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一十六章 渐疯的关羽

第八百一十六章 渐疯的关羽

  刘备脸上的肌肤在抽搐,两眼瞪得浑圆,整个人仿佛石化在了那里。

  诸葛亮的嘴巴也微微张开,手中的羽扇悬在了半空,再也动弹不得一下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
  “怎么可能,曹子孝怎么可能败?”诸葛亮腾的站了起来,厉声质问。

  陈到苦着脸,将曹仁刚刚送到的情报,如实的报了出来。

  刚刚站起的诸葛亮,一屁股又跌坐下来,脸上涌动着惊骇,似乎不愿接受,自己的计策再度为颜良识破的事实。

  刘备从石化在苏醒,目光陡然射向诸葛亮,深陷的双眼中,充满了怨怪之色。

  “诸葛丞相,这就是你的妙计的吗,现在你叫朕如何收场!”刘备愤怒的质问道。

  “陛下莫忧,容臣好好想一想。”诸葛亮故作着从容,但额头上却冷汗暗浸,显示着他内心中的焦虑与无助。

  刘备没好气的看着诸葛亮,眼中尽是失望之色。

  当荡阴的刘备君臣,正经受着惊恐折磨时,黎阳楚营的御帐中,颜良却已在兴致勃勃的书写着封赏的旨意。

  郭淮御守濮阳有功,进封亭侯,升为奋武将军。

  赵云破曹仁,救濮阳,功不可没,增食邑三百户,赐金一百。

  “丞相,你可真是诸葛亮的克星,朕想你的这位同窗,现在一定在恨你入骨吧。”颜良笑道。。

  庞统笑而不语,眉宇却闪烁着几分得意。

  于庞统而言,挫败诸葛亮的计谋,的确是一件令他痛快解气之事。

  当年襄阳之时,他与诸葛亮同时求学于鹿门,诸葛亮总是能凭着一张夸夸其谈的三寸之舌,赢得众师生的欣赏。

  时人将他们评为“卧龙”与“凤雏”,但龙之称号,明显要高过凤一头。

  这也意味着,襄阳人认为,诸葛亮的才华要胜于他庞统。

  但庞统却很清楚,诸葛亮的才能更多在玩弄权术上,诺论治国平天下,他庞统才是当世不二之人。

  如今,庞统一次次的识破诸葛亮的计谋,也向世人证明了,他凤雏的才华,其实要胜于所谓的卧龙。

  “偷袭濮阳失利,臣料孔明已无计可施,如今围城已近五月,也差不多是该收拾关羽的时候了。”庞统言语中,暗藏肃杀之意。

  啪!

  颜良猛一拍案,欣然喝道:“丞相言之甚是,传朕旨意,从明天起,给朕用破城炮狠狠轰城,关羽的屁股被冻过,现在该是敲他脑袋的时候了。”

  旨意下达,三军沸腾。

  次日,楚军尽集于黎阳四门,开始以近七百余门破城炮,对黎阳城进行不间断的饱和轰击。

  颜良这一次的轰击目标,并不是双倍加厚的城墙,而是直指城内。

  巨大的石弹呼啸而过,越过黎阳城墙,如漫天的流星雨一般,直轰城中。

  那些被冰覆的房屋,本就已是脆弱不堪,在巨石的轰击之下,顷刻间便轰然倒塌。

  躲避其下,来不及逃走的汉国军民,成百成百的死在坍塌的房舍下,不是被房梁压死,就是被巨石轰为肉泥。

  白天时,楚军以破炮城轰城,破坏城中的房舍,而到了晚上,楚军则改以水龙炮,以大水袭城。

  房舍已毁,城中汉国军民失去了避雨之所,无处可躲的他们,被漫天的大水所淋,冻伤冻死者,不计其数。

  关羽无奈之下,只得下令将城墙四周的军民,统统都迁往了城中央一带,以避楚军的破城炮轰击。

  如此一来,数万汉国军民则拥挤在黎阳中央狭窄的地带,吃喝拉撒都挤在一起,是又臭又挤,痛苦不堪。

  这点痛苦还不算什么,真正的痛苦,则来自于饥饿。

  随着围城超过五个月,城中粮草几乎已将耗尽,不光是百姓,就连军队的供给,也日渐萎缩。

  关羽很清楚,一旦粮尽,颜良将不费一兵一卒,就能轻易的夺下黎阳城。

  军府中,肉香弥漫。

  关羽盯着案上的酒肉,一脸的食不知味。

  这时,关兴步入了堂中,向关羽汇报最亲的军中情况。

  “父帅,东营粮草已快耗尽,有十名士卒不满口粮数量,闹了起来,儿已经将几个带头的,统统都抓了起来。”

  关羽的筷子才刚刚夹起一块马肉,一听关兴所报,顿时便更没了胃口,筷子“啪”的便往案上一摔。

  “胆敢闹事,扰乱军心者,统统都斩首示众!”关羽毫不留情,愤下杀令。

  “诺。”关兴忙是应道。

  犹豫了片刻,关兴又小心翼翼道:“父帅,粮草不继终究不是个事啊。”

