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一十三章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

第八百一十三章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

  这一定又是颜贼的花招!

  关羽的脑海中,第一时间便闪过了这个念头。

  “父帅,快去城头看看吧,说不定真是小妹呢。”关兴急切道。

  关羽没有办法,只得铁青着脸,出得府院,直奔城头而去。

  上得城头,关羽举目远望,果然见有十余骑驻马城头,其中一名女人,隐约看起来像是他的女儿关凤。

  关羽的眉头,顿时深深一皱,看到自己的女儿时,反有一种无比厌恶的感觉。

  “是小妹,真的是小妹啊。”关兴激动的大叫,他和关索一样,均是惊喜不已。

  城外处,当关凤看到关羽和两个兄长,同时出现在城头时,俏脸上亦是涌现喜色,有那么一瞬间,便想策马冲将过去,和父兄团聚。

  此念一生,旋即收敛。

  颜良又岂会没有防备她趁机走脱,故是派了周仓率一众精骑,“保护”她前来。

  关凤的坐骑与周仓坐骑,一直都连在一起,根本无法策马而逃,而且,周仓的手,始终都按在刀柄上,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样子。

  因为颜良叮嘱过他,关凤若有逃脱的举动,周仓可当场将其斩杀。

  “女儿见过父亲,父亲大人一向可好。”关凤一拱手,高声问候。

  容貌可有相似,但声音却无法复制,关凤一开口,关兴两兄弟便更加确认了妹妹的身份,二人一想到妹妹还没死,更加的欣喜不已。

  关羽却是脸色愈加阴沉,非但没有一丝喜色,而且眼眸中闪烁着阴怒。

  “我关羽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”关羽猛然一喝。

  听得这绝情的回应,关凤心头不禁一痛。

  她却强按下心痛,勉强道:“父亲不认女儿也无妨,女儿今日前来相见,正是想告诉父亲,大楚二十万雄兵已经把黎阳围死,汉主刘备就在几十里外的安阳,却不肯发一兵一卒来救,显然已是打算抛弃父亲,黎阳城的失陷,已是定局。”

  关凤声音嘹亮,城头的汉军士卒无人不闻,一个个均是面露惊惧之色。

  这些话,如果是出于旁人之口,汉军们自然不会当作一回事,但这话却是出自于关凤,出自于他们骠骑将军的女儿之口,其杀伤力当然不可小视。

  “刘备既是无情无义,父亲又何必为他再卖命,望父亲能识时务,尽早开城投降吧。”关凤终道出了召降之词。

  关羽听罢,不禁勃然大怒,厉声斥道:“无耻的贱人,你焉敢对我大汉天子不敬,你回去告诉那颜贼,我关羽生是大汉的臣,死是大汉的鬼,绝不会背叛天子,更不会屈降于颜贼这种无耻的暴君!”

  关凤秀眉一皱,仿佛也被惹怒了,高声道:“父亲,你难道为了成全自己的愚忠之名,竟不惜让黎阳一城军民,陪着你为刘备殉葬吗?”

  关兴和关索震惊了,素来对关羽唯唯诺诺的他们,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“死而复生”的妹妹,竟如同换了个人似的,竟然敢对自己的父亲,说出如此冒犯之词。

  城头的汉军士卒,更是全都懵了。

  关羽的脸在扭曲,在变形,转眼已涨红如炭,两颗斗睁的眼珠子,几乎就要涨爆出来一般。

  “贱人,我杀了你!”关羽怒吼一声,一把从亲兵手中夺过弓箭,当场便想开弓射杀关凤。

  关兴一惊,急是拉住关羽,叫道:“父帅,那可是小妹啊,你怎忍心射杀自己的女儿。”

  “这个贱人已不是我的女儿,你给我滚开,本将一定要射死这无耻的女人。”关羽怒不可遏,无人要挡。

  城外处,关凤眼见关羽要射杀自己,心中也不禁是大惊。

  震惊之余,关凤更是心生愤怒。

  “父亲,有本事你就射死啊,就像你当年亲手射死大哥一样,让我看看你有多心狠手辣!”

