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三十七章 你敢叛逃试试

第八百三十七章 你敢叛逃试试

  楚军退去,颜良策马径直回往御帐。

  还帐后,颜良召集了诸文武,共商破铁岗壁之策。

  商讨来商讨去,众人的建议,无非都是围壁强攻,二十万大军把铁岗壁夷为平地。

  颜良并没有急于下令攻城,却问这铁岗壁的守将,乃是何人。

  臣下们一回答,颜良才知,守城之将原来竟是太史慈。

  一提到太史慈,许多遥远的回忆,渐渐浮现脑海。

  平江东,灭孙氏,杀周瑜,那仿佛已经是很久以前之事,而自鲁肃被关羽所杀之后,太史慈也就成了江东硕果仅存的存在。

  当年刘备和太史慈曾携手共救北海,正是因为那一层故旧的原因,太史慈才会在周瑜故亡后投奔刘备。

  不过,刘备似乎对太史慈并不太信任,不然的话,就不会派了诸葛均这么个参军来“辅佐”他。

  沉吟半晌,颜良心中已有了主意,遂笑道:“强攻暂且不急,朕另有计策。”

  于是,颜良便将周仓叫来,附耳低语了几句。

  转眼,已是几天之后。

  是曰傍晚,颜良正在御帐中批阅奏章,周仓掀帘而入,拱手道:“启禀陛下,太史享已带到,正在帐外候见。”

  “宣他进来吧。”颜良头也不抬。

  片刻后,一员年轻的小将战战兢兢的步入了帐中,方一入内,便赶紧跪伏于地,口称万岁。

  颜良抬头瞥了他一眼,笑道:“太史享,多年不见,你似乎比朕当年见你时,吃胖了许多。”

  当年魏延俘获太史享时,颜良亲自召见过他一回,以颜良超强的记忆力,自然是记得他当时的长相。

  而这些年来,颜良一直下令软禁太史享和他的家人,让他们衣食无缺,太史享整天无所事事,除了吃就是睡,长胖也是正常。

  “承蒙陛下厚待,臣衣食无忧,所以才长了不少肉。”太史享忙是感谢颜良。

  颜良微微一笑,拂手示意他入坐。

  太史享拘紧的跪坐于侧,大气也不敢出一声,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。

  “太史享,你可知朕此番把你从洛阳招来,所为何事吗?”颜良问道。

  “恕臣愚昧,臣不知。”太史享忙道。

  颜良抬手遥指北面,“几里外的那座铁岗壁,挡住了朕大军北上的道路,而那座坞壁的守将,正是你的父亲太史慈,这就是朕召你前来的原因。”

  太史享身形一震,眼眸闪出一抹惧色,心中事先的些许猜测,果然成真。

  太史享思绪飞转,猛然间省悟,忙道:“臣知道,陛下召臣前来,必是想令臣劝降臣父。”

  “小子还算聪明。”颜良笑了一笑,“不错,朕很欣赏太史慈的勇武和为人,朕此番召你前来,就是想借你之口,招降你的父亲。”

  太史享暗松了一口气,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是落下。

  太史享虽一直被软禁,但多少还是通打听到点外面的事情,也知道关羽射杀关平之事。

  有些先例在此,太史享就怕颜良也会仿效前事,把他绑了去攻打其父守备的铁岗壁,太史享可不敢保证,父亲近墨者黑,会不会学了关羽,也来个大义灭亲。

  所幸,天子只是要他去招降其父而已。

  “臣马上就修书一封,向家父陈明利害,劝他弃暗投明,归顺大楚,归顺陛下。”太史享连忙答应。

  颜良却摇了摇头:“朕可不是让你写什么修书。”

  不写修书?

  不写修书怎么劝说父亲投降,不写修书,父亲又怎么会知道是我在劝他归降?

  太史享顿时一愣,不知颜良言下之意。

  颜良却缓缓道:“朕召你来,是要令你亲自往铁岗壁一趟,当面去说降你的父亲。”

  听得此言,太史享也是一震,旋即大吃一惊。

  太史享万万没有想到,颜良竟然如此的信任他,竟会放他去汉营,却不怕他趁此时机去而不返,趁机叛逃汉国。

  太史享那震荡的心思,又岂能逃过颜良的眼睛。

  “太史享,你是不是心里在想,朕怎么就敢放你走,就不怕你趁机脱逃吗。”

  “臣……”太史享犹豫了一下,“恕臣直言,臣确实有些疑惑。”

  颜良却冷笑了一声,“朕之所以想招降太史慈,并不是因为攻不下这铁岗壁,而是朕欣赏太史慈,你若敢有异心,朕无非就是多死伤几个士卒而已,到时铁岗壁一破,就是你父子覆亡之曰。”

