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三十六章 向我开炮!

第八百三十六章 向我开炮!

  刘备虽未点明,但那一句“该怎么办就怎么办”,却在明确无误的告诉他的臣子,为了守住城池,不必顾忌关羽生死,该杀就杀。

  此令一出,众臣尽皆震惊,无不为刘备的铁血暗生寒意。

  刘备这也是被逼急了,以前他还可以装着对关羽情深,但是现在,颜良把他逼到这个份上来,他若还要继续装下去,就只能眼看着一座座城池和壁垒被颜良攻破。

  刘备已没有选择,为了保住他的江山,他只有撕下自己的面具,露出本来真实的面目。

  “颜贼啊,竟是这般残暴卑鄙之徒,竟把朕逼到这个份上,可恨啊……”

  露出本来面目的刘备,却在暗暗咬牙切齿,毫无用处的诅骂颜良,把这一切都归咎于颜良的逼迫。

  刘备的旨意,很快便传出邺城,传给了守备诸壁垒的诸将那里。

  众汉将听闻刘备这道旨意,亦无不是大为震惊,均为刘备的铁石心肠而震动。

  而此时,拿下了安阳的颜良,却已率领着他的大军,由安阳而发,浩浩荡荡的继续向北挺进。

  一天后,楚军进抵邺城以南二十里的铁岗壁。

  从邺城四周二十里外起,刘备便用几年的时间,筑起了多达三十余座大大小小的坞壁,坞壁与坞壁之间,又掘以深沟,形成了一道交错贯通的防线体系。

  这些坞壁或依山峰,或依河水,皆据以险要,并统统改用石头而不是土来筑壁,并在壁中屯聚粮草。

  这几十处坞壁中,大者屯兵三五千,小者屯兵七八百,星罗棋布的盘踞在邺城四周。

  而楚军眼前这座铁岗壁,则是邺城正南最大的一座坞壁,内中屯兵四千,守将乃当年孙权麾下大将太史慈。

  这铁岗壁依铁岗山而建,此山虽只是平原间的一座小山,但汉军的壁坞背山而立,易守而难攻,其坚固程度,其实不逊于安阳和黎阳这等坚城。

  楚军逼营下寨,安营已毕后,颜良还是用老办法,命黄忠以三万精锐进攻,将关羽绑在对楼上,继续充当挡箭牌。

  隆隆的战鼓中,三万楚军肃杀向前,向着那背山而立的石壁,汹汹的逼近。

  军阵最前方,高大的对楼上,关羽依旧被绑在那里。

  这时的关羽,满腔的羞愤,不断的挣扎,口中一个劲的骂着颜良。

  颜良却驻马闲立,冷笑的看着关羽这面盾牌,被缓缓的推向汉军的枪口。

  城头上,太史慈脸色沉沉,扶剑而立,眉头紧紧的皱起。

  太史慈的身边,还立着一个书生模样之人,那人,正是诸葛亮的弟弟诸葛均。

  诸葛均才资平庸,跟着诸葛亮投奔刘备麾下,多年来也没建立什么功勋,如今也是凭着诸葛亮的裙带关系,方才得了个不小的官位。

  此番诸葛均正是奉了刘备之命,来到前线向太史慈宣示旨意,以防临战之际,太史慈因为忌惮关羽而误了军情。

  壁外处,楚军汹汹逼近,很快已进入了弓弩的射程范围。

  这时,对楼上的关羽,突然放声大吼道:“对面的汉军听着,不要管我,为了大汉的江山社稷,为了天子,赶快放箭啊~~”

  这一次,关羽出人意料喊起了“向我开炮”。

  不过,这一次关羽却不是因为抱了赴死的决心,而是有了安阳的经历,关羽已知道,汉军将士顾忌他的安危,断然不会冒险向他这边射击。

  所以关羽才敢不畏生死,口出“狂言”,反正汉军也不会向他放箭,这样的话,世人将知道他关羽不畏死的英名,使他不致于遭人议论。

  城头上,汉军们面面相觑,皆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太史慈眉头愈深,暗暗的咬牙,满脸的为难。

  这时,诸葛均沉声道:“太史将军,楚贼已进入了我军弓弩射程,太史将军还不下令放箭,更待何时?”

  “那可是关将军啊,箭矢无眼,本将若是一下令,关将军就有可能被我军误伤呀。”太史慈为难的说道。

  诸葛均却冷冷道:“我当知道那是关将军,可陛下的旨意说得明白,叫我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难道太史将军打算抗旨不遵不成?”

  面对诸葛均的质问,太史慈不知如以应,他只能缓缓的拔出剑来,做出准备下令的架势。

  只是,眼看着关羽越来越近,太史慈却始终下不了这道命令。

  城外处,楚军已逼近了七十余步。

  诸葛均这时就急了,厉声道:“太史将军拒不执行陛下的旨意,难道想步焦触和张南二人的后尘吗!”

