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六十五章 冤大头者,曹仁也

第八百六十五章 冤大头者,曹仁也

  夜色沉沉。

  颜良驻立在那里,一动不动,如同一樽冰冷的雕像。

 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,将士们在寒风中战栗已久,个个冻得是脸色泛红。

  邺城方向,依旧没什么动静。

  众人们都开始有些动摇,猜想他们的判断是否错了,若是曹仁真的是想要投降,岂非错过了大好时机。

  颜良却巍然不动,脸上没有一丝的动摇之色。

  驻立半晌,蓦然间,颜良的耳朵微微一动,绝顶武将的本能,让他隐约觉察到了什么。

  细细倾听,西面的方向,隐约似有脚步声正由远及近而来,尽管这声音很微弱,但却逃不出颜良的耳朵。

  “敌人来了。”颜良的嘴角,掠起了一丝冷笑。

  左右的将士们,精神顿为一振,,一个个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刀枪。

  不多时间,倒塌之声从西面响起,这骤起的声响,如一星火种,转眼间将楚军将士们的热血点燃。

  众人都知道,汉军来了。

  斥候飞奔而来,直抵御驾前。

  “启禀陛下,数万汉军突袭围壁,现下正在摧毁壁墙。”

  斥候的禀报,再次确认了汉军突围,证实了颜良和贾诩等谋士们的推测,完全正确。

  “命诸军暂且不动,放敌人出围壁。”颜良扬鞭喝道。

  如果现在对汉军发动进攻,固然可以对汉军造成极大杀伤,但也有可能吓得汉军逃回邺城去,如此一来,邺城之战就还要被拖延下去。

  颜良现在就是要放汉军出围壁,让他们自以为自己阴谋得逞,却不想自投罗网,自己钻进了颜良布下的陷阱中。

  五万汉军箭已在弦,只等颜良一声令下。

  而在围壁那里,曹仁却仍在指挥着自己的士卒,疯狂的毁坏着楚军的围壁。

  汉军士卒都跟发疯了一般,拼命的破坏那座围壁,仿佛要把被围数月所受的气,统统都发泄在那道象征楚军围困的土墙上来。

  轰轰!

  一块块土石被推倒,尘雾散尽,更广阔的视野,呈现在汉军面前,让他们看到了希望。

  “哼,颜贼,想要围我曹仁,没那么容易。”曹仁的脸上,涌动着讽刺的笑意。

  在曹仁的喝斥下,两万汉军动手,不多时间就将围壁挖开了一道,长有七八丈的缺口。

  宽度已然足够,曹仁遂令停工,纵马当先从破口而出,两万的汉军急先恐后,如洪流一般从缺口中涌将而出。

  自以为逃出升天的汉军,个个兴奋难当,发足追随着曹仁狂奔,试图穿越楚军外围的营寨,一举破围而出。

  曹仁和他的汉军却全然不知,他们的一举一动,早有楚军的斥候,时时刻刻的飞奔报与颜良。

  当颜良得知汉军已破围而出,涌入旷地时,他知道,最后一击的时机已到了。

  颜良轻吸一口气,扬鞭厉喝:“传旨给诸将,全军尽出,是时候结束邺城之战了,给朕狠狠的宰杀敌寇!”

  旨意一层层的传下,战鼓之声,轰然而起。

  黄忠、赵云、张任、潘璋、太史慈等诸将,纷纷率本部兵马而出,四面八方的向着落入陷阱的汉军杀奔而去。

  此时的曹仁,刚刚率领着的残兵,窜入了旷野之中。

  就在曹仁暗自庆幸,以为自己逃过一劫之时,那刚刚涌起的庆幸之意,却被震天战鼓声和喊杀声给震碎。

  举目四望,但见无数火把亮起,黑夜之中,一条条金光闪闪的长龙,正从四面八方的向着自己杀来。

  楚军,是楚军的伏兵!

  曹仁惊呆了,汉军士卒也惊呆了,转眼之间,这支仓皇的军队,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之中。

  “诸葛亮,你害死老子了!”

  曹仁心中对诸葛亮想要骂娘,却不及多想,急是叫道:“中计了,全军撤退,速速撤还邺城~~”

  两万惊恐的汉军,急是折扳而回,争先恐后的向着围壁的缺口逃去。

  而当他们拆返回来时,却发现围壁处已是火光熊熊,一排排的楚军已耸立于破口,封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  嗖嗖嗖~~

