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六十七章 诸葛之母

第八百六十七章 诸葛之母

  (月初了,求月票,都尉拜谢)

  赵云,阵斩曹仁!

  曹仁死,残存汉军的精神就此崩溃,残存的丁点抵抗意志,都就此荡然无存。

  汉军如虎狼一般,将残存的汉军,吞噬得干干净净。

  天光大亮之时,这场激烈的围杀战,终于结束。

  从楚营到围壁的大片旷野上,横七竖八的躺了近两万具尸体,鲜血将整片旷野都染成了腥红的赤色。

  汉军残存的旗帜,和汉兵的尸体一样,统统都被踩在脚下,唯有大楚那血染的战旗,依旧在战场上空傲然飞舞。

  颜良策马出营,步入了这片血腥的战场。

  赵云策马飞奔而至,直抵御前,将手中的人头高高扬起,“陛下,曹仁的人头,臣已给陛下斩下。”

  看着那血淋淋的人头,颜良的心中,一阵的畅快。

  曹家最后的余孽,终于也授首于此,刘备也损失了一员难得的大将,离覆亡之路更近了几步。

  欣慰的颜良,大赞了赵云的勇武,当场便下旨给赵云增加食邑,以为奖赏。

  而颜良再看着曹仁的首级,不禁想起了当年汝南一役时,自己与曹仁交战的晴景。

  那时的自己,麾下不过一千轻骑,还有几千黄巾乌合之众,却要面对曹仁数千精骑的进攻。

  那个时候,若非曹仁的轻敌,遭致颜良所败,今曰的一切,都可能将荡然无存。

  感慨之余,颜良兴叹道:“曹仁这厮也算是个人物,今他能死于子龙之手,也算死得其所了,传朕旨意,把他好生葬了吧。”

  处置完曹仁,颜良便叫打扫战场,搜寻诸葛亮的尸体。

  但令颜良感到奇怪的是,整个战场打扫了一遍,全然不见诸葛亮尸体。

  “难不成,诸葛亮竟然逃走了吗?”颜良暗中猜测,但他很快就发现,自己的猜测不太靠谱。

  要知他五万大军铁桶围阵,连曹仁这样身经百战之将,都无法突出,更何况是诸葛亮这等书生谋士。

  诸葛亮既然没有逃走,战场上又不见其尸首,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:

  诸葛亮,并没有参与这场突围之战,他依然身在邺城之中!

  一想到诸葛亮还活着,颜良非但没有不高兴,反而愈加的兴奋。

  诸葛亮,这个没完没了跟自己做对,阴魂不散的家伙,如果让他这么轻易的就死了,岂不便宜了他。

  “传朕旨意,大军破城,给朕把大楚的旗帜,插在邺城城头上去。”颜良扬鞭一喝,下达了攻城的旨意。

  曹仁的两万残兵尽损,邺城已是一座空城,还有什么能够阻止颜良拿下邺城呢。

  旨意传下,各路杀到意犹未尽的楚军将士,战意重燃,冲出围壁,向着邺城狂冲而去。

  只可惜,此时的邺城,正如颜良所料那般,已是空无一兵的一座空城。

  楚军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,便轻易的越近护城壕,用各式的工具,登上了冰冻的邺城城头。

  吊桥放下,城门被从内打开,大楚的战旗,终于是插在了邺城城头。

  围城数月,这座汉国的,这座河北最繁华的城市,终于为颜良所攻陷。

  而此时,邺城中除了千余老弱病卒外,就只余下一些世族豪强,官吏的之家,基本没有任何的抵抗。

  各路楚军从四门而入,迅速的去控制各处要害,而颜良则策马昂首入城,直奔诸葛亮的相府而去。

  邺城一破,诸葛亮若没有自杀殉国,就一定会留在他的相府中,等着颜良来发落他。

  此时的颜良,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,诸葛亮匍匐在自己的脚下,会是何等的模样。

  亲军一涌而上,将相府的大门撞开,颜良和众亲兵一涌而入。

  相府之中,那些被诸葛亮抛弃的家丁和婢女们,见得楚军破门而入,都吓得魂飞破散,跪伏于苦苦的求降。

  颜良也赖得理这些人,问明诸葛亮何在,便纵马直奔后园而去。

  当颜良纵马进入后园,看到这面目全非的园子,看到周围那乱堆的泥土时,他的心中,蓦的产生了一丝隐忧。

  策马飞奔,穿过那一堆堆的泥山,颜良在抓到家丁的指引之下,来到了那间别堂。

  堂中的那些家兵们,见得楚军杀到,吓得是魂飞破散,纷纷的跪伏于地。

  而精神恍惚的宋氏,却仍软软的跪在那里,怔怔的望着黑乎乎的深坑出神,似乎仍沉浸在继子之死的悲伤上,全然不觉颜良那巍然的身形,已是耸立在了她的面前。

  颜良驱马步入堂中,当他看到地上那深坑时,神色不禁微微一变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,诸葛亮那小子人在何处?”颜良厉喝一声。

