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一十七章 朕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

第八百一十七章 朕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

  此言一出,众人大惊。

  关羽的举动,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。

  你关羽不答应放百姓出城,给百姓一条生路也就罢了,竟然还要斩杀楚国使者,如此所为,实在叫人匪夷所思。

  “骠骑将军息怒,两国交战,不斩来使啊。”陈群忙上前劝道。

  关羽却骂道:“什么两国?我大汉国乃是天下正朔,南楚伪国之贼,统统都是叛贼,统统都该杀!”

  “父帅,可是……”关兴也想劝解。

  关羽却猛一挥手,绝然道:“本将绝不和任何伪楚之贼谈判,敢有再劝者,本将必当军法处置!”

  关羽发怒,以军法威胁,这下无论是关兴,还是陈群,都不敢再进言。

  左右亲军更不敢违逆,只得将惊恐的楚使拖下去,一刀宰了。

  接下,关羽又下令,将楚使的人头,拴在战马上,放归楚营,好借着斩使之威,给颜良一个下马威。

  一番发泄后,关羽的情绪,方才稍稍平伏。

  此时,陈群才小心翼翼道:“城中百姓已到了易子相食的地步,留他们在城中除了扰动军心外,并无别的好处,其实下官以为,倒不如放百姓放出,也省了我们的负担。”

  “谁说这些百姓没有用处,他们可有大用处。”关羽冷哼一声,眼中掠过一丝诡秘冷残。

  陈群虽不明关羽的言外之意,但却不由得身形一震,心头不知为何,却是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寒酷之意。

  楚营中,颜良还在等着关羽回复的消息。

  在颜良看来,放出百姓对关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,只要关羽还存有一丝人性,必然会答应自己的提议。

  帐帘掀起,周仓手提着一物,面色愤然的步入了帐中。

  “陛下,我们的使者回来了。”周仓沉声道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“将使者宣入吧,看来关羽是答应了朕的提议。”

  周仓眉头深凝,愤愤道:“陛下,关羽那厮非但没有答应陛下的好意,而且竟还斩杀了咱们的使者。”

  说着,周仓将手中包袱打开,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呈现在了面前。

  颜良神色一震,左右庞统等群臣,无不大为震动。

  “关羽个狗贼,不答应陛下所请就罢了,竟还杀我使者,实在是欺人太甚!”文丑怒不可遏的骂道。

  “姓关的灭绝人性,他这是要让黎阳一城百姓,随着他陪葬啊。”法正感慨道。

  “陛下,关羽不时识抬举,竟敢斩杀我大楚使者,实在罪不容赦。”老将黄忠也怒道。

  啪!

  颜良猛一拍案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关羽这贱人,竟敢如此猖狂,实在可恨。传朕旨意,破城之后,务必要活捉关羽,朕一定要亲手将他碎尸万段,方消心头之恨。”

  颜良彻底的被激怒了。

  如果说从前看在关凤的面子上,他或许会让关羽死得痛快一点,但是现在,关羽斩杀他的使者,已是在公然践踏实他大楚的威仪。

  面对如此猖狂之徒,颜良如果不让他生不如死,那就不是他的风格了。

  关羽杀使的消息,很快就传遍了全营,大楚二十余万将士,无不为此感到愤慨。

  三军将士怒火激荡,皆跃跃欲战,迫不及待的要攻破敌城,杀光可恨的敌人。

  在仇恨的驱使下,楚军对黎阳城的围攻,更是达到了疯狂的地步。

  一天从头到尾,破城炮、水龙炮、弩车,诸般种种的利器,日夜不停的轰城,让关羽不得一刻的安宁。

  轰城的同时,颜良更向城中射出万余封“杀关檄文”,历数了关羽之罪,向黎阳城的汉国军民宣告,谁能生擒活捉关羽,献城开降,必有重赏。

  轰城战术,心理战术,绝粮战术,重重的打击下,关羽和他的残兵,已是陷入了绝境。

  不觉中,又是一个月过去,关羽连从百姓手中抢夺来的食物,也统统的耗尽。

  黎阳城的汉军,就此陷入了弹尽粮绝的地步。

  军府中,气氛一片死寂。

  除了关羽仍是满面红光之外,包括陈群、关兴在内的官员,个个都面有菜色。

  粮草已尽,全军除了关羽的供给不变之外,哪怕是陈群这等高官,粮食供给也已减到三分之一。

  全军上下,人心浮动,崩溃已在眼前。

  “骠骑将军,如今粮草已尽,黎阳城难以再守,依下官之见,现在唯有出城突围一条可走了。”陈群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  此言一出,关兴等诸将尽皆望向了关羽,虽未附合,但那般渴望着的眼神,却显示他们分明赞同陈群的突围之策。

