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四十七章 弟弟割弟弟

第八百四十七章 弟弟割弟弟

  两军之间,近十万人的眼前,大汉丞相诸葛亮的弟弟,亲手阉割了大汉天子的义弟。

  城头上,汉国君臣们,统统都惊呆了。

  左右的文武们,不约而同的都将目光移向了刘备和诸葛亮,想要看看他们是什么反应。

  诸葛亮率先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忙着愤慨的叫道:“颜贼好生卑鄙,他这定是用暴力威胁三弟,逼着他去伤害云长。”

  诸葛亮明白了颜良的用意,这番话自然是在替诸葛均辩解。

  刘备也反应过来,怒道:“颜贼啊颜贼,竟然这般卑鄙无耻,云长啊,朕一定会为你报仇的,云长啊~~”

  刘备愤慨的大吼,眼眸中还涌起了老泪,仿佛在为关羽的惨烈遭遇而痛苦。

  对楼上,关羽也在撕心裂肺的嚎叫着,裆下是血流不止,曾经威震天下,狂傲不可一世的关羽,如今却变成了一个阉人。

  何等的讽刺!

  中军处,颜良却在冷笑,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畅快。

  他对关羽所有的恨,都要在今天发泄,他要让世人都看到,当年要谋害我颜良,屡屡的压迫欺负我颜良之徒,是何等的下场。

  颜良要让他所有的敌人胆寒!

  而在关羽的身边,握刀的诸葛均,双手在哆索颤栗,那抖动的刀锋,尚在滴血不止。

  看着地上那血淋淋之物,再看看关羽裆下那血涌如柱的景象,诸葛均连连倒抽冷气,自己当初挨那一刀的惨痛回忆,无法克制的浮现于脑海。

  “诸葛均,你个狗东西,我杀了你,我杀了你啊~~”关羽咬牙切齿怒骂,恨不得将诸葛均生吞活剥了。

  “关将军,对……对不住了,我也是逼不得已啊,真是对不住了。”诸葛均也有点惭愧,颤声向关羽道歉。

  “狗贼,姓诸葛的都是贪生怕死的狗贼,你兄长是,你也是,狗贼!”

  痛不欲生的关羽,骂了诸葛均之余,外带把还在猪圈里喂猪的诸葛瑾,也一并给骂了。

  诸葛均本来担心自己此举,将对诸葛家的声名造成极大的损害,而关羽这般一骂,恰恰是揭了诸葛均的伤疤。

  恼羞成怒的诸葛均,冷冷道:“关羽,你骂我就行了,却竟敢骂我诸葛家,那你就别怪我了。”

  说着,愤慨的诸葛均,挥手又是一刀,将关羽残余的一小部分,狠狠的割了下去。

  “啊~~”关羽又是一声惨叫,死咬之下,竟是咬碎了两颗牙。

  这下关羽是下边流血,上边也在流血,痛得是几欲昏死过去。

  城头上的汉军,见得自家骠骑将军如此惨状,个个是毛骨悚然,面露惊恐。

  “云长啊云长,朕愿代你受此苦楚啊,云长~~”刘备趴在女墙上,痛哭流涕,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。

