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一十一章 关羽,滋味如何?

第八百一十一章 关羽,滋味如何?

  “怎么会是这个味道?”关羽心有些疑惑。

  雪水关羽又不是没尝过,有些涩还可能,但绝不可能是这般咸咸的味道。

  不过这个时候,关羽也没时间去想这种事情,他的注意力,很快就为左右己军的惨烈所引去。

  就在几步外,一名士卒趴在地上,正向关羽这边艰难的爬来。

  那名士卒大半个身体已是冻僵,腿部露出大片血肉模糊创口,每向前爬一步,地面上都拉出长长的血迹。

  瓢泼的大水,依然在不断的倾落在那士卒的身上,冻僵的他似乎已经麻木,感受不到冰冻的痛苦。

  “关……将军……救我……”那士卒呻吟着,伸出手来,巴巴的渴求着几步之外的关羽,能够来救他。

  关羽眉头深凝,眼睁睁的看着那士卒痛苦的爬着,却没有任何施救的意图。

  身边一名亲兵看不下去,当即就打算冲将过去,将那名可怜的士卒拖进盾壁来。

  “你冲出去就是死,休得乱动!”关羽厉喝一声,将那亲兵喝住。

  亲兵吓了一跳,几乎本能的收住了脚步,却又心有不忍,小声道:“将军,若不救他,他就会被活活的冻死呀。”

  关羽却冷冷道:“打仗哪有不死人的,身为大汉将士,就应该有随时为国而死的觉悟,他为国而死,这是他的光荣。”

  那亲兵浑身一颤,深深的为关羽的冷酷所慑,只得放弃了营救,眼睁睁的看着那名士卒,在楚军的水击之下,渐渐的僵硬,直到无法动弹。

  城头万余汉军,在这恐怖的攻击中,忍受了足足半个时辰,终于熬到了水炮止歇的那一刻。

  攻击结束时,整个黎阳南城一线,已是一片冰封,从城楼到城墙,到处都裹了一层坚冰。

  沿城一线上,数百名汉军士卒倒在冰地上,多半已经被冻死,冻伤者更是不计其数。

  未战便损兵如此,关羽心中是何等的憋气,空有一腔的愤怒,却无处发泄。

  “滚开,胆小如鼠,成何体统,都给本将滚开。”关羽厉声大骂,将挡在前边的盾手们推开。

  关羽大步向前,向想往城头察看敌情,谁知脚下皆乃坚冰,关羽步子迈得大了,脚下一滑便向前跌去。

  “父帅小心!”关兴慌忙上前,一把将关羽扶住。

  在众人面前险些滑倒,威仪不可侵犯的气势丢了个干净,好容易站稳的关羽,心中顿生羞恼之意。

  “谁让你扶了,让开!”关羽一摆手,将儿子狠狠的推向一边。

  关兴没想到父亲会这样,被这般大力一推,脚下一滑,一屁股便是坐倒在地,形容何等尴尬。

  关羽却也不理会他,只阴沉着脸向城外张望。

  关兴在众将士面前出了丑,脸色一红,却又不敢埋怨,只能自己从冰上爬起来,闷闷不乐的凑到了关羽身边。

  城外处,楚军的水龙炮队,已经徐徐撤后。

  水龙队一撤,楚军军阵开始缓缓向前逼近,推进至了两百步外。

  颜良则策马向前,在黄忠等十余骑的护送下,进至城前一百三十余步。

  相隔未远,颜良昂首向前,高声冷笑道:“关羽啊,朕的这泡龙尿,不知你尝得滋味如何。”

  龙尿?什么龙尿?

  关羽茫然了片刻,陡然间省悟,一张赤红的脸,瞬间涨到几乎要爆炸。

  他这时才明白过来,怪不得适才尝到那雪水,味道咸咸涩涩的,颇为奇怪,原来那雪水中,竟然混了颜良的尿!

  气血翻滚,急怒攻心,这一刻,关羽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。

  连战连败,宝刀神马被夺,美髯被烧,儿子一个被杀,一个被阉,女儿沦为胯下玩物……

  诸般的羞辱,关羽也就忍了,可是现在,那个该死的河北匹夫,竟然让我喝了他的尿。

  忍无可忍,忍无可忍啊!

  怒不可遏的关羽,愤然大叫:“颜贼,你欺人太甚,传本将之命,全军尽出,本将要跟颜贼决一死战——”

  暴喝声中,狂怒的关羽,作势就要提刀冲下城去。

  那关兴也是怒不可遏,跟着父亲就要出城,去与那阉了他弟弟,让他们关家父子喝了尿的狗贼决战。

  汉军兵马集结,迅速的聚往城门,眼看着就要冲了城去。

  这时,闻讯的陈群大惊失色,急是飞马赶来。

  “骠骑将军,不能出战,万不可出战啊~~”陈群还未及滚鞍下马,便是大叫道。

  关羽却愤然道:“颜贼欺人太甚,本将若再不出战,有辱我大汉之威,这一次本将一定要亲手斩了那狗贼。”

