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七十九章 玉雀藏娇

第八百七十九章 玉雀藏娇

  刘备的眼眸中,闪烁出希望的火焰,仿佛诸葛亮一席话,骤然间点醒了他一般。

  刘备腾的站了起来,踱步于房中,思绪飞转,权衡着利弊。

  正如诸葛亮所说,盘踞在辽东的吕蒙军团,如同一柄悬在他头顶上的利剑一般,让他无时无刻都得分心注意,无法全力对付颜良的主力。

  此番与楚国的全面战争,若非有高句丽人牵制住颜良的辽东军团,他刘备就将承受两面受敌的压力,后果更将不堪设想。

  而昌黎、辽西二郡,地处幽州之东,与辽东相接,此二郡地贫而民少,就目前的形势而言,除了防范辽东楚军外,并没有多价值。

  但这么两个贫瘠的郡,对于乌桓人来说,却是天降之财,只要割给他们,他们必倾力出兵为自己效力。

  而且,乌桓人占据了二郡,就将封住辽东楚军西进的道路,和高句丽人一起,对吕蒙所部形成夹攻之势。

  “嗯,此当真是一石二鸟之计,丞相此计妙极也。”刘备终于想通,拍手叫好。

  兴奋的刘备,当即便下旨,命孙乾带着厚礼北上,去向乌桓首领蹋顿结好借兵。

  见得刘备采纳了自己的计策,诸葛亮也长出了口气,心里已经盘算着,借得乌桓之兵后,如何南下夺还邺城,把颜良逐出河北,以报自己母亲被颜颜强娶的耻辱。

  “颜贼,你只有一人之力,我大汉朝威服天下,却有四方胡族兄弟来相助,正所为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,我看你还能猖狂多久。”

