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六十六章 顾不得娘了

第八百六十六章 顾不得娘了

  洞中一片的黑暗,只能靠灯笼的微弱之光,方才能够勉强的看清前路。

  因是为了节省工程量,秘道的高度只有半人多高,所有人在秘道中只有弯着腰才能前行。

  诸葛亮弯着腰低着头,跟着十几名开路的家兵后面,艰难的前行着,一路吃着灰,没走多时就已经气喘吁吁

  诸葛亮却只能强忍着,累得跟狗似的继续前行。

  不知不觉得,诸葛亮已是走出了几百余步,他估摸着已经走出了城,再坚持一会,就能够顺利的穿越楚军的围壁。

  正当这时,头顶上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,洞顶的尘土,开始大片大片的加速跌落。

  诸葛亮心中顿时一惊,前后的家兵也一时慌了,不知是怎么回事。

  震动越来越剧烈,跌落的尘土已变成大块的土石,有几块甚至还落在了诸葛亮的头上,砸得他生疼。

  “骑兵,地面上有大股的骑兵经过,快向前爬,不要停。”诸葛亮蓦然明白,吓得急是手脚并用,向前狂爬而去。

  那些家兵们也吓坏了,赶紧蹶着屁股手脚并用的往前狂爬。

  土石掉落的速度越来越快,越来越猛烈,地道中土雾弥漫,诸葛亮被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  而此时,就在土层上方的地面上,一支五千人的骑兵,正飞驰而过。

  “快,加快速度,再晚了就没我们的功劳了。”邓艾挥舞着银枪,兴奋的喝斥着他的骑兵们。

  原本邓艾正率五千铁骑于西营巡视,却不想得到消息,东门那边已经激战起来,颜良的圣旨迅速抵达,召他率军往东门驰援。

  邓艾和他的骑兵们,巴不得能立功勋,收到圣旨时,个个热血激荡,狂奔向东门而至。

  铁骑滚滚,震得大地在开裂,铁蹄踏地的节奏,渐渐的跟地面形成了共振,使得震力愈加的强大。

  邓艾却不知,就在地下不远处,诸葛亮这个大敌,正狼狈不堪的爬行着。

  诸葛亮万分惊慌,他千算万算,自以为可以顺利的逃出升天,却没有想到,在这关键的时候,会有一支骑兵恰巧经过。

  爬行中的诸葛亮,几乎就要喘不过气来,蓦一个瞬间,身后突然传来“咔嚓”一声响。

  紧接着,诸葛亮便觉有什么重物,重重的砸在了自己的腿上。

  瞬息之间,撕心裂肺的痛楚从腿部传来,诸葛亮“啊”的惨叫一声,爬倒于地,再也动弹不得。

  前边的家兵闻声,猛回头时,惊见诸葛亮屁股以下已被压在了土石下,而诸葛亮后面的人,则统统都被震落的土石堵住了去路。

  “丞相。”家兵惊慌的爬了回来。

  诸葛亮从最初的剧痛中缓过劲来,回头艰难看去,却见自己的双腿大半已被埋在土地,自膝盖以下,竟似失去了知觉一般。

  “快,快拉我出去。”诸葛亮惊恐的大叫,双手拼命的向爬。

  只是,他稍稍一用力,腿部便有钻心的痛传来,痛得他是咬牙欲碎。

  虽如此,但诸葛亮凭着求生的意念,只能强忍住剧痛,拼命的向前爬。

  前边的家兵也伸过手来,使劲的往前拖拽诸葛亮,两相用力之下,终于是把诸葛亮的身体,从土石中给拉了出来。

  诸葛亮长吐了口气,喘着气回头再看,却见自己双腿已是鲜血淋漓,而且已然没有知觉。

  而身后处,土石已封住了地道的那头,他的继母宋氏,还有其余的家兵,尽被封在了那一头。

  “丞相,太夫人他们被封在后边了,咱们该怎么办啊?”家兵慌张的问道。

  诸葛亮看了看自己血淋淋的腿,再抬头看一看不断坠落的土石,犹豫了半晌,狠狠的咬了咬。

  “后边的人已经管不到了,你速扶本相出了秘道再说吧。”诸葛亮沉声令道。

  那家兵大惊失色,惊道:“可是丞相,太夫人也在……”

  “为了大局,本相只能如此,别废话,快扶我走。”诸葛亮厉声喝断。

  那家兵一震,没有办法,只得扶着诸葛亮,连爬带滚的继续向前爬逃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头顶的土石坠落越来越少,空气也越来越清新,爬不得多时,前方豁然开朗,他们终于爬出了这条秘道。

  头顶星空无限,眼前是无边的夜色,诸葛亮如从地狱了逃出来一般,拼命的呼吸着空气,庆幸自己的死里逃生。

  半晌后,诸葛亮才从狂喜中回过神来,意识到自己尚未脱离险境,还不是庆幸的时候。

  他看看四周,却见围壁就在身后,而斜侧方向,隐约还有楚营的灯火。

  接着诸葛亮又俯下头来,看了一眼那黑森森的秘道,惨白的脸上,闪烁着复杂的神色。

  沉吟了片刻,诸葛亮暗叹了一声,默默道:“走吧,趁着天还没亮,扶本相速速穿过敌营空隙,唯有如此,咱们才有生路。”

