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五十章 姐姐的失望

第八百五十章 姐姐的失望

  那道来自于邺城中的情报,清清楚楚的写明,诸葛亮亲口劝说刘备,将自己的亲弟弟处死。

  字字如刃,瞬间将诸葛铃刺得心痛难当。

  “不可能,二弟他不可以做出这样的事,均儿是他的亲弟弟啊,他怎么可能害死自己的亲弟弟!”

  诸葛铃惊声尖叫着,她当然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。

  当年隆中之时,诸葛亮天天在他们兄妹面前称赞刘备的仁义,自己还发誓要辅佐刘备这样的仁义之主,开创一个仁义的太平天下。

  可以,有此伟大仁义目标的诸葛亮,却怎么能害死自己的亲弟弟呢?

  面对着惊诧的诸葛铃,颜良却只冷哼了一声,反问道:“你以为,朕有这个必要给你看一道假的情报吗。”

  诸葛铃的花容又是一震,眼眸之中闪烁出更浓烈的震惊,甚至还有几分悲意。

  她很清楚颜良的姓情,颜良是那种敢作敢当,要杀你就绝不手软,说一不二之人。

  颜良既然把这个情报告诉了她,就证明颜良有着充分的证据,因为颜良根本就屑于糊弄她。

  残酷的事实就是如此,诸葛亮,这个在诸葛铃眼中,最最优秀的弟弟,这个诸葛家未来希望的人,的的确确的是亲手害死了自己的亲弟弟。

  心如刀绞,震惊万分的诸葛铃,只觉身子无力,双腿一软,幽幽的便瘫坐了下来。

  此刻,诸葛亮在她眼中的高大形像,已然是毁于一旦。

  那种痛心,那种被欺骗之后的难过,无一不正摧残着诸葛铃脆弱的心灵。

  “没想到,二弟他竟然会这般丧心病狂,这么多年的姐弟,我真真是看走了眼。”

  诸葛铃控诉着对诸葛亮的极度失望,更自责着自己的有眼无珠。

  颜良冷笑着伸手将诸葛铃从地上拉起,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中,一手托住了她那丰腴的翘臀,另一手已是探入了她的衣中。

  “你现在看穿诸葛亮的本质也不晚。”说话间,颜良的五指猛的一用力,狠狠的抓揉下去。

  诸葛铃“嘤咛”一声哼吟,原本伤感的脸蛋间,转眼就泛起了霞色羞红,低低道:“陛下,陛下召臣妾来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朕召你前来,是要你写一封招降信,给你那好弟弟诸葛亮。”

  听得此言,诸葛铃的脸庞,顿生几分尴尬。

  诸葛铃好歹也是诸葛家的女儿,今若写了这封信,就等于向世人宣告,他诸葛铃甘愿沦为颜良的胯下玩物,而诸葛家的声名,也更将因此再受打击。

  “你身为诸葛亮的弟弟,朕本当早就把你处斩,朕却给你好吃好喝,养你到现在,怎么,现在连做件小事来回报朕,难道你都不愿意吗?”

  颜良这不悦的质问,把诸葛铃听得是花容一颤,心中顿生惧意。

  诸葛铃也是聪明女子,她很快就意识到,以自己眼下的处境,若是想活下去,就只有依从颜良一途。

  无奈之下,她只是强颜欢笑,忙道:“陛下言重了,臣妾愿为陛下做牛做马,以报陛下的厚恩,区区一封书信,臣妾又怎敢拂了陛下的意思呢,臣妾写就是了。”

  “这才是朕的乖美姬,朕就喜欢识趣的女人,哈哈——”

  颜良这才满意,狂笑声中,便叫亲兵将笔墨纸砚拿上。

  诸葛铃便坐在颜良的坐腿上,一面忍受着颜良的把玩揉搓,一面忍着羞耻,写下了这招降弟弟诸葛亮的书信。

  半晌后,诸葛铃好容易把书信写完,整个已是气喘吁吁,香汗淋漓。

  “信已写好,陛下请过目。”诸葛铃将书信捧了起来,奉给颜良。

  颜良一手接过书信,看到诸葛铃那晕红满面的俏脸时,脸上不禁掠起一股邪念,另一手遂是按住诸葛玲的头,将她按了下去。

  诸葛铃初时还是一怔,但身子一被按下,正对之时,立时便明白了颜良的用意。

  羞红满面的诸葛令,当然知道颜良要做什么,只得按下羞耻心,羞答答的凑了上去。

  颜良便叉开腿,大咧咧的坐在那里,一面检查着诸葛铃的那封招降信,一面享受着酥酥痒痒的快活。

  诸葛玲倒也识趣,这招降信的内容,大致写得符合颜良的心意。

  颜良满意的将书信放下,低头看向伏跪在身前的诸葛铃,他伸出手来,将诸葛铃滑下的头发撩起,清清楚楚的欣赏到了那激刺的一幕。

  转眼间,颜良已是邪火焚身,难以再压制。

  他当即便将诸葛铃抱起,将她狠狠的扔在了床榻上,巍然的身躯雄风大作,如雄狮一般扑向了榻上娇羞的猎物。

  大帐中,转眼已是波涛汹涌,春水奔腾。

  “诸葛亮,让你跟老子做对,让你跟老子作对。”

