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六十章 想掺沙子,没那么容易

第八百六十章 想掺沙子,没那么容易

  庞统的话让颜良重新警觉起来,再次认真的思考这件事情。

  确实,以诸葛亮的智谋,白白放走了几万百姓,若只是为了给自己添麻烦,给自己甩包袱的话,似乎就太简单了。

  沉思片刻,颜良的眼前蓦然一亮,“丞相的意思,莫非是想说诸葛亮会将自己的细作,混于百姓之人,一同放出城?”

  “陛下圣明,臣正是这个意思。”庞统笑道。

  原来是这样啊。

  如今邺城被围到水泄不通,刘备的细作渗透不进来,诸葛亮的求救消息也发不出去,诸葛亮现在最想做的,恐怕就是取得和刘备的联系。

  那么,趁着放出百姓之际,把自己的细作混在百姓当中,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出城去,岂不是最好的办法。

  颜良便想如果是换成了自己,定然也会这么做。

  “那丞相的意思呢,朕当如何应对?”颜良问道。

  庞统思索再三,叹道:“不接收这些百姓,最多也就是失去个收取民心的机会,臣以为还是应当以围困邺城,断绝其与刘备的联系为重。”

  庞统的意思,显我是不赞成接收这几万百姓。

  颜良沉吟半晌,却冷笑一声:“诸葛亮的小把戏,朕岂会怕了他,传朕旨意,这几万百姓,朕收了就是。”

  庞统一惊,忙道:“陛下慎重啊,臣只怕这么做,会让诸葛亮的阴谋得逞啊。”

  “无妨,朕自有应对之策。”颜良的嘴角,却是掠起了一丝冷绝的诡笑。

  庞统最了解颜良,见得颜良这般自信,便想他必然胸中妙招,当下便只好按下狐疑,遵旨而去。

  于是,庞统便代颜良答复汉使,准许诸葛亮放出城中数万百姓。

  两天后的清晨,邺城南门。

  城门大开,吊桥吱呀呀的放下,成千上万的汉国百姓,拖着几乎冻僵,虚弱无力的身躯,扶老携幼的缓缓出城。

  而此时,正对面门的一处围壁,已是打开了一道壁门,准备放汉国百姓出围。

  城头上,诸葛亮和曹仁并肩在冰墙上,俯视着下方,看着原属己国的百姓,怀着恨意出城,去变成楚国的子民。

  左右的那些士卒,看着那些离去的百姓,眼中不禁闪烁出羡慕的神色,仿佛嫉妒他们能逃出邺城这座地狱般的牢笼。

  诸葛亮的脸上,却始终带着一丝冷笑,那笑容中,满是嘲讽之色。

  “子孝啊,咱们的人都安排好了吗?”诸葛亮摇着羽扇问道。

  曹仁拱手道:“都安排好了,有五百人换上便装,混在了出城的百姓队伍当中。”

  诸葛亮微微点头,一副满意的样子。

  “这五百人可忠心可靠吗?”诸葛亮又问题。

  曹仁道:“丞相放心吧,这五百人都是仁的嫡系部下,对仁极为忠诚,而且他们的安眷都在城中为人质,更不敢有异心。”

  “很好,有这五百人暗中配合,本相就给颜良一个狠狠的教训,让他知道知道本相的手段。”诸葛亮语气肃杀,满脸的自信与得意。

  曹仁也精神抖擞,以一种讽刺的目光,继续看着城外。

  数万百姓陆续出城,几个时辰后,这些被诸葛亮视为包袱的百姓,统统都被放出了城,邺城的城门也随之关闭。

  这些百姓们个个脸色发青,身形瘦削,显然是在寒冷和饥饿中,倍受了折磨。

  穿越壁墙后,他们原以为楚军会放他们就此离去,让他们自生自灭,然而,楚军却把他们送入了一座营垒,声称将发给他赈济的粥米。

  消息传来,这些百姓无不欣喜若狂,对楚军是感激万分,对颜良更是万般赞颂恩德。

  近午时分,一座座的大锅在难民营中支起,白花花的粟米被倒入锅中,不多时间,米香之气便笼罩了整座难民营。

  营中围火而坐,享受难得的温暖的难民们,一个个都舌根生津,两眼放光,只巴巴的等着吃一顿热乎乎的饱饭。

  大营东端的校台上,颜良驻马而立,远远俯视着整座难民营。

  “陛下到底有什么妙招,现在可以告知臣了吧。”身边的庞统,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真相。

  颜良却淡淡笑道:“丞相不必心急,谁是百姓,谁是诸葛亮的细作,很快就会见分晓。”

