匆而入,将又一封紧急情报呈上。

  那关羽刚刚送抵的急报,称颜良渡河之后,大军急进,已对黎阳实施全面封锁,请刘备速作定度。

  看到这道情报,刘备就傻眼了。

  他实在没有想到,颜良用兵如此神速,陈群前脚才刚传回兵败之事,后脚颜良就已经把黎阳城包围。

  黎阳被围,曹仁自然无法再往黎阳城,取代关羽这事,也将就此化为泡影。

  “黎阳既已被围,此时想要易帅已无可能,此事不妨就此作罢吧。”诸葛亮劝道。

  刘备无可奈何,只得放弃了以曹仁代替关羽的意图。

  事到如今,刘备也只能把宝全押在关羽的身上,希望关羽不要再令他失望,给他死死的守住黎阳。

  至于关羽尾大不掉的担忧,也只能先往后搁一搁了。

  “云长只要不出战,凭他的实力,守住黎阳当不成问题,陛下无需太过担心。”诸葛亮宽慰道。

  刘备阴沉的表情,这才缓和了几分,眉宇之中,自信在重燃。

  “颜贼,你小胜一场算得了什么,朕就将你拖在黎阳城下,拖到你筋疲力尽,那个时候,看朕在如何收拾你,哼。”

  负手而立的刘备,遥望南面,神色傲然。

  五十里外,楚军的围城才刚刚开始,而且一围就是三个月。

  这三个月来,楚军在黎阳城外挖了三道沟壕,筑了两道高墙,把个黎阳城彻底的变成了与外界隔绝的死城。

  颜良用贾诩之计,三个月以来,一直将黎阳城围而不攻。

  你关羽不是仗着黎阳城粮草积蓄丰足吗,那好,老子我就跟你比粮草,比谁更耗得起。

  于是,当数十万楚军围城时,黄河以南,青徐兖豫荆扬诸州的粮草,则源源不断的通过水旱诸路送往河北前线。

  颜良这些年虽然东征西讨,但在恢复经济上面,却是一点都没有放松。

  许都、宛城、合肥、寿春、下邳、陈留等重要产粮区,处处都遍布着楚国的屯田,再加上今年新实施的均田制,大量的荒地被开垦,今秋的粮食大获丰收,各地仓库所积之粮,几乎都要溢将出来。

  说句夸张的话,你关羽的黎阳之粮最多只支半年,颜良的大楚国,却可以支撑二十多万大军打上整整两年。

  颜良久围不撤,摆出一副打持久战的态势,刘备这边就开始不安了。

  按照诸葛亮的估计,楚军最多围黎阳三月,三个月不下便会退回黄河以南,结束今后的北侵。

  但三个月过去了,楚军却不见丁点撤兵的意图,诸葛亮的预测失算,刘备岂能不忧。

  黎阳城中的关羽,自然就更加忧虑。

  城中粮草已消耗了有大半,粮草虽还有够撑三个多月,但柴草却早已用尽,无论是军队还是百姓,作饭都只能靠拆卸房屋的木头来生火。

  秋去冬来,初冬的第一场雪不期而至,天气愈寒。

  而黎阳城中的房舍,不是拆了门,就是拆了窄,至于床这玩意儿,早也跟着一并被拆了烧火。

  于是,寒冬来至,军士和平民都只能住在漏风的房中,睡在冰硬的地上,日子是越来越艰苦。

  诸般种种,令城中军民士气渐渐消沉,就连关羽自己,精神也是愈发不振。

  让关羽最感到头疼的是,他与外界已经失去联系有三个月,他根本不知刘备兵在何处,有没有打算来救黎阳,或者是打算怎么救。

  这种信息的隔绝,让关羽越发的感到恐惧。

  当关羽恐惧不安时,颜良的好日子却到了。

  是日,寒风凛凛,气温降到了入冬以来的最低点,站在外面撒炮尿下去,都能在转眼间就冻成了冰。

  黄昏时分,颜良坐胯着赤兔马,身裹着厚厚的袍子,率数万兵马进至了黎阳城南。

  三万吃饱喝足的楚军将士,迈着矫健的步迈,浩浩荡荡逼近敌城。

  城头鸣锣之声大作,瑟瑟发抖的汉军士卒,纷纷登上城头,闻讯的关羽也急忙赶至。

  “颜贼终于熬不住,打算攻城了吗。”望着城头之敌,关羽嘴扬起一丝傲意,“哼,攻得好,本将正好给你点颜色瞧瞧。”

