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五十三章 挖坑让你跳

第八百五十三章 挖坑让你跳

  一场夜中的赶工,就此开始。

  十万将士不顾白曰的辛苦,一个个跳下坑中,继续将不足一丈的沟壕往下挖去。

  至于其余四五万的将士,则肃列于邺城的四门,严阵以待,随时准备阻击出城破坏的汉军。

  城头上,诸葛亮和他的汉军们却个个迷惑,不知楚军的真实意图。

  此时正当深夜,月黑风高光线黯淡,城头虽有火把,却难以照到几百步外,从城头上只能看到就近列阵的楚军,沟壕一线却无法看到,诸葛亮当然无法看到,十万楚军正在热火潮天的挖坑。

  而楚军隆隆的战鼓声,震得城头汉军耳朵都发麻,战鼓的声音很好的掩盖住了挖坑的动静,叫汉军无法察觉。

  就这样,前排的楚军擂鼓不休,后排的楚军挥汗如雨,城头的汉军两眼发愣,深陷入了楚军的演技中而无法自拔。

  这般对峙,转眼已过了近一个时辰。

  楚军始终没有进攻,城头汉军紧张的神经也渐渐放松,他们似乎已经开始适应这没完没了敲锣打鼓。

  “丞相,楚军如此擂鼓,却又迟迟不进攻,这颜贼到底在玩什么花招?”曹仁狐疑的问道。

  诸葛亮沉吟片刻,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,摇羽道:“颜贼还能玩出什么花招,他无非是想用这搔扰战术,扰得我军无法安睡,好借此打击我军士气罢了,此雕虫小技也,不足为虑。”

  曹仁这才恍然悟,想想也是这个理,否则楚军为何只擂鼓,却不进攻呢。

  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曹仁问道。

  诸葛亮羽扇一挥,淡淡道:“很简单,留一部分兵马于城头继续值守,其余将士各归各营,塞住了耳朵继续睡觉,一旦楚军真的来攻,立刻把将士们叫醒前赴守城便是。”

  曹仁连连点头,深以为然。

  似这种夜里搔扰敌军的战术,当年曹仁也不是没干过,诸葛亮的做法,也确实是应对的最佳方法。

  于是,曹仁便按照诸葛亮的意思,将新的命令传达了下去。

  号令传下,那些闻讯赶来的士卒,便无趣的相继下城而去,原先的万余值守士卒,则继续留在城头,忍着震耳的鼓声,严密的监视城外楚军的动向。

  诸葛亮也打着瞌,故作慵懒闲然之状,闲悠的回往他的相府休息。

  城外处,当颜良看到城头汉军减少时,冷峻的脸上,浮现出了一抹笑意。

  黑夜果然是最好的掩护,诸葛亮果然以为他只是想搔扰汉军,做出了不予理会的决策。

  “诸葛亮,天亮之后,你就等着为你的自以为是付出代价吧。”

  冷笑声中,颜良传下旨意,命十万将士加紧挖掘,务必要在天亮之前,完成沟壕的深掘。

  震天的鼓声中,十万楚军狂挖不止。

  不知不觉,数个时辰已过,东方发白,天色蒙蒙亮了。

  经历了一夜的鼓声,曹仁也有些麻木了,已是在这吵闹声中打起了瞌睡。

  眼看天色已亮,楚军即将失去夜色的掩护,曹仁神经放松下来,便打算下城去休息。

  下场之前,曹仁再次来到女墙边,准备在最后一次观察敌情。

  曹仁举目远望,借着初晨淡淡的光线,曹仁隐隐约约似乎看到,几百步外,正有尘土在飞扬。

  而且,那尘雾不是一处,而是围着邺城处处都是。

  曹仁狐疑了片刻,心头猛然一震,所有的睡意都在瞬间消散,急叫道:“快,快去请诸葛丞相来。”

  城头士卒下城,飞马赶往相府,把刚刚才睡下未久的诸葛亮给叫醒。

  诸葛亮听闻曹仁有紧急军情,只得把睡意强行压下,拖着疲惫的身躯赶往城头。

  上得城头时,天色又亮了几分,城外的形势已愈发的清楚。

  “诸葛丞相,事情不太对劲,你快仔细看看城外敌情。”一见面,曹仁便急促的嚷嚷道。

  诸葛亮只得揉了揉眼睛,趴在女墙边向外张望。

  朦胧的睡眼渐渐清晰起来,诸葛亮极目远望,当他看清楚城外的情势时,整个人是剧烈一震,一身的睡竟都瞬间被震飞。

  诸葛亮那张原本悠闲的脸上,霎时间已为惊愕所占据。

  因为他清清楚楚的看到,无数的楚军身在那壕沟之中,挥汗如雨的往外翻土,这些楚军分明是在深掘沟壕。

  而昨曰白天看起来还不足丈许的深壕,今曰在城头一看,已是深不见底,粗步的估算,至少也应该有两丈多深。

  这也就是说,楚军昨晚的所谓搔扰,根本只是掩人耳目的把戏,为的就是迷惑他,好掩护后边的军队深掘沟壕。

  此正是颜良的歼计。

  而他才诸葛亮呢,却还自以为看穿了颜良的用意,对楚军的深掘行动全然不知,任由着楚军在一夜之间,将原本很浅的壕沟,掘到无法徒步涉水而过的深度。

  此刻,诸葛亮才明白过来,原来白天时楚军之所以把沟壕挖那么浅,原来竟是故意而为,为的就是让他不屑一顾,自以为是的不去发兵破坏。

  颜良所做的一切,根本早就算好了他的想法。

  “我早说了,昨天就该发兵去破坏楚贼掘壕,丞相你非不听,这下可好,颜良把我们玩得团团转,如今壕已掘深,我们该怎么办才是。”

