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七十一章 死刑通知书

第八百七十一章 死刑通知书

  (求月票啊,都尉拜谢)

  司马懿想从颜良这里来讨便宜,颜良给他的回复,却是宣告给司马氏下了死刑通知。

  一骑楚骑飞奔出邺城,很快就将颜良肃杀的圣旨,发往了晋阳。

  晋阳城中,司马懿还在巴巴的等着颜良的回复。

  司马懿对于自己开出的条件,还是很有信心的,他在自己的亲笔修书中,详细的阐述了九品官人制的优点,他觉得凭着自己的文采,必可说动颜良。

  而且,这九品官人制能助颜良赢得河北世族,乃至天下世族的归心。

  在司马懿看来,当初颜良为了针对刘备的九品官人制,方才推出了科举制与之抗衡,如今刘备的覆灭已经在眼前,颜良理应当认清现实,用更有利于他统治的九品官人制,来代替科举制才是。

  司马懿相信,以颜良的眼光,应当能看到九品官人制的切实好处。

  但司马懿却不知,颜良的眼光,远超乎他想象的远,颜良看到的不仅仅是眼前的十几年,更是之后的百年千年。

  司马懿满怀信心的等着颜良的回复时,最后,他却等来了颜良的一纸通碟。

  当司马懿拿到那道圣旨时,整个人都惊怔在了原地,双手甚至还微微颤栗,眼眸中充满了惊疑与茫然。

  “怎么可能,九品官人制有这么大的好处,这姓颜的为何会拒绝?”司马懿惊得喃喃自语,无法理解。

  司马朗也是满腹惊疑,以他兄弟二人的才智,皆是无法理解颜良的思维方式。

  不过,司马朗很快镇定了下来,慌道:“仲达啊,这个颜良真是疯了,眼下他口口声声要灭咱们司马家,咱们该怎么办才好?”

  司马懿按下了对颜良的惊疑,开始思索起眼下的所面临的处境。

  刘备那头是不能发兵去救的,无论发多少兵,河北平原上都会被楚国无尽的兵潮所淹没。

  唯今之计,唯有保存实力,到时凭借并州的山险,以抵御颜良的进攻。

  毕竟,并州不比冀州,此间西有黄河,东有太行,表里山河,险峻之极。

  司马懿相信,只要他有足够的兵力,扼守住并州各处险要,颜良纵有十倍大军,也休想攻入并州。

  问题却是,司马懿手中仅有三万兵马,何以自保。

  对于司马懿来说,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扩充兵力,可是,并州乃贫瘠之地,粮草不丰,人丁不旺,又如何扩充兵力呢?

  司马懿来回踱步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  最后,他来到了地图前,仔细的审视着并州内外的势力布局。

  冥思苦想之下,司马懿眼眸蓦的一亮,脸上闪过兴奋之色,似乎已是想到了破解眼前困局之策。

  蓦然回首,司马懿的脸上,已是恢复了那沉静的自信。

  “大哥,烦劳你速速收拾金银财货,替我远走一趟吧。”司马懿道。

  远走一趟?

  司马朗一怔,茫然道:“仲达,你要我去哪里?”

  “鲜卑!”司马懿抬手一指地图,斩钉截铁道。

  鲜卑?

  司马朗目光投向地图,在那并州以北的塞外广阔草原上,标写着数处鲜卑部放牧名称,他猛然之间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  “鲜卑部族雄踞塞北,近年来那鲜卑王轲比能,连年征战,统一了鲜卑数部,使鲜卑族的实力大增,有这样一支强大的近邻在,咱们焉能不为我所用呢。”

  司马懿滔滔不绝,脸上浮现出了诡秘之笑。

  “仲达,你的意思,莫非是要叫我出使鲜卑,结好那轲比能,让他帮我们抗击颜良吗?”司马朗惊喜的问道。

  司马懿微微点头,得意道:“姓颜的素来仇视胡虏,南匈奴和西羌的覆没,就是最好的例证,倘若拿下并州,将来必会对鲜卑用兵。大哥此番北去,就是要向那轲比能晓以利害,促使他和我们结盟,一旦颜良敢犯并州,咱们便可引鲜卑入塞,助我们抵御颜贼。”

  司马懿洋洋洒洒一番话,道出了他的计策。

  司马朗听得越发兴奋,仿佛也看到了希望,精神顿时大振。

  兴奋片刻,司马朗却又面露忧色,“仲达此计虽妙,然鲜卑毕竟是胡虏,倘若引其大举入塞,进入中原,只怕会将来成为大祸啊。”

  “大哥你多虑了。”司马懿却冷笑一声,不以为然道:“胡虏愚蠢,所图者无非是利也,只要我们拿捏得好,胡人尽可我为所用,却形成不祸端。”

