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四十九章 诸葛亮,我恨你!

第八百四十九章 诸葛亮,我恨你!

  诸葛亮则是满脸的尴尬,连羽扇都没心情摇了,额头甚至还在刷刷的直滚冷汗。

  诸葛亮狠狠瞪向诸葛均,眼中皆是怒其不争的怨意。

  诸葛均虽是诸葛亮的弟弟,但诸葛亮自听闻其为颜良所俘的消息后,就盼望着诸葛均能够自杀成仁,以保住诸葛家的名声。

  谁曾想到,诸葛均胆小如鼠,忍受了被阉的屈辱也就罢了,竟然还胆小到为颜良所逼,当着天子和三军将士的面,残忍的阉割了关羽。

  诸葛家的声名,可以说统统的已被诸葛均给丢了个干净。

  对于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弟弟,诸葛亮心中只有怨恨,根本已不存丁点骨肉的顾念。

  诸葛亮原本颜良利用过诸葛均后,必会宰了诸葛均,那样的话,自己也可以长松一口气。

  但诸葛亮却没有料到,颜良竟然这般“阴损”,竟然把自己这个窝囊胆小的阉弟,还给送了回来,其用心可谓阴险之极。

  而今刘备那般瞪向诸葛亮,那眼神显然是在问诸葛亮:朕该怎么处置你的弟弟?

  诸葛亮也曾想过向刘备求情,说诸葛均是为颜良所逼迫,不得已而为之。

  但他转念又一想,诸葛均就算是被逼迫的,但毕竟他阉割关羽的事实在前,胆小如鼠,苟且偷生的恶名已铁证如山。

  自己若替诸葛均求情,世人岂不皆言他诸葛亮,竟会包庇这么个无耻的弟弟,如此一来,他诸葛亮的名声也将跟着受到沉重的打击。

  念及于此,诸葛亮那已经滑到嘴边的求情之词,就生生的给他咽了回去。

  所有人都看向诸葛亮,等着看这位自诩清正的大汉丞相,会如何看待他的亲弟弟,公然阉割了天子的义弟这件事。

  “丞相必会为诸葛均求情吧,毕竟那个是他的亲弟弟呀。”

  “丞相也真是倒霉,被颜良逼成这样,换作是我,也只能救亲弟弟了,好歹是血浓于水啊。”

  ……

  左右的同僚们,私下里都在暗自揣测着,按照常理,多数人以为诸葛亮会徇私,为他的弟弟求情。

  而跪伏于地的诸葛均,也巴巴的望向诸葛亮,渴求着自家兄长,为不争气的自己,向天子求一份情。

  诸葛均在想,以兄长在天子跟前的地位,只要他啃开口,天子就算有多么怨自己,至少也会给兄长卖个面子的。

  众目睽睽之下,诸葛亮微微的吸了口气,所有人都知道,这位大汉丞相要说话了。

  “陛下,诸葛均不但投降敌人,还屈于颜贼银威,公然伤害骠骑将军,实在罪不可赦,臣请陛下按叛国之罪,严惩诸葛均。”

  此言一出,众人一片哗然。

  诸葛均震惊无比,实在不敢相信,自己的兄长非但没有替自己辩解求情,竟然还会促天子严惩自己。

  刘备也是有些吃惊,没想到诸葛亮会这般“大公无私”。

  而诸葛亮却肃立在那里,一脸的铁面无私。

  刘备惊讶了片刻,忽然间却明白了诸葛亮的用意,眉头是悄然一皱。

  诸葛亮这是把包袱踢给了他刘备,自己嘴上大公无私,却要他这个天子网开一面,饶过诸葛均一命。

  “好你个丞相啊,你倒是会做人,朕若是饶了诸葛均,世人反会说朕徇私,你的名声倒保住了,那朕呢?”

  刘备看破了诸葛亮的用意,心中越想越不舒服,越想越火。

  沉吟片刻,刘备冷冷道:“丞相如此公正无私,朕身为一国之君,又岂能徇私枉法,来人啊,将诸葛均这个叛国之徒,给朕就地斩首示众。”

  全场震惊。

  诸葛亮请求严惩自己的弟弟,已是够出人意料,而刘备直接就下令斩首,这更是叫众人惊奇。

  诸葛亮一听刘备这旨意,那张公正无私的脸上,陡然间也闪过一丝惊色。

  显然,诸葛亮也没有想到,刘备竟然真的应了自己所请,竟要处死自己的亲弟弟。

  惊骇之下,一切却为时已晚。

  诸葛亮漂亮话已经说出口,而今当然不可能再反悔,不然岂非自己打自己的嘴巴,他诸葛亮的名声更要加倍的受损。

  事已至此,诸葛亮只能硬着头皮,拱手称赞刘备的决策英明。

  跪伏于地的诸葛均,这时却是吓傻了,直到诸葛亮大赞刘备英明时,他才从恐慌中缓过劲来。

  诸葛均猛的瞪向诸葛亮,眼神中充满了控诉与怨恨,仿佛不敢相信,自己的兄长,竟然要亲手促成自己被处斩。

  本是骨肉同根,焉能如此残害。

  惊恐之下,诸葛均悲愤的怒叫道:“诸葛亮,我是你的亲弟弟啊,你怎能这般对我?”

