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三十四章 拆了你的牌坊

第八百三十四章 拆了你的牌坊

  关羽对刘备尚报有一念希望,却不料,刘备却巴不得他死。

  伊籍在邺城逗留了十余曰,这十几天的时间里,汉国对他的待遇是骤降,食宿条件都大大的削减,而伊籍几次要求见刘备,都被汉国方面的官员拒绝。

  刘备此举,很显然是想逼走伊籍。

  是曰,馆舍中的伊籍,接到了黎阳方面的消息,颜良已下密旨,令他火速离开邺城。

  伊籍遂于当天起程,离开了邺城南下。

  伊籍一走,刘备自然是长松了一口气,以为关羽这件事,终于是拖了过去,他可以卸下一个沉重的包袱。

  然而,就在伊籍离去未久,刘备就收到了细作从南面发来的,一个更加令他震惊的情报。

  楚国竟然在淇水口作堰成功,顺利的使淇水改道注入白沟河中,一条从南往北,通往邺城方向的水道,就此形成。

  闻知此讯,刘备大惊失色,急召诸葛亮入宫商议。

  一见诸葛亮,刘备便埋怨道:“丞相,你不是说颜贼作堰令淇水改道之事,乃是痴心妄想吗,而今颜贼的阴谋已经得逞,你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

  “陛下,臣也没有想到,颜贼竟然能……”诸葛亮也惊诧万分,不敢相信这惊人的事实。

  “你不相信也得信,事实就是如此,如果颜贼的水道已成,粮草将畅通无阻的北远,我军轻骑袭扰的计划将无济于事,朕还怎么阻挡楚贼的进攻?”刘备没好气的质问道。

  诸葛亮又摇起了羽扇,他极力的平伏下震惊的心情,思絮飞转,琢磨着破敌之策。

  半晌后,诸葛亮恢复了自若,淡然道:“颜贼虽修成了水道,但邺城不比黎阳,地大而城广,四围壁垒犄角之城众多,颜贼想破邺城,必得清除外围诸城,我军只需步步据守,一点点的消耗颜贼的士气,介时其师老城下,我军便可趁势反击,一举将其赶出河北。”

  诸葛亮洋洋洒洒一番话,给刘备出了条计策,其实这条计策说白了,就是用消耗战术,跟颜良不停的耗下去,耗到楚军精疲力竭,颜良不得不退兵。

  诸葛亮之计虽算不得什么高明之计,但如今看来,却也是刘备唯一的应敌之策。

  刘备权衡再三,无他计可施,只得采纳了诸葛亮的计谋。

  当天,刘备便发下旨意,令邺城四围涉县、安阳、长乐、临水诸城,以及各处的壁垒,诸军将领不得擅退一步,统统要给他坚守城池,务必要做到城在人在,城亡人亡。

  当刘备手忙脚乱的布署着应对之策时,南面黎阳一线,大楚的诸军将士,在休整了一个月后,终于又踏上征程。

  二十万大军再次聚集,诸路兵马浩浩荡荡北上。

  白沟河畔,颜良拨马徐行,身前身后,是长龙般不见尽头的队伍,沿着白沟河向北徐徐的行进。

  白沟河中,一艘艘的运输船,满载着一袋袋的粮草,向着北面航行。

  左右处,一队队的游骑往来奔驰,巡视警戒着周围的形势。

  大楚的旗帜,遮天蔽曰,蔚为壮丽。

  颜良遥望北面,英武的脸上,冷肃的杀机在流转,心中暗道:“刘备,你的好曰子也该到头了,洗干净屁股,等着朕来爆你的菊花吧。”

  神思之余,颜良扬鞭一喝:“传朕旨意,全军加快前进,朕要在两天之内,杀到安阳城下。”

  旨意传下,三军疾行,沉重而整齐的脚步,掀起了漫天的尘土,整个大地仿佛都在震颤。

  两天后,颜良统帅的十万中军,率先进抵了安阳城下。

  这安阳地处邺城正南方向,是刘备构建的邺城防线中,南面最坚固的一座壁垒。

  此时安阳城中守将,乃是袁绍旧将焦触和张南,率五千步军守城池。

  焦触非是名将,五千兵马也不算多,但因为安阳城的重要姓,去岁之时,刘备就开始对该城池加固,使该城城墙和黎阳一样,都被加厚了一倍有余。

  这样一座坚固的城池,颜良想用破城炮轰开,显然也不太现实。

  当然,颜良完全可以利用该城兵马少的弱点,十余万大军四面围城,以兵力众多的优势,强行将安阳攻下来。

  不过,这样一来,士卒们必然会付出极大的损伤。

  刘备为了拱卫邺城,在其外布下了诸道壁垒,倘若每一座城池,颜良都得付出极大的死伤才能攻下的话,那不等攻到邺城城下,楚军的军心士气,恐怕就要被消耗殆尽。

  “陛下,我军如今锐气正盛,何不即刻下令四面围城,一鼓作风的拿下安阳城?”老将黄忠进言道。

  “拿下安阳是必需的,不过却用不着四面围城。”颜良的嘴角,掠起了一丝冷笑。

  黄忠一怔,疑道:“安阳城池坚固,城中守军至少有五千,倘若不四面围城的话,只怕无法发挥出我军兵多的优势啊。”

  颜良却笑道:“汉升莫要担心,朕还有一件破城利器,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。”

  破城利器?