  关羽却冷冷道:“天子给本将的旨意,乃是要本将死守黎阳,未得天子之旨,本将绝不会放弃黎阳。”

  这冷绝之词,只将众将听得险些吐血。

  “黎阳被隔绝消息已有近半年,就算天子想让我们撤退,我们也无从获知,说不定,天子已知我们的难处,早就想让我们突围,只是苦于无法派人传旨而已。”陈群苦着脸道。

  关兴等人微微点头,纷纷表示同意陈群说法。

  关羽却沉声道:“黎阳乃我汉国门户,黎阳一失,楚寇就可以长驱直入,直取邺城,国家社稷便将陷入危境,如此锁钥之地,陛下绝不可能放弃,更不可能会下旨命我们突围。”

  这下众将都无言以对了,就连陈群也沉默了下来。

  这时,关兴却道:“话虽如此,可是如今粮草已尽,将士们没饭吃,不需几日便会生乱,黎阳城又如何能守。”

  粮粮粮!一切都是粮!

  没有了粮草,什么慷慨大义,什么国家利益,统统都是狗屁。

 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关羽,看他能有什么解决之策。

  关羽总不能说,没有粮吃,就算是饿死,也要给老子死守城池吧。

  沉默许久,关羽缓缓道:“粮草之事,本将自有解决之策,尔等都先退下去吧。”

  众将皆是又惊又疑,惊的是关羽竟说有解决粮草之策,疑的却是,在如今树皮都吃完的情况下,关羽又有什么方法能解决了粮草。

  众人皆是狐疑不定,却又不敢多问,只得纷纷告退。

  “兴儿,你且留下来。”关羽留住了关兴。

  众人尽皆退去,大堂之中,只余下了关兴一人。

  “父帅,你真的有解决粮草的办法吗?”关兴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关羽却不答,只冷冷问道:“本将问你,这黎阳城中,还有多少百姓?”

  关兴一怔,却不明白到了这个时候,视百姓如草芥的父亲,却怎会忽然想起关心起百姓了。

  “城中原有五万百姓,因为断粮饿死了有两万多人,差不多只余下两三万人吧。”关兴狐疑的答道。

  “两三万人……”关羽喃喃自语,手指暗掐,仿佛在计算着什么似的。

  片刻后,关羽眉头一皱,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定。

  接着,他便道:“兴儿,你可知道,本将当初为何要杀了楚使,不肯放黎阳百姓出城吗?”

  此时的关羽,忽然间提起了一个多月前的旧事。

  关兴心中愈加狐疑,只得叹道:“儿猜想,父帅这么做,恐怕是不想让颜贼趁机搏得个爱民的名声吧。”

  “这只是其一。”关羽冷哼了一声,“你还记得没有,为父曾经说过,这些百姓并非百无一用,他们也是有用处的。”

  “用处?”关兴越发的茫然,“恕儿愚昧,不明父帅的意思,还请父帅明示。”

  关羽站了起来,他走到门过,负手远望天空,目光渐渐凝重起来。

  关兴隐隐感觉到,一股凛烈的寒意,正从关羽的身上散发出来,这种寒意,竟让关兴有种毛骨悚然的错觉。

  “我们的粮草不是耗尽了吗,这些百姓,不正派上了用场。”关羽忽然间道了这么一句。

  关兴一怔,最初时还没听明白,心说这粮草吃光了,百姓家里的余粮早就也被抢光,又能派上什么用场。

  关羽缓缓转过身来,赤红的脸色已冷绝如铁,眼眸之中,闪烁着令人战栗的寒光。

  蓦然间,关兴猛的惊醒,他明白了关羽的意思。

  霎时,关兴骇然变化,仿佛看到了这世上,最最可怕的东西。

  “父帅,难道你竟要……”关兴声音颤抖而沙哑,惊恐的竟是有些结巴。

  关羽却冷冷道:“为了大汉的社稷,为了国家大局,为父也没有办法,那些百姓必须要被牺牲。”

  “可是,那可不单单只是牺牲啊,那是……”关兴似是难以启齿。

  关羽却瞪了他一眼,不屑道:“本将早教训过你,做大事,不能有妇人之仁,看你那德性,怎的一点都没有长进。”

  关兴被训斥,惊谎的脸色间,又浮现出尴尬,他便僵在那里,浑身战栗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这时,关羽又转过身去,摆手道:“为父留你下来,正是要把这件事交给你去办,这一次,希望你不要让为父失望。”

  听得此言,关兴原本刚刚稍有平伏的情绪,陡然间又是骇然惊变。

  当关兴猛的抬起头时,那一张脸上,已写着了无尽的惊恐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