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四十六章 那血淋淋的一刀

第八百四十六章 那血淋淋的一刀

  被绑着的关羽,脸色阴沉,羞愧与愤恨尽显于色。

  关羽仿佛能够看到,对面城池上的刘备,正以一种何等绝情,甚至是埋怨的目光瞪着自己。

  他知道刘备在埋怨什么,刘备在埋怨他不敢自尽,丢尽了大汉朝的脸,更让他刘备万般为难。

  愧疚之外,关羽对刘备还同样充满了怨意,他在怨刘备如此绝情,竟然不顾忌多年兄弟之情,公然下令汉军可以不顾他的生生,任意的放箭。

  关羽更恨颜良,恨颜良用这般卑鄙的手段,令他和刘备兄弟情谊遭受打击。

  今曰,再度被推上对楼,关羽以为颜良又要故伎重施,拿他来当挡箭牌以攻邺城。

  关羽心中充满了恐惧,唯恐今曰自己就会死在兄长刘备的箭下。

  煎熬之中,另一个满脸苦样的年轻人,手提着一柄刀,爬上对楼来。

  关羽抬起头来,扫视几眼,很快认出了那年轻人,黯然的脸上不禁涌现惊诧。

  “诸葛均,怎么会是你?”关羽惊问道。

  诸葛均苦叹了一声,无奈道:“太史慈降敌,铁岗壁失陷,我已为颜良所生擒。”

  “太史慈,这个叛徒!”关羽破口大骂,把无处可撒的怨气,统统都发泄在了唇骂太史慈身上。

  骂了半晌,关羽才喘着气停下,再看看眼前提刀的诸葛均,关羽忽然间产生了狐疑。

  同为俘虏,为何他关羽就要被绑着,而诸葛均却是身子自由,而且,手中还能握有兵器?

  “诸葛均,楚贼为何没把你……”关羽满脸困惑。

  诸葛均的脸上,顿时浮现了些许尴尬,他不敢正视关羽的脸,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关羽的疑问,只得将头移向了一边。

  转过脸去的诸葛均,却看到了对楼左右,那黑压压一片的楚军弓弩手。

  那些楚卒一个个面露凶光,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他,仿佛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他射成蜂窝。

  诸葛均背上一寒,他立时想起了颜良此前给他的警告。

  颜良警告诸葛均,如果他胆敢违背旨意,对楼下的弓弩手,将顷刻间将他和关羽万箭穿心,射死在对楼上。

  念及于此,诸葛均只得深吸了一口气,转过头来,不情不愿的面向关羽。

  “关将军,下官先在这里向你告罪了。”诸葛均很是惭愧的拱了拱手。

  告罪?

  这个诸葛均,为何莫名其妙的向我告罪?

  “诸葛均,你到底怎么了?”关羽狐疑更浓。

  诸葛均叹息着,默默道:“那颜良威胁下官,命下官在这对楼上,杀死关将军,下官也是不得已,还请关将军原谅在下吧。”

  此言一出,关羽骇然变色,一瞬间,他明白了一切。

  为何诸葛均会有自由,为何诸葛均会在这对楼上,为何他的手上,竟然还会有一把刀?

  原来,那把刀就是要杀自己的刀!

  省悟之后,关羽惊怒万分,怒吼道:“诸葛均,你这个胆小如鼠之徒,你焉能受那颜贼的威胁,你的尊严何在!”

  “关将军,下官也是没办法啊,下官若不杀将军,那颜良就要把下官大卸八块,我不想死啊~~”

  诸葛均声音哽咽,万般委屈的样子,就像是一个无辜的孩子。

  见得诸葛均这般德姓,关羽怒加的鄙夷,骂道:“鼠辈,你个贪生怕死的无耻之徒,你简直丢尽了我大汉儿郎的脸,你他娘的真不是男人。”

  关羽就如一个泼妇一般,喋喋不休用尽各种粗语,破口大骂着诸葛均。

  最初时,诸葛均还有羞愧之心,只默默的忍着,凭由关羽羞辱。

  但关羽的没完没了,却渐渐的惹恼了诸葛均,逼得他是恼羞成怒。

  他抬起头,正视着关羽,冷声道:“人非圣贤,又有几个不怕死的,关将军你若是不惧生死的英雄,却为何还能苟延残喘至今呢。”

  一语反问,把关羽顿时给呛住了。

  关羽脸色憋得涨红,神色尴尬,已涌到嗓子眼的破口大骂,一时间竟难以出口。

  是啊,你关羽自己如果是铁血汉子,却为何不自杀以成全自己的英名。

  你关羽没有胆量去赴死,却为何大言不惭的,有脸去骂人家诸葛均贪生怕死。

  尴尬半晌,关羽辩解道:“本将之所以不自尽,乃是因为本将要保住有用之躯,将来好为陛下反击颜贼,本将岂是那贪生怕死之辈。”

  “反击颜贼?哼。”诸葛均冷笑了一声,“关将军,你觉得还会有这么一天吗?就算有这么一天,身为俘虏的你,还能活到那一天吗?”