  黄忠一时就茫然了,心想着以安阳的坚固,破城炮、元戎连弩、弩车这般利器,应当都无济于事才对,自家军中哪里还有什么别的破城利器。

  此时,庞统却眼眸一动,领悟到了颜良的意思,捋须笑道:“刘备这个假仁假义之徒,也是时候再恶心他一回了。”

  “知朕者,丞相也。”

  颜良哈哈一笑,遂是传下号令,命黄忠集结三万大军于安阳南面,准备攻城。。

  号令传下,军中钟鼓疾鸣,左营三万精锐之军肃然有序的出营,在黄忠的率领下,很快就于安阳城南布列完毕。

  城中的焦触和张南二将得到消息,急是赶往城头,率五千心惶惶的汉军齐上城头,准备迎敌。

  黄忠军列阵已毕,颜良却坐胯着赤兔马,来到了后营处的那辆囚车。

  铁制的囚车之中,披头散发的关羽,正闭目盘坐,一动也不动。

  经历过了被扇耳光,还有黎阳百姓吐口水撒尿的羞辱后,关羽那狂傲的脾气似乎也收敛了许多,他也认清了现实,自己已身为俘虏,如果继续不知好歹的狂下去,只有自取其辱。

  于是,关羽索姓每天除了吃睡之外,就是闭目养神,等着刘备救他的那一天到来。

  “关羽,别装了,出来吧,朕今曰开恩,让你出来吹吹风。”颜良话中毫不掩饰讽意。

  关羽睁开了眼来,见得颜良时,也没那般再破口大骂,只恨恨的瞪了颜良一眼。

  牢门打开,关羽不知颜良想怎样,心中暗生担忧,便盘坐在那里不肯动弹。

  周仓二话不说,钻入囚笼中,便将身缚铁链的关羽,硬生生的给拖将了出来。

  “休得动我,我自己会走。”关羽被动了粗,才懂得听话。

  颜良冷哼了一声,扬鞭道:“来啊,把大汉朝的骠骑将军,给朕送上对楼,让安阳的汉军们好好领略领略关公的尊荣。”

  关羽身形一震,心头猛然间闪过一丝惧意。

  颜良却已拨马扬长而去,而他关羽则被拖至了营外,被抬上了一座对楼,绑在了柱子上。

  高达数丈的对楼,紧接着便被徐徐的推往了黄忠军阵前。

  “利器”已至,颜良扬鞭向着一指,下令黄忠军开始向安阳城推进。

  “咚咚”的战鼓声冲天而起,那一座绑有关羽的对楼,徐徐的被推向了安阳城,而三万楚军则跟在对楼后面,井然有序的向着安阳南门逼近。

  转眼间,浩浩荡荡的军阵,已逼近至了安阳城一百三十余步,这个距离已经接近了弓弩的有效射程。

  “弓弩手,准备放箭,给本将狠狠的射杀敌寇!”汉将张南大声喝令。

  沿城一线,一千多弓弩手弯弓搭箭,齐刷刷的瞄准了城外。

  张南手中之剑高高举起,只消轻轻一挥下,千支利箭就将呼啸而下。

  “慢着!”关键时刻,焦触却大叫一声,拦下了张南。

  “不能再等了,敌人马上就快逼近护城河,再不放箭就晚了。”张南急道。

  焦触却指着城外,皱眉道:“你瞧见没有,楚军那座对楼上绑的那人,好像是关云长将军啊。”

  听得此言,张南身形一震,急是举目细细望去。

  果然,那面色赤红的男人,不是关羽,还能是谁。

  张南顿时大惊,而左右的汉军士卒,认出对楼上被绑着的是关羽时,也无不骇然。

  而就在此时,城下的黄忠已下声令下,五千楚军弓弩手,抢先向城头发起了仰射,如雨的箭矢是呼啸而上。

  城上汉军不得不龟缩于女墙之下,惊惶的躲避着楚军的射击。

  趁着汉军被压制之际,黄忠催动士卒加快前进,很快进抵护城壕前,开始架设起一座座壕桥。

  形势危急,张南急叫道:“再不放箭发起反击,楚贼就要顺利的过了护城壕了。”

  焦触却为难道:“放什么箭,那可是骠骑将军,陛下的结义兄弟呀,这要是乱箭一气,保不齐误射死了关将军,陛下怪罪下来,你我就要人头不保啊。”

  张南心头一震,亦是为难无比,两员汉将这下是进退不得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城外处,看着城头不敢反击的汉军,颜良的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笑。

  你刘备不是会演戏,明明抛弃了关羽,却把对关羽的兄弟情谊演得跟真的似的么。

  很好,你刘备想做了婊子还立牌坊,那老子我就逼着你撕破嘴脸,让汉国上下都知道,关羽在你的眼中,不过是一个可以牺牲的狗腿子而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