  诸葛亮是有苦说不出啊,自己原想着刘备能网开一面,谁想到竟然会变成这样。

  事已至此,诸葛亮也只希望他的弟弟,能够明白自己的心意,为保全诸葛家的名声,这么默默的接受残酷的事实。

  谁曾想到,诸葛均竟然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埋怨起了自己。

  “天子犯法,尚与庶民同罪,我诸葛亮身为大汉丞相,正当以身作则,你犯有叛国之罪,如今受到惩处,也是罪有应得。”

  诸葛亮也火了,几句话将诸葛均呛了回去。

  诸葛均是又羞又怒,到了生死之际,也顾不得什么,如泼妇一般大吵大闹个没完。

  左右那些御林汉卒,却已应刘备的旨意,一拥而上,将跪伏于地的诸葛均拿下,粗鲁的就要拖走。

  “诸葛亮,你这个冷血的伪君子,我恨你,我恨你啊~~”愤怒的嚎叫声中,诸葛均被拖将而去。

  诸葛亮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被拖走,却无可奈何,只能暗自的叹息。

  片刻之后,嚎声骤止,诸葛亮心头一紧,他知道,自己的弟弟已然人头落地。

  大哥喂猪,三弟被处死,如今的诸葛亮已是孤家寡人一个。

  “丞相,朕依法行事,你不会怪朕吧?”刘备问道。

  诸葛亮从恍惚中回过神来,忙拱手道:“陛下公正无私,臣佩服还来不及,又焉能怪陛下,此都是诸葛均咎由自取,陛下的处置万分英明。”

  刘备这才满意,微微点了点头,遂叫将关羽的遗体抬走,安慰过诸葛亮几句后,刘备却才带着伤感的神情,还往皇宫。

  刘备远去,群臣也散去,只留下诸葛亮孤零零一人,驻立在城门下。

  诸葛亮回过头来,面朝南面,满脸的阴沉,恨恨道:“颜贼,你要杀了你,我一定要杀了你——”

  ……

  几天后,刘备给关羽举行了盛大的葬礼,并亲自主持了祭奠仪式。

  仪式之上,刘备自然是发挥他高超的演技,上演了一出悲痛欲绝的苦情戏。

  泪流满面的刘备,回忆了他的关羽诸般种种,大书特书了他与关羽的深厚兄弟情谊,对关羽的死表示了深切的哀悼。

  最后,刘备自不忘控诉颜良的暴行,大发誓言,号召大汉全体臣民,紧密的团结在他这个皇帝的周围,为了大汉社稷,为了正义,与颜良血战到底。

  刘备在邺城中演戏,颜良却在紧锣密鼓的,进行着对邺城合围前的最后准备。

  关羽事件后的第二天,颜良便文丑、赵云、邓艾、姜维等擅统骑兵之将,率诸部轻骑四处,袭击邺城通往冀北的粮道。

  由于邺城东西两面的粮道已断,北面的粮道就成了邺城唯一的生命线,只要截断了这条粮道,就不怕拿不下邺城来。

  而此时,楚国的骑兵实力,已是超出了汉国,在占尽上风的情况下,颜良当然可以毫无顾忌的派出骑兵,肆意的袭击刘备的粮道。

  经过半月的轻骑袭击,邺城北面的粮道已是受到沉得的打击,有半数运往邺城的粮草,尽为楚军轻骑所毁。

  尽管刘备在邺城中尚屯集有大量的粮草,一时片刻不用担心粮尽的危险,但粮道几断的消息传回邺城,却令城中军民人心惶惶,抵抗的斗志更受打击。

  而当刘备焦头烂额之时,颜良却在他的御帐中,喝着小酒,听着小曲,享受着军中的乐趣。

  是曰傍晚,颜良正在品着小酒,帐外亲兵来报,言是诸葛夫人到了。

  “宣她进来吧。”颜良嘴角掠起一丝笑意。

  过不得片刻,帐帘掀起,诸葛铃步入了军帐之中。

  “臣妾拜见陛下。”诸葛铃屈膝伏地,盈盈施礼。

  颜良一摆手:“平身吧。”

  “谢陛下。”

  诸葛铃爬将起来,见得颜良正在饮酒,也不用吩咐,很识趣的就上前伺候。

  “陛下将臣妾从洛阳召来,莫非是有什么急事吗?”诸葛铃奉上一杯酒,笑盈盈问道。

  颜良冷笑一声:“你来之前,关凤想必已经回去,你应该见过关凤,既是如此,也该明白朕召你前来的用意才是。”

  诸葛铃秀眉微微一凝,眼中闪过一丝隐忧,似乎自己担心之事,终于还是发生了。

  颜良围黎阳,为了对付关羽,便将关凤从洛阳召去。

  如今,颜良召她前来,自然是为了针对诸葛亮,诸葛铃也是聪明的女子,又岂能想不到这一节。

  正思绪绵绵时,颜良将一道书信,扔在了她的面前。

  “这是城中细作,前几曰发回的情报,是和你那两个弟弟有关,你自己看看吧。”

  两个弟弟?

  那自然是诸葛亮和诸葛均了。

  诸葛铃花容一震,赶紧将那书信拿起,细看几眼,不禁花容失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