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七十七章 朕就是要当你老子!

第八百七十七章 朕就是要当你老子!

  颜良的用意,正是如此。

  你诸葛亮不是很聪明么,把不孝的名声推给了刘备,自己保住了面子。

  那好啊,老子我就娶了你的母亲,做你的继父,看你诸葛亮还有什么手段,来保住自己的名声。

  到那个时候,颜良便可以继父的身份,发兵去教训诸葛亮,而诸葛亮呢,他只要反抗,便是与自己继父作对,便是忤逆不孝。

  颜良此举,就是要撕碎诸葛亮的脸,让他从此再也抬不起头来。

  宋氏也不笨,她岂能看不出来,颜良强纳她为夫人,并非是看重她的姿色,而是要羞辱她的儿子。

  宋氏对诸葛亮已深深厌恶,诸葛亮的面子有没有,她其实已不在乎。

  宋氏在乎的是,自己若做了颜良的夫人,世人又将如何看待她,她自己的面子,又将往哪里在搁。

  “不可以,绝对不可以,我绝不答应!”宋氏惊醒过来,当即断然拒绝。

  诸葛铃秀眉一凝,劝道:“母亲为父亲守寡十余载,已算尽了妇道,今天子开恩,愿纳母亲为夫人,实乃母亲天大的荣幸,母亲该高兴才是,怎能拒绝呢。”

  宋氏心头大震,她简直不敢相信,这话竟然是出自于自己女儿之口。

  “铃儿啊,你到底是怎么了,你怎么能劝自己的母亲,嫁给诸葛家仇人呢。”宋氏的言语,充满了困惑与质问。

  诸葛铃花容也微微一变,眼眸中,闪过了几分尴尬。

  但很快,诸葛铃就平伏下了那份不自在,恢复了淡然自若。

  她叹了一声,苦笑道:“说起来,当初天子对二弟还十分的欣赏,一心想要将他招入麾下,只是二弟一心想效忠于刘备那个伪君子,不断的与天子做对。说实话,就以二弟的所作所为,天子能容我们活着,已经是极大的开恩。”

  “今天子纳母亲为夫人,确有羞辱二弟之嫌,但二弟无情无义,早就抛弃了母亲,母亲又何必为他再设想。”

  诸葛铃一番开导一番劝解,令宋氏渐渐冷静了下来,开始平心静气的看待这件事。

  沉吟半晌,宋氏又为难道:“亮儿无情,为娘早就不顾念他,为娘是顾念自己的颜面啊。”

  宋氏此言,已是动摇了几分。

  诸葛铃又苦笑了一声,叹道:“乱世之中,人为草芥,又何况是咱们这等妇人,只要能活下去,又何必顾忌所谓的颜面,更何况,我们只要稍稍放下尊严,就能享受荣华富贵,这难道不好吗。”

  宋氏身形又是一震,眼中的动摇之色,愈加的浓烈。

  “再者,天子的姓情,向来是顺他者昌,逆他者亡,母亲你若坚持不从,只能是自讨苦吃,当初母亲拒写书信时,那受的惩罚,难道已经忘了吗?”

  诸葛铃最后一番话,深深的刺涌了宋氏,那饥饿难耐的痛苦,那被剥光了示众的羞辱,岂是人所能忍受。

  想起那惨痛的回忆,宋氏便心有余悸,她绝没有勇气再承受一遍。

  这个时候,原本激动的宋氏,彻底的平静了下来,眼眸中闪烁的不再是羞愤,而是畏惧。

  诸葛铃很聪明,她自然看得出来,自己的后母,已然是动摇。

  “所有的利弊,女儿都已经说尽,母亲是想生还是想死,自己好好权衡一下,女儿也告辞了。”

  诸葛铃起身告辞,她要给宋氏一点时间,来消化这令她难堪的决定。

  大殿之中,转眼只余下了宋氏一人。

  宋氏踱步于殿中,看着案上堆放着的那些新衣和金银珠玉,她不禁回想起了当年,自己嫁给诸葛珪的情景。

  那时的诸葛家,已然没落,娶自己之时,连几件像样的彩礼都没有。

  那时的自己,满心憧憬的嫁入了诸葛家,却不想洞房之时,看到的却是一个病到连腰都直不起来的废人。

  那是宋氏才知道,诸葛家之所以娶她,只是为了借着成婚,来为病入膏肓的诸葛珪冲喜而已。

  从那时候,宋氏对这桩婚姻,就已经充满了怨恨,对于诸葛家,也充满了怨意。

  宋氏觉得,是诸葛家毁了自己,让自己生命中最好的时光,在独守空房中枯萎。

  然而,残酷的事实,却令宋氏不得不压下那份怨恨,寄情于佛教,用佛颂来麻痹自己。

  而今,再次看到这些新婚用物时,宋氏那份隐藏在心底的怨恨,重新又滋生了起来。

  随着怨恨重生的,还有那份独守空房十余载,已经积聚已久的饥渴难耐。

  思绪翻滚如潮,许久许久后,宋氏长长的叹了一声,伸手将案上的那件新衣,不情不愿的拿了起来。

  殿外处,逗留未去的诸葛铃,见得这一幕时,她不禁也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诸葛铃知道,她的这位后母,终于是想通了,决定放下所谓的尊严,屈服于这生存的残酷现实。

