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五十六章 诸葛亮疯了

第八百五十六章 诸葛亮疯了

  当然是曹仁。

  城头的军队理论上都是曹仁的直属部队,赵云要求见诸葛亮这种事,岂会没有人去通报给曹仁。

  当曹仁听到这消息,自然是想也不想,匆匆的就赶往了城头。

  而当曹仁上得城头时,正好听到赵云正在招降诸葛亮,而这个时候的诸葛亮,恰恰是陷入了沉默。

  这般场面,自然令曹仁误会,以为诸葛亮是被赵云的说降之词,说得有些动摇了。

  否则,诸葛亮为何不当场怒斥赵云,反而会沉默下来呢。

  看到这情景,曹仁心里边就火了,想也不想的就出言质问诸葛亮。

  清醒过来的诸葛亮,为曹仁那质疑的眼神扎得如芒在背,本来并无降敌之心的他,心里边反而有些慌了,仿佛做了什么错事似的。

  “诸葛丞相,你为什么不说话,难道你心里真的有鬼不成?”曹仁上前一步,厉声质问。

  左右的那些将士,皆也齐刷刷的望向诸葛亮,那般异样的眼神,仿佛也在怀疑着诸葛亮一般。

  诸葛亮心中顿时便紧张起来。

  他很清楚,刘备留下曹仁,将让曹仁直接指挥军队,只让自己通过指挥曹仁,来调动城中守军,如此做法,显然是为了钳制自己。

  刘备钳制于他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防范他诸葛亮心生反意。

  而今自己无意间的所谓“犹豫”,为曹仁所误会,那么将来这件事传往刘备那里,必然更会加重刘备对自己猜疑。

  而且,曹仁既对己生疑,今后必会对自己有所防范,执行自己命令也会推三阻四,如果二人失和,那么城中军心必然混乱,岂非给了颜良可趁之机。

  诸葛亮此时才意识到,自己方才的那一沉默,竟然是使邺城的形势,险入了危境。

  “好个颜贼,如此狡猾卑鄙,竟然想着让赵云离间我和曹仁,实在是无耻。”

  诸葛亮心中咒骂着颜良,他自然不会知道,赵云前来劝降,根本就与颜良无关,乃是赵云自己所请。

  诸葛亮思绪飞转,他意识到,自己必须要有所作为,即刻挽回曹仁对自己的信任,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  心思飞转,片刻后,诸葛亮眼眸中透射出一丝绝冷。

  他已经有了主意。

  当下诸葛亮便冷哼一声,“曹将军可真会开玩笑,本相追随陛下之时,曹将军还在曹艹麾下为将,曹将军竟会质疑本相会背叛陛下,真是好笑。”

  诸葛亮这番话,自然是在讽刺你曹仁这个曹家旧将,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我的忠诚。

  曹仁被讽,脸色顿露尴尬,沉声道:“诸葛丞相既无背叛之心,却为何对那赵云的劝降所动。”

  “本相什么时候为其所动了,本相之所以沉默,正是在思索着如何惩治赵云这个背主之贼。”诸葛亮反驳道。

  曹仁一怔,疑色稍减,却问道:“那丞相你可想好了,要如何惩治赵云这个叛贼了吗?”

  诸葛亮也不答他,只转过身来,摆手喝道:“来人啊,速去将赵云的家小,给本相押往城头来。”

  号令传下,左右将士无不一震,他们似乎已预感到诸葛亮想到干什么。

  无人敢违抗诸葛亮的命令,一队军兵下城飞奔而去,不多时间,便将赵云儿子赵统在内的二十余口家小,统统都押上了城来。

  城外处,赵云见诸葛亮被自己一席话说得沉默,以为诸葛亮心有动摇,便是驻马城下,给诸葛亮考虑的时间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赵云却渐渐的不安起来,而当他听到城头上出现女人的哭声时,这种不安更是达到了顶点。

  赵云的心中,一丝不祥的预感掠过。

  这时,诸葛亮已重新探出头来,冷冷道:“赵云,这你这个背主之贼,你还有脸来劝说本相投降,本相今曰就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。”

  说着,诸葛亮一摆手,喝令将赵云的家小,统统都押上城来,将他们一个个的都吊在城墙上。

  城外的赵云看到这一幕,整个人都惊呆了,诸葛亮这是要杀害他的家小啊!

  当初赵云归降楚国后,刘备本是想处决了赵云的家眷,但他想起自己当年兵败于曹艹后,号称残忍的曹艹,都不曾伤害他的家属,若他害了赵云家眷,岂非有损仁义之名。

  便是因此,刘备便强忍下没杀赵云家眷,只将他们软禁于邺城中。

  这件事,赵云也从细作那里得到过,正是因此,他对刘备多多少少还怀有几分感谢。

  而今,却不想在这个时候,诸葛亮竟会把他的家眷,统统都吊在城头。

  “诸葛亮,你想要干什么?”赵云心头大惊,厉声质问。

  “干什么,哼。”诸葛亮冷笑了一声,“你这背主之贼,本相今曰就要让你尝尝背叛的下场。”

  说着,诸葛亮便传下令去,命将其中一根绳索砍断。

  执刃的士卒都惊呆了,一时满脸为难,没敢执行诸葛亮的命令。

  诸葛亮脸色一沉,目光看向了曹仁,冷冷道:“曹将军,你的部属包庇叛贼的家属,拒不执行本将的命令,难道,这都是你的授意吗?”

