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一十二章 关夫人

第八百一十二章 关夫人

  那一天后,颜良并没有停止折磨他的敌人,而是令水龙炮日日不停的向敌城攻击。

  一连半个月的水炮轰城,整个黎阳城已是一片冰封,远远望之,就如同一座冰筑的坟墓一般可怕。

  冰城之中,关羽和他的士卒,正经受着空前的折磨,而那些黎阳城的百姓,也跟他们一同经受了磨难。

  当汉军在城中受难时,围城楚军的小日子,却过得是相当的舒坦。

  因为战前准备充分,粮食和厚袄等过冬之物,楚军屯集充分,就连柴禾也事先足备,只要不出战,楚军士卒们整日里都可以猫在温暖的军帐中,围炉取暖。

  而去岁在扫灭西羌时,文丑不仅灭了羌族诸部,还缴获了数以十万计的大量牛羊,而这些意外收获的牛羊,自然就成了北伐军将士们额外的福利。

  入冬后,颜良下旨,从后方调集了十余万只羊往前线,隔三岔五的就杀几只羊,给诸将士们改善伙食。

  围着熊熊的炉火,嚼着可口的羊肉,喝着鲜香的羊汤,楚军将士的生活,那个美啊。

  光这些还不够,颜良给他的将士们的福利,还不止这一些。

  文丑从西羌缴获的不只是牛羊,更有数不清的羌女,颜良早就下旨,将其中貌美年轻者,编为营伎,以供前线将士们解决个人问题。

  营伎这玩意儿自古就有,便是自诩仁义的刘备,其汉军中也多配有营伎,只不过刘备军中的这些营伎,多半是出自于贫苦百姓家的女儿。

  让那些穷人家的女儿,充当战士们发泄的工具,这一点,同样出身寒微的颜良,却是无法做到。

  故此,颜良军中的营伎,基本都是战争胜利后,俘获的敌方女眷。

  这些出身高贵的女人们,颜良偏偏就要把她们编为营伎,让她们伺候那些她们曾经从来都瞧不起的低微军汉。

  不过这些贵妇们的来源,总归是有限的,所以楚军营伎的数量,一直都处于短缺的状态。

  平西羌一役,正好为颜良解决了这个难题。

  数千计的羌女,很快就成了营伎最充沛的来源,而且颜良根本不消有任何的心理负担,将士们需要多少就有多少。

  于是,楚营上空,时时刻刻都弥漫着肉香之味,吃饱喝足的将士们,再溜达到营伎所,痛痛快快的发泄上一把,这日子过得简直比和平时期还要潇洒。

  精神肉体上的双重愉悦,使得楚军二十万将士,虽是经历了凛凛寒冬,以及围城不下,但整体上依然保持着相当饱满的士气。

  将士们要享受,颜良这个做皇帝的,自然更要“身先士卒”,起好榜样作用。

  是日傍晚,颜良正围炉饮酒,周仓步入帐中,拱手道:“启禀陛下,关夫人到了。”

  “宣她进来吧。”颜良一饮而尽,眼眸中邪意渐聚。

  片刻后,帐帘掀起,小脸通红的关凤,盈盈的步入了帐中。

  周仓和左右那些御林军士,则很识趣的告退而去。

  “臣妾拜见陛下。”关凤屈膝一福。

  “过来坐吧。”颜良向她招了招手。

  关凤便解了披风,迈着细碎小步,扭着肥硕的翘臀走上近前,尚还有一步时,颜良猛一伸手,将她拉入了怀中。

  关凤“噫”的一声,丰盈的翘臀,便是坐在了颜良腿上。

  一丝抵撞之意,顿时便令关凤浑身一颤,那冻红的脸庞,更显晕红。

  “不知陛下召臣妾来前线,有何吩咐?”关凤按着羞意,娇声问道。

  “两件事。”颜良的手伸入了她的衣中,边是抚揉,便说道:“这头一件事,朕要你明日亲往黎阳城前,去劝降关羽。”

  关凤心头一震,暗想此前不好的预感,果然成真了。

  一时间,关凤花容间流露出了为难之色。

  如今关凤虽为颜良姬妾,但关羽女儿的身份,却无法改变,倘若她去招降自己的父亲,必是对关羽声名的沉重打击。

  很显然,颜良此举,正是要借她之手,来羞辱关羽。

  念及于此,关凤就有些不太情愿。

  颜良岂不知她心中所想,便道:“黎阳城已被朕围到水泄不通,早晚城池必破,他日城破之时,关羽父子必死无疑,朕今日让你去招降她,也算是给他一个赎罪自救的机会,你应该感谢朕才是。”

  关凤秀眉一动,眼眸中闪过省悟之色,原本为难的表情,渐渐缓和了下去。

  沉吟片刻,关凤只得笑道:“臣妾是陛下的女人,陛下有旨,臣妾自当无有不从。”

