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七十四章 孝义诸葛

第八百七十四章 孝义诸葛

  此刻的诸葛亮,竟是希望自己的后母死!

  当这个念头从脑海中闪过时,诸葛亮猛然又意识到,那个女人,可是自己的母亲啊,自己怎么能希望她死呢,这也太大逆不道,有失孝义了。

  宋氏虽乃后母,但在这个时代的礼法中,诸葛亮就必须要像对待亲生母亲那样,孝敬供养宋氏。

  诸葛亮效忠于推行仁义的刘备,身为大汉丞相,更当以身作则,如今他却反盼着自己的母亲快死,这般想法,简直是禽兽不如。

  “我非是盼望母亲死,只是希望母亲能够为了国家大局,勇敢的牺牲自己,我这是对国家的忠,应当高于个人的孝才对。”

  诸葛亮的内心之中,开始给自己找起了借口,安慰起了自己。

  “是啊,母亲她信佛,佛讲究牺牲小儿,成就大我,母亲若是自尽,正是遵从了她的信仰,将来必能身登西方极乐,这对母亲来说,当是一种解脱,一种莫大的幸事才是。”

  经过几番的思想斗争,诸葛亮自责的思想包袱,渐渐的便被他抛下。

  诸葛亮的内心中,重新开始祈盼后母能够舍生忘死,成就她个人的信念,也成全了他诸葛亮的名声。

  正当这时,一名家仆匆匆而来,拱手道:“禀丞相,巨鹿南门来了一名楚国使者,声称是奉了太夫人之命,前来给丞相送家书。”

  楚国使者?太夫人?家书?

  诸葛亮脸色一变,心中思绪飞转,立时便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姓。

  “这多半是颜贼逼了母亲写信,想要招我往邺城,颜贼定是想借此,来将我逼入进退两难的境地,定是如此。”

  诸葛亮很快就猜到了楚使此来用意,心中顿时吃惊不小。

  “快,快去那楚使直接带到相府来,休得让外人知道他是来给本相送信。”诸葛亮匆忙下令。

  诸葛亮以为,只要此事不加宣扬,世人就不知道,自己的后母曾经给自己送过信,就算颜良有阴谋,也难不到他。

  不料,那家仆却苦着脸道:“那楚使来到巨鹿之前,便大张旗鼓,声称是来给太夫人送信,他入城之后,更是大肆的宣扬,说是太夫人给丞相写信,要招丞相往邺城,现下恐怕这件事情已经传开了。”

  “什么!”诸葛亮吃了一惊,当场就想跳将起来。

  只可惜,他双腿已断,又如何能从轮椅上站起来。

  震惊的诸葛亮,脸庞顿露尴尬,暗暗咬牙切齿,愤恨之意溢于言表。

  他知道,这必是颜良故意要声张出来,铁了心的要逼迫他陷入进退两难,毁掉他的声誉。

  诸葛亮那个恨啊,一时却又心急如焚,不知如何应对这件事。

  正当这时,门外却来报,言是有楚使声称要给诸葛亮送家书,城门的守军不敢阻拦,只能将使者送来了相府,听候诸葛亮发落。

  诸葛亮眉头又是一皱,事到此至,他已没有办法。

  “传楚使进来吧。”诸葛亮沉声道。

  诸葛亮能怎样呢,难道假装鸵鸟,拒不招见楚使吗?

  那个时候,世人就会说他诸葛亮不孝,连自己母亲的书信,也不愿意看,分明是想抛弃自己的母亲。

  人言可畏,越是诸葛亮这样自诩孝义的人,就越畏惧人言。

  半晌后,楚使在家兵的严密看守下,步入了堂中。

  楚使倒也没有嚣张,反是很恭敬的向诸葛亮见礼,随后便将宋氏的那封家书,逞献给了诸葛亮。

  诸葛亮强作镇定,很淡然的接过那封书信,从容的折来一看。

  那字体,毫无疑问,自是宋氏的笔迹。

  书信的内容,正如诸葛亮所料,自己的后母,以母亲的名义,召唤他前往邺城尽孝。

  诸葛亮的嘴有在微微擅抖,羞恼之极的怒火,正在胸中燃烧。

  他很清楚,以母亲的为人,明知召自己前来,必会令他陷入险地,自然绝不会如此。

  而眼下母亲仍是写了这封信,必然是被颜良所逼迫,无可奈何之下,不得不遵从。

  诸葛亮又深知,自己的母亲姓格颇为坚强,今竟是屈服于了颜良,可想而知,母亲必是遭受了颜良施加的无法忍受的折磨,忍受不住之下,才不得不屈辱的写下了这封书信。

  颜良好色成姓,他将那些敌人的妻女占为己有,威逼她们屈服于自己的银威之下,已不是什么新鲜事,乃是世人广知之事。

  颜良用什么手段,逼迫自己的母亲屈服,诸葛亮不用想也知道。

  此刻,诸葛亮的脑海之中,不禁浮现起了这样的画面:

  自己那风韵犹存的后母,一衣不遮的趴在那里哼吟,一面哼吟,一面写下这封不耻的家书,而颜良,则在后母的身上,肆意的征伐……

  诸葛亮胸中的怒火,如火山一般,几乎就要喷发而出。

  颜良啊,那可是颜良,害死了自己的弟弟诸葛均,羞耻自己的哥哥诸葛瑾,霸占了自己的姐姐诸葛铃,更夺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妻子黄月英。

  就是这么一个切齿的仇人,如今,自己的母亲,却正臣服于他的胯下,沦为他的玩物。

  耻羞,天大的耻羞!

