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五十二章 孔明又得意了

第八百五十二章 孔明又得意了

  关键时刻,贾诩终于忍不住寂寞,打算要发声了。

  “文和,说吧,朕等着听你的高见呢。”颜良跟贾诩说话时,总有几分戏言成份在内。

  “想要隔绝邺城,何必非得筑墙呢,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,还有一个更好的东西可以利用。”

  贾诩一手捋须,神神秘秘的抬起另一手,遥指向了西北方向。

  众人的目光,不约而同的齐刷刷望向了西北方向。

  正当众人茫然时,颜良的脑海中,却猛然间浮现起了一段过往的记忆,他的嘴角边,很快扬起了一丝会意的诡笑。

  “文和,你莫非是想要朕在邺城以周挖沟壕,引漳河之水灌壕,以封锁邺城不成?”颜良问道。

  “陛下圣明,老臣所言,正是此计。”贾诩点头笑道。

  此时,庞统等众臣,方才恍然大悟,明白了贾诩的意思。

  其实,颜良也是想起,历史上曹艹攻邺城之时,就是用许攸之计,引漳河之水灌壕围绝邺城,正是因为,他才先一步明白了贾诩的计策。

  历史何其的相似,贾诩的智谋不逊许攸,想到同样的计策,却也不足为奇。

  “文和的计策甚妙,若以河渠围城,汉军便无从破坏,且挖壕沟比筑土墙容易得多,嗯,臣以为文和此计可行。”

  智者所见略见,庞统不精熟北方地形,未能先想到这一策,但很快就看出了此策的高明之处。

  “老臣此为,此计却有不妥。”此时,黄忠却表示了反对。

  难得黄忠在谋士们的议论中唱回反调,颜良便笑问道:“汉升觉得哪里不妥?”

  黄忠便道:“挖壕虽然比修墙要容易,可汉军看到了,一样可是发兵出城破坏,到时候这沟渠还不是一样挖不成。”

  黄忠所言,正也代表了大多数武将们的意思,众武将们纷纷点头表示赞同。

  而庞统等谋士,却均微微而笑,显然心中另有所想。

  颜良沉顿了片刻,旋即也明白过来,便笑道:“文和,汉升说你这计策有漏洞,你可有什么说法。”

  “黄将军的提心自有道理,不过,这挖壕也有不同的挖法,诩的这般挖法,必可保得汉军不会出城破坏。”贾诩嘴角掠起一丝诡秘。

  “挖壕还有不同的挖法,这可有意思了,文和快来听听。”黄忠奇道。

  贾诩遂是不紧不慢,缓缓的将他的挖壕之法,道将而出。

  颜良和庞统微微点头,显然贾诩所说,正符合他二人的心中所想。

  而黄忠等一众武将听罢,这是才恍然大悟,个个面露兴奋,对贾诩的计策再无可疑。

  啪!

  颜良猛一拍,欣然道:“就依文和之计,明曰起尽发诸军给朕挖壕,朕就引这漳河之水,把曹仁和诸葛亮给围死。”

  旨意下达,十余万将士休整一晚,次曰天亮之时,便分数路开始在邺城四周掘壕。

  不多时间,邺城四周便是尘土飞扬,俨然变成了一个大工地。

  楚军挖壕的消息,很快被城头守军上报,诸葛亮和曹仁闻知,急匆匆的便赶往了城头。

  诸葛亮登临南门,举目远望,却见几百步外,万余楚军正飞扬铁铲,热火潮天的埋头挖坑。

  诸葛亮再举目四扫,却见西端和东端方向,都可以看到楚军的身影,显然楚军是打算多处同时开工,最后结连成一条完整的沟渠。

  此时曹仁也登上城头,看着城外挖坑的楚军,不屑笑道:“颜贼真是可笑,以为挖一道沟壕,就可以隔绝了邺城么。”

  在曹仁看来,楚军挖掘沟壕,主要目的无非是隔绝邺城与外围的联系,使外面的援军和粮草无法运进城内,城中也无法派兵去与刘备取得联系。

  但区区一条沟壕,只要军士卒配备简单的攀爬工具,就可以轻易的爬将过去,又岂能阻拦得住。

  曹仁的不屑,自然有他的道理。

  而诸葛亮沉吟良久,却是眼神色变,沉声道:“子孝你想错过,颜良他不止是要挖壕沟,壕沟挖好之后,他还要引漳河之水,灌入壕中啊。”

  听得此言,曹仁猛然省悟,不禁神色惊变。

  “颜贼竟如此狡猾,诚如丞相所言,那我们就不能坐视不顾,必须即刻发兵出城去破坏不可。”

  曹仁的得意全面,立时就紧张起来,已经在吩咐部下,准备集结兵马出城。

  而这时,诸葛亮却指着城外道:“子孝你看,楚军在挖壕军队附近,还布署了数股游骑,显然是等着我军出城破坏时,趁机袭击我军,我以为还是不可出兵的好。”

  “丞相此言差矣,发兵出城,虽有可能跟敌人交手,但总比坐视楚贼修好沟壕,隔绝了邺城要好吧。况且,我们可以集中优势兵力,攻击楚军薄弱之处,楚军纵有防备,又如何能挡得住我们。”

  诸葛亮却摇头道:“我军只有三万余众,每一名士卒都非常宝贵,绝不能做无谓的消耗。”

  听得这话,曹仁就急了,皱眉道:“丞相这是什么话,难道我们就因为怕死伤士卒,就坐视楚贼堂而皇之的挖好沟壕,把邺城隔绝了吗?”

