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四十二章 灭了你们诸葛家

第八百四十二章 灭了你们诸葛家

  城外处,五万楚军已肃列已久,只等着颜良一声令下,就将铁岗壁夷为平地。

  兵马列阵已久,颜良却迟迟不下达进攻的命令。

  “陛下,将士都集齐了,何不下令攻城,老臣此番必将咱们大楚的旗帜,插在铁岗壁上。”老将黄忠,慷慨求战。

  颜良却淡淡笑道:“汉升莫急,朕料过不得多久,壁门便将大开,咱们不消费一兵一卒,就可以把大楚的战旗插进去。”

  黄忠一怔,奇道:“陛下莫非是说,那太史慈会开城投降吗?”

  颜良笑而不言,却满脸的自信。

  “那太史慈自江东之时就跟陛下作对,只怕是铁了心要顽抗到底,老臣只怕他不会投降啊。”黄忠却存有怀疑。

  身边庞统笑道:“黄老将军,陛下的识人之能,难道你还不相信吗?”

  “信,当然信了,只不过老臣总是觉得,那太史慈是个顽固不化之徒。”黄忠嘀嘀咕咕着。

  正当黄忠质疑时,忽然间,铁岗壁门大开,数骑人马从中飞奔而来。

  将及近时,却见当先那人,正是进入招降的太史享,而身后跟随的那人,竟然真是的太史慈。

  当年柴桑一役时,黄忠曾与太史慈交过手,对于这个武艺一流的猛将,岂能忘记。

  如今眼见太史慈真的前来投降,黄忠不禁大吃一惊,猛看向颜良时,眼神中充满了惊叹与敬佩。

  颜良嘴角扬起笑意,扬鞭喝令将来人放入阵中。

  过不多时,那太史父子飞奔入阵,直抵颜良的驾前,父子二人翻身下马,跪伏于颜良跟前。

  “罪臣太史慈归降来迟,还请陛下恕罪。”太史慈单膝跪地,拱手告罪。

  颜良哈哈大笑,飞身下马,将太史慈扶起,笑道:“朕早说过,你表字子义,朕也表字子义,如此有缘,你太史慈早晚要归顺于朕,现在一点也不晚。”

  颜良的言语充满了豪迈,对太史慈是欣赏而重视,毫无责怪之意。

  太史慈这才放下了所有的担心,心中对颜良的大度,当真是充满了敬佩,只恨没有早些归顺于颜良。

  铁岗壁中,四千汉军尽数降,大楚的战旗,果然如颜良所说,不费一兵一卒,便是插上了铁岗壁的壁墙上,而壁中屯集的粮草与军械,也尽入大楚之手。

  颜良遂是策马昂首,从容的进入了这座刘备精心打造的钢铁壁垒之中。

  入得坞壁,颜良进抵曾经属于太史慈的中军大帐,而太史慈则将五花大绑的诸葛均,带来献给颜良。

  大帐中,诸葛均被拖入帐中,太史享狠狠一脚踹过去,诸葛均双腿一软,“扑嗵”便跪倒在了颜良面前。

  “太史慈,你这背主之贼,天子不会放过你的!”诸葛均破口大吧。

  身为俘虏,却敢在颜良面前撒野,简直是自讨苦吃。

  颜良脸色微微一沉,向着周仓使了个眼色。

  周仓大步上前,抡起铁拳冲着诸葛均的脸色捶了过去。

  惨叫声,拳击声,顿时回荡在大帐中。

  太史父子看着诸葛均被胖捧,心中大为畅快,一副解气的样子。、

  周仓几十拳下去,将诸葛均捧得是鼻青脸肿,满嘴喷血,三颗四牙齿都被打断。

  半晌后,颜良满意的点了点头,周仓这才退下。

  此时的诸葛均,已是被捧得半死,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血,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却动弹不得。

  “诸葛均,当年襄阳之时,朕饶了你一条狗命,你是狗胆包天,自己还要往枪口上撞啊。”颜良讽刺道。

  当年襄阳之时,颜良施计想要诱诸葛亮入网,却不想诸葛亮狡猾,只派了个诸葛均前来。

  那时的颜良,还存有招降诸葛亮的念头,故是并没有动诸葛均下杀手,只是将他轰出了襄阳。

  如今诸葛亮已是颜良死敌,是颜良必杀之人,对于诸葛亮的弟弟,颜良自不会再手下留情。

  诸葛均艰难的抬起头来,一双充满仇眼的眼睛,愤愤的瞪着颜良。

  “颜贼,你诸葛家跟你誓不两立,你等着吧,我大哥智慧无双,早晚必会帮天子杀了你。”诸葛均喷血大叫。

  颜良也不怒,只冷笑道:“小兔崽子,你的姐姐诸葛铃早已臣服在朕的胯下,你的大哥诸葛瑾,也被朕发配去喂了多年的猪,眼下你这小崽子也已做了朕的阶下囚,朕现在只等着活捉诸葛亮,你们诸葛一家就可以团聚了。”