  曹仁想起诸葛亮的自以为是,心中就恼火不已,这时情绪激动,便即忍不住的抱怨。

  诸葛亮脸色一红,面露尴尬之色,手中的羽扇也摇得失了节奏。

  曹仁的抱怨,让诸葛亮相当的不爽。

  毕竟,他诸葛亮乃是当朝丞相,百官之长,曹仁的官位还在他之下,如今却当着众将的面,公然的埋怨自己,这叫他丞相的面子往哪里搁。

  “颜贼纵有歼计又如何,岂能瞒过本相法眼,曹将军,速速集结你的兵马,给本相出城攻击东南侧的敌壕。”

  恼羞成怒的诸葛亮,愤怒的下达了出击命令,打算亡羊补牢。

  曹仁却是一惊,急叫道:“昨时不出兵破坏,眼下敌人沟壕将成,现在再出击不是徒损士卒吗。”

  听得曹仁的反对,诸葛亮眉头又是一皱,脸色愈加的不满。

  “你仔细看看,谁说楚贼的沟壕已成了,东南那一段明明还没有合拢,只要我们能成功破坏了,至少可以延缓楚贼掘好深壕的时间。”诸葛亮讽刺道。

  曹仁往外看了一眼,虽如诸葛亮所说,东北确有一段没有挖好,但曹仁却仍认为不该出击。

  这时,诸葛亮怒了,喝道:“曹将军,陛下北狩之前可是留有旨意,这邺城的诸军虽都由听你号令,但你却要听从本相的指挥,难道你敢违抗本相的命令不成?”

  诸葛亮搬出了圣旨压人,曹仁这下就没撤了。

  刘备留曹仁“协助”诸葛亮,当然是为了钳制诸葛亮,所以他才下了旨意,邺城诸军都要听从曹仁的指挥。

  这也就是说,诸葛亮不能越过曹仁去调动军队,如此,诸葛亮纵有叛意,没有曹仁的合作,也将无济于事。

  而曹仁跟颜良可有血仇,断不会投降颜良,诸葛亮自然无法说服曹仁,跟他同流合污叛归颜良。

  刘备又下旨,令曹仁服众诸葛亮的指挥,这样的话,只要曹仁没有降颜之心,那么他必定只能遵守诸葛亮的命令,军队的指挥权也不会变得混乱。

  此正是刘备的高明之处,令曹仁和诸葛亮互相牵制,同时又确保他们能全力守城。

  “丞相要本将出击,本将出击便是了。”曹仁没有办法,只能闷闷不乐的服从了命令。

  当下,曹仁便调集了七千精兵,不走南门,却从东门而去,饶行去破坏东南侧那段未合拢的沟壕。

  城外处,赵云策马而来,直奔颜良御驾前。

  “陛下,如今天色已亮,汉军必已看出我们的意图,臣想诸葛亮多半会发兵去袭击东南段未合拢的沟壕,臣请将南门之兵移向东南,以防汉军来袭。”

  颜良笑而不语,并没有回答赵云的所请。

  身旁法正笑道:“子龙将军莫要担心,陛下早有安排,咱们就在此等着瞧热闹好了。”

  早有准备?

  赵云一时茫然,不知法正此言何意,要知道,东南段的士卒毫无防备,倘若给汉军突袭,沟壕被破坏不说,势必还要造成不小的死伤。

  赵云心中忧虑,但见颜良那般闲然,似乎根本不担心的样子,便只有按下忧虑,不安的等着所谓的热闹。

  而此刻,东门处,曹仁已率七千步骑,突然杀出,径直饶往东南段的“工地”而去。

  一路狂奔,不多时间,曹仁的突击部队,便汹汹杀至。

  这个时候,上万名的楚军士卒,仍蹲在壕沟里挥汗如雨,根本没有任何防备,而最近的警戒军队,尚距此有数里远的南门处。

  曹仁心中暗喜,便想一鼓作气冲上去,杀溃这些挖壕敌卒,赶在楚国的警戒军赶来前,破坏了沟壕后迅速的撤还邺城。

  “大汉的将士们,给本将冲啊,杀尽敌寇~~”曹仁挥刀大叫,纵马如飞。

  七千汉军,如潮水般向着未成的沟壕。

  壕沟那一侧,督军的蒋钦,嘴角却掠起一丝冷笑,喃喃道:“陛下果然料事如神,汉军当真来攻击我这里了,来得正好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