  十几名家兵个个黯然,只得扶着诸葛亮,借着夜色的掩护,继续向西潜行而去。

  地道的那一头,宋氏正惊恐万分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此时的宋氏,才刚刚进入地道不久,大概才从城墙下方穿过,而这时,头顶隆隆的震动声,也让宋氏陷入了恐慌。

  就在这时,前方传来消息,言是地道顶上出现塌方,把几人压在了下面。

  前路已尽被封,地道中尘土弥漫,呼吸不畅,已无法再前进,只能原路退回。

  宋氏花容惊变,慌得不知所已,只能调转屁股,又原路爬了出来。

  一番艰辛后,宋氏终于从坑中爬出,回到了相府的后园之中。

  宋氏蹲在坑边,瞧了半晌,眼巴巴的盼着诸葛亮从中出来,但等了半天,当最后一名士卒出来时,却仍不见诸葛亮的身影。

  “怎么回事,亮儿呢?”宋氏惊恐的问道。

  最后名出来的家兵,哭丧着脸道:“地道里头突然塌了一大片,丞相和好几个人,好像都被压在了下边。”

  宋氏闻言大惊,一瞬之间,只觉天雷轰轰而下,轰得她头目眩晕,几乎晕死过去。

  头晕目眩的宋氏,只觉双腿一软,扑嗵便跪倒下来,软软的瘫在了坑道旁边。

  看着那黑森森的洞口,宋氏口泣声叨叨着:“亮儿啊,亮儿啊~~”

  宋氏凄凉的泣声,回荡在相府的上空,而在此时,邺城东门外,惨嚎声那才叫震天动地。

  两万汉军残兵,已被围杀几近,成千上万的楚军,疯狂的进攻,杀戮着顽抗的敌人。

  中了计策的汉军,被分割成了十几股,为数倍的楚军任意围杀。

  楚军中,如云的猛将们肆意狂杀,宣泄着心中狂燃的战意。

  而汉军之中,却仅曹仁一员大将,只能苦苦的并力支撑。

  此时,天色已蒙蒙亮了,黎民之光洒在战场上,照出的是尸枕如山,血流成河的修罗惨景。

  颜良驻马营门,手中把玩着马鞭,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场血战。

  西面处,尘雾骤起,隆隆的雷声如从天边而来。

  颜良举目远望,但见一支黑色的洪流,正斜不里疾冲而来。

  邓艾率领的五千铁骑,终于赶到了。

  “这场战斗,也该收场了。”颜良嘴角掠起一丝冷笑。

  铁骑滚滚,飞疾而至,如一支利箭,给了顽抗的汉军,最最致命的一击。

  骑兵无可阻挡的冲击下,曹仁所在的那支三千人的亲兵队,转眼间被从中截为两断,阵形就此土崩瓦解。

  失去了结阵依靠的这队汉兵,很快就被围涌而上的楚军兵潮所吞噬。

  乱军中,曹仁依然在挥刀狂舞,拼命的抵抗着,做着最后的一搏。

  十步外,赵云枪舞如风,踏着一条血,直奔曹仁而来。

  心怀复仇之火的赵云,今天唯有曹仁和诸葛亮的鲜血,方才能洗雪内心的怒火。

  眼见赵云来袭,曹仁心下一惊,赵云的武艺有多强,他岂能不知。

  无路可退,曹仁只得咬紧牙关,鼓起勇气,纵马舞刀,迎击而上。

  两骑,踏雪而至。

  赵云手中银枪如电,挟着排山倒海之力,形成一道涡将的激流,疾射而出。

  曹仁低啸一声,手中战刀舞出森森刀幕,狂击扫出。

  吭~~

  猎猎的金属激鸣中,两骑错马而过。

  曹仁只觉五指剧麻,战刀抖到嗡嗡作响,险些拿捏不住,胸中更是气血翻滚,呼吸受窒。

  就在曹仁未及震惊时,赵动勒马回枪,第二招已是如风而至,枪锋已如流光一般,疾射而至。

  曹仁不及多想,只得强提一口气,拼力相挡。

  哐!

  重枪再至,曹仁只被狂力撞得身形一震,双腿都差点夹不稳马腹。

  “这叛贼的武艺,竟然真的如传说中这般厉害!”曹仁心中大为震惊,斗志转眼便因之削弱三分。

  复仇如火的赵云,却不给曹仁丝毫喘息的机会,第三招,第四招,重重的枪影,如狂风暴雨一般急袭而至。

  曹仁只能拼尽全力相挡,不出十余招,已是被逼到手忙脚乱,破绽百出。

  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,在某一个瞬间,嘎然而止。

  赵云勒马横枪,巍然而立,眼眸中闪烁着痛快的傲意。

  而曹仁,却僵直如雕一般,两个眼珠睁得斗大,满脸无尽的恐怖。

  一根丝丝的血线,从曹仁的脖间现出,然后,那血丝迅速的扩张,最后竟形如婴儿的嘴唇一般,大股大股的鲜血,从那血唇中翻出。

  喉咙被切裂的曹仁,闷哼了一声,诺大的身躯便轰然栽倒于马上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