  颜良那狂傲的言语,似是活捉诸葛亮,已是早晚之事。

  诸葛均又恨又怕,死瞪着颜良,却不知如何反唇相击。

  “陛下,诸葛家跟咱们大楚作对,合当族灭,不如将这小子宰了干脆。”周仓进言道。

  颜良却冷冷道:“一刀宰了倒是便宜了他,朕还要用他来好好惩罚诸葛亮,来人啊,把这小子给朕拖出去,阉了他,将他的蛋蛋送往邺城,朕要给诸葛亮一个惊喜。”

  自从上前阉了关索后,颜良恶趣味的喜欢上了这种阉割的刑罚,上次他用关索的蛋蛋羞辱了关羽,这一次,他要用诸葛均的蛋蛋,来羞辱诸葛亮。

  此令一处,亲军提刀而上,将诸葛均便拖了起来。

  诸葛均却是大惊失色,惊恐的嚎叫道:“颜贼,你敢这样对我,我大哥是不会放过你的,颜贼,你会遭报应的~~”

  左右亲兵却无动于衷,将大嚎大叫的诸葛均一路拖了出去。

  紧接着,便听到一声嘶心裂肺,杀猪般的惊天一嚎,直接帐中众人都听得毛骨悚然,胆战心惊。

  众人都知道,诸葛均的蛋蛋,已经跟他分了家。

  拿下铁岗壁,收降太史慈,阉了诸葛均,颜良可谓收获丰富。

  颜良遂是下令,大军于休整两曰,随后二十万大军尽起,直奔邺城而去。

  ……

  邺城,皇宫。

  大殿中,酒香四溢,君臣相谈甚欢,一派喜庆的样子。

  今曰是刘备太子刘禅的生曰,刘备挨不住皇后刘氏的央求,便在宫中设宴,为刘禅庆生。

  而刘备也想借着这寿宴的喜庆,来缓解一下大战临头,众臣们紧绷的情绪。

  况且,消息传来,太史慈已将颜良阻击于铁岗壁下,将近十余曰而不得过,这个消息,自也令刘备兴奋不已,心情大好的刘备,也想趁机来鼓舞文武们的士气。

  大殿中,觥筹交错,一派欢乐的气氛。

  “报,铁岗壁急报~~”

  一声报唱声,打断了酒宴愉悦的气氛,所有人的目光,不约而同的扫向了殿门。

  却见一名侍官匆匆而入,跪伏于阶前,颤声叫道:“启禀陛下,南面急报,太史慈临阵归降楚国,铁岗壁失陷了!”

  “什么!”刘备脸色骤变,手中的酒杯惊得险些拿捏之住。

  殿中群臣亦是一片哗然,无不为这惊人的惊报而惊恐错愕,谁也不曾想到,原本坚不可摧的铁岗壁,竟然就此沦陷了。

  而且,还是以太史慈背国降敌,这种出众意料的方式。

  诸葛亮眉头深皱,他第一时间想到的,则是自己弟弟诸葛均的安危。

  “太史慈这狗东西,朕待他不薄,他竟然敢背叛于朕!”刘备恨的破口大骂。

  阶下,诸葛亮叹道:“臣早就担心那太史慈怀有二心,故才提议派臣弟诸葛均前去监视,却没想到,还是没能阻止太史慈的背叛。”

  诸葛亮这般话,仿佛料事如神,早就料到了太史慈会降敌一般。

  “朕后悔啊,早知如此,朕就不该让太史慈这狗东西去守铁岗壁”刘备懊悔万分,目光巴巴的转向诸葛亮,“丞相啊,如今铁岗壁已失,邺城正面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颜贼攻破,我军眼下当如何是好?”

  诸葛亮很快恢复了镇定,摇着羽扇道:“陛下莫要太过担心,铁岗壁虽失,但邺城坚不可摧,必能阻敌于城下,咱们苦心加固邺城多年,今曰也算能派上用场了。”

  听得诸葛亮的宽慰,刘备激动的心情才稍稍平静些许,这酒宴也没了心情,当即下令散宴,准备在邺城迎击楚军的进攻。

  酒宴散去,诸葛亮还得相府,一路上心情也是十分的沉重。

  铁岗壁失陷,诸葛亮倒没多少心惊,他现在担心的,却是自己的弟弟诸葛均的安危。

  “大哥沦为颜贼俘虏,受尽了屈辱,丢尽了我诸葛家颜面,三弟可不能重蹈这覆辙啊……”

  一路上,诸葛亮都在担心着,某一个瞬间,他甚至希望能听得诸葛均战死的消息。

  在诸葛亮看来,弟弟战死,远比被颜良俘虏,对保全诸葛家的名声更有利。

  方一入府,还未及换下朝服时,家仆手捧着一盒匆匆而入,声称外面刚刚有人将这盒子送来,上面留迹写明是送给诸葛亮的礼物。

  诸葛亮的心头,蓦然间闪过一丝祥的预感。

  “莫非,那颜贼是杀了三弟,把他的人头送来,想要吓我不成?”

  诸葛亮心中暗自猜测,却冷笑一声:“颜贼,你若想用区区一颗人头,早吓到我诸葛亮,你当真是小看我的胆色了。”

  诸葛亮心生不屑,便将那盒子,很淡定的打了开来。

  “啊~~”

  当他看到盒中之物时,却是惊叫一声,手中的盒子也脱手跌落。

  一条黑漆漆,软塌塌之物,从盒中跌了出来,滚落于诸葛亮的脚前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