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五十九章 彼之包袱,我之珍宝

第八百五十九章 彼之包袱,我之珍宝

  拆了百姓的房子,让百姓在寒风之中瑟瑟的冻死,如此残忍的做法,怎还能说是成全了百姓呢?

  宋氏糊涂了,素白的脸庞间,不禁浮现出孤疑之色。

  诸葛亮却道:“母亲信奉佛学,可知佛经之中有个故事,曾说佛祖割肉喂鹰之事?”

  佛教虽传入中土时间不长,但在汉末这个时候已颇有些影响,诸葛亮喜好读书,三教九流的学说涉猎极广,对于这佛教的典故,自也有几分熟悉。

  “佛经中确有这个故事,可这又与现在的事,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宋氏茫然道。

  “当然有关系了,今百姓们把自己的房梁贡献出来,就如同佛祖,为了保全他人,而牺牲了自己。”

  “如此,百姓们纵然冻死,必也会得道成佛,魂归西方净土,这样看来,儿这么做,岂不是等于成全了百姓们呢。”

  诸葛亮洋洋洒洒一番话,转眼把自己的残酷所为,说成了助百姓们身登极乐净土。

  宋氏愣怔了半晌,渐渐的陷入了诸葛亮的逻辑陷阱中,茫然片刻,忽露恍然大悟之色。

  “原来如此啊,亮儿你这么一说,为娘心里就宽慰许多了,但愿那些百姓们,能够身登极乐吧。”宋氏感叹道。

  说服了继母,诸葛亮暗松了口气,嘴角悄然掠过一丝得意。

  “罢了,为娘就不打扰你了,娘这就去佛堂去,祈求佛祖收留那些勇于牺牲的百姓们吧。”

  说着,宋氏手捻着佛珠,念念有词的还往后堂。

  诸葛亮恭送继母离去,脸上转眼已重现阴冷,口中喃喃道:“无论你们是上天堂,还是下地狱,这一切都是那颜贼造成的,你们的亡魂都去纠缠颜贼吧,这一切与我诸葛亮无关啊……”

  诸葛亮叹息了半晌,一股冷风从窗户缝中钻入,诸葛亮背上一寒,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  “怎么这么冷,把火烧旺一点。”诸葛亮不满的抱怨道。