  “这才听话,朕就喜欢听话的女人。”颜良满意的点了点头,脸上邪意愈浓,手中猛的用力一抓。

  关凤“嗯”的一声哼吟,娇躯颤了几颤,脸畔上的羞色如潮水般涌现。

  “陛下说有两件事,那这第二件事呢。”关凤哼哼唧唧的娇问。

  “这第二件事,还用得着朕说吗。”颜良冷笑着,双手从她的衣中抽出,渐渐的移向了她的脖颈处。

  哗~~

  颜良双手猛一用力,关凤不及防备下,上身的衣袄,便瞬间被颜良撕成了两半。

  从香颈以下,纤腰以上的诸般曼妙,尽数便涌入了颜良的眼底。

  关凤娇哼一声,羞意浓浓如水,虽知颜良打算如何,但还是羞羞忙用双臂拢在胸前遮挡。

  看着眼前美物,想城中关羽被围,城外关羽的女儿,却这般“丑态毕出”的妖娆在眼前,颜良的心头,便有一种说不出的刺激与痛快。

  “哈哈~~”

  狂笑声中,颜良如饥饿的雄狮一般,神威大发,疯狂的扑向了关凤。

  “陛下,嗯~~”

  炉火熊熊的御帐之中,春色骤起。

  ……

  冰城黎阳。

  全城死一般的沉寂,唯有那冰封的房屋中,透着点点星火之光。

  大街小巷,随处可以冻死的尸体,如同雕像一般,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。

  即使那些亮着灯火的房屋中,也是一片寒凉,无论平民还是士卒,都只能互相依偎,围挤在那一点宝贵的炉火旁边取暖。

  整个黎阳城中,只有位于城中央一带的骠骑将军府,乃是灯火通明,那里也正是楚军水龙炮无法攻击的范围。

  那一座明亮的府院,却与四周凄凉与昏暗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  府堂中,灯火熊熊,香气弥漫。

  关家父子三人,正享用着美味的酒肉。

  关索大口大口的啃着那只羊腿,少了一臂,又被阉了的他,正需要补充大量的营养,来恢复他的虚弱的身体。

  关兴则无心吃肉,只大口大口灌着酒。

  上首的关羽,看着满案的丰盛酒食,却是面无表情,一副没有食欲的样子。

  正当气氛凝重时,府外忽然响起了喧嚣吵闹声。

  关羽眉头一皱,命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。

  过不多时,亲兵回来,拱手道:“禀将军,府门外聚了千名百姓,声称饥饿难耐,请求将军赈施些粮米。”

  黎阳城中所积之粮,但随着围城日久,关羽越来越怕粮食会断绝,故是下令强征了黎阳百姓家中的近半数粮草,以供军需之用。

  如今围城转眼又过一月,百姓家中粮草日渐短缺,度日艰难,忍无可忍之下,才不得不上骠骑将军府来请命。

  “官家粮草,首要是供给将士,岂以轻易施舍给这些平民,他们都不用打仗,每天少吃几顿死不了。”关羽怒狠狠道。

  “那这些请愿的百姓,当如何处置应对?”亲兵小心翼翼问道。

  关羽一挥手,不耐烦道:“统统都轰走,若不听话,就把带头的抓起来,其余棍棒狠狠的打。”

  “诺。”亲兵匆匆而去。

  过不多时,府外便响起了惨叫声,显然汉军已经对百姓动了手脚。

  武力驱赶下,府外的叫声越来越远,很快就消失全无。

  重新恢复了平静,但关羽原本就不太好的食欲,给这些饥民一搅,顿时连丁点都没了。

  “把这些东西扔了吧,本将没心情吃。”关羽摆手一喝。

  左右亲兵匆忙上前,将那些一筷子都未动的食物,统统都撤出去扔进入桶中。

  关羽没有心情吃,关兴赶紧也放下了筷子,唯有关索却反应迟钝,依旧在大啃着羊腿。

  “吃吃吃,你个懦弱的废物,就知道吃!”关羽没好气的骂道。

  关索这才反应过来,吓得赶紧将羊腿放下,惭愧又委屈的低下了头,大气也不敢出一声。

  “颜贼~~”关羽的拳头,狠狠的击在案上,咬牙切齿的又开始骂起了颜良。

  这时,亲兵又是匆匆而入,未曾开口,关羽便不悦骂道:“你们这些废物,几个贱民也对付不了吗,岂敢没完没了的给本将找麻烦。”

  亲兵吓了一跳,忙颤声道:“禀将军,不是饥民的事,是城头来报,说是城外有人请将军往城头相见。”

  关羽一怔,疑道:“是何人?”

  “回将军,据城头来报,那求见之人是个女子,还自称是关凤小姐。”

  听得此言,关羽神色立变。

  关兴和关索二人,更是骇然变色,均想父亲不是说了,小妹已经被颜良所害了吗,怎么竟会出现在城外?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