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四十章 天兵震敌胆

第八百四十章 天兵震敌胆

  铁岗壁中,锣声四起,士卒往来奔走,一副紧张之相。

  太史慈却闲坐帐中,一点也不着急,只轻松的品着杯中好酒。

  帐外,急促的脚步声响起。

  “我要见太史将军。”帐外响起了诸葛均的声音。

  “我家将军已经休息了,任何人都不想见,大人还是明天再来吧。”

  “什么明天,我有要紧之事,非得现在就见太史将军不可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帐帘掀起,诸葛均推开了士卒的阻挡,硬生生的给闯了起来。

  太史慈脸色一沉,不悦道:“诸葛均,你一而再,再而三的擅闯本将大帐,你也太不把我太史慈放在眼里了吧。”

  “我是有紧急之事,不得已才闯起来,还请太史将军见谅了。”诸葛均微微拱了拱手,脸上却无丁点抱歉的意思。

  “有什么要紧之事,说吧。”太史慈看也不看他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  诸葛均上前一步,瞪视着太史慈,用质问的口气道:“适才有人杀了下官的亲兵,放走了令公子,太史将军可知此事。”

  诸葛均那话气,俨然是将太史慈视为“凶手”一般。

  “怎么会有这种事?本将一直在这里吃酒,我怎么会知道。”太史慈佯作惊讶。

  “这铁岗壁中,除了下官的亲兵外,其余均为太史将军的部曲,能干出这种事的,除了将军的部下之外,还能有谁,将军难道会不知道吗?”

  诸葛均那语气,已明显是在指太史慈是幕后指使。

  啪!

  太史慈猛一拍案,怒道:“诸葛均,你这么是什么意思,难道你在怀疑本将包庇凶手不成?”

  诸葛均身形微微一震,面对发怒的太史慈,眼眸中闪过一丝惧意。

  “下官当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诸葛均的语气缓和了几分。

  太史慈冷哼了一声,沉声道:“你还敢来质问我,我还想质问你呢,你把我的儿子抓去审问,如今他却莫名其妙的不见了,他若有个三长两短,我还要拿你是问。”

  诸葛均原是怀疑太史慈,却不想反被太史慈将了一军,一时间就尴尬了起来。

  这铁岗壁中,能够杀人再放走太史享的,除了太史慈之外,还能有谁,这是明摆着的事情。

  只可惜,诸葛均虽空有满满的怀疑,却又无确凿的证据,如今只能任由太史慈反唇一击。

  眼见太史慈这般愤怒,诸葛均只能讪讪道:“太史将军莫激动,下官也很想调查清楚这件事,下官此番前来,正是想寻求太史将军的协助。”

  太史慈怒气稍息,冷哼一声:“本将自会下令,在全军中调查凶手,你若没什么事,就请回吧,本将还要休息。”

  太史慈很不客气,当场下了逐客令。

  诸葛均甚觉没有面子,却又无可奈何,只得悻悻的退了出去。

  出得帐外,诸葛均咬牙切齿,暗忖:“这个太史慈,竟然如此不把我放在眼里,此事我一定要奏明天子,哼,太史慈,你等着吧。”

  诸葛均骂归骂,但他对太史慈却没有丁点办法。

  如今铁岗壁被围了个水泄不通,已是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,诸葛均又如何能向此事奏于刘备。

  一连两天,太史慈在壁中装模作样的假意调查了一番,最终还是不了了之。

  铁岗壁中的汉军在互相猜忌,他们却不知,壁外的楚军,正在酝酿着一场出其不意的攻击。

  三天后,夜色已深。

  北营中,五百名川藉的精锐士气,肃然而立。

  这些士卒均无披甲,只着轻装,背手各负了一柄环首刀,身上装备最多的,却是绳索飞钩等攀爬工具。

  马蹄声响起,颜良策马而至,周仓和太史享跟随左右,那二人同样也是轻装。

  颜良扫视了一眼那些肃列的将士,他的目光,最后停留在了太史享身上。

  “太史享,希望你没有辜负朕对你的信任。”颜良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太史享忙一拱手:“臣绝不敢有负陛下信任,朕此去,若不能功成,便为陛下决死一战。”

  颜良点了点头,又向周仓道:“子丰,这一役看你的了。”

  “放心吧陛下,爬山是臣的老本行了,绝没有问题。”周仓自信的拍着胸脯。

  颜良遂扬鞭道:“天色不早,出发吧,朕在此静侯尔等捷报。”

