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一十四章 刘备抓狂

第八百一十四章 刘备抓狂

  深冬已至,天气愈加酷寒。

  从入秋到深冬,楚军对黎阳城的围困,已达五个月之久。

  经历了五个月的煎熬,黎阳城中的粮草已经告急,军士每日口粮不足平时一半,而百姓的口粮则连平时三分之一都不足。

  粮草不济,城中冰封酷寒,汉军士卒的士气,很快就跌落到了谷底,军中是怨声暗起。

  至于城中百姓,则是更加苦不堪言,冻死饿死者不计其数,卖儿卖女以换一口粮食者,更是数不胜数。

  楚军的围困,依然没有松懈,颜良已下定决心,哪怕是耗到天长地久,这回也一定要把关羽耗死在城中不可。

  黎阳被围日久,楚军久围不撤,自也令安阳的刘备寝食难安。

  刘备原以为,颜良围个两三个月,攻城不下就会撤回中原,却没想到,颜良的决心如此之大,竟围了五个月都不见丝毫撤退的迹象。

  刘备估算着黎阳城中粮草将近,便无法再坐壁上观,只得被迫采取行动。

  时入冬末,按兵不动五个月的刘备,终于开始行动。

  刘备亲率七万大军,从安阳进至黎阳以北三十里的荡阴城,随后,刘备便派出太史慈与张绣,分率轻骑而出,企图袭击楚军的粮营。

  颜良对此早有准备,文丑、赵云各率神行骑,严密的保护粮道,挫败了汉军数次的袭扰。

  荡阴,汉军御帐。

  刘备负手而立,紧盯着屏上所悬地图,耳听着陈到汇报最新的军情,一脸灰白的脸是越发的阴沉。

  太史慈袭粮营失败,张绣袭粮道为文丑所败,所听到的情报,皆是失败。

  刘备默然不语,拳头紧紧而握,骨节咯咯作响。

  左右诸将皆默不作声,知道刘备心中隐怒,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。

  刘备猛然转身,那恼火的目光,直射向诸葛亮。

  他的眼神中,迸射着某种埋怨之意。

  当初可是诸葛亮信誓旦旦,设计下这以黎阳诱敌之计,结果呢,眼下黎阳粮草将近,城池沦陷就在眼前,楚军却毫无退却的意思,通往邺城的南大门,眼看着失陷在即。

  无计可施的刘备,自然就怨在了献出此谋的诸葛亮身上。

  诸葛亮岂能感受不到刘备的怨意,手里边虽仍在摇着羽扇,但心下里却颇为焦虑不安。

  “丞相,朕的御敌之策,都是依你的计谋而行,现在成了这般局面,丞相你倒说说看,朕当怎么办?”刘备冷冷的问道。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诸葛亮干咳了起来,似乎一时无计,只好以咳嗽来掩饰。

  干咳之际,诸葛亮的目光一直在地图上扫来扫去,似乎想寻找着解决眼下难题之策。

  蓦然间,他的眼眸一亮,仿佛猛然省悟一般。

  旋即,诸葛亮的嘴角微微上扬,掠过了一丝诡秘的笑容。

  咳声骤止,当诸葛亮直起身时,已是满脸的自信,微微笑道:“陛下勿忧,亮有一计,管可叫楚军不战而退。”

  刘备的神色一振,原本埋怨的表情,转眼又浮现出了欣喜。

  “丞相有何良策?”刘备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诸葛亮便轻摇着羽扇,不紧不慢的将他的计策诿诿道出,眉宇间的那份自信与得意,毫不掩饰。

  听罢诸葛亮之计,不仅是刘备,帐中其余诸将,也无不精神为之一振。

  兴奋的刘备,几步扑到地图上,目光四下扫过,不禁微微点头,显然为诸葛亮的计策所信服。

  “妙啊,丞相此计甚妙,定可杀那颜贼一个措手不及。”刘备拍手叫好,为诸葛亮的计策喝彩。

  此时,帐中一个出班,慨然道:“臣愿率一军,为陛下实施丞相之计。”

  刘备回头看去,却见那请战之人,正是大将曹仁。

  曹仁脸上不禁是慷慨,更涌动着复仇的火焰,显然,这位曹氏一族残存之将,迫不及待的想要为他曹家的覆没报仇雪恨。

  刘备看向了诸葛亮,征询他的意见,诸葛亮微微点头,以示同意。

  “好,有子孝出马,此役必胜!”刘备精神大振,当即道:“朕就予你一万步骑精锐,今夜就出发,必务在三天之内实施此计。”

  曹仁大喜,忙正色道:“陛下放心,臣必全力以赴,逼他颜贼不得不退出我大汉疆界。”

  刘备当场发下虎符,命曹仁率一万兵马,趁夜而去。

  命令下达,曹仁率军离去,刘备那紧绷的神经,这才终于稍稍松缓下来。

  刘备负手而立,瞄起的眼睛盯着那目标之地,冷笑道:“颜贼,你不是擅长出奇吗,那朕就也出一次奇,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,哈哈~~”