  颜良将对诸葛亮的愤恨,统统都发泄在了她姐姐的身上,每一次的征伐,都仿佛要将怒火喷尽一般。

  那一夜的征伐,不知过了多久才云收雨歇,许久未承恩露的诸葛铃,几乎为颜良征伐的险些晕厥过去。

  ……

  次曰,天色一亮,一骑便由楚营而出,直奔邺城南门而去。

  那楚骑奔近邺城,于马上弯弓搭箭,“嗖”的一箭破空而出,便将那支裹有诸葛铃亲笔招降信的利箭,射向了城楼。

  城头汉卒将箭下的书信解下,却见信封上写着“诸葛孔明亲启”的字样,军卒们方知,这书信是送给他们的诸葛丞相大人的。

  然而,城头的值守的军官,却没有将书信送往给诸葛亮,而是通过层层的上传,呈给了天子刘备。

  一个时辰后,皇宫。

  寝宫中,皇后刘氏正服侍着刘备穿戴衣甲,刘备准备一早出宫巡视诸营,鼓舞将士士气。

  这时,陈到却匆匆而至,将那书信双手呈上:“陛下,城头士卒收到楚军射入城内的一封书信,上面写明是给丞相,军卒们不敢擅自作主,便将此书呈了上来。”

  楚军给丞相的书信?

  刘备神色一动,遂将那书信接过,展开来细细一看,眉头不禁微微一凝。

  “尔等都先下去吧。”刘备屏退了众人,寝宫中,只余下了他与皇后刘氏。

  刘氏心知书信有异,便小心翼翼问道:“陛下,信中不知都写了些什么?”

  刘备将信合上,沉眉道:“这是孔明的姐姐,写给孔明的招降信啊。”

  刘备那语气中,分明存有不悦之意,极善于揣测人心的刘氏,岂能看不出来。

  “丞相的姐姐,莫非就是那个不知廉耻,甘愿沦为颜贼玩物的诸葛铃吗?”刘氏言语之中,对诸葛铃是充满了蔑视。

  刘备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这封书信,陛下打算给孔明丞相看吗?”刘氏又问道。

  刘备神色一震,这下却陷入了犹豫不决之中。

  倘若把这书信隐藏起来,不给诸葛亮看,诸葛亮闻知后,岂不是会觉得他刘备是对自己产生了猜忌。

  念及于此,刘备便喃喃道:“朕若不把信给丞相,反会让他觉得朕在猜疑他,这信还是得给他看一看。”

  “可是,若是诸葛丞相看了此信,被他姐姐说得动了心,却当如何是好?”

  刘氏这担心之语,听得刘备是心头猛然一震,一丝隐忧也油然而生。

  “丞相对朕的忠心,应该没那么容易动摇吧。”刘备这句话,似乎是在自问,底气分明有点虚。

  “这可未必啊,诸葛丞相的姐姐如今是颜良的姬妾,怎么说他们也有一层亲戚关系,若真论起来,诸葛丞相跟颜良的关系,比跟陛下的还要近一些呢。”

  如果说方才刘备只是担心的话,那刘氏这番话,则令刘备心头大为震动。

  正当这个时候,殿外御林来报,言是诸葛丞相在外求见。

  刘备迟疑了一下,遂叫刘氏先回避,自己则独坐殿中,宣诸葛亮入内。

  片刻后,诸葛亮信步而入,如往常那般,很从容的向刘备见礼。

  至于刘备,也将书信之事藏在心里,表面上没有任何异常。

  君臣见礼已毕,刘备先问道:“丞相这一大早来见朕,必是有什么要事吧。”

  “陛下,臣这几曰权衡邺城的形势,深思熟虑之后,觉得我军再集中主力,固守邺城,已经是下下之策。”诸葛亮语气凝重道。

  “丞相何出此言呢?”刘备的神经,立时紧绷了起来。

  诸葛亮站起身来,指着地图道:“陛下请看,邺城四周,三面已为楚军所占,倘若颜良再分兵攻取北面的邯郸城,那我军岂不是彻底的被困死在了邺城。”

  困死邺城!

  刘备心头一紧,看着地图上的形势,情绪顿时凝重起来。

  “邺城倘若只是普通城池,被围了没什么大不了,但邺城却是我大汉的都城,而陛下亦身系天下,倘若被困在邺城中,与外界失去了联系,臣只怕大汉各地军民就会人心瓦解,不战而降,到那时,我大汉社稷岂非危在旦昔。”

  听到这里,刘备已是满脸的震怖,他这时才意识,自己正面临着多么大的危险。

  “丞相,那朕该怎么办才好?”刘备有些慌张的问道。

  诸葛亮深吸了一口气,拱手道:“臣以为,陛下不当身处险境,应当尽快离开邺城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