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六十二章 狠狠的打你的脸

第八百六十二章 狠狠的打你的脸

  牛金大惊失色,方知楚军不但在围壁那里早有准备,而且还伏有一支骑兵,在半路上截杀他。

  惊恐的牛金,已是全无战意,只顾催马狂奔。

  然那支楚军骑兵来得甚快,转眼间已斜向杀至,滚滚的铁骑洪流,如利箭一般将汉军的逃归路线截断。

  当先那员楚将,坐胯白马,手舞银枪,有万夫不挡之勇。

  牛金借着火光一瞄,惊见那来将,竟然就是赵云。

  赵云的武艺有多强,牛金自然是深知,他残存的战意,荡然无存,只顾没命的发足狂奔。

  却见赵云枪舞如风,漫天的光雨中,数不清的汉兵被刺倒于地,银枪所过,鲜血狂飞。

  浴血的赵云,率领着他无敌的铁骑,轻松的便将惶恐的汉军截断,铁蹄来回的车辗,肆意的斩杀着逃奔之敌。

  到得这生死关头,牛金却已顾不上旁人,只能拼死策马狂奔。

  只可惜,乱军之中,牛金为楚骑所阻,又岂能轻易逃得出去。

  当他拼死力气,斩落了几名楚骑,勉强的快逃近护城壕时,乱军中的赵云,那一双锐利无比的鹰目前,已是锁定了他。

  家眷尽为诸葛亮所杀,赵云对汉国已无半点顾念,只恨不得杀尽敌人,为自己的家眷报仇。

  眼见牛金在前,素来沉稳的赵云,这时也已杀红了眼,怒火狂燃之下,纵马杀开一条血路,直取牛金而来。

  转眼间,那一人一骑,几已红白相间的闪电一般,狂袭而至。

  牛金眼见赵云杀至,在逃无可逃的情况下,明知不敌,也只有咬紧牙切,奋力的舞出一刀,企图顽抗。

  赵云却风驰电掣一般,飞奔而至。

  怒啸声中,赵云手中银枪探出,那一杆大枪挟着雷霆之力,如闪电般刺向牛金。

  枪锋所过之处,狂澜怒涛一般袭卷而去,竟是形在了一道涡形的无形气力,将牛金全身包裹其中,令他避无可避。

  牛金只觉山一般的刃气,强压而来,压迫得他几乎窒不过气来。

  避无要避,心惊胆战之下,牛金只有拼尽所有的气力,咆哮着挥出一刀,想要挡下赵云这惊天一击。

  刀锋未出,赵云那探出之枪,在半道上突然加速,快如闪电一般穿过牛金的刀锋的防御,瞬息而至。

  一声骨肉撕裂的闷响中,一抹鲜血飞上了半空。

  赵云如闪电般从牛金身边抹过,留在身后的,却是漫空飞溅的血雾。

  牛金眼眸睁得斗大,仿佛看到了何等不可思议之事,颤巍巍的低下头去,却见自己的胸口,已赫然现出一个碗口大的血窟窿。

  一招之间,赵云以不可思议的枪法,刺穿了牛金的胸膛。

  大股的鲜血从血窟窿中翻涌而出,牛金身形晃了一晃,“扑嗵”栽倒于地,身子抽搐了几下,便不再动弹。

  曹仁麾下第一大将,就这样被赵云一招阵斩。

  牛金一死,其余奔逃的汉军,更是土崩瓦解,只顾抱头狂奔,完全没了章法战术。

  赵云银枪左突右刺,如入无人之境,狂斩着敌卒。

  楚军铁骑更是一路辗杀,将这班失去了指挥的败军,肆意的踏在铁蹄之下,将脚下的土地,染成腥红的血毯。

  震天的杀声,渐渐止歇,五千汉卒已为赵云的骑兵杀得几近,只有为数不多的百余骑兵,侥幸的逃过了一劫,狼狈不堪的逃还了邺城。

  而此时,邺城南门上,诸葛亮还在摇着羽扇,以一种嘲讽的目光,看着楚营中熊熊而起的火焰。

  “此役我军虽胜,只可惜那五百潜伏的将士,只怕事后都要为楚贼所害呀。”曹仁感叹道。

  诸葛亮却不以为然,只冷淡道:“为了大局,牺牲也是在所难免,这五百将士是为了大汉而死,他们是死得其所,死得光荣。”

  左右士卒听得诸葛亮这般无情之词,心中都暗暗感到发毛。

  曹仁默然,遂不再多言,只默默的看着楚营中熊熊火光。

  此时,距离行动开始已经过了半个多时辰,楚营中的火势,依然未息。

  曹仁开始还没什么,但看着看着却心中愈发狐疑,蓦然间,曹仁眼神微变,似乎看出什么异样。

  “停止擂鼓,停止叫喊,都给我停下来!”曹仁大喝道。

  号令传下,战鼓声很快停下,早已喊到嗓门嘶哑的汉军士卒们,遂是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。

  诸葛亮却奇道:“子孝,为何下令停下来?”