  左右仆丁,赶紧抱着大把大把的柴禾,毫不吝惜的往炉中塞去。

  转眼间,炉火熊熊,整个大堂已是温暖如春。

  相府之外,曹仁的拆迁行动,已经迅速的展开。

  曹仁的号令传下,近五千名身体强健的士卒,被分成十余队,深入到邺城各条大街小巷,闯入平民百姓家中,开始强行拆除房梁。

  一时间,邺城是嚎声震天,惊怖遍地。

  汉军的仁义之师,现在却变成了(*)队,不顾百姓哀求与阻拦,将一座座的房舍扒倒,把房梁房柱等一切能够燃烧的木料,统统的都搬走。

  百姓们自然不会甘心就范,哀求不成就只好阻拦,但汉军士卒却对那些阻拦的百姓,任意的拳打脚踢,毫不留情的动粗。

  阻拦无路,血流满面的百姓,只能哭着眼瞧着汉军把自家房子扒倒,把房中所有能烧的东西,统统都抢走。

  几天的时间里,汉军就拆了近一千座房舍,抢回的木梁是堆积如山。

  有了这些抢来的木料,汉军的柴禾供应问题,暂时得到了缓解,不再挨冻的士卒们,情绪很快稳定了下来,自然不会再冒着军法处置的风险,去争抢柴禾。

  士卒们是爽了,可邺城的百姓却惨到了家。

  屋顶被拆,一家老小顶着茫茫天空,无处避风,无处躲雪,只能支个蓬子勉强御寒。

  可是,在此天寒地冻的时节,光靠一个篷子,如何能抵御得了风雪,无火取暖的他们,等待他们的只有冻死。

  果然,数天后,冻死的人数直线上升,老人小孩们身子弱,禁不住寒风,最先被冻死。

  至于年轻人们,虽然勉强可以撑一会,但除了严寒外,他们还要面临着更加严峻的难关。

  无柴取暖,自然也无火煮饭,尽管百姓们粮草未绝,但看着白花花的粮米,却苦于无火去煮熟。

  没办法堵熟,便只有生吃,如此一来,因生吃而生病,又造成大面积死亡。

  时间进入深冬,邺城几乎已变成了冰封的地狱一般。

  是曰清晨,诸葛亮正在暖烘烘的被窝里躺着,迷迷糊糊之中,却被耳边传来的哭啼吵闹之声吵醒。

  诸葛亮起了身来,很不满的问下人是何人在外吵闹。

  下人的回答,却让诸葛亮睡意全无,眉头不禁一皱,流露出不高兴的表情。

  此刻,数千名冻得手脚欲断,饿到发昏的百姓,正跪伏在相府门外的大街上,祈求诸葛亮能够可怜他们,分他们一点柴禾,以供他们取暖煮饭。

  诸葛亮穿上厚厚的袄子,一推房门,一股彻骨的寒意扑面而来。

  诸葛亮打了下冷战,下意识的把衣袄裹紧,不情愿的冒着严寒出门,前往府门而去。

  步入大院,上百名家丁和亲军,已肃列于紧闭的大门前。严阵以待,防备着门外的百姓破门而入。

  而声声凄凉的哀告声,在清晰的从门外传入,那悲惨的哭声,让这深冬的天气,显得更加的寒冷。

  “把门打……”诸葛亮想要出府去安慰那些百姓,话到嘴边时,却又咽了回去。

  怎么安抚呢,那些百姓是来要柴的,除了给他们柴禾之外,任何安抚都是徒劳无功的。

  难道去跟他们说什么佛祖舍生的故事吗,这般借口,除了糊弄信佛的继母外,又岂能糊弄得了那些濒临在冻死饿死边缘的百姓。

  犹豫再三,诸葛亮只是叹息一声,无奈的转过了身去。

  “丞相,外面的这些刁民该怎么办?”亲军统领上前问道。

  “传令给曹将军,命他派一队兵马来,把跪在外面的人,统统都给本相轰走。”诸葛亮毫来犹豫的下令。

  诸葛亮下完命令,赶紧回往了暖烘烘的屋子里。

  不多时间,外面就传来喝骂与惨叫声,显然是曹仁的兵马到了,用暴力手段,把那些跪伏在外的百姓给强行赶走。

  听着那烦人的吵闹声远去,诸葛亮的心情这才好了许多。

  可没过多久,曹仁却又来求见,诸葛亮只将令将曹仁传入。

  “丞相,适才我派兵去轰赶那些百姓,这些刁民们竟然敢反抗,依我看,若是再这么发展下去,只怕会酿成民变啊。”一见面,曹仁便忧虑道。

  诸葛亮陷入了沉默。

  就目前的形势而言,邺城的平民百姓,的确已成了他们的拖累,如果诸葛亮不想学关羽,准备留着这些百姓来当人肉包子的话,那这些百姓就是完全的负担。

  眼下城中有兵不到三万,靠着三万兵马守城都有些襟见肘,还要防着随时可能民变的数万百姓,事态若就此发展下去,确实将极为不利。

  沉吟半晌后,诸葛亮的嘴角,忽然间掠起了一丝诡异的冷笑。

  “曹将军放心,本相已想到了一招一箭双雕的计划。”

  一箭双雕?

  曹仁精神一振,好奇顿起,忙问诸葛亮有何计策。

  诸葛亮便摇扇而笑,不紧不慢的将自己的计策,道将而出。

  ……

  一天后,楚营。

  御帐之中,温暖如春。

  此时的颜良,正四仰八叉的躺在虎榻上,鼻息粗喘,荣光焕发。

  眼眸中,一衣不遮的甄宓,则坐在他的身上,波涛汹涌,娇躯颠簸,解开的乌发四散乱舞,何等的娇媚诱人。

  而大小乔两姐妹,则同样不着一物,正则缠绵在颜良的左右,香舌如蛇儿一般,在颜良的身上游走。

  颜良驾御三位美姬,纵享着帝王才有快活。

  翻云覆云,何等的激情澎湃,不知过了多久,这春意融融的大帐中,云雨才渐渐歇息。

  “陛下,丞相有要事求见,已在外侯了多时。”外帐的周仓,听得内中动静歇了,却才敢禀报。

  颜良却才伸了个懒腰,从一堆肉香中爬起,略略披了衣衫,转出了外帐。

  “宣丞相进来吧。”颜良大咧咧坐下,大口灌起解渴的美酒。

  片刻后,庞统入内。

  君臣之礼行过,庞统拱手笑道:“启禀陛下,适才诸葛亮派了使者前来。”

  诸葛亮派使者前来?

  “这可真是破天荒之事啊。”颜良颇感意外,笑道:“你这位同窗,该不会是打算向朕开城投降吧。”

  “那倒不是。”庞统移座近前,“那使者说了,诸葛亮想请陛下念着百姓姓命,容许他放出城中部分百姓,免得他们冻死饿死在城中。”

  原来如此。

  “丞相,你怎么看,你不会觉得你的这位同窗,真的会如此大发善心吧。”颜良问冷笑道。

  庞统捋须道:“城中缺柴乏粮,留这些百姓在城内,迟早会成为负担,臣以为,孔明并不是什么好心,只是想趁机把包袱甩给我们而已。”

  “臣跟朕想的一样。”颜良微微点头,却又道:“丞相,你主持粮草调运,我军中粮草,可够接受邺城几万百姓吗?”

  庞统掐指算了一算,说道:“平添了几万张嘴,虽然会有些负担,但基本还是够的。”

  听得此言,颜良便没了什么疑虑。

  他便欣然道:“如此最好,那就告诉诸葛亮,朕愿意接收这几万百姓,这些百姓可不是什么负担,朕还要感谢诸葛亮给朕送了几万宝贵的劳动力呢,哈哈——”

  诸葛亮自以为把百姓甩开颜良,是给颜良增加了负担,却不料,颜良的观念与诸葛亮,全然的不同。

  而这时,庞统却又道:“陛下先不必答应,臣以为,诸葛亮此举,并不只是甩包袱这么简单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