  这般威胁,顿时令太史慈身形一震,一丝寒意袭上心头。

  焦触与张南二人,不就是因为顾忌关羽,没敢放箭而失了安阳城,所以被天子无情的斩首么。

  那时天子还没有下这道“该怎样就怎样”的旨意,如今旨意已明明白白,若他太史慈竟敢不从的话,天子不将他军法处置才怪。

  念及于此,太史慈眼珠陡然之聚,将手中长剑愤然一划,高喝道:“弓弩手,给本将放箭,狠狠的射杀敌寇。”

  号令虽下,但那些弓弩手们却面面相觑,谁都不敢先放这第一箭。

  “太史将军叫你们放箭,你们都聋了吗,快放箭啊!”慌张的诸葛均,激动的向着左右的弓弩手吼叫。

  士卒们却不把他的话当回事,个个皆望向太史慈。

  汉军们的视若无睹,激动了诸葛均,愤怒之下,诸葛均猛然拔剑,竟是将一名犹豫的弓弩手,就地斩首。

  鲜光飞溅中,一颗人头飞落城下。

  左右的汉军士卒见得这一幕,无不大惊失色,个个惊得是目瞪口呆。

  太史慈大怒,惊怒道:“你疯了吗,为何要杀自己士卒?”

  诸葛均却冷冷道:“这厮不尊军令,我自然要杀了他,以正军法。”

  “要杀也当由本将来杀,你凭什么对本将的部属下杀手。”太史慈愤愤不平道。

  诸葛均冷哼了一声,昂然道:“我乃奉天子之命而来,身负监军之职,自有权力处置不遵圣意之徒,这就是我的资格。”

  诸葛均搬出了刘备来压人,几句冷冷的话,便将太史慈的质问给压了回去。

  太史慈心中愤怒,却又拿诸葛均没有辙,没办法,谁让他是天子派来的人呢,以诸葛均的权力,别说是斩鐏一个小卒,就是把他太史慈当场拿下,也并不违制。

  “太史将军,你我还是不必再做无谓的口舌之争了,楚贼马上就要逼近城池,我奉劝你还是赶快让你的部下放箭,否则,一切后果都要由你一人来承担。”

  太史慈身形猛的一震,不禁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  沉默半晌,太史慈只得强压下怒气,暗叹一声后,默默的转过身来。

  他将长剑高举在手,厉声道:“天子有圣旨在此,一切有守城为重,弓弩手速速放箭,天子若是怪罪下来,一切责任由本将担当便是。”

  太史慈不想让士卒们背负心理负担,便将所有的重担,都一人扛下。

  汉军士卒们,终于开始不再犹豫,一支箭接一支箭的射将出去。

  转眼间,成百上千的箭矢,如雨点般向着城外的楚军袭来。

  楚军早有准备,忙是将所持的盾牌举起,顶着城头飞蝗的箭雨,继续前进。

  而对楼上的关羽,这个时候却陷入了无尽的惊骇中。

  关羽万万没有想到,铁岗壁的汉军,竟然全然不顾他的姓命,竟然是真的向他放箭了。

  “难道陛下……他竟然真的不顾忌我的姓命了吗?”关羽的脑海嗡嗡作响着。

  箭矢,依旧在呼啸着从身旁抹过,很显然,汉军为了抵御楚军的进攻,已完全不怕误射他关羽。

  此时的关羽,心如刀绞,几有一种万念俱灰的痛苦。

  往昔岁月的画面,如闪电般从眼光划过,他想起了桃园结义中,刘备那“不求同年同月同曰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曰死”的誓言,他想起了这十几年里,自己为刘备东征西讨的辛苦,他想起了为刘备所牺牲的三个儿子……

  诸般种种,曾经让关羽引以为傲的记忆,如今却又刀子一般,狠狠的切割着关羽绝望的心。

  “陛下啊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,我是你的兄弟啊~~”关羽向着北面放声嘶吼,仿佛在向刘备质问。

  回应关羽的,只有那呼啸而至的箭矢。

  几百步外,颜良看着这场面,却根本不觉得惊奇,仿佛早有所料一般。

  他冷笑了一声,扬鞭道:“刘备终于是撕破脸皮了,哼,让他射死关羽就不好玩了,传朕旨意,暂且鸣金收兵吧。”

  铛铛铛~~

  金声旋即而响,三万攻城的楚军,迅速的有序的撤离了战场。

  而精神倍受打击的关羽,也在被误射之前,被楚军活着带了回来。

  城头精神紧绷的汉军们,终于长松了一口气,自以为成功逼退了楚军,避过了一场血战。

  诸葛均看着退去的楚军,庆幸之余,眉宇间又流露着几分得意,好似这场逼退楚军之功,全是自己的。

  而太史慈却无丁点高兴,脸色反而愈加的阴沉,望着远去的关羽,太史慈暗暗的叹了一息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