  庞统只好按下好奇,耐心的等着看颜良的手段。

  不多时,米粥已熟,维护秩序的楚军士卒们,则喝令着难民们排好队,前去领粥吃。

  难民们一拥而上,你争我抢冲向几十口大锅,领起了粥吃。

  冲在最前边的几百号人,先领到了满满一碗的香喷喷的米粥,赶紧抱着热粥奔回火堆,张口便狼吞虎咽起来。

  这粥一入口,吞下大半后,他们却才发现,这粥有些不对劲。

  “哎哟,这粥怎么这么咸啊。”

  “是啊,太咸了,莫不是放多了盐啦。”

  叫嚷声顿时四起,原本狼吞虎咽的难民们,都咸得咂巴起嘴来,满腹抱怨。

  “行啦,别再抱怨了,咸就咸点吧,总归是口热饭,将就吃吧。”

  “说得是啊,给你饭吃还说三道四,不想吃的话,大可再回邺城里去挨冻吃生饭去。”

  “我就随便说说嘛,其实这饭咸是咸了点,吃还是很好吃的。”

  抱怨过后,这些难民们到底是饿坏了,米粥虽咸,却仍是强忍着,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。

  而他们却没有发现,四周却有无数双眼睛,正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  校台上,庞统看到这一幕,猛然间恍然大悟,看向颜良之时,眼眸中已充满了敬叹之色。

  “陛下,莫非陛下是故意下令在粥中多放盐的吗?”庞统惊奇的问道。

  “不多放点盐,这班龟孙子们又怎会漏馅呢。”颜良嘴角扬起一丝冷笑,摆手喝道:“传令下去,叫将士们都盯紧点,凡有吃不下去饭的,统统都给朕抓起来。”

  诸葛亮想在难民中掺沙子,想要混入他的细作,颜良就想到了这样的手段,来甄别细作。

  难民们饥饿难耐,只要粥里没有钉子,哪怕是有点咸,他们也会强忍着吃下去。

  细作们则不同了,诸葛亮在派他们出来前,必定是给他们饱食过的,以鼓舞他们的精神士气。

  这样一来,当这些吃饱了饭的细作们,吃到咸到咂舌的粥时,他们还会和那些难民一样,强忍着下咽吗?

  当然不会。

  既是如此,细作和难民的身份,自然便很好的区别出来。

  几万号人的粥都已分发下去,无数双眼睛都在注视着这些鱼龙混杂的细作,仔细的搜索着异样之处。

  很快,这些奉命观察的士卒,就大难民群中,发现了可疑份子。

  一些看起来很健壮的难民,在喝了几口咸粥后,便趁着别人不注意时,悄悄的把粥都倒在了地上。。

  也有的难民,自己只吃了几口,便推说吃饱了,很好心的把碗里的粥倒给别人。

  而且,这些形迹可疑的难民,还多是三三两两的成片出现,彼此间不时的会有眼神示意。

  这些人,明显是颜良要抓的细作。

  负责此事的邓艾看时机差不多了,便是一声令下,军士们便不动声色的靠近那些可疑分子,以询问邺城情况为由,将那些可疑份子们,逐个的都带离难民营。

  颜良看看也抓得差不多了,遂是冷笑一声,拨马下得校台,直奔别营。

  在别一间大营中,约有五百多假难民,被带到了这里,审讯在颜良到来前,就已经开始。

  颜良策马入营,一座座的军帐中,传出刺耳的惨叫声,这是审讯的楚兵,正对那些假难民们动刑,逼他们招认。

  颜良下得战马,径直走入邓艾所在的军帐。

  此时,帐中柱子绑着的那男人,正杀猪似的嚎叫着,承受着沾水的皮鞭抽打,嘴里却一个劲的大叫“冤枉”。

  “父皇。”邓艾见颜良,赶紧上前参见。

  颜良点了点头,扬鞭一指:“这厮还不肯招认吗?”

  “是啊,这小子嘴硬的狠,咬死了不肯承认。”邓艾恨恨道。

  颜良示意停止用刑,走到了他男人跟前,上上下下的打量起此人。

  城中大部分难民,身上都有冻伤的痕迹,眼前这人却丁点伤痕没有,而且看起来也不似受过饥饿的样子,显然这就是一个细作。

  “陛下,草民冤枉啊,陛下开恩啊。”那男人苦苦的自辩。

  颜良却无动于衷,只将他的一只手掌抓起,仔细的扫了几眼,随后,颜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。

  “你在邺城里是做什么?”颜良问道。

  “小的就是开了个小饭馆,做些小生意谋生,小人真的不是细作啊,陛下开恩啊。”

  颜良的目光指向了他的手掌,冷冷道:“一个开饭馆的,手上的茧子却跟拿刀的士兵长得一样,诸葛亮是瞎了眼,就凭你这种货色,也想糊弄朕吗。”

  此言一出,那男人脸色顿时一变,那般错愕的表情,显然是被颜良识破了身份。

  还待自辩时,颜良却已摆手喝道:“来人啊,把这厮给朕阉了,把他的卵蛋子做成肉汤,灌给这厮吃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