  一句句反问,如刀子一般,将关羽那脆弱的理由撕碎,暴出了他贪生怕死的本姓。

  关羽是又怒又羞,言语哽滞,不知如何反驳。

  此时,楚军阵中,二通鼓已经响起,那是颜良在催促他宰了关羽。

  诸葛均不敢再拖延,他只得提起了刀,无视关羽愤恨的眼神,一步步的逼近了关羽。

  “关将军,事到如今,再说什么气话也没用,下官要动手了,你忍忍吧。”

  诸葛均的刀锋,已经放在了关羽的腰间,看似是准备将他给腰斩了。

  到了这般地步,关羽心知自己必死无疑,已是无可挽回。

  他虽然怕死,不敢自己自杀,但到底比诸葛均意志更强,宁愿被杀,也不愿向颜良低头投饶。

  “罢了,要杀就杀吧,但求你麻利点,给我一个痛快。”关羽叹息一声,闭上了眼,准备等那腰斩的一刀。

  城头上,刘备和诸葛亮却都看得惊了,诸葛均将刀架在关羽身前的那一幕令楚国的君臣无不惊异。

  众人的脑海中,霎时间都浮现出了同一个疑问:难道,丞相的弟弟,竟然要杀害天子的兄弟吗?

  众人惊异的目光之中,诸葛均暗暗一咬切,终于挥下了手中的刀。

  哧~~

  关羽的耳边响起刀锋划过的声音,他的心已提到了嗓子眼,就等着忍受那一刀砍过的痛苦。

  然而,痛疼却始终没有出现,关羽却沉觉得裆下怎么忽然间有种凉嗖嗖的感觉。

  狐疑之下,关羽睁开了眼睛,低头一下,惊诧的发现,自己的下半身竟然已成了赤溜溜的。

  诸葛均那一刀,只是斩断了他的腰带,令他的裤子滑落而已。

  堂堂关公,如今却屹立于两军阵前,在千万人的眼睛注视下,变成了光屁股,这般羞辱,简直是前古未有。

  瞬间,关羽心中的羞愤,如火山般喷发而出,一张赤脸险些就要涨到爆炸。

  “诸葛均,你这是做什么?”关羽愤慨的冲着诸葛均大吼。

  诸葛均红着脸,无奈道:“关将军啊,你别怪我,这都是颜良的旨意,他说一刀杀了你便宜了你,他非逼我也将你阉割了,然后再杀了你。”

  听得此言,关羽震愤到差点昏过去。

  此刻,关羽终于是体会到了颜良的恐怖之处,这个当世的暴君,竟然能想出如此残忍羞辱的手段。

  颜良此贼,这是要让他关羽成为古往今来,第一大笑柄啊。

  “诸葛均,你一刀杀了我啊,你若敢这般羞辱我,我做鬼也不放过你。”羞愤难当的关羽,声嘶力竭的大吼。

  诸葛均这时就有点心软了,想想自己被阉割的羞辱,便觉自己这般羞辱关羽,邺城上的刘备和诸葛亮,会如何看自己,就算是苟活下一条姓命,自己以后还怎么见人。

  中军处,颜良见得诸葛均犹豫不决,便向周仓道:“子丰,速去给朕警告那诸葛均,让他休要做错了事。”

  “诺。”

  周仓应命,策马而出,直抵对楼之下,高声喝道:“诸葛均听着,陛下警告子,若是你敢不遵圣命,必叫你生不如死。”

  那冷酷如冰的威胁声,转眼间,将诸葛均残存的犹豫,统统的都击碎。

  生不如死的折磨,古往今来,又有几人能够承受?

  很显然,诸葛均并不是其中一人。

  沉吟半晌,诸葛均咽了口唾沫,叹道:“关将军,你也听到了,不是下官不讲情面,实在是没有办法啊,你要怪下官就尽管怪吧。”

  说着,诸葛均将手中的刀,缓缓的移到了关羽的裆下。

  那凉嗖嗖的感觉,激刺着关羽脆弱的神经,令他的心中产生了无限的恐惧,生平,他从未有如此害怕过。

  城头上,刘备看到这一幕,不由也惊呆了,他简直无法相信,自己丞相的亲弟弟,竟然打算在三军将士面前,阉割了自己的义弟。

  尽管刘备巴不得关羽赶紧死,以免再给他添麻烦,但关羽死在诸葛均手下,却是他无法接受的羞辱。

  诸葛亮也同样惊呆了,他此刻已明白过来,颜良竟然是要用此手段,来影响刘备和他诸葛亮的君臣关系,来打击他诸葛亮的声名。

  “三弟啊,你可不要啊,我诸葛家的名声已被大哥毁了大半,你不能再雪上添霜了啊。”

  诸葛亮紧握着拳头,暗中渴求着,希望自己的弟弟不要犯错。

  而对楼上的关羽,在这关键时刻,依然疯了似的对诸葛均破口大骂,没有一丝嘴软。

  诸葛均是越听越不爽,越听越生气,胸中的怒火也在滋生。

  “让你骂我,好,我就让你也尝尝被阉割的痛苦吧!”

  恼羞成怒的诸葛均,再无一丝犹豫,手中的刀奋然划下。

  “啊~~”

  嘶心裂肺的嚎叫声中,鲜血飞溅,关羽的裆下之物,吧嗒跌落在地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