  三十里外,楚营。

  一场云雨方过,颜良四仰八叉的躺在榻上,肌肉盘虬的身上,浸满了汗珠。

  香汗淋漓的关凤,则伏趴在颜良的胸膛上,大口大口的娇喘不休,潮红的俏脸上,已是沾满了汗水。

  “陛下,丞相在外求见。”帐外处,传来了周仓的声音。

  “朕有正事处置,你先退下吧。”颜良说着,狠狠一拍关凤的翘臀。

  关凤娇哼一声,羞红着脸匍匐下榻,匆匆忙忙的将衣衫穿戴整齐,理了理零乱的发散,却才福了一福,趋步告退。

  颜良则粗粗的披了件衣衫,一边饮着美酒解渴,一面叫将庞统宣入。

  片刻后,庞统步入御帐,见得颜良这般随意的穿着,又想起适才关夫人满面桃花的样子,便知方才御帐中发生了什么,嘴角不禁掠起了几分笑意。

  “臣拜见陛下。”庞统笑眯眯道。

  颜良见他笑得异样,便不以为然道:“这天寒地冻的,朕当然要暖暖身子,丞相如果也冷的话,朕可以赐几个美人给丞相,让丞相也暖暖身子。”

  颜良跟庞统开起了庞统。

  “臣这弱不禁风的身子骨,可消受不起,陛下的好意,臣只能心领了。”庞统自嘲道。

  颜良哈哈大笑,示意庞统近前说话。

  亲自为庞统倒了一杯驱寒的热酒,颜良问道:“丞相这个时候急着来求见,必有什么要紧事吧。”

  “不瞒陛下,臣只是对汉军近来的动向,觉得有些可疑。”庞统边饮边道。

  可疑?

  颜良剑眉微凝,示意庞统继续说下去。

  庞统便道:“自前番子龙挫败张绣的袭劫粮道后,荡阴的汉军便全面收缩,再未曾有骚扰我黎阳大军的动向。汉营中还放出消息,说是刘备已放弃了解黎阳之围,打算撤兵回邺城,而且,曹仁已先率一军先行撤离,臣觉得,刘备如此举动,颇为可疑。”

  黎阳乃冀州门户,黎阳一失,大楚之军就可以长驱北进,直取邺城,如今关羽粮草还没耗尽,不到最后关头,刘备岂会真的放弃黎阳。

  这一点,颜良岂又不知。

  思索片刻,颜良遂道:“那依丞相之见,刘备放出风声说要撤还邺城,乃是为了故意迷惑我军,暗中必有诡计不成?”

  “正是如此。”庞统重重点头,“而且臣觉得,刘备的诡计,就落在了这曹仁一军的身上。”

  庞统道出了他最终的狐疑所在。

  颜良腾的坐了起来,懒散的精神突然间绷紧。

  刘备在荡阴有七万大军,兵力远逊于颜良,就算要撤兵,也当大军齐撤,以免兵力削弱,为颜良趁机进击所败。

  但是现在,刘备却叫曹仁率军先退,表面看起来合理,但实际上却不合理。

  除非,曹仁这一军,明为撤往邺城,实际上却是另有用处。

  “那丞相以为,曹仁这一支兵马,打算去攻打何处?”颜良语气也肃然起来。

  庞统站了起来,来到屏前,将手指指向了地图上的一点,“臣以为,曹仁这一军,必是去攻打这里。”

  颜良的目光顺着庞统手指望去,神色微微一动,凝视片刻,却是笑了。

  “这必又是诸葛亮给刘备的献的计策吧,曹仁若真能得逞,朕倒还确实不得不撤兵了。”颜良冷笑道。

  庞统淡淡道:“臣思来想去,刘备除了这一招外,当再无解黎阳之危的手段,臣此次前来,正是想提醒陛下不可不防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当即便喝道:“来人啊,速宣赵子龙前来。”

  三天后,顿丘城南。

  黄昏的残阳照耀之下,那一支行色匆匆的汉军,正在荒凉的大道上,一路向南疾行。

  曹仁策马狂奔,行进着队伍的最前端,脸色沉沉如铁,目光中时而闪烁着复仇的怒焰。

  奔行中,曹仁的脑海中,不时的浮现起他听到曹操自尽,听到曹丕被活活吊死,听到曹氏一族被尽灭时的悲愤。

  “颜贼,我要复仇,我曹仁要为曹家复仇~~”曹仁暗暗咬牙,大发着誓愿。

  一万人的大军疾行不停,夜幕降临时,终于停下了前进的脚步。

  前边,便是黄河。

  曹仁勒马横刀,驻立于岸边,远望着那冰封千里的河面,眼眸之中闪烁着兴奋的烈焰。

  他的目光穿越黄河,远远望去,隐约可见一座巍峨的城池,隐现在残阳的斜晖中。

  曹仁的脸上,不禁扬起一抹肃杀与得意。

  长刀一扬,曹仁厉声喝道:“全军踢冰过河,随本将夺下濮阳城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