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二十三章 罪无可赦!

第八百二十三章 罪无可赦!

  吃人的父亲!

  关兴心头剧震,往往种种不堪的画面,如闪电般一一从眼前划过。

  黎阳城头,任凭他如何相求,关羽都执意要射杀他的妹妹。

  军府中,关羽又是如何威逼他,逼他去抓捕黎阳百姓,将那些手无寸铁的人们,活生生的宰杀了当作军粮。

  府堂的酒宴上,关羽又是如何威逼他和汉军诸将,去吃人肉,喝人汤。

  还有,关羽又是如何作假,明明吃着是独藏的马肉,却假装是人肉,假作榜样的虚假所为。

  诸般种种闪现心头,关兴不得不承认,他的妹妹说得一点没错,关羽,的确是一个吃人的父亲。

  “父亲纵有种种不是,可我又如何能背叛于他。”关兴无奈的叹息着。

  这一声叹,意味着他的意志,已经是有所动摇。

  “二哥,不是我们背叛父亲,是父亲抛弃了我们,你再执迷不悟下去,恐怕总有一天也会和大哥一样,被父亲亲手所杀。”关凤变得激动起来。

  关兴心头一震,背上立时涌起一股彻骨的寒意。

  刘备无情无义,关兴已然对汉国失去了信心,而对于关羽这个吃人的父亲,诚如关凤所说,若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,愚忠到极点的关羽,随时牺牲掉自己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如果在见到刘备之前,关兴被俘的话,或许他还会考虑慷慨赴死,为国尽忠。

  但是,见识到刘备的冷血,经历了关羽的无情后,关兴的心早就冷了。

  今又被妹妹这么一劝说,不知不觉中,关兴那本就不坚定的信念,很快就被瓦解,他的意志已是动摇无疑。

  “二哥,归降天子吧,不降就是死啊。”关凤最后一次劝说。

  那一个“死”字,深深的刺痛了关兴。

  死不怕,关键是为谁而死,为了刘备,为了那个吃人的父亲去死,真的值得吗?

  不,不值!

  关兴长吐了一口气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  这一点头,意味着他认同了妹妹的劝说,答应了归降大楚。

  关凤大喜过望,赶忙回往御帐去见颜良,激动的向颜良告知,他的二哥愿意归降之事。

  颜良颇有些意外,心想这个关兴倒不是个有眼无珠之徒,竟然选择了归降自己,遂叫将关兴传来相见。

  片刻后,关兴被带入了御帐。

  再见颜良,关兴已没了一脸的铁青,上前几步跪伏于前,拱手道:“降臣关兴,拜见陛下。”

  “关兴,你能认清刘备和关羽的真面目,识时的务的归降于朕,朕很感到意外呀,先起来吧。”颜良抬手道。

  关兴站了起来,默默道:“臣父为了刘备死守黎阳,而臣今次前往邺城求援,刘备嘴上答应发兵南援,但暗中却按兵不动,臣已是看穿了刘备冷血阴狠的真面目,这样的君王,根本不值得臣去效忠。”

  原来如此,怪不得关兴选择归顺呢。

  颜良冷笑一声:“汉国上下,能像你这样清醒的人,还真是没几个,很好,朕就准了你的归降。”

  见得颜良允了关兴的求降,关凤大喜,忙向兄长暗示,叫他赶紧向颜良谢恩。

  关兴却未谢恩,反是正色道:“陛下,臣归降陛下,还有一个条件。”

  条件?

  颜良笑脸一收,眼眸之中迸射了几分冷色。

  关凤更是吓了一跳,赶紧向关兴暗使眼色,关兴却只假作不见。

  “胆敢跟朕谈条件的人,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。”颜良冷哼一声,“朕倒想听听看,你想跟朕开什么条件。”

  关兴拱手道:“臣请陛下开恩,允许臣往黎阳一趟,劝说臣的父亲放弃抵抗,开城归降陛下。”

  听得关兴这个请求,颜良脸上的冷绝之色,渐渐沉了下去。

  颜良很快就明白了关兴的用意,他今虽归降了自己,但却仍不愿跟自己父亲为敌,更不愿看到城破之后,关羽身死名灭。

  颜良沉默了片刻,摆手道:“既是如此,那朕就给关羽一个机会,你就去劝他归降吧。”

  此言一出,不仅是关兴,就连关凤也是大为惊讶。

  “多谢陛下。”关兴激动不已,忙是伏首拜谢。

  颜良却冷冷道:“你要记住,这是你自己的选择,一切的后果,都要由你自己来承担。”

  关兴以为颜良是在警告他,休得以劝关羽投降为名,趁机逃脱楚营,逃往黎阳。

  “陛下放心,臣必不会负陛下所望。”关兴忙是表明心迹。

  颜良点了点头,遂令关兴去往黎阳。

  关凤感激于颜良,对颜良也是一番感谢,方自退下。

  关家二兄妹一退,周仓忙道:“陛下,那关兴说是去说降关羽,臣就怕他以此为借口,趁机逃脱呢。”

