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一十八章 灭绝人性

第八百一十八章 灭绝人性

  “父亲,那些可不是牛羊畜生,那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啊!”关兴沙哑的惊道。

  “畜生也好,人也好,只要他们能让我军渡过难关,在本将看来,都是一样。”关羽头也不回,字字冷酷之极。

  “父亲——”

  关兴还欲言时,关羽已是不耐烦,猛然间转身,以一种冷绝之极的目光,狠狠的瞪向他。

  “我关羽行事,素来雷霆风行,怎会有你这么一个拖泥带水儿子,关兴,你还要叫本将失望到什么时候!”

  声声厉害,如刀子一般,深深的扎进了关兴心头。

  关兴身形剧震,脸上掠过几分惭愧之色。

  咬着切沉吟片刻,关兴终究不敢违命,只得暗叹了一声,默默道:“父帅既是有令,儿岂敢不从,儿遵命便是。”

  关羽这才满意,收敛了怒容,拂手道:“去吧,把事办妥当一点,莫要引出乱子。”

  “诺。”关兴拱了拱手,黯然的垂首离去。

  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,直至消失在视线野,那关羽那肃厉紧绷的表情,却才松缓下来,亦是仰天长长一叹。

  “若非颜贼所逼,我关羽岂会此下策,一切都是颜贼的所逼,黎阳的百姓呀,你们要怪就怪颜贼吧,莫要怪在我关某头上。”

  远望城外,关羽喃喃自语的安慰着。

  两天后,楚营,夜幕降临。

  水龙炮和破城炮的轰城,在今天正式停歇,黎阳城难得有一个安静的夜晚。

  经过六个多月的围城,颜良估算着汉军的粮草已尽,城中人心瓦解,叛乱四起将成定局。

  所以颜良选择了停止轰城,他只是为了给那些准备叛乱献城的汉军一条生路,免得让他们误死在己军的轰击下。

  “陛下,黎阳城好像有动静了。”周仓入帐来报。

  “走,看看去。”颜良腾的站了起来,披起衣袍大步而出。

  策马而奔,片刻后,颜良来到了营门处,驻马远望黎阳城头。

  城头依旧是一片昏暗,与往昔一样没什么区别,周仓所说的动静,则是来自于城内。

  侧耳倾听,颜良隐隐约约听了此起彼伏的嚎叫声,惨烈而凄厉。

  那种毛骨悚然的嚎哭声,不禁让颜良眼前浮现出一副画面,好似十八层地狱中,那些冤魂正受着种种酷刑折磨一般。

  “这动静,听着倒不像是汉军在自相残杀,倒像是……”周仓也感到了疑惑,但却说不出疑在何处。

  颜良倾听半晌,眼眸却微微一动,忽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,暗忖:“关羽这个满嘴大义的家伙,该不会干得出那种灭绝人性之事吧。”

  正思索间,营外有数骑斥候归营,还带回了几名面黄肌瘦的平民,这些平民均称是从黎阳城里逃出来的。

  颜良便还往御帐,命将那些百姓带入,他要亲自审问。

  片刻后,三四名形如枯骨的黎阳百姓被带入,几名百姓慌张不已,皆伏跪在那里,大气也不敢出一声。

  “尔等不必惊慌,朕不会吃了你们。”颜良安慰了几句,下令给他们赐以酒食。

  一众百姓早饿得剩下皮包骨头,一听大楚的皇帝赐食,无不惊喜万分,对颜良是感恩戴德,再三拜谢。

  不多时,酒食送到,几名饥民便狼吞虎咽,不顾一切的狂吃起来。

  看他们那般样子,显然是饿极了,在食物面前已失去了理智。

  颜良倒也不介意,只静看着他们狂吃,将满满数盆的麦饭,吃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这时,颜良才问道:“尔等也吃饱了,现在可以老实告诉朕,黎阳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何一片哭嚎声。”

  一提起此事,几我饥民皆是神色一变,刚刚平伏的恐惧,旋即又浮现于色。

  一名汉子颤声道:“启禀陛下,从昨晚开始,城里头的官军不知怎么的,突然开始到处抓咱平头百姓,一晚上就有几千号人被抓进了一座军营里,然后那营里就传出了没完没了的嚎叫声。草民们都吓得不行,生恐也被抓走,小的几个这才冒险逃了出来。”

  说到这里,那汉子眼里开始流起了眼泪,“小的们走时一共二十几个,结果大部分人都在城头上被射死,只有咱们几个逃了出来,小的一家五口,全都……”