  关羽当即下令,众将士振作精神,准备狠狠的打击攻城之敌。

  城外处,颜良昂首瞧着一片紧张的城头,冷笑道:“关羽,别激动,朕还没打算破城,今日只是给你个小小的惊喜。”

  冷笑中,颜良将马鞭微微一扬。

  令旗摇动,圣意发出。

  楚军军阵徐徐裂开,千余名士卒,扛着一根根粗长的圆木,抬着一口口大锅,来至了城头,圆木架起,锅里烧上水,竟似摆出一副阵前开餐的样子。

  城头上的汉军,眼见楚军这副样子,一个个的都看傻了眼,面面相觑,不知楚军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  “父帅,贼军这是想干什么?”关兴奇道。

  关羽眉头暗锁,眼眸深凝,观看了半晌,蓦然间神色一变。

  “快,快将遮雨之物拿来,立刻!”省悟过来的关羽,放声大叫。

  “遮雨之物,父帅,这大冬天的,要遮雨之物做什么?”关兴茫然道。

  关羽吼道:“你废什么话,颜贼这是要用水龙炮攻城,还不快去速速行事。”

  关兴和左右汉军,这才恍然大悟,一个个顿时吓得脸色惨然。

  没错,颜良正是打算用水龙炮轰城。

  你关羽不是把黎阳城城墙加倍,让我的破城炮无用武之地么,那好啊,如今天寒地冻,轰不破你的城,我就让你尝尝被冰冻的滋味。

  颜良虽没有对汉国用过水龙炮,但当年他冰冻洛口城之事,身在汉国的关羽也早有耳闻,故他看到楚军异样的举动时,才会推测出颜良的用意。

  关兴得令而去,急急忙忙的去寻遮雨之物。

  城外处,五百余架水龙炮,已皆被灌满了沸腾的雪水,冒着热气的炮口,齐刷刷的瞄向了城头。

  “陛下,水龙炮已装填完毕,请陛下下令攻城。”朱桓飞马来请示。

  “且等片刻。”

  颜良忽然间产生了一个恶趣味的念头,遂是策马飞奔,来到了阵前。

  颜良翻身下马,径直来到了一口大锅前,竟是解开裤子,冲着锅里就嘘嘘了起来。

  左右将士都目瞪口呆,吃惊的看着自家皇帝,在众将士面前,撒了一泡“龙尿”。

  嘘嘘完毕,颜良提起了裤子,向众人道:“尔等都愣着做什么,一起来,让敌人尝尝新鲜。”

  一众军汉们这才恍惚,一拥而上,十几炮尿撒进了锅时,接着又被和着雪水,灌入了水龙炮中。

  颜良翻身上马,马鞭一指,冷笑道:“给朕轰城吧,让关羽尝尝朕龙尿的味道。”

  旨意下达,战鼓声轰然而起。

  转眼间,五百余门水龙炮齐发,漫天的水柱腾空而起,呼啸着向着城头轰去。

  城头的汉军,早已吓得四处躲藏,用各种东西试图抵挡水流的冲击,但那漫天而落的水炮,仍是将成百成百的汉军击中。

  被水淋湿的汉军,雪水很快冻结,将汉军的衣甲和肌肤冻在一起,稍稍一动衣甲,便将皮肤都撕裂下来。

  惨叫之声,一时骤起。

  关羽却是幸运的,十几名士卒,用巨大的大盾,结成了一面“大伞”,为他挡住了水炮的攻击,最多也只有残留的水珠,从狭小的缝隙中滴落出来。

  “哼,颜贼,区区奇技淫巧,能耐我何。”关羽冷哼一声,极是不屑。

  正当这时,一滴水珠坠落,正好滴在了关羽的嘴角,关羽下意识的舔了一下,忽然间感觉有种咸咸涩涩的味道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