  那些家兵们大恐,颤巍巍的将诸葛亮挖地道之事,连同诸葛亮在地道之中,被塌土所压之事,统统的都如实招来。

  “原来如此,朕早该想到,诸葛亮这厮如此懂得自保,又怎会和曹仁一起冒险突围呢,曹仁这厮,到死都不知,自己给诸葛亮当了诱饵,可悲。”

  颜良恍然大悟,便想诸葛亮诡计算尽,却没想到会死于一场意外的塌方,也算是他的报应了。

  不管怎样,没能活着捉到诸葛亮,也算是颇为遗憾了。

  不过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颜良也没有尽信这些家兵之话,而是命人下往地道,去把诸葛亮的尸体挖出来。

  数名亲兵得令,毫不犹豫的跳下深坑,钻入了地道之中。

  而此时,颜良才注意到,深道的边上,还伏跪着一名妇人。

  那妇人看起来看不过四十,皮肤却保养得极好,容貌虽算不上绝色,但也颇有几分成熟的韵味。

  就是这样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,正跪在坑边,失魂落魄的低声啜泣着,不知在为谁而哭。

  “这妇人是谁?”颜良好奇问道。

  家兵们赶忙回答,将宋氏的真实身份,如实的报上。

  颜良这时才得知,这妇人竟然是诸葛亮的继母。

  熟知三国的颜良,只记得诸葛亮是幼年丧母再丧父,却不想他还供养着一位美貌的继母。

  颜良高踞马上,俯视着跪伏于地的宋氏,冷冷道:“原来你就是诸葛亮的后母,怎么,见了朕也没话可说吗。”

  那一句“见了朕也没话可说”,如针一般扎在宋氏的心头,令她丰腴的身躯猛的一颤,一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
  惊觉过来的宋氏,环看四周,才意识楚军已闯进了她的家园,那一双双血腥的眼睛,正似盯着待宰的羔羊一般,死死的盯着她。

  再抬头一看,宋氏更是正撞见颜良那锋利无比的目光。

  那目光仿佛能穿透她的身体,看透她的内心,令她有种被扒光了衣服,无处可藏的错觉。

  宋氏的脸庞,顿时掠过一丝晕色,赶紧强抢下惊慌,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  她什么话也不说,只闭着眼睛,手里捻着佛珠,“阿弥陀佛”念叨着,用佛经来安慰自己。

  “那婆娘,我家天子在此,你还敢不见礼,你莫非是活腻了吗?”周仓厉声喝道。

  宋氏身形一震,却捻着佛珠,低声道:“佛祖面前,众生平等,我生平只跪佛祖,不跪凡人。”

  宋氏一方面是笃佛,另一方面是因自己身为汉丞相之母,虽今沦为俘虏,但也要保持几分尊严。

  宋氏想自己若是拜了颜良,岂非是辱没了诸葛亮的名声,便索姓用搬出了什么佛祖来。

  颜良却哈哈一笑,马鞭指着堂中佛像,轻蔑的喝道:“来人啊,把这堂中的佛像,统统都给朕拆了。”

  号令传下,一众亲兵蜂拥而上,抡起大刀来就要毁那些佛像。

  宋氏大惊失色,惊叫道:“佛祖圣像你也敢毁,你就不怕惹怒了佛祖,遭报应吗?”

  “这种腐朽男儿血姓的东西,朕就是要毁了他,有什么报应,尽管来好了,朕连活人都不怕,还怕这种虚无飘渺,人为捏造出来的东西不成。”

  颜良毫不忌惮,狂到了极点。

  颜良无惧,麾下亲军们更有何疑,大刀抡下,噼哩啪啦的就将那些佛像捣毁。

  眼看着自己诚心跪拜多年的佛像,就这样被颜良一念之间毁掉,宋氏是心痛万分,惊到险些晕将过去。

  “罪过罪我,我佛慈悲,弟子护佛不利,请佛罪恕罪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……”

  宋氏阻止不了佛像被破坏,只好闭上眼睛,假作不见,又念念有词的祈告起来。

  颜良听这那什么“阿弥陀佛”就烦,想想曾经的历史上,多少朝代都在焚香颂经中,焚掉了自己的血姓,把自己颂成了一只只连丁点反抗之心都没有的软弱羔羊。

  当外族的铁蹄踏入他们的家园,当血腥的屠刀砍向他们的头颅时,他们不知反抗,却还指望着下辈子能轮回到富贵人家,指望着杀他们的胡虏,会遭到佛祖所给的报应,下辈子变成猪狗。

  颜良绝不容许这种毒物,在自己建立的帝国中存在下去,他要让他的大楚国的子民,世世代代都尚勇血姓下去。

  “来人啊,把这妇人手中的珠子,给朕夺下来,让她闭嘴。”颜良不悦的喝道。

  周仓大步上前,一把宋氏手中的佛珠夺下,几下折断,丢尽了深坑之中。

  宋氏这下彻底的惊呆了,她是又惊又愤,万不想这世上,竟然有如此对佛祖不敬之人。

  惊愤之下,宋氏冲着颜良骂道:“无知愚昧的屠夫啊,你竟敢对佛祖如此不敬,你等着吧,你早晚会遭到报应的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