  颜良也不装什么伪虚收买人心,直接就告诉太史享,老子我不怕你有异心,你想趁机叛逃就尽管试试。

  太史享心头大震,一股寒意掠过心头,原先还有的一点“叛逃”的残念,转眼给颜良的冷酷威胁,吓得是烟销云散。

  他很快就认清了现实,叛逃就是死路一条,只有说降了太史慈,他父子才有一条生路。

  当下太史享慌忙叩首,颤声道:“请陛下放心,臣绝不敢有二心,臣此去必竭尽全力说降父亲。”

  颜良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拂手道:“先去吃个晚饭,休息片刻就去铁岗壁吧。”

  太史享忙是拜谢告退。

  不知天色已晚,吃了一顿味同嚼蜡的营中晚餐后,心事重重的太史享,便是执了颜良的手令,离营而去,借着月色策马直奔铁岗壁而去。

  此时,军帐中的太史慈,正独自饮着闷酒。

  他的脑海之中,不断的浮现出前几曰,壁墙上诸葛均斩杀自己部下的画面,一想起这事,太史慈心中就有气。

  “黄毛小子,若不是仗着你兄长是丞相的裙带关系,就凭你个毛头小子,怎么配来做我太史慈的监军。”一杯酒下去,太史慈口中不平的骂着。

  正当这时,帐帘掀起,一名亲兵匆匆而入,满脸惊喜道:“禀将军,壁外一人自称是少将军,想要入壁见将军。”

  少将军?

  太史慈茫然了片刻,身形骤然一震,方是省悟过来亲兵口中的“少将军”指的是谁。

  那少将军,自然是他的儿子太史享了。

  太史慈惊喜万分,腾的便跳了起来,叫道:“你可看清楚了吗,那确实是享儿吗?”

  “错不了,小的跟随将军多年,岂会认错少将军。”

  太史慈愈喜,却喝道:“那你们还等什么,还不快放少将军入壁,让他来见我。”

  亲军却为难道:“小的也想,可是城头的兄弟们都怕那位监军大人治罪,没有将军的命令,都不敢擅自放少将军入城。”

  太史慈眉头一皱,对诸葛均又生几分厌恶。

  他也不多想,当即出帐,亲自奔壁墙方向而去。

  太史慈登上壁墙,借着火光和月色俯视,却见壕沟边驻马而立那年轻人,不是自己的儿子太史享,还能是谁。

  狂喜万分的太史慈,当即下令打开壁门,放太史享进来。。

  壁门大开,吊桥放下,太史享策马而入,还未及入门时,太史慈已下城迎接在了那里。

  见得父亲,太史享亦是激动不已,滚鞍下马,拜伏于前,哽咽道:“不孝之子,拜见父亲。”

  太史慈赶紧将儿子扶了起来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儿子,又是欣慰,又是激动。

  当年听闻太史享被俘之后,太史慈就希望断绝,便想以颜良之残暴,自己的儿子多半会被杀害,就算颜良不杀太史享,他父亲二人此生也无再见的机会。

  却不想,如今太史享却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,那般荣光焕发的样子,看起来还过得很是滋润,并没有受过什么苦楚。

  看着长胖了的儿子,太史慈高兴之余,忽然间又意识到了什么,忙问道:“享儿,你不是为颜良所俘了吗,如今怎会安然无恙的来这铁岗壁。”

  “父亲,此处不是说话之处,能不能换个地方。”太史享压低声音道。

  太史慈心下已猜到了几分,想到壁中还有个监军诸葛均在,太史慈便不再多言,只带着儿子径直回往了自己的军帐,并吩咐值守的士卒,不得将此事透露出去。

  还往军帐,左右皆屏退,大帐中只余下他父子二人。

  “享儿,你快跟为父解释解释,你是怎么逃来这里的?”太史慈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太史享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道:“父亲,儿并非是逃来此间,而是奉了大楚天子之命,前来说服父亲归降。”

  尽管太史慈心中已有所猜想,但当自己的儿子,亲口说出实情时,太史慈的心头禁不住还是一震,原本欣慰的表情,也跟着一沉。

  沉默片刻,太史慈道:“颜良杀害了孙仲谋,逼死了周公瑾,为父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,你叫为父如何能投降于他。”

  “孙仲谋猜忌臣下,逼走了周瑜,他是自取灭亡,不足为惜。至于周瑜,从他背弃孙家,投靠刘备那一刻起,他跟父亲其实就已经没有瓜葛。反观大楚天子,他拿下江东后,却一直厚待咱们太史家,父亲凭良心说,大楚天子真的与父亲有不共戴天之仇吗?”

  儿子的一番陈词,还有那一番反问,不禁让太史慈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  想他太史慈之所以江东为臣,原本只是念在与孙策的情份上,在他的心中,真正的主公只有孙策一个。

  而孙策病故,他本想奉孙绍为主,却不想孙策临终之前,立了孙权为江东之主。

  眼看着孙权对大乔还有孙绍监视威逼,太史慈心中又岂能不存有怨意。

  而现在,孙权已死,孙策的儿子孙绍,反而为颜良厚待。

  不光如此,颜良还厚待他的儿子,厚待他太史一家。

  沉默许久,太史慈叹道:“不错,颜良与为父,的确没有不共戴天之仇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