  诸葛亮笑了,笑得很是讽刺,像是在讽刺颜良的挖壕之举,又仿佛是在讽刺曹仁的智谋不足。

  “子孝啊,你好好看看楚贼们挖的壕沟,你觉得,单凭这样一条壕沟,楚贼能隔断我们与外界的联系吗?”诸葛亮冷笑着反问。

  曹仁一怔,满脸狐疑,只得将视线转向城外,再次仔细的审视距城不远的楚军“大工地”。

  凝视半晌,曹仁神色一动,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。

  曹仁终于明白了,诸葛亮为何能这般高枕无忧,对楚军的挖壕之举坐视不顾。

  原因很简单,楚军挖的那道沟,其深不足一丈,曹仁站在城头,甚至都能看得到沟底。

  这样一条浅壕,即使是灌满了漳河之不,汉军也能不需任何渡水器具,徒步涉水而过。

  “原来如此,还是丞相看得仔细啊。”曹仁不由感慨,言语中对诸葛亮颇有几分赞叹。

  诸葛亮则微微而笑,脸上流露着几分得意,摇着羽扇,不屑道:“楚贼将沟壕掘得如此之浅,焉能隔绝了我们,咱们就按兵不动,坐看楚贼做无用的徒劳之功吧。”

  “丞相言之极是,哈哈~~”曹仁哈哈大笑,笑声中亦充满了轻视。

  于是,这一文一武的汉国两员大臣,便站在这邺城上,如看笑语一般,看着城外的楚军挥汗如雨。

  诸葛亮和曹仁却不知,此刻,几百步外,颜良也正驻马远望,盯着城头这边冷笑。

  “陛下,贾大人计策果然是妙,汉军真的没有出城破坏。”周仓兴奋道。

  颜良冷笑道:“朕将壕沟挖得这么浅,那诸葛亮看在眼里,自然以为这么浅的壕沟,断绝不了他与外面的联系,自不会徒损士卒,前来破坏。”

  “陛下所言极是,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。”周仓连连头道。

  “回营,待明早之时,再给诸葛亮一个惊喜吧。”颜良一挥马鞭,扬长而去。

  颜良归营而去,而城前的这十万将士,依旧在挥汗如雨,忙乎了整整一天,曰落时分,一条绵延四十余里,不足丈许的浅沟终于完成。

  辛苦了一天的士卒们,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往了大营,而等待他们的,却是满营的肉香。

  颜良为了犒劳他们,早已下令杀猪宰羊,以一顿丰盛的晚餐,奖励他的士卒们。

  士卒们吃饱喝足,疲惫尽收,精神头也恢复了七八成。

  就在十万将士准备回帐休息时,却被告知,他们只有一个时辰的睡觉时间,之后便将有一场夜间的行动。

  楚军将士们皆心觉狐疑,不知这大晚上的,还要他们做什么,却也不敢不遵令,只得匆匆睡下,抢时间多睡一会。

  月黑风高,转眼已是深夜。

  一个时辰一过,诸营的将士们很快被叫醒,军官们催促着他们拿起工具,借着微弱的光线出营,向着壕沟工地而去。

  当这些半睡半醒的将士们,来到壕沟边时,城前一线,已是集结了数万兵马,一副准备攻城的架势。

  而他们的皇帝颜良,则屹立于阵前,正冷眼望着城头。

  诸军已经集起,颜良扬鞭高喝一声:“传朕旨意,擂鼓!”

  号令传下,片刻之后,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。

  转眼间,邺城四周,数百面大鼓轰轰的敲响,鼓声震碎了夜的沉寂。

  城头上汉军观察到夜色中有异样,皆已警觉起来,而这猛然间敲响的震天鼓声,更是把他们吓得不轻,忙是向上级急报。

  片刻后,诸葛亮和曹仁闻讯后,皆是吃了一惊,二人一面急着赶往城头,一面下令诸军集结,迅速往城头,准备迎战楚军的夜袭。

  而当二人先后赶到了城头,却只听着隆隆的鼓声,又不见楚军进攻的影子,二人皆是茫然不解。

  此时,颜良却冷笑一声,扬鞭令道:“时候差不多了,都给朕动起来吧,天亮之前,务必要把壕沟给朕掘到两丈之深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