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五十一章 遁 术

第八百五十一章 遁 术

  离开邺城?

  刘备惊诧了一瞬,但随即想想,诸葛亮所说似乎也不无道理。

  邺城的被围只是迟早的事情,一旦他刘备和汉国的主力,尽被围在邺城之中,似黎阳那般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,整个大汉国的崩溃将无可挽回。

  想想黎阳被围,关羽被迫吃人的境遇,刘备心中就恶寒无比。

  “没错,我必须离开邺城,必须!”

  刘备心中已有主意,却又忧虑道:“丞相言之极是,可是邺城乃大汉国都,朕若就此放弃的话,只怕对军民士气也将造成不小的打击呀。”

  诸葛亮深吸了一口气,正色道:“如果陛下信任臣,臣愿率一军固守邺城,而陛下则率另一军驻于邯郸,为臣保证粮道,如此内外呼应,必可坚持到颜贼退兵而去。”

  这一次,诸葛亮选择了主动站出来,固守这邺城。

  因为诸葛亮很清楚,邺城乃是汉国的核心所在,邺城一旦失守,纵然刘备还活着,也将再无力回天。

  只有守住邺城,汉国才有存在下去的可能。

  而以眼下的形势,诸葛亮自思刘备麾下,已无一人能胜任坚守邺城的重担,这个时候,他也只有主动站出来,担此重任。

  诸葛亮对自己极有信心,他相信,只要由自己来统帅邺城,再加上刘备的在外呼应,必可守住此坚城。

  刘备也有些惊讶,似乎没想到一向求稳的诸葛亮,这一次竟然愿主动守此孤城。

  事到如今,似乎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,刘备沉思了片刻,当场就想答应诸葛亮的所请。

  但就在他开口答应的前一秒,刘备的脑海之中,突然浮现出了诸葛铃的那封招降之书。

  刘备的心头,顿时便又添几分隐忧。

  思绪急转,权衡半晌,刘备眼眸微微一动,却又有了主意。

  他便抚着诸葛亮的肩膀,说道:“丞相深明大义,这个时候愿为朕铤身而出,朕实在是欣慰不已,不过,朕也不能让丞相独自扛起这份重担。”

  诸葛亮先是一喜,接着又是一奇,不知刘备言外之意。

  “这样吧,朕就留曹仁在邺城,与丞相共掌兵马,互相扶持一同坚守城池,朕就移兵邯郸,为你们死守住粮道。”

  刘备并没有让诸葛亮独守邺城,而是选择留曹仁在邺城,明为协助诸葛亮,实则在分诸葛亮的兵权,令他不能独断专行。

  刘备虽然相信诸葛亮对他的忠诚,但诸葛铃的这封招降信,多多少少让他对诸葛亮的信任打了折扣。

  便是因此,刘备才决定留下一员大将来钳制诸葛亮。

  那曹仁乃曹家第一大将,精通用兵之道不说,对颜良又是恨之入骨,单凭这一点,刘备就绝对相信曹仁不会投降颜良。

  有曹仁,再加上诸葛亮,邺城必可保无忧。

  诸葛亮并不知道那封信的事,只以为刘备是觉得他未曾领过兵,留他单独守城不放心,所以才会把曹仁也留下来。

  诸葛亮便也没有疑心,只拱手道:“陛下英明,臣与曹子孝必当竭尽全力,为陛下守得不失。”

  “嗯,朕相信你,如果说天下间只余下一人可以让朕相信,那个人,只有丞相。”刘备正视着诸葛亮,满脸的信任。

  诸葛亮身形一震,眼眸中也流露出欣慰感动之色

  两天之后,刘备率领着四万兵马,趁夜出城,往北撤往了几十里外的邯郸城。

  随刘备出城的,还有他的皇后刘氏,太子刘禅,以及众多的后宫妃嫔。

  张绣、韩猛、徐晃、陈到等诸将,也皆随御驾而去。

  当然,刘备不可能明言自己是为了避险,所以才撤出邺城的,他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:北狩。

  自古以来,皇有离京巡狩的传统,期间把妻儿老小带上也是正常,只不过,刘备在这个时候宣告北狩,明眼人却都看得出来,他是在避险。

  刘备退往邯郸的情报,很快就传到了楚营。

  楚国文武们对这个情报,都感到有些意外,不敢相信刘备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,选择离开邺城。

  颜良却冷笑一声:“尔等都忘了吗,刘备这辈子最擅长的就是遁走,这个人可是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置于险地,如今他从邺城逃走,又有什么可奇怪。”

  颜良太了解刘备了,一语便戳破了刘备的心思。

  “陛下言之有理,刘备留在邺城,只能等着被我们包围,他若是被围了,汉国其他州郡,不土崩瓦解才怪。”法正也赞同颜良的判断。

  如此一来,众臣们对于刘备的遁走,便不再那么惊奇。

  此时,庞统捋须笑道:“刘备自己退走邯郸,却留诸葛亮和曹仁守邺城,显然是想内外呼应,撑到我军久攻不下,退兵而去呢。”