  司马懿极是自信,仿佛把胡人看得极为透彻,俨然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  司马朗虽为兄长,但却自问智谋远不及自己的弟弟,眼见司马懿这般有信心,司马朗便觉自己的顾虑,乃是多余的,忧虑之心遂消。

  司马朗便欣然道:“既然仲达你这么有信心,为兄更有何疑,好,我这就去准备,不曰就出使鲜卑。”

  司马朗拱手而去。

  司马懿送兄长到空门,目送司马朗离去,抬头仰望万里晴空,他的脸上,悄然浮现一抹自信的冷笑。

  ……

  邺城。

  寒冬已远,天气渐暖,一早起来,御园中的树枝,已是抽出了新绿。

  颜良不得不承认,刘备这厮很是很享受,单以河北三州之地,就能修起如此恢宏的御园来,当真是不简单。

  只可惜,刘备劳民伤财,给自己修建的园子,如今却只能供颜良享玩。

  颜良信步走在前边,一面欣赏着初春的园景,一面倾听着庞统、法正等大臣,跟在身后汇报内外之事。

  “司马懿收到了陛下的警告后,已在并州大肆扩充军队,看样子是试图顽抗陛下天威。而且,晋阳方面的细作还传回情报,称司马懿的兄长,近曰携带着大量的财货,出塞去往了鲜卑,其目的很可能是想结连鲜卑王轲比能。”

  听得法正的汇报,颜良停下了脚步,转过身来时,英武的脸上已浮现阴怒的杀机。

  “司马懿这小子也给刘备带坏了,竟然敢结连鲜卑,哼,看来朕是想不屠尽司马氏一族也不行了。”

  颜良素来最恨勾结胡族,当年的刘璋和曹丕,之所死得惨烈无比,很大的程度上,也是因为颜良恨极他的勾结胡族。

  如今司马懿不知轻重,为了自保,也勾结起了鲜卑,这无疑就令本就对司马懿不报好感的颜良更添恨意。

  “继续说下去吧。”颜良摆了摆手,转身继续欣赏园景。

  庞统便接着道:“据巨鹿郡细作发回的情报,诸葛亮已成功逃回了汉国,并且重新获得了刘备的重用,只不过其双腿已断,如今已经成了残废。”

  诸葛亮果然还活着,这厮来真是顽强。

  颜良本心生厌恶,但听得诸葛亮已断,成了残废时,却又有种说不出的痛快。

  很显然,诸葛亮的双腿,是因为当初从秘道出逃时,被塌下的土石砸断。

  而事后颜良推测,地道之所以会塌,多半是因为邓艾的骑兵,正好奉自己的命令,从地道上方经过。

  这也就是说,自己的这道命令,无意中却断了诸葛亮的双腿。

  诸葛亮这厮把曹仁当作诱饵,牺牲了两万汉军士卒的姓命,给自己制造秘道出道的机会,今他双腿被砸断,也算是对他的报应了。

  “诸葛亮腿被砸断没什么稀奇,朕倒是奇怪,诸葛亮损兵折将,丢了邺城,犯了如此大错,刘备竟然还能重用他,刘备脑袋莫非是被门给夹了吗?”

  庞统微微一笑,叹道:“孔明能仍受刘备重用,这多半要归功于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,据细作的情报,诸葛亮见到刘备之后,似乎是把邺城失陷的罪责,统统都推在了曹仁身上,再加上他断了两条腿,极是惨烈,刘备因此才相信了他。”

  原来如此。

  颜良想起曾经的历史中,街亭之战的失利,明明是诸葛亮不会用人,再加上诸葛亮对街亭地形不了解,逼得马谡不得不违背他的命令,最终苦战失败。

  可以说,北伐的失利的责任,完全都在诸葛亮的身上,可事后,诸葛亮却把最大的责任,统统都推在了马谡身上,一刀斩了这位年轻英才,让马谡做了北伐失败的替罪羔羊。

  那么,如今诸葛亮把邺城失陷的责任,推在曹仁身上,也就是情理之中的理了。

  反正曹仁和那两万汉军已亡,死无对证之下,诸葛亮说什么,刘备都只能相信。

  “诸葛亮这个人啊,朕都不知怎么评价他了,朕只能说,他跟刘备真是臭味相投。”颜良感慨道。

  这时,法正进言道:“诸葛亮虽然屡败,但是他的智谋确实了得,刘备若依旧重用他,对我军而言,确实会造成一定的威胁。臣倒有一计,或可让那诸葛亮难受一下。”

  能让诸葛亮难受,这世上,还有什么比这更让颜良高兴的。

  “孝直有何计策,说来听听。”颜良顿时便起了兴趣。

  法正捋须胡须,不紧不慢的笑道:“那诸葛亮的后母,不是已为咱们所擒吗,陛下何不令其母修书一封,招诸葛亮前来邺城,到时看那诸葛亮该怎么办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