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一十五章 楚骑威武

第八百一十五章 楚骑威武

  一声令下,一万汉军步骑,在曹仁的率领下,直奔黄河而去。

  濮阳位于黎阳东南,此地虽为南岸重镇,但因为并不属于楚军北伐的方向,故此时并未驻有重兵。

  倘若曹仁能够占领濮阳,从濮阳沿南岸西行,不出一日便可直抵白马城,一旦曹仁攻占白马,便等于将楚国二十余万大军,封在了黄河北岸。

  当然,濮阳一失,颜良必会很快得到消息,为了避免后路被断,自然会即刻增兵白马,然后退兵去夺还濮阳。

  那个时候,曹仁可肆机撤回北岸,避免与颜良正面交锋,而黎阳之围,也将就此得解。

  此正诸葛亮为刘备所献,逼退颜良撤兵,以解黎阳之危的计谋。

  此计倘若放在别时,必不可行,因为曹仁根本没办法及时搜集到足够的渡船,供他的一万大军迅速渡过黄河,突袭濮阳。

  但现在却不同了,天寒地冻,黄河河面在濮阳一带早已冰封,曹仁无需一船一筏,便可轻松的踏冰而过。

  策马狂奔,曹仁第一个踏上了冰封的河面,冰面坚厚,足有数尺,足够他的大军过河。

  曹仁当即下令,全军一刻不停,不到半个时辰便尽数渡过黄河,直抵南岸。

  此时,位于南岸的楚军水营,因为冰面冻结,早已被废弃,只余岸上一座旱营,守军不过三千余众。

  曹仁的大军来袭,完全出乎了汉军的意料,一万步骑一涌入营,片刻间便将三千楚军杀散。

  汉军顺利夺取了旱营,曹仁留千余兵马留守,自己则率九千多步骑,毫不停歇的杀奔濮阳而去。

  驻守濮阳城之将,正是郭淮。

  当年汉中一役,郭淮投降了颜良,距今已是过去了多年。

  以郭淮的才华,在曾经的历史上,乃是三国后期可与姜维匹敌的厉害人物,但放在如今的楚军,郭淮的才华在将星云集颜良阵营,却并不显眼。

  经过多年的努力,郭淮方是做到了东郡太守的位置,如今颜良北伐之战中,以郭淮的资历,也没有资格参加如此重要的战役,只被委以留守后方之职。

  郭淮却并无怨言,当他见识过了楚国如云的那些名将后,深知自己的才华并不出众,当年在曹操麾下时,只不过是一偏将,数年间能做到两千石的太守之位,郭淮已是深为满足。

  今日傍晚,郭淮刚刚巡视过城池,方才下了城墙时,便有部下急报,言是有大股的汉军杀到。

  郭淮大吃一惊,一面奔往城头,一面下令城中所有军士,尽皆上城防守。

  上得城头,郭淮举目远望,但见城北数里外,已是尘土遮天而起,向着濮阳狂扑而至。

  隐隐约约中,郭淮听够听到万马奔腾的声音在逼近,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脚下的城墙,也在随之微微的颤抖。

  不多时间,近一万的汉军已奔驰而去,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兵潮,让郭淮不禁打了一个寒战。

  来敌粗粗估算,少说也有千之众,而郭淮手中所能用到的兵马,不过两千人而已。

  五倍之敌,急攻而来,形势对郭淮来说,十分的不利。

  城头一线,匆匆上城的楚军士卒们,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强大敌人,均显得有些慌张。

  郭淮眉头暗暗一皱,一股壮烈之意油然而生。

  深吸过一口气,郭淮奋然拔剑,厉声大吼:“贼军来得正好,今日正我们立功之时,尔等随本将誓死抗敌,敢有擅退一步者,杀无赦!”

  在郭淮的激励与军法威慑之下,城头不到两千的楚军将士,皆尽打起了精神,凝神戒备,准备应战。

  城外处,曹仁转眼已奔至了三百步外。

  他遥看一眼濮阳城,看到城头高树着“郭”字的旗号,方才知道此城的守将,乃是郭淮。

  “哼,原来是这个叛贼,很好,今日本将就连你这叛徒一并宰了。”

  曹仁冷哼一声,杀机陡盛,扬刀向前一刀,高喝道:“全军进攻,给本将一口气攻破敌城,先登上城池者,天子重重有赏~~”

  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。

  九千汉军轰然而动,如发狂的野兽一般,向着濮阳城涌去。

  一场攻城战,就此展开。

  当先冲至的两千弓弩手,向着城头密集的仰射,拼力的压制着城头楚军。

  紧接着,七千登城士直抵城下,以飞钩铁爪,掷上城头,成百上千人一齐向城头爬去。

  汉军以此简单的器械攻城,原本是绝无可能的,但眼下濮阳守军不多,郭淮能用于北门一线的兵力,不过一千人而已,汉军在短时间里,形成了十倍之敌的攻城之势。

  正是仗着人多势众的优势,曹仁才敢以此简单的器械攻城。

  事实证明,曹仁的策略是正确的。

  不到千人的楚军,被汉军弓弩手压得连头都抬不起,根本无法阻挡蚂蚁般密集的敌人攀城。

  城东一线,已有数名为汉军登城成功,展开了近身的肉搏战。

  郭淮顶着箭雨,扫视着沿城一线的劣势,眉头不由深凝,他意识到,再这么下去,不消半个时辰,濮阳城非被攻破不成。

  情急之下,郭淮忽然灵机一动,大叫道:“快,速速点起火来,把雪水融了泼向敌人。”