  汉子哽咽难言,枯瘦的脸上泪如泉涌。

  “把他们都带下去吧,和其他人一样,责成地方官,分给他们田地,好生安置。”颜良摆手道。

  一众饥民大喜,对颜良又是一番跪拜感恩,此时的颜良,对他们来说已如再生父母一般。

  一番感激后,饥民们被带走,御帐恢复了平静。

  “陛下,汉军为何突然抓起了平民,关羽这厮在玩什么花招啊?”周仓不解道。

  颜良的脸色,却已阴沉如铁,他的眼眸中,涌动着一种愤慨与极度的鄙视。

  “还能有什么,如果朕没猜错的话,关羽这厮是断了粮草,饥饿难耐,所以打算吃黎阳百姓的人肉了。”

  此言一出,周仓神色立变,左右的军士们,也无不震惊。

  “刘备自诩仁义,那关羽也号称义薄云天,他竟能做出吃人肉这种事吗?”惊骇的周仓,似乎有些不信。

  颜良却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越是那些嘴上义薄云天,仁义道德之徒,所做之事越是令人发指,关羽这只饿极了的病老虎,别说是吃人肉,逼急了吃他亲儿子都有可能。”

  周仓沉默了下来,冷峻的脸庞上,不禁掠过丝丝的愧色。

  此时的周仓,不仅回想起了当年的自己。

  当年,身为黄巾贼的他,对关羽一直都盲目的崇拜,对关羽的义气,对关羽的为人,都钦佩到五体投地,一心想着要投奔关羽,为关羽卖命。

  却不曾想到,关羽竟然能没有人性到这般地步,连吃人肉这种事都做得出来。

  周仓对关羽鄙夷之余,对颜良又是万般的感激,他感激于当年颜良收伏了他,没有令他误入歧途,跟错了人,后悔莫及。

  心中感叹之余,周仓道:“陛下,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“关羽吃了人肉,断粮的危机又能缓解片刻,看来这黎阳城,还是要继续围下去。”

  话锋一转,颜良的眼中怒意陡聚,冷冷道:“破城之后,所有的汉军,朕都要杀尽,一个都不许留!”

  周仓一众,感觉到了颜良的愤慨,皆心中为之悚然。

  颜良步出帐外,远望着黎阳城,眼眸中的恨意之色,如火狂燃。

  ……

  黎阳城中,嚎声震天。

  那厉鬼般的哭嚎声,撕碎了夜的沉寂,让黑暗中的黎阳处于恐怖阴影的笼罩下。

  整个黎阳城,已如地狱一般。

  那些活着的人,无论是平民百姓,还是汉军士卒,无不为那无孔不入的哭嚎声,感到毛骨悚然。

  此刻,却无人知道,他们的骠骑将军关羽,对那些被抓走的那些百姓,到底做了什么。

  尽管恐惧弥漫,但那难耐的饥饿,却更加让人无法忍受,让他们不得不忘记了耳边的恐惧,只能集中精力与饥饿斗争。

  军府中,关羽脸色阴沉,高坐于上。

  陈群、关兴、关索等黎阳诸文武,皆列坐于一下,一个个神色都萎靡而狐疑。

  诸将尽已集齐,关羽环扫一眼,冷冷道:“上次本将向你们保证过,本将自会解决粮草之事,今日本将召你们前来,正是要给你们一个交待。”

  众人精神微微一振,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,以一种惊喜的目光望向关羽。

  唯有关兴,却是垂首黯然,那般表情,仿佛怀有某种深深的愧疚一般。

  “把酒肉都拿上来吧。”颜良拍了拍手。

  片刻后,浓浓的肉香飘入了堂中,数名仆人陆续步入堂,将一盆盆热气腾腾食鼎端了上来,奉于了众将的眼前。

  那食鼎之中所盛的,竟然是大块大块的煮肉!

  堂中陈群等文武,无不惊喜万分,彼此相视,皆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“将军,下官听闻军中战马也已被杀尽,这些肉又是从何而来?”陈群惊喜的问道。

  关羽却道:“本将自有来处,你用不着多问,只管吃吧。”

  陈群也是饿得不行,这会美肉在前,也管不得许多,狼吞虎咽的便大吃起来。

  其余诸将,也纷纷大吃起来。

  那肉入口中,虽然觉着与寻常的肉味有些不同,但久未沾荤的诸将,也没功夫猜想,只管疯狂的抢吃。

  一片狼吞虎咽中,却唯有关兴,手拿着筷子,始终没有动手,那眉头紧皱的表情,反而是很厌恶似的。

  关兴旁边的关索,却是狼吞虎咽,连肉带骨头渣子,都丁点不剩的吞下。

  关索见得关兴不肯动筷子,便奇道:“二哥,你怎么不吃啊,这肉真的太香了,比我吃过的所有肉都好吃。”

  关兴转过头来,看着关索那兴奋的吃相,看着他嘴角的那些汁汁水水,看着他牙缝里的那些肉糜……

  关兴只觉胃里翻滚如潮,实在难以忍受,张口便哇的大吐了起来。

  左右吃得尽兴的诸将,见得关兴面对如此美味,非但没有动筷子,反而好似恶心的呕吐起来,众将不禁都面露茫然不解之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