  “诸葛丞相,你仔细再看楚营,难道没觉得有些奇怪吗?”曹仁手指向楚营。

  诸葛亮满脸疑色,再次将目光转向楚营,这一次,却是带着怀疑的心理,仔细的观察。

  半晌后,诸葛亮的神色蓦的一变,似乎也看出了些许可疑之处。

  那可疑的地方,正是楚营中的火势。

  按理来说,那五百细作放火烧营,楚军若是及时察觉,便能很轻易的镇压,然后迅速的去扑灭火势。

  如果火势无法控制,那必然会四处蔓延,越烧越大。

  而若火势得到了有效的控制,火势就该越来越小,起火之处也该逐个减少才对。

  但对面的楚营中,火势却长时间的保持不变,既没蔓延,也没有减弱,起火点的数量也没有减少。

  诸葛亮太过自信,所以没有看出这怪异之处,而曹仁由始至终,对诸葛亮的计策都保有几分不信,仔细琢磨之下,便即发现了不对劲之处。

  诸葛亮也是聪明人,如今在曹仁的提醒下,再仔细这般一看,果然就看出了异常之处。

  “难道说,那些火竟然是……”诸葛亮脸色惊变,那竟然之后的话,竟是不敢说出口来。

  曹仁脸色已铁青,沉声道:“敌营中的那些火,必然是楚贼故意点燃的一堆堆的篝火,而不是烧着的营帐,唯有如此,才能解释眼下所见,诸葛丞相,我们很可能中计了。”

  诸葛亮身形一震,一股恶寒涌上心头。

  “不可能,本相的计谋天衣无缝,颜贼如何能识破。”诸葛亮沙哑的叫嚷,不肯承认这尴尬的事实。

  曹仁却正色道:“诸葛丞相,事关我五千将士的生死,现在不是好面子的时候,应该速速下令,命牛金率军撤回才是。”

  那火堆既然是楚军故意点燃,就证明颜良已识破了他们的计策,若如此,那诸葛亮所谓里应外合之计,颜良也必然早有知晓。

  这样的话,那东门一线,楚军必然早有防备,牛金那五千兵马前去,岂非自投罗网。

  曹仁一瞬间就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姓,第一时间就请诸葛亮收回成命。

  诸葛亮却为曹仁那一句“不是好面子的时候”,弄得是又尴尬又恼火,自觉曹仁甚是无理,竟然在众将士面前,公然的挖苦自己。

  诸葛亮当场就火了,板着脸道:“单凭你一己之言,本相凭什么就放过这大好的机会,若是错过这机会,又如何破解邺城被围的困局。”

  “诸葛丞相!”曹仁厉喝一声,指着城外质问道:“若我的怀疑有误,楚营的疑点,又当如何解释?”

  这一番质问,却将诸葛亮给问住了,纵使他能言善辩,一时间却不知如何以应。

  见得诸葛亮无言,曹仁便喝道:“来人啊,速去向牛金传令,命他放弃原定计划,速速率军撤还邺城!”

  曹仁情急之下,不得诸葛亮的同意,便自作主张下了决定。

  诸葛亮脸色骤然一变,怒道:“曹子孝,你不得本相之命,焉能擅作主张,你眼中可还有我诸葛亮这个大汉丞相吗!”

  诸葛亮感到自己的权威受到挑畔,便摆出了自己丞相的官位,来压制曹仁。

  曹仁这下就被呛住了,诸葛亮官大于他是铁打的事实,刘备留有旨意,命他听从诸葛亮的指挥,这也是事实。

  曹仁若不听诸葛亮号令,就等于在违抗刘备的旨意。

  一时间,曹仁又气又急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正当这时,一骑从东飞奔而来,直奔上了邺城南门城头。

  “启禀丞相,大事不好,牛将军中了楚军的伏兵,已是全军覆没了!”

  晴天霹雳,当头轰下。

  城头一线,所有人听到这惊人的情报,都无骇然变色。

  曹仁也是大惊失色,不想变故来得这样的快,牛金已然就中了埋伏,全军覆没了。

  诸葛亮更是惊得脸色扭曲变型,嘴巴夸张的合不拢,手中的羽扇险些就脱手而落下去。

  “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啊……”诸葛亮喃喃自语震惊得已是有些语无伦次。

  曹仁从震惊中率先清醒,怒瞪向诸葛亮:“诸葛丞相,我早说颜贼有计,你偏偏不信,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所有人的目光,都齐刷刷的望向诸葛亮,众人的眼光中,均有指责之意。

  诸葛亮如芒在背,心中是又惊恐,又尴尬,蓦然间,一股羞恼之意,填胸而发。

  “你既然早看出了疑点,为何不早向本相禀报,却在这个时候才说出来!”恼羞成怒之下,诸葛亮反怪起了曹仁。

  “你——”曹仁气怒之极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  此时,天色将明,东白已蒙蒙发白。

  楚营之中,颜良驻马远望着敌城,冷峻的双眸中,涌动着嘲讽的冷笑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