  号令下,周仓与太史享二人策马而出,率领着五百轻装精锐出营,向着铁岗壁而去。

  过不多时,在夜色的掩护下,这五百人马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铁岗山下。

  这铁岗山南缓而北陡,汉军的壁垒就修筑在南面的缓坡上,而北面则是一道接近垂直的陡壁,成为了汉军绝佳的依靠。

  五百军兵来到陡壁下,太史享直奔事先选择好的攀崖地点,便令五百士卒从此间向上攀爬,直奔山顶而去。

  这五百士卒皆为川藉士卒,自幼久居山中,善于攀岩,而周仓又曾落草山中为寇,对爬岩也算精熟。

  至于太史享,则只能等候于下面,等着先上去的人放下绳索,他只需顺着绳索往下爬便可。

  山壁虽陡,但好在高度不高,不到半个时辰,周仓便率先接近了崖顶。

  此时周仓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他最怕的就是山顶处汉军的驻军有所察觉,那么,当他的头一露出山顶时,等着他便有可能是一刀子。

  而当周仓用尽全力,气喘吁吁的爬上山顶时,周围却一片静寂,挡在眼前的统统都是树木杂草,并无半个汉军的影子。

  透过数树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点点星火,那里便是山顶汉营所在。

  周仓暗松了气,心想太史享这小子果然没有说谎,一切都十分的顺利。

  原来当初太史享献上此计,称可以从北面陡壁爬上铁岗山顶,占领山顶地势,居高临下对汉营形成威胁,如此一来,失了地势的汉军,必然不战而溃。

  当时庞统便考虑此计甚有风险,因为以太史慈的用兵实力,不可能不防着这一招,那么就必然在山顶屯有兵马。

  那么,一旦楚军实施此计,汉军稍有发现,那些爬到半道上的楚军士卒,便将统统死无葬生之地。

  然太史享却说,当曰他对山顶的汉营底细摸了个清楚,山顶的汉军不过两百多人,而且从上面往下看,还存在一处死角,如果楚军顺着这条死角路线往上爬,汉军便将极不易发现。

  颜良是个善于出奇之人,考虑再三,颜良便决定用此险计。

  如今看来,太史享的计策虽险,却果然没有错,眼看着大部分的楚军都已经爬上山顶,汉军却并未有任何察觉。

  月黑风高,树林子那边的汉营,一片的静寂,除了巡守的士卒外,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。

  时机已到。

  “弟兄们,跟老子杀出去,杀个痛快!”周仓低吼一声,抡刀抢先而出。

  太史享和五百楚军精锐,紧随而出,借着夜色和林子的掩护,如鬼魅一般向着汉营摸去。

  周仓第一个冲至营门,手起一刀将一名汉卒砍翻在地,飞身冲入营门,大刀向着惊恐的敌人砍去。

  紧接着,五百楚军一涌而出。

  杀声骤起,一场夜中的屠杀,就此开始。

  惊醒的汉军士卒们,急是爬将起来,冲出营帐时,却撞上迎面斩来的大刀。

  而更多的汉卒,是在醒梦之中时,被闯入帐中的楚军,一刀割下了脑袋。

  惨叫之声,响彻了山顶。

  两百汉卒,转眼就被周仓和他的楚军杀得干干净净,仅有数名幸运者,惊恐失措的逃下山去。

  周仓顺利的拿下了山顶汉营,随即便下令,命将鹿角等障碍物,统统都架设到山下通往山上的路上,将夺自汉营中的弓弩,严阵以待,准备抵御汉军还夺。

  同时,周仓以又下令点起三堆号火,向山下的颜良发顺奇袭得手的信号。

  “陛下快看,山顶上号火点起来了。”胡车儿惊喜的叫道。

  颜良的脸上,旋即浮现一抹狰狞的冷笑,遂是哈哈大笑,扬鞭喝道:“传朕旨意,命黄老将军的大军速攻敌方坞壁,朕要内外合击,一鼓作气拿下铁岗壁。”

  当颜良这边兴奋难当,准备全面进攻时,壁坞之中,太史慈、诸葛均还有那几千汉卒,则刚刚被山顶上的喊杀声惊醒。

  当太史慈披挂好了,走出营帐时,仰头却见山顶上已燃起了三股烽火。

  太史慈的心头,蓦然间闪过一个惊恐的念头,暗想莫非是山顶的虽营遭了楚军奇袭不成?

  正当时,几名惊恐的逃卒奔至,惶恐的叫道:“将军,大事不好,楚军突然陡壁爬了上来,袭了咱们的山顶别营啊。”

  果然如此。

  太史慈眉头一皱,心中是又惊又奇。

  他实在想不通,楚军是如何瞒过山顶兵马的耳目,突然间就袭取了别营的呢?

  难道说,几百个楚兵爬上陡壁,自家巡山的士卒,竟然是全无察觉吗?

  太史慈不及多想,只得下令集结兵马,自己要亲率援军杀上山去,夺还别营。

  正当这号令未下时,却蓦的听到南面战鼓隆隆,杀声震破云霄。

  紧接着,一名士卒狂奔而来,慌叫道:“将军,楚军数万兵马杀出,向着壁坞杀来啦!”

  听得此报,太史慈脸色陡然惊变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