  众人却不知,那悲痛的伪装下,刘备却在暗暗的祈祷着,关羽赶紧咽气,如此一来,他就可以如释重负了。

  对楼上,诸葛均再次举起了大刀,准备奉颜良之命,斩杀了关羽。

  “杀了我,杀了我吧,求你了。”关羽嚎着向诸葛均渴求,被阉了他的,已无颜再活下去。

  而此时,颜良灵机一动,却忽然改变了主意,令将那诸葛均从对楼上先押下去。

  弄走了诸葛均,颜良旋即下令,将对楼推向邺城,数万楚军以关羽为挡箭牌,向邺城南门一线推进。

  隆隆的战鼓声中,三万高举大盾的楚军将士,迈着雄健的步伐,开始向邺城缓缓推进。

  对楼上,关羽血流不止,一时片刻还没有死了,晕晕乎乎的不断接近邺城。

  眼见楚军进攻,刘备马上收起了眼泪,下令沿城的诸军打起精神,准备迎击敌人的进攻。

  而当刘备看到对楼上的关羽,仍然还活着时,脸色却立时沉了下来。

  很显然,颜良阉了关羽还不够,还要逼着他刘备向关羽放箭,要用关羽最后残喘的贱命,来打击他刘备的名声。

  “颜贼——”刘备咬牙切齿,恨得牙根痒痒。

  战鼓声中,楚军已推进至一百余步,这个距离已是进入到了城头汉军的弓弩射程范围。

  “陛下,楚军逼近,必须要做出决断了。”诸葛亮催促道。

  诸葛亮的意思,当然是暗示刘备下令放箭,射杀推进而至的楚军。

  不过,诸葛亮却很聪明,他只是催刘备做决断,却并未明着建议放箭。

  前番刘备将不换关羽之事推在自己身上的事,诸葛亮还历历在目,他这回当然不愿替刘备再背黑锅。

  左右文武,所有人都看向了刘备,等着刘备做决断。

  城前,楚军已推进至了九十多步,楚军的弓弩手已抢先向城头放箭。

  汉卒们只能缩在女墙下,躲避着箭袭,而那些御林军士,则用大盾替刘备撑起了一道铁壁。

  箭袭如雨,不断有倒霉的汉卒,死在楚箭之下。

  随着箭袭密度不断增大,刘备即使不用看,也知道楚军正在不断的逼近。

  刘备双拳紧握,咬牙欲碎,他的心灵正经受着空前的折磨。

  面子与里子哪个更重要,刘备正在痛苦的苦着权衡。

  沉吟半晌,刘备长长的叹了口气,众臣们都知道,他们的天子已是做出了决断。

  “传朕旨意,弓弩手任意放箭,给朕射杀敌寇,敢有违旨者,杀无赦!”

  冷血的旨意,终于下达。

  令旗摇动,战鼓隆隆,将刘备的旨意传达了下去。

  众军士们虽然觉得震惊,但在军法的威胁下,却不敢不从。

  嗖嗖~~

  一支箭射出……

  十支箭射出……

  百支千支箭射出……

  转眼间,数不清的箭矢,如飞蝗一般,铺天盖地的射向了城前逼近的楚军。

  楚军早有准备,个个都已配备了坚盾,忙将盾牌高举,挡住了如雨而落的箭矢。

  成千上万支箭射出去,又岂会每一支都有准头,不少射偏了的箭矢,则直奔关羽所在的对楼而去。

  箭矢从身边呼啸而过,关羽心中的痛,更如雪上加霜一般惨烈。

  如果前番在铁岗壁,汉军放箭,关羽还可以自欺欺人的解释为,刘备并不知情。

  但是现在,刘备就在城头,汉军仍然敢放箭,毫无疑问,这必是刘备亲下的旨意。

  残酷的事实再明显不过,刘备根本已不顾他这个结义兄弟的生命,为了阻挡楚军的攻城,宁愿将他关羽射杀。

  关羽的下体血流不止,身体与心理的双重痛苦,令他已是绝望欲死。

  “刘玄德啊刘玄德,我关羽跟了你十几年,你为何这般对我,难道,结义时的誓言,都是假的吗……”

  关羽万念俱灰,心如刀绞。

  鲜血在喷涌,关羽的生命也在飞逝的流逝,而迎面而来的箭雨,却越来越密。

  骤然间,一支利箭破空而来,正中关羽的左肩。

  接着,第二支,第三支射偏了的利箭,相继射中了关羽。

  不多时间,关羽身上已中数箭,整个人已俨然如一只刺猬一般。

  关羽却已感觉不到了痛苦,失血过多的他,已接近休克的边缘,他的身体已渐渐麻木,失去了知觉。

  唯有关羽那受伤的心,却依然剧痛无比。

  “刘备,我恨你——”

  关羽凝聚残存的力气,愤怒的向着邺城城头一吼。

  这最后的吼,声如惊雷,竟压过了鼓战声,令几十步外的邺城汉军尽皆听闻。

  汉国文武和将士,皆听到了刘备的义弟,对刘备这充满了控诉的一声嘶吼。

  刘备的眉头深皱,深深的厌恶之色浮现,他沉声大喝:“继续放箭,不许停,给朕狠狠的射。”

  受到激刺的刘备,已有些失去了理智,恨不得即刻将关羽射杀。

  箭雨更密,铺天而至。

  转眼间,关羽的身上已又受三箭,此时的关羽已是气若游丝,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。

  过往的旧事,在这个时候,本能的浮现于脑海。

  如果当年白马一役,没有去刺杀颜良?

  如果一直归顺于曹艹,没有去投奔刘备?

  如果早些看出刘备的无情,如果没有在桃园与刘备结义……

  无数的假设,一时涌现脑海,关羽的心中,充满了懊悔。

  一箭,呼啸而至。

  噗!

  正中关羽胸口,这是致命的一箭。

  关羽整个身体剧烈的抽动了几下,旋即,那颗高傲的头颅,缓缓的垂下。

  片刻后,关羽停止了呼吸,而那张赤色的脸,则定格在了懊悔的一瞬。

  不可一世的关羽,终于被刘备射杀。

  远处,颜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弄死了宿敌,他是说不出的快活。

  “鸣金收兵,全军撤退,让刘备好好回味回味射死自己兄弟的滋味吧,哈哈——”

  狂笑声中,颜良拨马而去。

  金声响起,数万楚军井然有序的退却,不多时间便走得一个不剩,只将对楼上的关羽,留在了邺城前。

  颜良并没有带走关羽的尸体,他就是要把这具棘手的尸体,留给刘备,让刘备继续难堪。

  城头处,刘备看着楚军退去,暗暗的吐了口气,悬着神经终于松缓下来。

  但当刘备看到对楼上,关羽那刺猬尸体时,眉头却又掠过一丝阴霾,他当然知道,颜良这是在故意要他难堪。

  “关羽啊关羽,你若是早些自尽了,又岂会给朕制造这么多麻烦,朕生平最大的错误,就是跟你结义,朕后悔啊……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