  诸葛亮不敢再想下去,他只怕自己再想象下去,就要气到吐血。

  诸葛亮内心之中,愤怒的情绪是波涛滚滚滚,但在楚使在前,诸葛亮却表现得云淡风轻,丝毫未显得自己的愤怒之意。

  看过那封家书,诸葛亮将信缓缓合上,抬起头时,却是一脸的平静。

  “家书本相已收到,烦你回邺城后,也给颜良带个口信,你就告诉他,让他别得意太久,我诸葛亮早晚会将他碎尸万段,让他建立的伪楚国,灰飞湮灭。”

  按理说自家母亲在颜良手中,诸葛亮投鼠忌器,当不敢对颜良如此恶语相向。

  诸葛亮去偏要对颜良口出狂言,他的用意,自然是想激怒颜良,令颜良牵怒于自己的母亲。

  倘若颜良能一怒之下,杀了宋氏,那诸葛亮就不用背负这“不孝”的名声。

  而且,诸葛亮还能借着母亲的死,痛斥颜良的残暴,藉以引起世人对颜良的不满。

  楚使也不怒,只答应诸葛亮将他的话转达给天子,旋即告辞。

  诸葛亮坐在轮椅上,目视着楚使离去。

  当楚使离去,大堂中只余下自己人时,诸葛亮胸中的怒火,再也无法控制,骤然间喷涌而出。

  “颜贼,你卑鄙无耻下游,我诸葛亮跟你誓不两立,你等着吧,我早晚要亲手斩下你的人头,你给我等着——”

  愤怒已极诉诸葛亮,这时竟有些失去了控制,如泼妇骂街一般,歇厮底里的破口大骂起了颜良。

  曾经的那个雅儒淡然,处惊不变的诸葛亮,已全然不见,只余下一个为羞愤蒙了心的疯狂复仇者。

  左右甘海等家仆,一个个都目瞪口呆,愣怔的看着诸葛亮破口大骂。

  诸葛亮破口大骂了半晌,神智方才恢复几分,意识到自己这失控的情绪,有损自己平时的形象。

  诸葛亮只得强下怒火,抬手想要拭去嘴角边的唾沫星子,抬手之际,却又看到了那封母亲的家书。

  “该死,你怎么就不自杀呢,害我陷入这般境地!”

  诸葛亮心恨难当,当场就想将那封家书撕碎,以发泄自己的怒火。

  就在他将要撕信时,脑子里猛然闪过一丝清理。

  “颜贼已大肆宣扬母亲给我写了家书,弄得巨鹿满城皆知,陛下早晚必也会知道,倘若我今把书信撕了,陛下问将起来时,我岂非会被怀疑?”

  前思后想了半晌,诸葛亮只得将已揉到快烂掉的书信,又不情愿的整理成了原样。

  见得诸葛亮恢复了平静,左右这些心腹的家仆们,却才暗松了口气。

  甘海移上近前,小心翼翼问道:“丞相,太夫人有信来召丞相前去,丞相是去还是不去呢?”

  去?还是不去?

  诸葛亮眉头深皱成沟,陷入了进退两难之中。

  ……

  楚使却离得巨鹿,直奔邺而去,几天后,回往了邺城。

  皇宫中,颜良刚批阅过奏章,正打算放松几分,听得使者回来,兴致一起,便叫将宋氏一并宣入。

  过不多时,形容黯然的宋氏,小心翼翼的步入了殿中。

  经过几天的恢复,宋氏饥饿的身子骨,基本已恢复过来,但精神上的创伤却难平复。

  她闻得颜良宣见,当初那羞耻的画面,不由得就浮现于脑海,心中顿时便慌张不已。

  宋氏却没办法,只得强抢着内心的羞畏之意,勉强的前来大殿。

  “妾身拜见陛下。”宋氏低低的拜见,再也不敢自称“我”,只能自称“妾身”。

  “起来吧。”颜良摆了摆手。

  当宋氏低起身时,正撞上颜良那充满充满了邪意的眼神。

  宋氏娇躯顿是一颤,只觉自己的衣裳,如同无物一般,颜良那目光,仿佛可以穿透她的衣裳,直接看到她的肉体似的。

  宋氏脸畔生晕,赶紧又低下了来,颤声道:“不知陛下召妾身前来,有何吩咐。”

  “你的那封信,朕已送给了诸葛亮,朕今曰召你前来,就是想让你一同听听诸葛亮的回复。”

  颜良说罢,向使者示意一眼,令他将诸葛亮的回复道来。

  使者不敢隐瞒,只能将诸葛亮收到书信后,如何以一番狂言回复颜良之事,统统如实道来。

  宋氏原以为诸葛亮会回复些安慰关怀她的话,谁想自家儿子的回复,根本半字不提自己,而且还对颜良出言不逊,俨然不怕颜良因此而牵怒到自己这个做娘的。

  宋氏心头一酸,眼眸中顿时闪过一丝惧意,怯生生的望向了颜良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