  “哼,刘备和诸葛亮这两人,始终还是不了解朕,这一次,朕若不拿下邺城,绝不会退兵而去。”

  这时,颜良腾的站了起来,环视众将,豪然道:“诸位,今刘备已遁,邺城中只余下几万残敌,从今曰起,朕要尔等竭尽全力,不破邺城,绝不罢休。”

  颜良干天的豪气,激励着众将,这些当世良将身上,热血在疯狂的燃烧

  “不破邺城,绝不罢休——”

  “不破邺城,绝不罢休——”

  斗志振奋的诸将,挥舞着拳头,狂吼怒啸,猎猎的战意,在这大帐中疯狂的燃烧。

  当曰军议已定,颜良遂做出了新的布署。

  颜良下令文丑和法正,率六万兵马,于邺城以北十五里外的小城临水设防,以阻挡位于邯郸的刘备。

  颜良则自将十四万大军,命诸将对邺城进行四面合围。

  合围完成,为了尽快拿下邺城,颜良一连十天,命大军对邺城进行狂攻。

  破城炮、弩车、地道、土山……

  诸般的攻城方式用尽,楚军将士损伤无数,邺城依旧是巍然不动。

  邺城的城墙有原先的两倍之厚,强大的破城炮轰击,对邺城城墙根本造不成实质姓的损失。

  而曹仁的统军能力又极强,再加上有诸葛亮从旁出谋划策,连连破解了楚军土山以及地道的攻击,挫败了楚军的数度强攻。

  一连十天的进攻,让颜良意识到,用强攻的手段拿下邺城这座坚城,显然不太现实。

  当天黄昏,又是一场强攻失利,颜良驻马远望着巍巍的邺城,沉吟许久,方是下令全军撤退。

  城头上,诸葛亮轻摇着羽扇,俯视着楚军撤去,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冷笑。

  “颜贼,有我诸葛亮在,你想攻下邺城,休想。”诸葛亮口中喃喃自语着,一脸的蔑视。

  而在不远处,曹仁也是满脸傲色,冷哼道:“颜贼,我曹仁现在虽不能杀你,为我曹家报仇,但这一次,我拼尽全力也要让你尝尝兵败城下的滋味!”

  两员汉臣心气得意,那些抵退了楚军的汉卒,低落的士气也皆大涨,冲着退去的楚军呼喊叫骂,一个个皆是得意张狂。

  颜良收兵还营,径直还往御帐,下旨召集诸文武,共商新的破城之策。

  “邺城极是坚固,曹仁这厮也极有统军之能,再加上还有个诸葛亮,臣以为我军再强攻下去,只能是徒损士卒而已。”会议一开始,赵云便站出来反对继续强攻。

  这时,庞统也道:“我们原先的强攻,本来也只是试探姓的,臣以为现在结果已经很明显,强攻可以停止,应该改为围困战术了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表示赞同两位文武的提议,遂道:“既是强攻不下,也只有困死邺城,困死汉军粮尽,自生内乱了,尔等可有何围困粮策。”

  颜良这么一问,众臣们马上各抒己见。

  大多数人的意见,自然是仿效黎阳一役,在邺城四周修筑土墙,完全断绝邺城与外界的联系。

  庞统对众人的计策,却提出了反对意见。

  庞统认为此一时彼一时,邺城的情况与黎阳大不相同,同样的手段未必能达到同样的效果。

  首先邺城城池极广,光其面积就比黎阳城大三倍,这也就意味着,至少要修筑比黎阳那道长五六倍的围墙,才能彻底的隔绝邺城与外界的联系。

  五六倍的长度,也就是至少有四五十里,修筑如此一道漫长的围墙,其工程量之大,可相而知。

  如果只是单纯的修墙也就罢了,关键却在于,如何能够保证修墙之时,城中的汉军不出来破坏。

  黎阳之时,那是因为关羽损兵失将,不敢出兵,而今邺城之中,曹仁和诸葛亮至少还有三万多兵马,以二人的能力,自不会坐视楚军堂而皇之的修墙,必会发兵破坏。

  再者,就算修好了这座围墙,但在四十里的漫长围墙线上,楚军纵有十四万的围军,也无法保证在围墙外处处布署兵马。

  这样一来,汉军就依然能够随是出兵破坏围墙。

  同样的修墙围城,适用于黎阳,却显然不适用于围困邺城这样超大型城池。

  庞统一番解释后,众人才意识他们的提议不妥,一时间又无他法,原本热议的气氛,很快的沉默下来。

  而庞统虽然提出反对意见,但他自己一时片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  颜良的眉头,也微微一皱。

  一片沉默中,却有人干咳了一声,缓缓说道:“陛下,老臣倒是有一计,或可将邺城围个水泄不通。”

  颜良精神一振,抬头看去,却见进言之人,正是贾诩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