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三十二章 要关羽,还是要土地

第八百三十二章 要关羽,还是要土地

  颜良听闻庞统解决粮道之计,不禁大喜,遂问庞统何计。

  庞统便指着河北地图,不紧不慢道:“臣以为,我军可征用民力,在这淇水入黄河的河口作堰,迫使原来流入黄河的淇水,改道注入白沟河,如此,则可形成一条从黄河北上,通往邺城的水道,水道一成,汉军便将再无力搔扰我军的粮道了。”

  颜良起身来到地图前,按照庞统的构想,细细的审视着地图上的布局。

  沉吟片刻,颜良欣然道:“丞相此计甚妙,好,朕就用此计,修一条水道北上邺城,看那大耳贼如何扰我粮道。”

  计议已定,颜良当天便下达旨意,命东西二路大军,暂时停止对汉国的进攻。

  同时,颜良又削减了近半数的黎阳兵马,令他们南渡黄河屯住,在河南就食,以缓解粮草运粮的压力。

  颜良自己则率十万兵马,屯驻于黎阳一线,并征调数万民夫,以大木于淇水口作堰,实施庞统的修建水道计划。

  至于关羽,颜良虽打算留他一命,待到攻到邺城是于加以利用,但息兵休整的这段时间里,颜良也没有让他闲着。

  颜良亲笔写一书,派使者前往邺城,去送给了刘备。

  邺城,皇宫。

  刘备端坐于龙座,倾听着臣下关于楚军最新动向的报告。

  “楚军各路皆已息兵,颜良征调了河南数万民夫,正于淇水口作堰,不知有何图谋。”

  听到颜良息兵的消息,刘备的精神为之一振,但当他听到颜良又于淇水口作堰时,却又面露茫然之色。

  “丞相,颜贼这是想做什么?”刘备狐疑道。

  诸葛亮轻摇着羽扇,不以为然道:“如果臣猜测不错的话,颜贼这是想迫使淇水改道,注入白沟河,以修一条通往邺城的水道。”

  一听此言,刘备神色惊变。

  原先刘备退守邺城,就是仗着楚军没有水道运粮,他的轻骑可以肆意的搔扰楚军陆上粮道,而今颜良若修成水道,自己的诸般图谋,岂非就此成空。

  “丞相,颜贼若是修成了水道,那你的计谋岂非全盘落空?”刘备惊问道。

  诸葛亮却不屑一笑:“陛下莫要担心,如今正逢入夏,淇水水势不弱,颜贼在淇水上作堰,无异于想要以人力胜天,又谈何容易,以臣之见,颜贼此举必以失败告终。”

  刘备听了诸葛亮的话,紧绷的神绷这才松了下来,琢磨了片刻,嘴角也扬起一抹不屑。

  “自古以来,未曾有人能将黄河支流截断,颜贼此举,当真是异想天开,朕就等着看他的笑话了,哈哈~~”刘备不屑的大笑起来。

  笑声未罢,殿外侍从来报,言是楚国的使者,有亲笔书信送于天子。

  颜良的使者?

  刘备眉头微微一皱,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预感,却又不能回避,只能故作自若,令将楚国使者传入。

  未几,却见楚使伊籍,大摇大摆的步入了殿中。

  伊籍微微一拱手,将一幅书信取出,声称是颜良的国书。

  刘备一摆手,宦官便将国书转呈上来,刘备展将开来一看,眉头又是深深一皱。

  众汉官们眼看刘备神色不悦,心中皆是在猜测,颜良的国书中,莫非又有什么辱没之词,惹得天子不悦。

  这时,阶下的伊籍,却高声道:“我家天子说了,只要国主答应将阳平、平原、乐陵以及魏郡以南的黄河北岸诸地,割于我大楚,我家陛下定将关羽完整无缺的送还给国主。”

  此言一出,大殿之上一片哗然。

  以诸葛亮为首的汉臣们,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颜良竟是要拿关羽来换他们汉国的土地。

  而伊籍所提到的平原等几郡,皆位于黄河北岸,乃是汉国南部的边郡,这几郡若是割了,就等于把整条黄河防线,统统的都拱手送于了楚国。

  黎阳失陷,黄河防线被打开了一道缺口,这已对汉国十分不利,倘若连整个黄河防线都失了,汉国又拿什么来拱卫他的千里平原国土?

  念及于此,诸葛亮急是向刘备暗暗摇头,暗示刘备不可以答应楚国割地换人的提议。

  刘备回应诸葛亮的,却是一抹为难的眼神。

  他身为汉国皇帝,当然最清楚失去了黄河防线的严重姓,就算是颜良用十个关羽跟他换,他也不会傻到答应。

  更何况,如果他想要救关羽的话,当初又何必对黎阳见死不救。

  总而言之,用黄河防线去换回一个尾大不掉的关羽,绝对是一笔亏本的买卖,刘备岂能答应。

  但让刘备为难的却是,世人皆知他刘备和关羽,乃是结义的生死兄弟,今若刘备拒绝颜良的提议,不愿换回自己的兄弟,世人又将如何看待他刘备?