  号令传下,沿城一线,数口大锅很快被支火,火堆燃起,士卒们将满地的白雪,统统的捧了扔进锅中。

  转眼中,雪水迅速的融化成水。

  楚军士卒们遂将头盔解下,舀了锅中之水,疯了似的往城下泼去。

  “啊啊~~”攀城的汉军,惨叫之声骤起。

  方今天寒地冻,这水往身上一泼,立时冰冷刺骨,冰结之下,城墙上的汉军一个个拿捏不住绳索,纷纷掉下城来。

  而城墙上被溅了水,很快就凝结成冰,变的极为光滑,更加不利于攀爬。

  一时间,汉军坠城的坠城,下滑的下滑,原本汹汹的攻势,转眼间就被郭淮这“水泼”之策给扼制。

  见此情势,曹仁眉头不禁微微一皱,口中骂道:“郭淮这叛贼,竟然还有两下子,实在可恨!”

  曹仁当即摧马上前,喝令士卒不得后退,继续强攻敌城。

  同时曹仁又命弓弩手,改乱射为集中射击,他要以密集的箭矢,压制住城头楚军,以保证十余处未被冻结的城墙,以能够顺利的攀登。

  曹仁的策略一变,立时便起了立竿见影的效果,数处城墙的楚军被压得抬不起头,连泼水的机会也没有,汉军得以趁机上攀。

  濮阳城的形势,立时又变得危机起来。

  “该死,难道我郭淮今日就要命陨于此吗?”郭淮急心如焚,咬牙暗骂。

  蓦然间,郭淮的耳朵竖了起来,他仿佛听到了“呜呜”的号角声,正从西北方向幽幽运来。

  郭淮下意识的移开盾牌,向着声音所来的方向看去,这一看不要紧,郭淮原本焦虑的表情,陡然间变得狂喜无比。

  视野之中,但见里许之外,狂尘漫天飞舞,一支骑兵正向着濮阳北门狂扑而来。

  那骑兵衣甲皆为楚军装束,当先那面“赵”字旗号,更是耀眼无比。

  是赵云,赵云率领着援军赶到了!

  狂喜的郭淮,扬刀大叫:“将士们,陛下的援军到了,给本将奋力杀贼,杀啊~~”

  此时,城头苦战的濮阳守军们,也看到援军万马奔腾而来之势,低落的士气狂燃而生,挥舞着刀枪,奋力的杀向爬上城来的敌人。

  城外处,正在亲自操弓的曹仁,这时却惊呆了。

  他回头看着滚滚而来的敌骑,满脸的自信皆为震惊取代,他万万也没有想到,楚军的援军竟然会如此快速的赶到这里。

  “我才刚杀到濮阳,楚军怎么可能就派了这么多援军来,除非……”

  “除非,颜良已经识破了诸葛丞相的计策!”

  曹仁心头大震,蓦的恍然惊悟。

  侧翼处,赵云率领着五千楚军轻骑,已如呼啸的狂风一般,扑卷而来。

  “撤兵,全军撤退~~”曹仁没有时间再犹豫,急是放声大叫。

  鸣金声急响起来,城墙一线正在苦战的汉军,急急忙忙的从城墙根退下,匆匆的撤了下来。

  城上的郭淮则指挥着士卒,以强弓硬弩“欢送”着敌人,欢欣鼓舞的喊声,震天作响。

  曹仁虽下了撤退的命令,但赵云来势太快,他还是晚了一步。

  赵云纵舞银枪,威不可挡的当先杀敌阵,银枪舞起漫空的梨雨,枪锋过处,鲜血飞溅如泉。

  五千楚骑猛如虎狼,如利箭般从汉军侧后撞入,转眼间便将汉军阵容撕裂。

  一场没有悬念的杀戮,就此开始。

  ……

  荡阴城。

  御帐中,刘备品着小酒,一副轻松得意之状。

  诸葛亮则轻摇着羽扇,满脸自信从容,仿佛一切皆在掌握之中。

  看看帐外的日头,诸葛亮淡淡笑道:“这个时候,曹子孝应该已把咱们大汉的旗帜,插在濮阳城头了吧。”

  刘备哈哈大笑,分外的得意。

  笑声中,陈到匆匆而入,脸色沉重的说道:“启禀陛下,曹将军袭取濮阳失利,已经大败而归了。”

  笑声,嘎然而止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