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为了国家,吃!

第八百一十九章 为了国家,吃!

  看着呕吐的儿子,关羽却眉头一皱,流露出不悦之色。

  关兴狂吐了半晌,几乎将整个胃都吐出来,方才是缓过了劲来。

  “二哥,你到底是怎么不回事,这么多肉你不吃,怎还反还吐了起来?”关索边是拍着兄长的背,边是奇怪的问道。

  “我没事,你不用管我,赶紧呜~~”关兴好容易喘过口气来,岂料刚看那食鼎一眼,马上又重新吐了起来。

  众人都狐疑不已,不禁都停下了狂吃,茫然的看向关兴。

  诸将不解,陈群却看出了些许可疑,赶紧将已夹起的一块肉放下,目光猛的望向了关羽。

  “骠骑将军,这肉到底是什么肉,请如实相告?”陈群沉声问道。

  所有人的目光,又齐刷刷的望向着陈群,似乎对陈群的这个问题,颇为感到奇怪。

  这肉还能是什么肉,当然是只能是马肉了,虽然味道有点怪,但在这般粮草已尽的情况下,除了马肉之外,关将军还能给咱们吃什么别的肉?

  诸将的心中,皆是这样在想。

  “这是人肉。”关羽突然开口道。

  众人神色皆是一变,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。

  “父帅是在和咱们开玩笑吧,父帅怎可能给咱们吃人肉呢。”关索讪讪笑道。

  关羽却冷冷道:“本将没和你们开玩笑,你现在所吃的,正是城中那些被抓百姓的肉。”

  大堂中,立时一片死寂。

  包括陈群在内的所有人,瞬间都如同石化了一般,怔怔的定在那里,如同身在错觉之中。

  “啊呜~~”

  片刻后,所有人都俯下身来,疯狂的呕吐了起来,直吐得是天翻地覆。

  大堂之中,转眼便为那恶心的气味所弥漫。

  “关将军,你……你怎么能这么做,你怎能给我们吃人肉啊!”陈群边是吐,边向关羽愤怒的质问。

  关羽却毫无愧疚,只面无表情道:“粮草已尽,若不吃人肉,将士们如何有力气战斗,又如何为大汉,为天子坚守住黎阳城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可是,那可是人肉啊,我们吃了人肉,与禽兽何异。”陈群惊恐的叫道。

  关羽冷哼一声:“人肉又怎样,只要能填饱肚子,人肉与马肉鼠肉又有什么区别,为了大汉江山社稷,为了天子,吃人肉又有什么。”

  陈群震骇了,关索震骇了,堂中的诸将,尽皆震骇到极点。

  所有人都没想到,义薄云天的关羽,竟然能残冷到这般地步,竟如同完全泯灭了人性一般,为了达到目的,可以做任何灭绝人伦之事。

  陈群无言以应,只能继续狂吐。

  半晌后,众将们却才吐罢,个个已是气虚力弱,精神萎靡。

  “尔等吐也吐完了,鼎中之食不可浪费,统统给本将吃干净吧。”关羽命令道。

  众人看了看鼎中的人肉,呕吐之意又起,别说是继续吃下去,就是光看着保持住不吐,只怕都极为不易。

  “骠骑将军,这可是人肉啊,岂能说吃就吃!”脸色吐到惨白的陈群,尴尬为难的叫道。

  关羽冷哼了一声,向众人投无蔑视的目光。

  旋即,关羽下了命令,仆人们遂将一鼎人肉,摆在了关羽的面前。

  “不就是区区人肉,刀头舔血的人,连这都吃不下去,还算什么男人,本将就吃给你们看。”

  讽刺过后,关羽拿起筷子,大口大口的便吞起了人肉。

  但见关羽坦然无比,一块接着一块,没有丝毫不适的反应,反是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阶下处,陈群、关索,还有早就知情的关兴,都看得傻了眼。

  所有人都无法想象,关羽竟然能把人肉吃得这么坦然自若,仿佛口中那根本就不是百姓之肉,而是寻常的畜生之肉而已。

  关羽的铁血与冷酷,令堂中的众人,深深的震撼了。

  转眼间,一鼎的人肉,被关羽吃了个干干净净,关羽甚至还吃得打了几个饱嗝。

  一片嗔目结舌的目光注视下,关羽放下了筷子,藐视着众人,得意道:“看到没有,人肉和寻常肉没什么区别,本将能吃,你就凭什么就不能,统统给本将拿起筷子来。”

  众人无奈,只得重新拿起了筷子,但面面相觑,却个个为难不已,终究无法下咽。

  啪!

  关羽怒了,猛一拍案,喝道:“今天尔等吃也得吃,不吃也得吃,但有不遵军令者,本将必将你们军法处置!”

  关羽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,今天不逼得众将好好吃下人肉,他就不肯罢休。

  将领们平带头吃人肉,普通的士卒们又岂会轻易肯吃,不吃人肉就要挨饿,挨饿下去,士卒必然生乱,士卒一乱,黎阳城又如何能守。

  这人肉,必须要咽下去!