  诸葛铃轻吐了口气,转身方去。

  不觉,已是华灯高挂。

  月上眉梢之时,颜良方从外殿,在众人的簇拥之下,醉熏熏的还往了内宫。

  今曰是颜良纳新夫人的曰子,颜良特地在殿前设宴,大宴群臣。

  似金雀台中的那些夫人们,颜良收了也就收了,并没有几个摆宴庆祝,今曰却破例设了酒宴,搞得热热闹闹。

  颜良倒并非多么重视那宋氏,他之所以这般做,就是为了大肆声张,告诉天下人,老子我颜良纳了诸葛亮的后母为姬妾,从今往后,我就是诸葛亮的继父了。

  一场酒宴下来,颜良醉意三分,趁着这良宵美景,径直前往了畅春殿。

  殿中,宋氏已是披了新衣,梳妆打扮,忐忑不安的坐在那里。

  女儿诸葛铃则陪在旁边,母女二人默默不语,彼此间都回避着对方的眼神,避免不必要的尴尬。

  “陛下驾到~~”殿外宦官高喝一声。

  宋氏身形一震,听得颜良到了,人影还没见到时,脸庞已泛起一丝红晕。

  “母亲,陛下来了,赶快去迎驾吧。”诸葛铃赶紧起身,扶着不情愿的宋氏,步入了殿外。

  母女二人方出殿外,颜良已带着满身的酒气,扬长而至。

  二女慌忙跪下,拜迎颜良驾临。

  “平身吧。”颜良一摆手,大步入殿,径直坐于了上首。

  诸葛铃着着宋氏跟了起来,二人垂首立于殿前,不敢吱声,也不敢正视颜良。

  颜良饮过一杯醒酒茶,俯视下去,一眼就盯上了宋氏。

  今曰的宋氏,略施了脂粉,又着了这新衣,如此一打扮,俨然待嫁的闺女一般,更是动人。

  颜良心中的欲念,如火焰般随之升起。

  “你过来。”颜良邪笑着,向宋氏招了一招手。

  宋氏愈加羞怯,僵在那里动也不动。

  “母亲既已决定,就不要再多想,只安心伺候陛下吧。”诸葛铃从旁低声劝说,双手轻轻把宋氏向前推去。

  宋氏无奈,只得按下羞耻之心,步履缓慢的移上近前。

  颜良伸手搂住了宋氏的腰枝,顺势一拉,便将宋氏拉入了自己怀。

  宋氏倒落在颜良那雄健的胸膛前,一颗心儿蓦的扑嗵乱跳起来,眉色之间,竟是涌起了几缕少女般的潮红羞色。

  见得这般姿色,颜良却是奇了。

  敌人的妻室颜良抢了不少,似宋氏这般,已近半老徐娘,还似少女般羞怯的,却是头一回见到。

  颜良却不知,宋氏虽说当了诸葛亮十几年的妈,却仍是含苞待放的处子之身。

  不过,这些又有何重要。

  现下的颜良,怀抱着身段丰腴的宋氏,心头的烈火,转眼已焚身而起,很快便肆意起来。

  宋氏已是彻底的放下了顾忌,只得紧闭双眸,轻咬贝齿,任由颜良征伐。

  阶下处,诸葛铃见得这般场面,脸庞也暗生红晕,却是使了个眼色,将那些伺候的宫女们屏退。

  而诸葛铃也是面红耳赤,趋步欲退出殿外,不敢打扰颜良的好事。

  正当这时,颜良忽然道:“铃儿,你也留下来吧。”

  诸葛铃一怔,茫然了片刻,陡然间脸上狂涌惊羞之色。

  她以为,颜良只是让她劝慰宋氏,却没想到,兴致一起的颜良,竟是要……

  而那宋氏,更是惊羞难当,一想着颜良竟要如此,只觉无地自容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只是,畏于颜良的威势,她二人心中虽是窘羞万分,却不敢有所违逆。

  诸葛铃扭捏了片刻,暗自的吐了口气,只得陪起笑脸,强抑着内心的羞耻,转身盈盈的步向了颜良。

  身后,那道殿门,吱吱呀呀关闭。

  大殿之中,烛火摇曳,春意融融。

  雄鹰比翼齐飞,飞越重重巫山,直抵那曼妙的极乐天堂。

  ……

  几百里外,邺城。

  相府中,那昏暗的大堂中,诸葛亮却在独坐着轮椅,盯着壁上所悬的地图,怔怔的发呆。

  那诺大的地图上,楚国的黑色标记,已经爬满了大河南北,而汉国的红色标记,却只余下一隅。

  往昔种种,不断的浮现于诸葛亮的脑海。

  那些颜良对他的摧残,那些可恨的记忆,无时无刻不纠缠着他,提醒他要报仇雪恨。

  到最后,他却除了空自怨怒外,什么也做不到。

  而他的脑海中,不禁又浮现起了母亲宋氏的音容相貌,一想到绝美的母亲,又有可能遭受颜良的辱没,诸葛亮就心痛得咬牙切齿。

  “母亲啊母亲,你如果还有一点廉耻,为了我诸葛亮的名声,我求你自杀吧,你活在这个世上,只会是对我的拖累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