  这一语反问,显然是在反指曹仁有通知之嫌。

  曹仁脸色一沉,便喝道:“你们都耳袭了吗,诸葛丞相的命令也敢不听,信不信本将把你们处法处置。”

  直属的上司这般一喝,军士们哪里还敢不听,只得一咬牙,将其中一根绳索砍断。

  惨叫一声,一名年不过七八岁的女童坠落城头,瞬间就摔成了一摊肉泥。

  “不——”赵云惊叫一声,伸手想要抓住落地的外甥女,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摔死在城下。

  赵云双目充血,怒火填胸,冲着城头怒叫:“诸葛亮,我好心劝你投降,你不降便罢,焉敢害我家小!”

  诸葛亮脸上阴冷愈重,眼眸中喷射着杀意,摆手向军卒再次示意。

  又是一刀砍下。

  “啊~~”一名老者惨叫着坠下城头,脑袋先着地,瞬间摔得是脑桨迸裂。

  “诸葛亮,我杀了你!”赵云怒发冲冠,咬牙欲碎,恨不得跃马城头,将诸葛亮碎尸万段。

  诸葛亮却冷笑道:“赵云,本相告诉你,别看你跟着颜良,现在猖狂,本相早晚会助天子反攻,灭了颜贼,到时候你的下场,就和你的这些家小一样,都将死在本相的手中。”

  冷笑声中,诸葛亮连连下令,将赵云的家小,接二连三的摔下城头。

  赵云是惊怒万分,痛入肉髓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诸葛亮对一群手无缚鸡之力老弱下杀手。

  邺城前发生的这一切,早有军卒策马飞奔回大营,将这惊人的消息,报与了颜良。

  “什么,诸葛亮竟做出这样的事来!”颜良吃了一惊,腾的一跃而起。

  城头发生之事,确实出乎颜良的意料。

  要知道,诸葛亮这个跟刘备一样,也是极重名声的,杀害妇孺这种大损名声的事,诸葛亮按理是绝不会做的。

  况且,赵云是实实在在被刘备和他诸葛亮抛弃,不得已而归降自己,诸葛亮应该有愧在心在事,如今赵云为诸葛亮姓命设想,劝他投降,诸葛亮就算不领情,也不至于做出此等狠毒之事来。

  震惊之下,颜良不及多想,当即出营,策马飞奔,率领数千虎卫亲军,直抵邺城之下。

  当颜良飞奔而至时,正瞧见又一名老妇被斩断绳索,从城头上摔下来,摔成了粉碎。

  而城墙下边,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十几具尸体,赵云的家眷,已有过半被诸葛亮所杀害。

  “吁~~”

  颜良勒马壕边,指着城头厉声喝道:“诸葛亮,还不快给朕住手!”

  城头的汉军士卒,眼见神一般的颜良到来,虽明知颜良伤不着他们,却均如见魔鬼一般,吓得脸色发白。

  曹仁则是恨得咬切齿,恨不得即刻杀出城头,跟颜良拼个你死我活,以为他曹家报仇。

  诸葛亮见是颜良到了,眼中瞬间也闪过一丝惊怖,但他连摇羽扇,很快就将恐怖强压了下去。

  面对颜良的喝斥,诸葛亮更加疯狂,喝令军卒再将绳索砍断。

  军卒们这下却不敢动了,城外颜良带给他们的强烈恐怖,竟是压过了诸葛亮的军令威胁。

  趁着这时,颜良强压下怒火,高声道:“诸葛亮,朕今天为了子龙,就退让一步,只要你不伤害子龙所余的家小,朕在此承诺,即使你顽抗到底,城破之后,朕也会留你一条姓命。”

  似诸葛亮这样顽抗之徒,往往城破之后,无不是为颜良折磨至死。

  如今颜良能为了救赵云的家小,饶诸葛亮死罪,已经算是格外的开恩。

  赵云见颜良做出如此让步,心中对颜良不禁是充满了感恩。

  而此时,城头上的诸葛亮,非但没有感到庆幸,反而觉得颜良所谓的“让步”,乃是对他莫大的羞辱。

  他冷笑了一声,一把夺过士卒手中的大刀,提刀来到了赵云之子赵统跟前。

  望着城下的颜良和赵云,诸葛亮目光阴冷,阴森森的说道:“颜贼,有我诸葛亮在,你想攻破邺城,简直是痴心妄想,我今天就是要杀光赵云的家小,你能奈我何啊,哈哈~~”

  狂笑声中,诸葛亮手中大刀猛然斩下。

  哐!

  飞溅的火星中,绳索斩断,赵统惨叫着从数丈高的城墙坠落于地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