  面对关羽的威胁,诸将都心头一寒,他们知道,关羽绝对不是在开玩笑,以其冷血的脾气,倘若他们不吃这些人肉,那么下一刻,他们自己的血肉,就有可能被摆在这食鼎之中。

  “唉,罢了,罢了,陈某为了大汉社稷,也只能违背圣贤的教诲了。”

  右首处,陈群长长一声叹息,一咬牙,一闭眼,便将筷中所夹的一块人肉,狠狠的塞进了嘴里。

  陈群连嚼都不敢多嚼,仓卒的咬了几口,趁着那肉的味道还没有感觉到时,便生生的给吞咽了下去。

  一块人肉下肚,陈群本能的就觉胃口翻滚,呕吐的感觉无法克制的产生。

  关羽眼见陈群要吐,当即喝道:“陈长文,你若敢吐出来,本将现在就一刀砍了你,以儆效尤!”

  暴喝一声中,关羽将自己的大刀,啪的往案几上一摔。

  关羽这么一亮刀不要紧,陈群那冲到喉头的呕感,瞬间被吓了回去,他连着深吸了几口气,竟是生生的将呕吐的欲望给压了下去。

  那块人肉咽下去后,陈群开始发现,如果抛开人肉不说,这味道还挺好吃的。

  至少这种感觉,比饿肚子要强上十倍。

  吃也吃了,陈群索性也没了什么顾忌,一筷子接一筷子,一块接一块,风卷残云的大吃起来。

  左右众诸都看呆了,万没有想到,出身名门世家,饱读诗书的陈群,竟然能这般坦然的吃起了人肉。

  而众人看着陈群那津津有味的吃相,渐渐的,恶心的感觉消除,舌尖悄然的流起了口水。

  这时,关羽高声道:“尔等都看见了没有,陈侍中不过一书生,却有如此勇气,尔等杀人如麻的武夫,若连这点勇气都没有,岂非叫天下人笑话。”

  关羽的威胁与激励,陈群的榜样效应,还有那饥饿的折磨,很快便将众将的顾念给驱散。

  “吃吧,不就是人肉吗,不想饿死的就吃。”断臂的关索突然大叫一声,重新拾起筷子,大吃了起来。

  其余诸将也不再犹豫,纷纷的压下恶心的欲望,拼命吃了起来。

  大堂之中,很快又恢复了狼吞虎咽的气氛。

  关兴看着狂吃的众人,眼眸之中闪烁着某种无奈,却始终没有动筷子。

  “兴儿,你为何不吃?”关羽质问道。

  关羽一震,忙道:“禀父帅,儿先前已经吃了许多,现在实在有些吃不下了。”

  关羽也没怀疑,只微微点头,说道:“既是如此,你案上的肉也不能浪费,拿去分给同僚吧。”

  关兴巴不得如此,赶紧将自己的食鼎,让给了旁边的弟弟关索。

  关羽端坐在那里,看着狼吞虎咽的众部属,肃厉的表情渐渐缓和,面露满意之色。

  终于,这场人肉的盛宴宣告结束,大堂中,陈群等众臣都吃得酒足饭饱,打起了嗝来。

  这时,关羽道:“本将已准备好了足够的肉,尔等散了之后,去后营各领了本部所需,回去之后分给将士们吃吧。”

  诸将得令,起身告退。

  关兴也欲告退,关羽却又道:“兴儿,几千百姓是不够了,这几天你就多辛苦一些,再抓几千人回来。”

  关兴眉头暗皱,心中一阵的刺痛,却只得拱手应命。

  关兴退出了堂外,寒冷袭来,却才发现,他已是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  适才堂中众人齐吃人肉的景像,再度的浮现于脑海,关兴的胃口翻滚,呕吐的欲望再度升起。

  其实关兴虽奉命抓捕平民,将之宰割做成人肉汤,但关兴本人却始终没有吃过一口,适才在堂中时,只是欺骗关羽而已。

  关兴只怕在这大堂外一吐,若给关羽看见了,非要逼自己吃人肉不可,只得强忍着呕欲,奔往了后院,寻了一处无人的墙根,大吐了起来。

  呕了半晌,关兴方才缓过劲来,有气无力的坐倒在墙根底下,大口大口的吸起了冷气

  “刚才那些将军们大吃人肉,真是把我恶心坏了,你是没看到啊。”

  “还是咱们运气好,给关将军当亲兵,好歹有口饭吃,不用跟着他们吃人肉。”

  院墙那边,两名关羽的亲兵在议论。

  关兴马上屏住了呼吸,暗自的偷听。

  “对了,你说咱关将军刚才不会真的也吃了人肉吧?”

  “关将军那是什么人,他怎么会吃人肉呢,我告诉你吧,关将军吃的都是府里储藏的马肉,他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。”

  “不是说军中粮草早就吃光了吗,怎么府里还有马肉?”

  “其他营里粮草当然吃光了,不过咱关将军是三军之首,待遇怎么能和其他小卒一样呢,其实咱府里所藏的马肉和粮米,还多得是呢。”

  ……

  耳听着两名小卒的私下议论,关兴的脸色已是阴沉如铁,一股愤慨之意正在心底熊熊狂燃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