  曹仁未及震惊时,箭矢已如狂风暴雨一般倾泻而来,逃在最前边的千名汉卒,根本来不及躲闪,便被黑暗中射来的箭雨钉倒于地。

  “后退,后退——”曹仁放声大叫,勒马后退。

  冲涌的汉卒们恐慌倒退,再不敢接近缺口处一步,近两万人你推我挤,乱成了一团。

  而在此时,诸路的楚军已如风而至,如一柄柄利剑,无情的刺向汉军这头惊慌失措的羔羊。

  赵云舞枪如风,如入无人之境,黄忠刀斩如轮,一路势不可挡,诸路大将率领着精锐的楚军,无情的辗杀着惊恐的敌人。

  尸横遍野,鲜血横流。

  夜色之中,颜良依旧驻马而立,静静的注视着这场决定邺城之战结果的围杀之战。

  从敌人的规模来看,此间已经是汉军全部的兵力,不可能再有别路的突围者。

  “传旨给邓艾,命他将西营的铁骑也给朕调来,朕要尽快扫平敌贼。”颜良高声下令。

  为了防止意外情况发生,颜良虽集重兵于东门,但对西门方向也留有一手,派邓艾率五千铁骑驻扎在那里,汉军别有诡计。

  现今这情况看来,邓艾那五千铁骑已没有必要再留在西门,自当被调来,迅速的铲平敌人。

  斥候策马而增,直奔西营而去。

  而此刻,邺城中,诸葛亮已策马飞奔,奔还了相府。

  一入相府中,诸葛亮迎面就碰上了宋氏。

  此时的宋氏已经裹了厚袄,准备好了随身细软,只等着跟诸葛亮一同出城而去。

  “亮儿,娘听说曹子孝他们已经出城了,咱们什么时候跟着出去呢?”宋氏不安的问道。

  诸葛亮的脸上,却扬起一抹诡笑:“颜贼诡计多端,必能识破曹仁的诈降,咱们跟着他出城,就是死路一条。”

  宋氏顿时一怔,茫然不知儿子在说些什么。

  “不跟曹将军杀出城?那咱们还怎么突围?”宋氏茫然道。

  诸葛亮得意一笑:“母亲放心,儿另有一条捷径,可保我们神不知,鬼不觉的逃出邺城,事不宜迟,请母亲速速随儿来吧。”

  诸葛亮也不多解释,只带着糊涂的宋氏,还有两百多名心腹的家兵,一路直奔相府的后园而去。

  诸葛亮身为汉国丞相,其府邸自然也极广,正堂的后面,还建有一片颇广的园林。

  但自两个月前时,诸葛亮却维护为名,将园子封了起来,禁止任何人出入。

  此时诸葛亮带着一众人,穿过那草建的园墙,步入园子时,宋氏和许多不知情的家兵们,无不是大吃了一惊。

  宋氏惊讶的发现,这原本平坦的园子当中,竟已是四处堆满如山的泥堆,全然已变了一番样子。

  宋氏未及多问时,诸葛亮已带着她进入一座别堂,宋氏惊奇的发现,在那厅堂的正中央,竟然挖了一个丈许多深的大坑。

  “母亲,这条秘道可直通西门之外,眼下楚军兵马必已为曹仁吸引往东门,西面一兵防备减弱,咱们便可由这条秘道,从西门逃出邺城。”

  宋氏更是吃了一惊,奇道:“亮儿啊,你什么时候挖了这条秘道,娘怎么一点都不知晓。”

  “母亲就别多问了,也逃出邺城,儿再慢慢向母亲解释。”诸葛亮不愿做过多解释。

  事实上,早有两个月前,诸葛亮就意识到,邺城怕是要守之不住。

  那时的诸葛亮,为了以防万一,就动用自己的家兵,不动声色的在这后园里,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,挖了一条秘密的通道往城外。

  而这条地道,就在几天前,正好挖到了诸葛亮事先测算的地点,这也正是诸葛亮为何在那个时机,建议曹仁突围的原因。

  诸葛亮是担心夜长梦多,万一楚军发现了这条秘道,自己的所有努力就要功亏一篑。

  曹仁却根本不会想到,他已经无形之中,做了掩护诸葛亮出逃的诱饵。

  “可是,咱们从此间逃了,曹子孝和那两万将士该怎么办?”宋氏不安的问道。

  诸葛亮叹了一声:“儿本决心与曹子孝死守邺城,但儿前思后想,便想儿乃天子的左膀右臂,儿若有失,天子将无从依靠。故此儿才决定保住有用之身,继续辅佐天子,可是,儿若想全身而出,就必须牺牲曹子孝和那两万将士,这一切,都是为了大局设想。”

  诸葛亮苦着脸,用沉痛的语气,向自家的继母解释了自己的苦衷。

  宋氏听罢,幽幽一叹,叹息道:“为娘乃信佛之人,当真是不忍心那么多的人,为了亮儿和娘牺牲。可娘听你这么一说,倘若亮儿你有个闪失,天子失去了依靠,若为那颜良所覆,天下不知更有多少人要惨死,亮儿啊,是不是这样道理。”

  “母亲说得极是,儿就是这个意思,儿这一切所为,都是为那颜贼所逼迫呀。”诸葛亮为难的说道。

  “但愿佛祖有眼,替天下众生,除去颜贼这个恶魔吧。”宋氏又捻起了佛珠,诅咒起了颜良。

  诸葛亮见说服了母亲,心中暗松了一口气,遂道:“事不宜迟,咱们必须动身了,儿在前边开路,若没什么问题,母亲跟在后面便是。”

  说着,诸葛亮便叫十几名心腹亲兵先入坑中,紧接着,诸葛亮也跟着跳将下去,毫不迟疑的钻入了秘道之中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