  刘备很快就意识到,这必是颜良故意设的局,就是为了利用关羽,来让他堪。

  “云长啊云长,你若是能舍身殉国该多好,你活着,给朕带来了多少麻烦,唉~~”

  刘备心中为难,阶下的伊籍看在眼里,知道刘备心里在想什么,嘴角不禁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。

  “国主与关羽乃结义兄弟,我家天子正是念着国主的这份兄弟情谊,所以才大发慈悲,给了关羽一个活命的机会,不知国主答应还是不答应?”

  伊籍故意将“结义兄弟”四个字,加重语的道出,为的就是让刘备更加为难。

  刘备眉头越凝越深,暗暗咬牙切齿,表面上却一派平静,只淡淡道:“此事朕自会考虑,来人啊,先送楚使往馆舍休息吧。”

  伊籍也不催促,转身扬长而去。

  刘备觉得头疼,遂也下令退朝。

  诸臣告退,诸葛亮却留了下来,尾随刘备去往了后殿。

  一见没有外人,诸葛亮便道:“陛下,黄河防线乃我汉国命脉,失了一处黎阳已够头疼,岂能再将其余诸郡让给颜贼,颜贼的这个条件,想也不用想,陛下该当场回绝才是啊。”

  “当场回绝?”刘备苦着一张脸,叹道:“世人皆知朕跟云长亲如手足,朕若是当场回绝了,你叫朕的声名放哪里搁?”

  一句反问,将诸葛亮给呛了回去,他一时默然不语。

  “颜贼这一招,当真是够阴险的,陛下的确是很为难呀。”诸葛亮叹道。

  刘备苦着脸道:“丞相,你足智多谋,一定得给朕想一个两全之策呀。”

  “陛下莫急,容臣先想两天,臣定为陛下想一个万全之策。”诸葛亮信誓旦旦的保证。

  刘备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当天之后,刘备便用敷衍手段,将伊籍好吃好喝的供在馆舍中,对于颜良所提出的拿关羽换土地的提议,却总是避而不答。

  刘备的想法是,在孔明想出对策之前,如果对拖到伊籍自己滚蛋,这件事不了了之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

  然而,拖了数天后,刘备没有等来伊籍告辞之请,却等来了另外一个人。

  是曰,正在御书房中批阅奏章的刘备,惊讶的得知,大汉国的车骑将军张飞,已在殿外求见。

  “翼德?翼德不在平原主持东线军务,却怎跑回邺城了?”

  刘备吃了一惊,急命前张飞宣入。

  片刻后,脸色沉重的张飞步入了殿中,“扑嗵”便跪倒于地,山呼万岁之时,眼眶中已含满了热泪。

  “翼德,你不坐镇平原,怎不得旨意就擅离前线了呢?”刘备却不满道。

  张飞哽咽道:“臣本不该擅离前线,但臣听闻黎阳失陷,二哥被擒的噩报,心焦如焚,只能不顾一切的赶回邺城见陛下。”

  刘备的心头一震,骤然间被张飞的泣诉所惊醒,才想起他与眼前这张飞,还有那被擒的关羽,还有着一层结义兄弟的关系。

  念及于此,刘备那原本不满的表情,旋即变得伤感起来,深陷的眼眶中,转眼就挤出了几泣老泪。

  “黎阳被围,朕无时无刻不想着去救云长,怎奈颜贼势大,朕几番尝努力都无济于事。朕原想着积蓄力量,再全力发动一次南攻,谁想云长就熬之不住,选择了弃城突围,竟为颜贼所……所……”

  刘备伤心到极点,竟是哽咽声塞,难以再说下去。

  “陛下~~”

  “翼德~~””

  兄弟二人是抱头痛哭,哭得是泪流满面,伤心欲绝。

  哭了半晌后,张飞率先从伤感中喘过气来,刘备却依然是一抽一抽的,难以控制悲伤的情绪。

  张飞拭去了眼角泪水,扶住刘备,说道:“陛下莫要太过伤感,哭坏了龙体。”

  “云长与朕情同骨肉,他为颜贼所擒,生死难测,朕怎能不伤感呢。”刘备哽咽的叹道。

  张飞却道:“不瞒陛下,臣此番赶来邺城,正是为了营救二哥之事。”

  刘备的眼眸,瞬间掠过一丝阴色,心中猛然间已想到了什么。

  “翼德有什么办法可救云长?”刘备却装作糊涂,兴奋的问道。

  张飞遂道:“臣在平原之时,听闻颜贼派了使者来邺城,声称愿用二哥换我南面三郡,此正救二哥的大好机会,陛下何不就此答应了呢。”

  果然如此。

  听得张飞之言,刘备的眉头,顿时暗暗一凝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