  “哼,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,纵使他逃回了黎阳,难道就能逃得出朕的手掌心吗。”颜良冷笑一声,一脸的不屑。

  周仓一震,旋即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不再多言。

  眼下黎阳城破已是早晚之事,关兴就算借故逃回黎阳,迟早也必会随着黎阳城而覆没,只不过是早死晚死而已。

  关家父子,如被颜良玩弄于股掌之中,颜良根本就不惧关兴心怀异心。

  而且,颜良还巴不得关兴心怀异心,如此一来,他就能顺理成章的斩草除根。

  关兴却不知颜良心思,离开楚营后,策马飞奔,直奔黎阳城去。

  天亮时分,关兴来到了北门城外。

  “是关二将军,是关二将军啊。”城头守军认出了关兴,不禁大喜,赶忙打开城门放关兴入城。

  关兴策马入城,直奔城中央的军府而去。

  未及入府,已有人向关羽禀报了关兴的到来,苦候已久的关羽,总盼到了救星一般,兴奋难抑。

  关羽当即下令,召集陈群等文武部属,于军府之内集合。

  当关兴步入军府大堂是,关羽已早坐于上,陈群、关索等部将也已齐聚在了那里。

  府堂之中,包括关羽在内的所有人,都以一种满怀期待的眼神,欣喜不已的注视着关兴入内。

  关兴脸色沉沉,缓缓的步入了大堂中。

  暗吸过一口气,关兴拱手道:“儿拜见父帅。”

  “兴儿,你总算回来了,天子是怎么说的,他什么时候率军来解黎阳之围?”关羽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关兴沉声道:“儿杀出黎阳时,天子已从荡阴撤回邺城已久,儿赶往邺城向天子求救,天子嘴上答应一定会出兵,但儿在邺城逗留了多曰,天子却始续没有丁点出兵迹象,而且还一次拒绝儿的求见,儿无奈之下,只得赶回黎阳向父帅复命。”

  关兴字字如刀,将关羽脸上的希望之色,一点点的刮去。

  大堂中,诸将那渴盼的表情,也渐渐为失望与不解所取代替。

  正如关兴所说,天子所作所为,分明已是打算放弃黎阳城,不然又岂会那样敷衍关兴。

  关羽脸色阴沉如铁,那冷峻的眼眸中,也浮现出了失望。

  “天子可有给本将什么旨意?”关羽问道。

 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,等着关兴说出,天子让他们弃城突围的圣旨。

  关兴环视众人,沉仿许久之后,默默道:“天子有旨,命父帅死守黎阳。”

  此言一出,大堂之中,瞬间死一般的静寂,每个人的表情,都定格在了惊诧的一瞬。

  关羽的赤红的脸,更是惊得有些扭曲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死守黎阳?天子不发兵来援,我们如何死守黎阳,就是在等死啊!”陈群惊愕的大叫。

  关兴苦叹了一声,冷冷道:“天子的意思,恐怕就是想让我们和黎阳城一同覆没吧。”

  府堂中,霎间炸开了锅,所有人都被关兴所说吓坏了,更为刘备的决策所震惊。

  关羽的脸色却是越来越沉,脸上青筋突涌,紧握的手指在咯咯作响,眉宇间渐渐的浮现出了某种悲愤之意。

  “天子,你这是想要我关羽死在吗!”关羽咬牙切齿,缓缓的说道。

  陈群等人身形一震,顿时安静了下来,鸦雀无声的大堂中,每一个人的脸上,都闪烁着震惊的情绪。

  天子不发兵救黎阳,又不让他们弃城突围,如此所为,不是想要关羽死,还能有什么解释?

  可是,关羽可是天子的结义兄弟啊,天子怎会狠心到要让关羽死呢?

  堂中诸将们,一时间陷入了惊疑与恐慌之中,恐怖的气氛在堂中疯狂的流转。

  这时,关兴高声道:“父亲,天子无情,要借楚军之手除掉父亲,父亲何必再为他卖命,何如归降大楚。”

  此言一出,所有人身形俱是一震,一双双的眼睛统统望向了关羽,眼神中皆含着期盼着的神色。

  关兴的话虽然让他们震惊,但在这种绝境之下,除了投降大楚之外,就只有违背天子圣旨,强行突围。

  可是,城外二十万楚军,就算北面围墙已撤,想要成功突围的机率,也微乎其微。

  唯有投降,或许是唯一生的希望。

  关羽的脸色,却从失望变成了愤慨,他怒视着关兴,厉声斥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出此大逆不道之言,简直是罪无可赦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