  刘备心中也暗暗得意,嘴角边不禁扬起一抹冷笑。

  ……

  邺城。

  皇城之南,尘土飞扬,一座规模宏大的楼台,正在热火潮天的施工之中。

  这座正在开建的楼台,颜良已为之取好了名字,名曰:玉雀台。

  顾名思义,这玉雀台和中都洛阳的金雀台,以及南都应天的铜雀台,乃是姐妹楼台,此台建之后,自然也将成为颜良选藏美姬,寻欢作乐的风月之地。

  作为帝王,自当享受,颜良可不是那种整天曰理万机,累得跟狗似的,回到宫里连快活的心情都没有,倒头就睡的劳模皇帝。

  今又征战年余,颜良自思如此辛苦,也当是犒劳犒劳自己的时候。

  以如今之势看来,灭掉刘备还需要些时间,这样的话,建这么一座玉雀台,以供他在北都邺城,就近寻欢作乐,自然是十分必要。

  当然,颜良这般“劳民伤财”,臣下中自是不乏上书劝谏的。

  这些大臣们都说邺城方定,冀南诸郡百姓饱受战火荼毒,今若再劳民伤财的大兴土木,实非明智之举。

  大臣们的这些进言,乃是为了大楚社稷设想,颜良自然不会怪罪,反而,他还下旨给那些忠言进谏的臣子,予以赏赐。

  赏赐归赏赐,颜良的大兴土木,照旧进行。

  不过,颜良却并没有劳民伤财。

  当初诸葛亮甩包袱,放邺城之民出城,放出的皆为贫苦的平民百姓,而那些豪强富户,以及随刘备“北狩”官员的家眷,却都留在了邺城中。

  对于诸葛亮来说,这些权贵、富户们是“自己人”,自己人当然不能放归颜良。

  颜良入城之后,清点城中残留户口,最终收到近两万这种丁口。

  对于这些“肉食者”,颜良自然不会手下留情,他一道旨意下去,将这些人统统的都罚没为奴。

  按照往常一样,这两万人中,上等姿色的女人,统统都赏赐于有功文武为妾。

  中等姿色的女子,则收为官记,充入各营做营记。

  除此之外,其余所有人,颜良都把他们派去城外工地,鞭子抽着他们,为自己去修玉雀台。

  至于修玉雀台的钱财,不用多说,当然是来自于抄没这些官宦富户的家产。

  颜良此举,一来重惩了那些敢于跟自己作对之人,起到了威慑残敌的效果,二来又解决了修玉雀台的劳力和资金问题,可谓是一举两得。

  当然,颜良这么所为,自然会有一些腐儒站出来,指责颜良这么做不仁义,非是明君之道。

  对于这些跳梁小丑,造成较大影响的,颜良毫不留情,直接下旨宰了。

  而对于那些没什么影响力的,颜良就当他们是放屁,连理都懒得理他们。

  当暴君不残忍点,对敌人手段不狠一点,老子我还能叫暴君吗。

  这些个自命清高道德的腐儒,就会玩嘴皮上的功夫,这些跟刘备都是一路货色的家伙,别让颜良知道便罢,知道的话,见一个宰一个。

  转眼已是春暖花开,河北的各条水系水势上涨,河运通畅,再起兵戈的时机已然成熟。

  是曰,征伐够了宋氏的颜良,终于召集众臣,共商发兵北上的之事。

  众臣们都已按捺不住,尤其是那些武将们,都巴不得赶紧开战,好让他们再建功勋。

  今一听得颜良要发兵开战,哪一个不是兴奋得热血沸腾。

  众臣们纷纷进言,为北伐献计献策。

  大多数文武的意见,是按照原定的计划,大军由邺城而发,北上夺取邯郸,再攻破刘备主力聚集的巨鹿,长驱北上,一举扫灭刘备。

  这个作争战计,也算符合常理,从黎阳到邺城,仗不都是这么打下来的么。

  “臣以为,以目前的形势,正面北上已不是最佳之策,臣以为应当变一变战略。”

  这个时候,庞统却站了出来,提出了不同的意见。

  “臣以为,我军不当把巨鹿作为首攻目标,而且沿清河东进,直取南皮,攻灭张飞所部。”庞统高声道。

  直取南皮,先灭张飞!

  这个新颖的提议,令在场众人都为之一震,颜良也大感新奇,示意庞统继续说下去。

  庞统提着侧壁所悬地图,不紧不慢道:“前番有黄河防线阻挡,我军别无选择,才只能从黎阳一路北上,攻至邺城。而且黄河防线尽为我军所有,河北平原可任我驰骋,我军又何必非被刘备牵着鼻子,还要继续打攻坚战呢。”

  “陛下请看。”庞统走到了地图上。

  “刘备之军,眼下尽集于巨鹿,我军倘若能攻下南皮,便可以勃海进攻河间,进取安平、中山两个郡国,直插刘备主力的后方,如此,刘备苦心构建的巨鹿防线,便将成为一座无用的壁垒。”

  “若能如此,臣想到那个时候,刘备必不战自溃,整个冀州将任我轻取。”

  庞统口若悬河,道出了他的整个作战计划。

  法正、贾诩等谋臣,皆为庞统的计策所服,纷纷表示赞同。

  颜良沉吟半晌,深深点了点头:“丞相言之有理,似原先那般按部就班的北上,没完没了的攻打坚城,何时才能扫灭刘备,丞相之计甚妙,正好杀刘备一个出其不意。”

  颜良最擅长的就是用奇,如果不是因为不得已,先前他又焉会强攻黎阳和邺城两座坚城。

  今庞统既献上了出奇之策,颜良当然要采纳。

  当下颜良便下了诸军集结的旨意,打算从清河北上,去攻打南皮,抄了刘备的菊花。

  这时,法正却道:“陛下,倘等兵马集结,大张旗鼓的进兵,刘备若是认清了我们的战略,调兵去救南皮,那我们速战的方针,岂非就此被打破。”

  “继续说下去。”颜良知道,法正既然提出不同见解,就必然有应对之策。

  “臣以为,陛下当打出北攻巨鹿的口号,暗中却密派大批骑兵,长途奔袭急取南皮。”

  “张飞所部不到三万兵马,其中以步军居多,近有一半还都在东部沿海,我大楚骑兵突然而至,必可杀他个措手不及,一举拿下南皮。”

  “攻克南皮后,陛下再亲率数十万大军北上,从南皮直取刘备侧后,那个时候,刘备还如何能挡。”

  法正的计策,给了颜良提示,他深思半晌,便想自己麾下数万骑兵,如今确实是该一展所长的时候了。

  沉吟片刻,颜良欣然采纳了法正之下。

  当下颜良便下旨,命诸劳往邺城方向集结,打出了北攻巨鹿的旗号,同时,颜良已先行派出黄忠,率一万兵马先向邯郸挺进,以营造出长驱北上的假象。

  暗中时,颜良却命大将文丑,以及邓艾和姜维两员小将,率两万骑兵,沿着清河北上,急袭南皮。

  旨意下达,整个河北大地,再度为战争阴云所笼罩。

  楚国的十五万中军,随时整装待发,往河南诸州就食的十万外军,也陆续北渡黄河,向邺城方向集结。

  楚军更是放出豪言,这一役要彻底的扫灭刘备,一统天下。

  消息传往冀北,汉军人心震愕,尚未开战,士气便被楚军的浩大声势所压。

  刘备自然也是紧张了起来,他虽派了孙乾北去,但结好塌顿还需要点时间,却不想,颜良却不给他时间,这么快就再次发动了战争。

  受惊的刘备,当即下令加固巨鹿城防,加紧四处构筑防御工事,准备以自己手中的四万兵马,在巨鹿拖住颜良,拖到塌顿率乌桓铁骑赶来支援。

  刘备却不知道,一只规模庞大的骑兵,正沿着清河,向着他的三弟狂奔而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