  关羽沉吟了片刻,摆手道:“你马上率一千人马,往平民家中征搜粮草,有多少就征多少,统统都收归军有。”

  听得这冷绝之令,关兴心头一震,脸色跟着一变。

  “百姓家中之粮,比军中还少,这要是强行征收,等于是要他们的命啊。”关兴有些不忍。

  关羽却冷冷道:“国事为重,到了这个地步,也只有牺牲这些百姓,优先保全军队。”

  关兴沉默不语,默默的低下了头,他虽知关羽所说的有理,但心中却仍存有忍。

  “你是我关羽的儿子,岂能有妇人之仁!”关羽很是不满,厉声道:“那些百姓是为大汉社稷牺牲,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,你应该为他们感到高兴才是,而不是这般妇人之仁。”

  关兴神色一变,忙道:“儿明白了,儿这就去办。”

  关兴不敢违逆关羽的命令,赶忙告退传令。

  看着儿子离去,关羽低头看了一眼案上的酒肉,心中焦躁难平,猛的将案几掀翻。

  那一案的酒肉,立时便洒了一地。

  左右伺候的亲兵,看着地上那冒着热气的肉食,各各面露可惜之色,暗暗的咽着唾沫。

  关羽腾的起身,拂袖转身而去。

  关羽前脚一走,堂中的亲兵后脚便扑了上去,争相的抢起了地上的马肉,也顾不得脏,随便擦两下便往嘴里塞去,狼吞虎咽的嚼了下去。

  本已是地狱的黎阳城,血腥再起。

  关兴带领着一千士卒,开始如强盗一般闯入平民家中,将百姓手中能吃食的东西,统统都搜刮一空。

  百姓仅剩些许口粮,一旦被夺走了,便是死路一条,他们自然不会痛快的将粮草交出,为了生存下去,当然会反抗。

  关兴则秉承关羽之命,采用暴力的手段,但凡反抗者,便拳脚相加,甚至不惜下杀手。

  城中百姓早就是饿得头昏眼花,气虚力弱,再加上手无寸铁,又如何能敌得过一众虎狼军士,最后被打不说,粮食还是照样被抢夺一空。

  整个黎阳城,顿时哭嚎连天,惨烈之极。

  经过一番的洗劫,城中百姓所余的食物,基本都被抢夺一空,汉军粮草耗尽的危险,终于稍稍得以缓解,濒临崩溃的军心,好歹得以平伏。

  军队是有吃的了,但断粮的百姓,却陷入了生死难关。

  为了活命,他们不得不将老鼠、虫蚁、树皮等等,凡是能入口的东西,统统都吃下去。

  当树皮都被剥光时,在饥饿的折磨下,人们终于开始丧失了人性。

  围城进入第六个月,黎阳城中,百姓开始易子相食。

  城中的情况,基本都在颜良的掌握之中。

  尽管关羽对四门都严守,大部分想越城而出的军民,都被抓获处死,但还是有些幸运之人,能够侥幸的逾城而出,逃离黎阳这座人间地狱。

  颜良便从这些逃亡者的口中,得知了关羽与民夺粮的行径,以及城中百姓已达到易子相食的绝境。

  听到这个惊人的,颜良和众臣们都十分的震惊。

  “天下兴亡,果然最受伤的,还是平民百姓啊。”颜良感叹道。

  “都到了这个地步,关羽宁愿让一城百姓饿死,也要顽抗到底,看来他是铁了心跟黎阳城共存亡了。”庞统皱眉道。

  大帐中,众臣们都陷入了沉默。

  大家倒不是对攻陷黎阳没有信心,只是为关羽的行径,感到了震撼而已。

  沉吟半晌,颜良猛一拍案,毅然道:“传朕旨意,派人往黎阳去见关羽,告诉他,朕可以容许他将城中百姓放出,给这些无辜百姓一条生路。”

  众臣皆是一震,似乎不曾想到,他们这素来冷酷铁血的天子,会有此仁慈的一面。

  颜良当年起兵之时,就曾发下誓愿,要亲手结束这乱世,让百姓过上太平的日子。

  只是,不用杀戮,又何以开创太平。

  颜良对黎阳那此垂死的平民,所能做到的,也只有这些了。

  这些誓愿,向来我行我素的颜良,自不屑于向群臣大加宣扬。

  颜良虽未坦明心迹,但群臣却皆为颜良所为而动容,对颜良的敬佩之意,不禁又增。

  旨意传下,一骑使者遂直奔黎阳城,去向关羽传达颜良的意向。

  军府中,当陈群、关兴等汉国文武,听得楚使所说时,无不面露惊喜,均是流露出如释重负之色。

  关兴等人巴巴的望向关羽,那渴望的眼神,自是希望关羽能够答应颜良的提议。

  毕竟,这几万口百姓一旦放出城,不但汉军少了不少负担,这些百姓也能谋一个活路,正是两全其美之策。

  关羽的脸色却阴沉如铁,那双深陷的眼眶中,反而燃起了愤恨之色。

  沉默片刻,关羽猛一拍案,厉喝一声:“来人啊,将这楚狗给本将拖出去,就地斩首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