  关凤当着所有人的面,揭露关羽当年射杀儿子的所为。

  城头上,关兴和关索震撼无比,惊悚的望向关羽,仿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。

  “父亲,大哥他,真的是父亲射死的吗?”关兴颤抖着问道。

  “你个狗东西,岂敢质问本将,给我滚开!”恼羞成怒的关羽,也不解释,一脚将关兴踹开。

  紧接着,关羽屹立城前,弯弓搭箭瞄准了关凤。

  没有一丝犹豫,那一支利箭,破空而出,直奔关凤面门而去。

  就在箭矢将至时,早有防备的周仓,抢先将手盾举起,挡开了袭来之箭。

  一箭未中,关羽怒不可遏,几乎如失去了理智一般,又准备再次放箭。

  城下的关凤,却已是眼眸含泪,脸上尽是伤感与失望之色。

  此刻,关羽在关凤心中,那残存的一丝高大形象,皆已土崩瓦解。

  “关夫人,此地危险,我们走吧。”周仓提醒道。

  关凤恨恨的瞪了城头一眼,愤然回身,再无留恋的转身而去,十余骑人马,转眼便驰离了城前一线。

  当关羽再次搭好箭时,关凤早已奔出了射程之外。

  羞愤难当的关羽,狠狠的将手中硬弓折断,愤愤的扔在了城下。

  望着女儿离去的背影,关羽心如刀绞,口中喃喃道:“没想到,我关羽竟然养了这么个不孝之女,早知如此,当年她一生下来,我就该将她掐死才对。”

  “父亲,大哥他真的是你亲手射杀的吗?”从地上爬起来的关兴,再次颤声相问。

  关羽眉头一皱,狠狠瞪了他一眼,也不屑于回答,只转身拂袖而去。

  关羽没有回答,无异是等于默认,默认了是他亲手射杀了他们的大哥关平。

  明明是你亲手射杀了大哥,却为何是大哥是为颜良所杀?

  明明你知道小妹还活着,却为什么要骗我们,说小妹也是被颜良所害?

  为什么要撒谎?

  难道,就是为了保全关公的美名吗?

  关家兄弟回望着关羽,看着那昂然而去的身影,两个的脸上,皆是掠过几分失望。

  沿城一线,那些汉军士卒们,眼神中同样闪烁着失望。

  关羽在他们心目中那伟岸的形象,已然崩塌。

  ……

  策马飞奔,关凤回归了本阵。

  军阵中,城前发生的那一幕,颜良可是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颜良让关凤招降关羽,目的也没那么复杂,不过是想打击关羽的尊严,扰乱汉军的士气罢了。

  颜良却没想到,关羽竟然第二次亲手用箭,对准了自己的亲身骨肉。

  “虎毒不食子,关云长杀了一个儿子不够,竟然还要杀自己的女儿,真是叫人无法理解。”

  叹息者,正是赵云。

  赵云虽归降了颜良,但颜良猜想,他心中对刘备,对关羽这些汉国君臣们,必然还怀有几分念想。

  颜良今日叫赵云从旁观阵,就是要让赵云看清楚关羽的真面目,让他彻底对这个曾经并肩而战的同僚失望之极。

  而赵云这一叹,证明颜良目的达到了。

  “一个人若连自己的亲人都不顾,又何能顾及到他的臣民呢,正所谓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刘备的结义兄弟如此,他自己又能干净到哪里去。”

  颜良冷笑着讽刺,这话又似是说给赵云听得。

  赵云听罢,不禁摇头一叹,面露几分惭色,自嘲道:“云当年也是年轻,眼界浅薄,才会误为刘玄德仁义假象所蒙蔽,错跟了他十余载,惭愧,实在是惭愧啊。”

  听得赵云的自嘲,颜良心里反而更加宽慰了许多。

  当下他哈哈一笑,欣然道:“当年之事,何必再提,今时子龙与朕并肩而战,咱们一起灭了刘备这个虚伪之徒,也为时未晚。”

  赵云身形一震,英俊的脸庞间,某种决毅之色在涌动。

  虽未明言,但赵云的心中的那份坚定,已然是昭显无疑。

  君臣二人对话间,关凤已奔回了本阵,满脸的气愤与黯然。

  “陛下,臣妾那父亲顽固不化,恐怕臣妾有负陛下所托,无法招降于他了。”关凤愧然道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冷冷道:“既然关羽不知是非,那城破之后,就休怪朕无情了。”

  关凤叹了一声,咬着嘴唇道:“父亲他六亲不认,先杀大哥,今又要杀我,他为了给刘备卖命,已经是彻底的疯了,陛下要如何处置于他,臣妾都不敢有任何怨言。”

  听得关凤这话,颜良也不禁为关羽的人品感到叹惜。

  威震天下的关羽,竟然沦落到连自己的女儿,都对他失望透顶,对于他的生死无动于衷,关羽做人也真是够失败的。

  “朕明白了,今日之事就到此,回营吧。”颜良扬鞭一喝,拨马回营。

  数万列阵的楚军将士,徐徐的退往了大营。

  黎阳城外,那巨大的围城重新封闭,这座冰城再次变成了与世隔绝的坟墓。

  当颜良的大军,回往大营时,关羽也策马回到了自己的军府。

  步入大门,关羽大步流星,满脸阴沉,任何上前见礼的部下,皆是遭了他的白眼。

  一路径入大堂,关羽将左右骂退,“呯”的一声将大门反手关上。

  房门关闭,诺大的厅堂中,只余下了他一人,再也没有那如芒的眼光刺向自己。

  关羽胸口一痛,张口一股血箭便喷将而出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