  “颜贼这么做,就是要激怒将军,诱使将军出战,将军倘若稍有差池,黎阳城有失,则大汉社稷危矣。”陈群奔上前来,拉住关羽的马缰绳,死死不肯松手。

  “放手,再不松手,休怪本将手下不留情。”关羽怒喝道。

  陈群深知,关羽出战必败,到时候自己也要随着黎阳城覆没,如今关系到自家的性命,陈群自然不能再有犹豫。

  “将军倘若因一失之怒,致使国家陷入危亡之境,将军对得起陛下吗?”陈群死抓着缰绳,颤声的哭劝。

  关羽怒了,手中鞭子高高扬起,狠狠的抽在了陈群的手上。

  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陈群的手臂上顿时被抽出一个血淋淋的印子,只将陈群抽得是嗷的一声叫。

  只是,虽疼痛如此,陈群却死也不肯松手。

  关羽连抽了几鞭子,一腔的怒火仿佛也发泄了不少,情绪渐渐的冷静了下来,开始意识到陈群所说的道理。

  可是,三军将士皆是知晓,那颜贼竟然给自己喝了尿,他若不出战,关羽的声名又将何存?

  此刻的关羽的受伤的心灵,正在战与不战的抉择中,饱受着痛苦的折磨。

  城门前,成千上成的士卒,都在眼睁睁的看着他。

  沉吟许久,关羽狠狠一咬牙,翻身下马,大步的回往了城头。

  最后时刻,关羽还是冷静下来,放弃了出城一战,但他依然要出一口恶气。

  回往城头的关羽,一把从亲兵手中夺过弓箭,开弓搭箭,一箭呼啸而出,直奔颜良而去。

  颜良眼见关羽放箭,却毫无所惧,依旧昂然以对。

  寒光流转,那一箭破空而来,直指颜良面门。

  只可惜,一百五十余步的距离,基本已超出了弓箭的有效射程,想要在这样的距离射中敌人,必得是当世屈指可数的神射手。

  关羽显然没这个能力。

  果然,那箭矢离弦而来,射近颜良时,不但力道卸了大半,而且还偏了准头,从颜良的身侧半步处掠过。

  擦身而过的瞬间,颜良猿臂一伸,敏捷的手法,准确无误的将箭矢抓在了手里。

  “汉升,关羽敢在你面前卖弄箭术,你还能忍吗。”颜良冷笑一声,将手中的长箭,递给了身旁的黄忠。

  黄忠豪气大作,接过颜良之箭,卸下背上铁胎弓,开弓搭箭,直指城头的关羽。

  “去吧!”一声低啸,黄忠手指一松,一箭离弦而出,直奔城头而去。

  城头上的关羽,眼见颜良军中有人向自己放箭,本来想这样的距离根本不足为惧,但当关羽无意中发现,那开弓之人竟似黄忠时,心中却是大惧。

  当年徐州之战,关羽中了黄忠之箭,失了青龙刀那刻骨铭心之痛,如何能忘记。

  眼见黄忠开弓放箭,关羽心下惊讶时,那离弦之箭已是呼啸而来。

  关羽不及多想,但见寒光袭来,急是闪身躲避。

  他却不知,黄忠所用硬弓的石数,远胜于常弓,其射程与力道,更非常人所比。

  关羽闪避之际,那利箭已呼啸而至,虽是避过面门要害,但脸颊上却生生被划破了一道口子。

  丝丝鲜血,流淌而出,转眼便将关羽半边脸庞浸染。

  关羽原本就赤红的脸,再被鲜血这么一染,又红又紫的,脸色极是吓人。

  一箭射罢,颜良拍手喝彩:“汉升不愧为朕之大楚弓神,关羽敢在你面前玩弓,当真是班门弄斧。”

  黄忠被颜良所赞,面露几分得意,遂是扬着手中之弓,向城头叫道:“关羽,若有胆就下场与老夫一战,老夫定叫你再尝尝老夫神弓的滋味。”

  关羽一箭没射中,反被敌人射伤了脸,如今又被黄忠挑衅,已是气得肺都要炸掉。

  “关羽,今天只是给你一个警告,他日城破之时,朕再好好收拾你。”颜良马鞭遥指敌城,发下警告,旋即拨马扬长而去。

  数万楚军徐徐而退,扬长归营。

  关羽僵硬的站立在那里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颜良羞辱过自己后,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。

  他空有一腔填胸的愤怒,却无处发泄,只恨得咬牙欲碎。

  左右的那些汉军士卒,一个个也是灰心丧气,不仅是因为被敌人的水龙炮攻城所惊,更是因为关羽这主将被公然的羞辱,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此刻,关羽在汉军士卒中眼中,那原本就已不再高大的形象,又是大大的跌落了一截。

  关羽僵在那里,愤怒填胸,如芒在背,只不过如何收场。

  无可奈何之下,关羽眼珠子一转,蓦的仰天大叫一声,身形一晃,便是昏倒于地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